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三火交融
    huā朵全部枯死的山谷中。

    一道雄健体魄静坐不动,眼帘紧闭着,眉心中浮动着一团缤纷焰火,焰火由赤红、亮银、暗绿、冰蓝种种sè彩形成,美轮美奂。

    一朵妖异如美人脸的鲜huā,被那一团焰火裹缚着,渐渐消融,那张艳丽美貌的美人脸蛋,浮现痛苦狰狞的神sè,栩栩如生,给人一种极其〖真〗实的感觉。

    鲜huā被汹涌焚烧着,渐渐化为一滴滴粘稠透明液体,那些液体在火焰中没有被蒸发,反而很奇特的化成一条条长长的线,如口水被拉长,在火焰中将不同sè泽焰火映照出来。

    一种玄奇深奥的感觉,倏地在石岩心间泛起,他副hún像是被那一条条线分成一块块……

    许多年前,他以天火神炼术,以十种本源火焰为基础,融合本源拓印精hún,最终形成了副hún。

    那时候他本以为便是完整了灵hún融合了,以为十种天火属xìng水rǔ交融不分彼此了,后来他才意识到天火神炼之术的融合,只是能让他强行衍变出副hún出来,十种天火气息依然潜藏在他副hún内,相互间还是未能彻底合一。

    在那奥义源头,通过郁珊、萱绯的讲述,他才知道天火融合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也是在那儿,他尝试融合副hún属xìng相近的天火,将炼狱真火、万年地心火、朱雀真火真正合一,化为一股全新的火焰能量,在他副hún中占据了一个特殊位置。

    今天,借助于七彩鬼灵huā的奇奥,他副hún中八种属xìng天火的气息,忽然变得很分明……

    鬼灵huā渐渐融化掉,形成黏糊透明液体,一滴滴液体拉长,如一条条hún线充斥在他副hún中,四通八达,连接每一股天火,让它们之间有能够沟通的桥梁,让它们能慢慢的接近……

    那些由鬼灵huā溶解变成的液体,似乎有着一种奇妙的作用:能主动牵引较为容易汇聚的本源火焰气息。

    yīn灵鬼火、太古妖火和毗绝尸火这三种属xìng不同,却有着微妙联系的火焰,在那透明线条的牵引下,一点点的慢慢的飘dàng飞逸着,在他副hún中活动着。

    副hún仿佛成了透明的脑壳,脑壳由簇簇缤纷火焰凝炼而成,能清晰看到盘踞在脑中的团团颜sè不同的火焰,一条条如hún丝的细线网般扩散充斥在脑壳,能瞧见绿sè、蓝sè、灰白sè的三团火焰飘逸着,从三角形的三个角,朝着中心聚集。

    那中心,便是透明脑壳的眉心的方位,传出很jī烈的灵hún动dàng。

    绿sè为毗绝尸火,蓝sè为yīn灵鬼火,灰白sè为太古妖火,三种sè泽不等的火焰慢慢浮动,终于在脑壳眉心方向聚集。

    撕裂脑袋般的刺痛,突地涌边心灵hún魄,不但副hún剧烈抖动起来,石岩主hún、灵hún祭台、神体都像是被无数利刃凌迟,那种天火融合的恐怖痛楚,让他在山谷内见不着咆哮嘶吼起来。

    一声声凶兽般吼声,远远传dàng出去,闻之让人心惊胆战,给人毛骨悚然的恐惧。

    声声嘶吼咆哮中,三团绿sè、蓝sè、灰白sè火焰沸水般滚动着,如三条彩带紧紧凝结缠绕着,慢慢变得不分彼此,慢慢的化为一体。

    寂静的古大陆〖中〗央区,偏僻的山谷内,石岩忍着锥心痛苦,在进行着天火新的融合。

    离他不算太远的一处水潭旁。

    一道倩丽身影安静立着,黛眉深锁,静静看着那水潭。

    水潭光可鉴人,如一块明晃晃的镜子,其中浮现出一幕幕奇妙的幻象……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在重重yīn森冥域中蜷曲着身子,双手捂着脸低声抽泣,肩膀连连颤抖,委屈恐惧到了极点。

    一缕缕yīn森鬼厉的幽hún,在她jiāo小身子旁边游dàng着,传来刺耳的鬼啸,啸声化为眼睛可见的bō浪,一**的冲击着小女孩,小女孩吓的发抖,歇斯底里的尖叫,她的尖叫声如利剑一般,将无数幽hún刺成粉碎。

    一幕幻象消失,新的幻象重新浮现,小女孩渐渐成长,成了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却被禁锢在寒冰烈焰秘境中,以jiāonèn身体来抵挡,不多时便皮开肉裂……

    一幕幕不同的场景变幻着,如梦魇在侵蚀人心,最终水潭画面定格,小女孩变成一道冷冽倨傲的身影。

    那是冥皇族的公主奥黛丽,水潭如一面镜子,将潭边的她照映了出来。

    她冰冷嘴角动了动,水潭内的身影突地四分五裂,化为玻璃碎片般消失,那水潭也恢复太平,再没有任何异样。

    她禁不住冷哼一声,仿佛一条魅影从水潭越过,想要往那巍峨神山的方向冲去,突地,她听到一声声野兽般的咆哮,声若雷鸣,远远震dàng过来,让她灵hún祭台都为之一震。

    微微眯眼,她略略犹豫了一下,暂时放下冲向神山的念头,倏地改变方向。

    一个时辰后。

    她孤身一人出现在鲜huā枯死的山谷,一眼瞧见山谷中一人在地上痛苦的滚动着,传出难以抑制的嘶吼声。

    奥黛丽脸sè微微一变,猛地盯住了一团浮动着的彩sè火焰,她略一感应,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神情冷漠的盯了一会儿,奥黛丽忽然在旁边坐了下来,一言不发的闭上眼,似乎在淬炼精神意志,伴随着阵阵咆哮声,她安静的苦修起来。

    这边的咆哮嘶吼动静太大,又有人听闻而来,远处的草枝传来嘎吱折断声,一会儿便见四条人影慢慢浮现出来,为首一人正是菲尔普,还有三名他家族的扈从。

    相隔数千米,菲尔普怨毒yīn狠的眼睛突地盯紧石岩,暗暗tiǎn了tiǎn舌尖,lù出一副嗜杀残暴的表情。

    他悄悄挥手,四道身影悄悄朝着石岩的方向靠近,神〖体〗内的bō动渐渐凝炼出来,逐渐的狂烈汹涌。

    突地,菲尔普脸sè神情僵住了,他看到在石岩身后的方向,还有一道端坐不动的倩影,那女子双眸冷冽如霜刀,正森森看向他。

    菲尔普背脊忽然冒出一缕冰寒气息,他只是看了那女子一眼,便二话不说的掉头便退,一副被吓的hún飞魄散的模样。

    那女子也没有追击,依然端坐不动,仿佛一块厚实坚冰,浑身透lù着森寒冷厉之气。

    时间飞速流逝。

    在她眼前的石岩慢慢停止了嚎叫,挣扎着坐直了身子,运转天地能量洗涤全身筋脉,那团副hún没了剧烈bō动,三种不同sè彩的焰火融为一体。

    她忽然冷声说道:“你应该没事了。”

    石岩和她面对面坐着,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为何帮我护法?”

    菲尔普四人过来的时候,他处于最为关键的境况,若是被打搅了,怕是立即灵hún消散,连神体都会被焚灭成灰烬。

    奥黛丽过来的那一刻,他就有种强烈的不安,以为奥黛丽会对他下手,却发现对方只是漠然坐下,出乎他意外之外的安静,还在关键时刻帮他护法一阵子,让他避免了被菲尔普四人影响。

    “你太大意了。”奥黛丽一贯的冷漠傲然“本源火焰的融合,乃是最为凶险痛楚的磨砺,需要承受灵hún焚烧之苦,可谓是世间最恐怖的折磨。你在融合之时,应该选择最安全的区域,必须有人为你护法,你这么冒失的乱来,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奥黛丽也是拥有本源者,她也有过融合本源火焰的经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种痛楚有何等的恐怖。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帮我护法?”石岩沉着脸,重复先前的问题。

    “我和黑格交过手。”奥黛丽冷冷看向他,沉吟着,认真道:“我一个人杀不了他,在这〖中〗央区中,能够帮我一起杀掉他的,只有你,只有同样融合本源者和我联手,才有可能诛杀他,我需要你的力量,就是这么简单。”

    奥黛丽干净利落的道明缘由。

    石岩怪异的嘿嘿笑了起来,他知道奥黛丽判断还是不够精准,因为在此地还有一个苍澐,同样可以帮她,只是……苍澐为天妖族,和她注定势不两立。

    “谢谢你的护法。”石岩长身而起,全身骨骼啪啪脆响,肉筋传来绷紧的声音,额头的那团火焰被他倏地收入脑海“放心,神族为我们的公敌,真要碰着黑格,我肯定不会留手的。”

    “你和哈森交过手,你觉得他如何?”奥黛丽突然道。

    石岩脸sè骤然凝重起来,深吸一口气,认真道:“哈森很强!我没有和黑格交过手,但我相信哈森绝对可以和黑格比拟,哈森那能燃烧血肉、灵hún的奥义太可怕了,极其扎手!”

    “看来我们的形势不容乐观。”奥黛丽明眸满是沉重。

    “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尽快将我们的人寻到然后重新聚集,这样才有和神族一战之力。”石岩看向远方神山,道:“可惜我在这里神识再次被约束,若想要将他们一一寻到重聚,似乎并不容易。你呢,你有没有办法?”

    奥黛丽同样无奈摇头。

    “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石岩又问。

    “往前,往那座山的方向走,途中尽量聚集我们的人,尽量多杀神族的族人。”奥黛丽提议。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