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有人生,有人死。
    鲜花满园的山谷。

    石岩身躯倒在碾碎的花枝花瓣中,眼睛紧闭着,像是在沉睡,脸上lù出安详、放松的神态,如同在最美的梦境中。

    一株株香气浓郁的花朵,从花蕾中滴落出一滴滴奇妙晶莹水滴,水滴映照着他的身子,忽然发生奇妙的变化……

    那些映照在水滴内的他的身影,忽然从水滴内真实冒逸出来,就像是梦境中不真实的他的灵hún,呈一道道和他模样全然一致的身影,悄悄飞逸他灵hún祭台,在他识海内扑腾起来。

    心灵空明干净的石岩,内心如被侵入蛀虫,脑海传来针扎的刺痛感。

    他对巨大涡旋的体会突然中止,眼睛睁开,发现识海内漂浮着一条条他的身影,那些身影在他识海内活动着,猛地一看就是他本人,却完全和他不能进行交流。

    像是幻想出来的影子。

    一条条身影在他识海飞腾着,他平静无bō的识海忽然掀起惊涛骇浪,一缕缕神识变得不受控制起来,竟纷纷被那一道道身影给抓着拉扯,涌入那一条条身影中。

    石岩突地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一道道如同幻象的身影,像是要霸占他灵hún,掏空他的识海,将他沦为一具没有任何灵hún精气的躯壳!

    他有种精气神被迅速攫取的恐惧。

    念头变幻间,他试着催动灵hún祭台,试着以奥义来绞杀焚灭那一道道身影,突地,他惊呆了。

    在他灵hún祭台中,在奥义层、天火区、黑洞处,甚至在主hún、副hún旁边都出现了一条条虚影,那一条条虚影和他一样,却有着草木之精的气息,以一种霸道的侵犯者姿态,要强行将他意识挤压掉。

    这草木之精居然要夺得他灵hún的主导权,要掌控他的神体,要霸占他的一切!

    他骇然变sè。

    “滚开!滚开!滚开!滚开!”

    无数道驱逐的意识,如一个个炸雷在他脑海中震dàng不休,那些意识来自于一道道虚影,在对他进行精神入侵。

    他脑海被轰炸的嗡嗡不休,像是被亿万人一起唾骂着,要他心灵崩溃,要他精神瓦解,让灵hún从神体内脱离,让祭台交出所有权。跟我他身旁无数鲜艳的花朵枝叶摇曳着,在欢呼着,像是在配合着他脑海的亿万意识,要让他主动放弃,让他只能成为一条没有实体的幽hún,永远的失去神体躯壳。

    “找死!”

    坚韧的念头倔强的坚持着,灵hún传来呐喊声,他灵hún祭台被制住,却忽然灵光一现的运转xué窍之力。

    七百二十个xué窍,如同一个个另类的世界,其中涡旋滚动运转,忽然涌入滔滔负面bō动,蕴含嗜杀、毁灭、绝望、疯狂、怨恨种种可怖的念头,那些负面力量如泛滥的邪恶海洋,顿时将他全身浸没了。

    灵hún祭台内,那个黑洞忽然被jī活了,其中的吞噬奥义倏地传来恐怖的汲取力。

    无数道恐惧绝望的细碎微弱念头,在他脑海中滋生出来,那些偷偷侵入他脑海的身影挣扎着,仿佛发现了大恐怖,想要立即退离出去,急切的要逃离他神体。

    从他xué窍内涌现的种种负面力量,像是凝成一层角质肉膜,将他全身裹缚住。

    那些和他一模一样的身影,不能穿透那一层膜,硬生生被束缚着,只能在他脑海内恐惧的传来祈求声音,想让他原谅……

    呼呼!

    巨鲸吸水一般,一道道和他模样一致的身影,化为一条条精气被吞没在黑洞中,很快被吞咽的干干净净。

    种种杂念瞬间消失干净,祭台重新恢复运转,他精神则是一震,突觉主hún如同吃了奇妙的大补药剂,有种神清气爽主hún被洁净了一遍的感觉,这种感觉和当年清理了灵hún杂质很相似,还像是灵hún被大补了。

    一丝丝草木精华从黑洞内忽然飞逸出来,像是点点琼浆渗透在灵hún祭台内,他灵hún祭台都像是忽然变得干净起来。

    他精神一凝,忽然将注意力放在身外,顿时lù出错愕之sè。

    满地枯萎的花草,绵延数百里,他处在枯死的花草枝干中央,入目眺望瞧不见一株还能有香气的花朵,这让他愣了一下,暗暗想了想,才隐隐有所体悟。

    侵入他脑海中的一条条身影,为这里的草木之精,那些花草历经万年天地能量的闻言滋润,渐渐开启了一丝灵智,有了想更进一步进化蜕变的想法。

    它们自知草木躯体承载不了它们的念头,不能带给它们新生,才会急迫强烈的寻求更佳的载体。

    很显然,他的突然到来,给那些草木之精看到了希望,趁着他领悟涡旋奇妙的时候,悄悄渗透他灵hún,以一种特殊方式搅乱他灵hún祭台,差一点就成功喧宾夺主了。

    若非他xué窍内的负面力量邪恶诡异,忽然引得黑洞展现奇妙,说不定他主hún会被硬生生驱逐掉,被那些草木之精在他祭台顶部凝炼成全新的生命形态,以他神体为基础,以草木之精为hún魄,衍变成一种全新的种族。

    看着绵延百里的枯死花草,他静静思索了一会儿,双眸盯向了那一座极远处耸立着的神山。

    眉头忽然紧皱起来,他发现神识游dàng出去,如在重重mí雾中活动,竟然不能感知周围的bō动,瞧不见任何的异常。

    在这里,他那奇妙的特殊之处,似乎重新失效了。

    他隐隐有种感觉……

    他感觉那座巨大巍峨的神山,像是在冷漠的看着他,如同天神藐视着弱小的蝼蚁,无情的运转着天地规则奥义,强硬的要求任何生灵按照它的方向和法则活动,不允许任何人违背,不允许任何人改变!

    这是没来由的感觉,甚至让他都觉得啼笑皆非,却又真实存在,根本不是虚妄。

    他想起了商辰的那一番话……

    “荒”有灵智,有生命意识,是一种和所有物种不一样的生命结构形态,从天地初开之际,它便存在着,以它独有的方式影响着浩瀚宇宙,为宇宙中最神奇的存在,无人能够影响它,只有它能够影响别人……

    石岩看向那神山,体悟着那种诡异的感觉,忽然间对商辰的那番话深信不疑。

    ——荒不仅仅为古大陆,还是特殊的生命,它有自己的意识和想法!

    肯定了这件事,他忽然敬畏的远远看向神山,犹豫了一下,又在满地枯死花草中坐下,一抹幻空戒,将七彩鬼灵花取了出来,副hún幽幽从眼瞳冒出来,倏然将封印七彩鬼灵花的水晶都给裹住了……

    七彩鬼灵花能融合本源火焰,对拥有天火者来说乃是至关重要,能大大提升副hún内本源火焰的融合程度。

    他副hún本来由十种天火构成,当初在奥义源头他将属xìng一致的地心火、炼狱真火和朱雀真火融合为一。

    如今副hún还有八种天火没有真正融合,见到奥黛丽的那一天,他就知道奥黛丽副hún天火融合的程度高过他,也知道副hún和神恩大陆间的奇妙联系,可能和天火融合程度有关。

    因此,当他发现暂时安定,不会很快被打搅以后,他并没有多想这古大陆中央的奇特处,而是将副hún本源融合度当成最紧要的事情。

    他在以七彩鬼灵花来尝试融合不同属xìng的新的火焰。

    ……

    中央区边沿一角,炙热难耐的沙漠区,两道窈窕身姿衣衫湿漉漉紧贴身子,在沙漠中一处沙石堆砌的怪石地行走着。

    黄沙如烧红的烙铁,滚烫滚烫的,她们必须运转神力在脚掌形成能量光幕,才能抵消惊人的火热,在她们前方,隐隐能够瞧见连绵山峦,能瞧见山峦中的巍峨神山。

    然而,她们俩行走多时了,却怎么也穿透不了这个沙漠,明明前方山峦视线可见,可就是给她们一种遥不可及的绝望感。

    这是塞西莉亚和商影月。

    一个火山口。

    岩浆狂暴的喷涌着,释放着骇然火星,滚滚火烈bō动震dàng不休。

    沙鞪、焦山、焦海三人处在火焰岩浆潭水中,正在痛苦挣扎着,想要从岩浆潭内爬出来,想要冲出火山口,他们一样被涡旋卷动而来,直接落入沸腾的岩浆潭,此地高温将另外一个与他们同时坠落着融化掉。

    那人在落入岩浆潭前,因为疏忽没有以神力凝成能量护罩,因此当场惨死了。

    森森冰川中,武枫、莫雬几人化为了一具具冰雕,在冰川中成了活化石,他们神体内传来阵阵能力气息,似乎在冲击着,要冲冰雕的状态脱困。

    一处飓风扫dàng的区域,米娅和约曼几人身躯狼狈旋动着,始终没有站稳,身子上多出一条条鲜血淋漓的伤口,似乎都是被风刃给切割的,他们也在痛苦挣扎着。

    各处山峰山脚,许多湖泊水潭,沙漠冰川,那些从海岛涌来的武者,黑格、菲尔普、奥黛丽、米娅、苍澐等所有人,一过来都陷入不同麻烦险地中,也都在艰难求存。

    有些人,已经先一步惨死。

    有些人,渐渐寻到方向,很快就能脱困。

    也有一些人,不但早早脱困了,还收获了好处,正安心修炼,朝着新的力量层次步步迈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