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九十七章 炼化果树
    第一千九十七章炼化果树——

    第一千九十七章炼化果树

    幽暗潮湿的沼泽中,一道蓝色闪电骤然掠过,瞬间便失去踪迹。

    商影月率先遁离脱身,不敢继续逗留原地,也知道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因为她再是自傲也明白不是白家四名强者的对手,更何况,对方还有一个身份神秘的米娅。

    武枫、武柏浑身力量迸发出来,如被点燃的火药桶,眼中烈火汹汹,也从这一块撤离。

    米娅站在本该停放星耀果树的地点,看着一块深陷下来的坑,妩媚的脸颊如被寒霜打了,冰冷冰冷的,挥挥手,她直接道:“以此地为中心,你们分散追击,那小子只有虚神一重天境界,你们任何一人碰见他,都能轻而易举灭掉。”

    三名白家的武者,对米娅的吩咐无动于衷,只是看向白淏。

    白淏点了点头,对三人使了个眼色,轻声道:“追吧。”

    四道身影如四条虹光,朝着四个方向贯射而去,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了,米娅眼中显出一分迷惑,一个人喃喃低语,似乎被什么事情给弄的有点心乱。

    ……

    一离开白家的武者,商影月又重新失去了踪迹,利用特殊手段将身影和波动遮掩,躲藏在隐形光罩内,她孤身一人悄悄朝着一个方向潜去。

    忽然间,她发现这件隐形的光罩变得无比宽敞,脑海内不自禁的浮现刚刚在光罩内发生的旖旎场景……

    她眼中显出一丝异样,但很快平复下来,嘴角逸出怨恨冰冷的角度,两条修直美腿晃荡间,很快便渐行渐远。

    待到她发现白家兄弟应该离她极远以后,她稍稍犹豫了一下,忽然将那隐形光罩收起,曼妙身姿一下子暴露出来,婷婷立在一株茂密古树下,在默默等候着什么。

    半个时辰后。

    一道雄健影子慢悠悠走来,神色冷漠,径直来到她身前,却沉默不语。

    “你还敢来?”商影月咬着嘴唇,恨恨道。

    她知道石岩能够感知一定范围内的生命波动,这儿,也是他们原先约定的地点,她主动靠拢过来,并且将隐形光罩撤下,内心是要向石岩讨个说法。

    可她不确定石岩敢来。

    “我为什么不敢来?”

    石岩左手攥着星耀果树,那奇特的果树溅出点点银色星光,如萤火虫纷纷落在他臂膀上,猛地一看,他手臂如被星沙涂抹,闪烁着熠熠奇光,“你要搞清楚一点,如果不是你轰我出来,我们都不会暴露。只要我们不暴露出来,待到白家人和武家兄弟战斗分成胜负,我可以帮助你,和你联手对白家人下手,可惜……是你将事情弄砸了。”

    “我弄砸了?”

    商影月额头一根纤细青筋跳动了一下,禁不住尖叫起来:“如果不是你蓄意轻薄我,我会轰你出去?如果我不将你轰出去,谁知道你还会做出什么恶心的事情来?!”

    失声尖叫时,她难以抑制的想起那低头一看的场景,记起石岩下身的狰狞昂扬,想着石岩佯装镇定淡然的丑陋模样。

    “那只是一个意外。”

    没有一丝愧疚,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石岩冷酷说道:“谁他妈知道你的光罩随着力量余波会那么不堪?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一句话讲完,他掉头就走,冷声道:“和你没办法合作,之前的协议取消了。”

    “你无耻!”商影月气急败坏,恨恨道:“你得了星耀果树,你也趁机占得好处,如今立即翻脸,你算什么男人?”

    “击杀白家这件事,我会尽力去做,但不会与你继续合作。至于七彩鬼妖花……我也会以自己的力量夺取,无需你费心。”石岩身影渐行渐远,头也没回的抽身离开,随着声音的消失,他也失去了踪迹。

    商影月寒着脸站了好一会儿,忽然无力的依靠在古树上,心底委屈的要命。

    ……

    一个泥浆浓稠的沼泽底下,深入数千米区域,被火焰烤出一处干燥的洞穴。

    洞穴周围有隔绝神识、声音的空间结界,石岩就这么安然坐着,将星耀果树放在眼前地上,眯着眼睛认真注视。

    星耀果树的根茎枝叶如青色美玉,入手清凉,九颗核桃般的果实则是璀璨如星,释放着很强烈的能量波动,一圈圈青色波光荡漾出来,对常人有着很强的防御力,如果冒然收取,会引来能量的反击。

    然而对他来说,那些青色的光圈并没有威胁,——因为他本身便修炼星辰奥义。

    这星耀果树为一名修炼星辰奥义的始神,灵魂祭台涅槃后和一颗生命之星融合,历经种种奇特的变故最终慢慢衍变而成,它没有灵魂意识,但却蕴藏着星辰奥义的真谛。

    果树的枝干、根茎、叶子和果实上的纹理,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纹路如星辰曲线,暗合星海的某种难以言喻的精妙……

    一根手指搭在果树根茎上,他眯着眼睛运转灵魂祭台,心灵神识念头都在奥义层中星辰奥义间。

    渐渐地,他那根手指幽幽闪亮,流溢出无数星光,星光仿佛某种细小的闪亮细菌,一下子汇入果树根茎。

    霎那间,他灵魂识海如同和果树达成联系,一缕缕神识如小河汇入大海,在一处满是璀璨闪亮的星辰线条海洋内流荡颤动。

    无数光熠闪烁的星光线条,相互交织组合,形成繁琐神秘的星海图案,有些图案如弯弓,有些图案如咆哮的野兽,有的图案如勺子,有的图案如飞翔的天马……

    那是星河内一颗颗星辰组合衍变出来的画面,蕴藏着某种天地至理,似乎能够直接和修炼星辰奥义者沟通。

    石岩神识飘荡其中,默默感受着……

    突地,他眼睛猛地亮了起来,隐隐约约间仿若捕捉到什么。

    那如勺的星辰图案,岂不是正按照北斗七星方式排列?如果远观北斗七星的模样,恰恰便是勺子的图画啊。

    他脑海轰然一震,像是一下子意识到什么,整个人沉溺其中,神识在星耀果树内游荡,在根茎枝叶内搜查着……

    在他灵魂意识洞察当中奥妙的时候,他沉溺其中不知自身状况,可那星耀果树的一颗星耀果,却如同被汲取着其中养分,一点点的变小,失去璀璨星光,慢慢干瘪。

    他不知道,洞察星耀果树的精妙,竟然要耗费星耀果内庞大的星辰之力。

    随着一颗星耀果的枯竭缩小,他浑身却流转着亿万星光,猛然一看像是有无数萤火虫扑扇在他身旁,围绕着他翩然飞舞,最终还都一一隐没在他身体中,化为他体内的一丝精纯的能量。

    时间匆匆。

    一颗星耀果枯竭,新的一颗星耀果又绽放星光,也逐渐的失去光泽,慢慢的被吸取能量……

    一颗颗星耀果,在他洞察星辰奥义,在他灵魂意识游荡在仿佛缩小拉近的宇宙星海中,他自己没有感觉,可星耀果却接连消失,因为能量耗尽,而归墟天地之间。

    他浑然不知当中精妙,就在这沼泽底下,手持着星耀果树,进行着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奥义感悟。

    星辰奥义,这是连那奥义源头都极难发现的奇特奥义,也是这些年来最难精进的奥义,但现在,这种奥义却以惊人的速度,以让人难以置信的理解力,飞快的增长着。

    他身处的空间不算大,可如今已经布满亿万星辰光点,若有人能进来端详,会发现那些星辰光点简直组成了宇宙浩淼星海,——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星河图案!

    手中的星耀果树上的星耀果,一颗颗消失,枝叶慢慢枯萎,根茎也干裂,最终不论是枯竭的果实、枯萎的枝叶、还是干裂的根茎,都像是融入缩小的星海图案内,慢慢的消失。

    他仿佛短暂在宇宙星河中央,浑身沐浴在漫天星火内,如一具化石般亘古不动。

    时间继续流逝。

    这一天,漫天星光如雨点,霍然没入他身体,在他筋脉、骨骼、血肉内游走扎根,冲入他识海,顺势没入他虚界内……

    他依然坐着,身躯却慢慢颤抖,如被星火打磨着血肉,毛孔内沁出污秽的汁水,发丝根部挤出微小的污垢,他头发变得光泽照人,肌肉如覆盖着星辰纱衣,骨骼则是如刚硬的玉石……

    这是一种全新的蜕变。

    以星河之力淬炼血肉、灵魂,是星耀果树带给他的莫大好处,让他全身每一个角落都为之受益匪浅。

    可他还是没有苏醒,心灵意识仿佛在浩渺星河内游荡着,如找不着回来的道路,就在泥沼地底深处,一坐便是数年,不知外界的状况。

    星耀果树为元始级异宝,形成不易,对修炼星辰奥义者来说,根本就是无价宝物,只存在于传说中。

    一株星耀果树被他给完全炼化,汲取当中能量,洞悉其中奥义精妙,相当于将精神、意识、灵魂、血肉都硬生生拔高一截,其中也包括……他的境界,虚神一重天到二重天的门槛桎梏,被直接冲破。

    等他醒转之时,便是虚神二重天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