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1140章 血骨易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血骨易主

    没有冲入海岛前,在壁障的另一边石岩便感知到一股奇妙波动引发了他穴窍共鸣,那是哈森众人凝炼的“白骨血炼鬼墓”邪阵……

    冲入邪阵的那一霎,那种让他觉得熟悉的感觉更加的强烈,浓稠血腥的海洋,扭曲心灵的灵魂冲击,这都是血魂海独有的特殊奥妙!

    那由一根根血骨堆砌的鬼墓,在他太阳光辰冲撞下没有一根折断,强韧程度让他为之惊骇不已,那时候他就可以肯定,那一根根堆砌鬼墓的血骨绝非哈森等人神体中的。

    以哈森他们的境界力量,神体的坚韧打磨程度,绝对不可能形成如此变态坚固的血骨。

    那一根根血骨蕴藏着冲天的凶煞之气,无穷的暴戾情绪,能让人灵魂沉沦,进而意识模糊,失去理智,它们属于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必然是嗜血八扈从一脉,应该精通死亡奥义,当初境界肯定非常强悍,将肉身打磨的简直无坚不摧,使得一身骸骨充盈着惊天动地的凶戾力量,历经多年不曾消减。

    哈森和他那十八个麾下,每一个体内都有着一根血骨,以精神、鲜血、力量温养,凝炼血骨中的凶煞之气,形成“白骨血炼鬼墓”邪阵,关键都在血骨。

    轰!

    眼前对手肉身血骨内传来凶厉暴戾负面波动,瞬间直达他脑海深处,让他也产生血腥幻镜。

    如一幕幕血海涌来,将他淹没在粘稠的血色浆液中,刺鼻的血腥味冲天,一座座以累累白骨堆砌的岛屿浮现出来,尽显狰狞邪恶。

    只是他脑海中滋生的幻象,一如他当年初临神恩大陆,在那血色水池浸时的场景。

    然而时隔多年,今日的他早非昔日可比,那一幕幕的血腥幻境根本不能真的迷乱他心志,相反的,他念头变幻间,浑身穴窍突生一股强烈的吸扯力!

    砰砰砰!

    眼前对手肉身传来诡异的波动,那一根戾气冲天的血骨变得不受控制,竟然试图遁离出来。

    此人神情骇然一变,急忙集中精神意志力,对那血骨进行压制。

    就在此时!

    一股比他之前释放的凶猛十倍的负面波动,如血色海洋霍然涌来。直接没入他心灵深处。

    他双眸突显呆滞,如被空间奥义禁锢住了,愣在那儿一动不动。

    哧啦!

    那一根被他淬炼多年的血骨,忽然间在他肉身五脏六腑内翻腾划动,将他血肉之躯搅的血肉模糊,绽裂一个个血洞。

    他却不知疼痛一般,依然呆滞停着不动分毫,仿佛失去了灵魂意识,如同被死亡勾走了。

    没有人知道一缕灵魂意识在血色海洋的侵蚀下,顺势冲入此人灵魂祭台,在他脑海深处晃悠着,去捕捉记忆区一处秘密点……

    一点记忆念头被裹缚着,内部的记忆被快速的攫取着,最隐秘的记忆忽然暴露了出来。

    许多年前,此人还是一名神王境界武者的时候,被查特里斯家族一名长老安排进秘密洞府,贡献出一缕灵魂烙印出来,被同样年幼的哈森给主宰了性命,立誓永生效忠哈森。

    和他一样被安排进洞府的还有十七名青年,都是神王境,都拿出一缕灵魂印记,连接在了哈森的主魂。

    这是一种邪恶的契约。

    一旦哈森主魂覆灭,他们都将随着灵魂消陨,会瞬间死亡。

    如若他们灵魂陨灭,哈森主魂却不受影响,依然可以安然无恙的存活着,这显然不是平等的契约。

    随后,他们十八人都被分到一根血淋琳的骨头,据说那骨头属于一名极为强悍的武者,蕴藏着恐怖的凶厉之气,被查特里斯家族钻研多年才悟到了其中的精妙之处。

    他们每人得到一根血骨,被强行植入血肉神体内,血骨入腹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世间最残酷的疼痛,他们都嘶吼了许久。

    融合的过程是极为艰辛了,他们耗费了七八年时间,让查特里斯家族损耗了众多珍贵材料,才逐渐完成对血骨的融合,然后他们被安排修炼“白骨血炼鬼墓”邪阵,尝试运用血骨中的邪恶力量,逐渐强大,成为哈森最忠实的走狗……

    如同经历了另外一种人生,石岩的精神意识裹缚那一点记忆团,将那人的经历一览无遗。

    石岩肯定了之前的判断。

    当年嗜血八扈从和神族决战败北,查特里斯家族的族人应该费尽力量格杀了一名修炼死亡奥义的强者,将他骨骼肢解,以特殊邪术淬炼过,融入了哈森那些麾下体内,令他们可以发挥出邪恶秘术,给哈森带来可观的战斗力。

    想知道的都弄明白了,石岩念头微微一转,一缕阴寒气息倏然涌入对手灵魂祭台。

    那是淬毒寒珠内的毒素,在那人灵魂祭台弥漫开来,让那人灵魂祭台忽然渐渐笑容,灵魂如被蒸发的烟雾,慢慢的归墟天地。

    咔嚓!

    在他神体内活动的血骨,将他肉身粉碎,如一道血芒忽然落向石岩。

    血骨入手,石岩眼中显出一抹悲哀,暗暗叹息了一声。

    血骨的主人为修炼死亡奥义的一名不世强者,境界高深之极,陨灭多年骨骼依然蕴藏着惊人力量,煞气戾气恐怖之极,能将血魂海的精妙都给催发出来,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物,也一样是陨落了。

    石岩不由地为嗜血一脉觉得可惜。

    他不知不觉间运转灵魂祭台,死亡奥义传出一股能引发某种共鸣的奇妙波动……

    哧!哧!

    两道血芒突地闪现,如两条闪电激射过来,这是另外两根血骨!

    之前自爆掉的一名查特里斯家族的族人,被奥黛丽击杀的一名哈森麾下武者,他们神体消散,可那一截血骨犹在,两截血骨受到他穴窍波动的牵引,竟主动汇聚在他身前。

    那一截截血骨,被查特里斯家族前辈淬炼打磨多年,竟依然存有一缕不灭的执念!

    就是因为这一缕不灭执念,让哈森麾下武者融合至今,依然不能真正随心所欲的掌御,那执念历经多年还烙印在血骨内,仿佛永远不能消去。

    塞西莉亚、商影月、苍澐众人,在攻击哈森之时,也在留心石岩的举动,此时他们都微微一愣。

    石岩和对手的交战太过奇特,明明势均力敌,却在一恍惚间就分出胜负,他们瞧的并不真切,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因为等他们注意到的时候,忽然发现对手形神俱灭,还是会被石岩剥皮抽骨了,——石岩手中正握着一根血淋琳的骨头,在他眼前还漂浮着另外两根血骨,显得极为的邪恶诡异。

    连苍澐心底都泛出一股子寒意。

    莫雬、沙鞪、武枫、焦山众人,也都心神凛然,看着将对手骨头抽出来的石岩,忽然泛出一股子毛骨悚然的感觉。

    在他们眼中,这一刻石岩危险可怕的程度,要远远高于奥黛丽。

    没有人注意到,被众人围击着的哈森,眼神有多么的惊骇欲绝,他远远看着石岩,心中在疯狂的呐喊!

    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被石岩捏着的血骨意味着什么,那一根根血骨属于一名凶魔的躯体,被他们查特里斯家族得到淬磨多年,浸了种种凶戾鲜血,蕴藏着暴戾绝伦的力量!

    为什么会在那个人手中!为什么他能抽出血骨!

    哈森内心在狂吼,脸色渐渐扭曲,他似乎觉察到神体内自己那根血骨如鲠在喉,让他隐隐作痛,让他泛出极为不妙的感觉……

    “第二个。”

    突地,奥黛丽冷傲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在一阵强烈的灵魂波动中,无数火焰一簇簇飞腾着。

    又是一名查特里斯家族的族人,在她的灵魂针对下被击杀,被本源火焰焚灭了灵魂祭台,就这么失去了生命印记。

    只是,奥黛丽这趟没有那么轻松,对手临死之前以神体炸裂,以一截血骨为冲击棱角,肉身推动着,鲜血涌动着,释放出惊天血煞之气,竟然让她酮体都沾满了血迹,倨傲冰冷的脸庞多了一丝苍白色。

    她似乎受了点轻伤。

    那一截血淋琳的骨头,在她力量碾压中居然没有粉碎,就在她眼前飘荡着,只是仿佛失去主人了,孤零零的有些怪异。

    在她冷喝出声的那一霎,一个眼光穿过重重阻碍,忽然看向她这边,奥黛丽冷哼一声,挑衅的回望了过去,道:“希望你别太弱。”

    轰!

    一股凶煞戾气,突地从她眼前的血骨之中传来,这根让她受伤的骨头猛地变得狂暴起来,在煞气冲天的时候,剧烈抖动这一会儿,突然激射向她美眸挑衅的方向。

    和先前的血骨一样,这一根血骨也浮荡在石岩的眼前,在一道道暗红色血色光泽中,静止不动。

    奥黛丽眼眸泛出震撼之色,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讶的看向石岩。

    和她一样惊骇的,还有苍澐、塞西莉亚等人,还有那些尚未死去的查特里斯家族的族人,还有……哈森!

    “不可能!不可能!”

    哈森突然歇斯底里尖叫起来,瘦骨嶙峋的神体突生一根根森森利刺,皮肉表面生出银色鱼鳞般的甲片,神体内力量骤然暴涨一倍,压过了苍澐等人,径直朝着石岩冲击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