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全情投入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全情投入

    众人都怪异的看向奥黛丽。

    她说神山在关注石岩,这个说法听起来不但显得匪夷所思,还让人觉得很可笑。

    可奥黛丽却是一本正经。

    她微微皱眉,眼中噙着一丝讥诮,冷然道:“有什么奇怪的?”

    众人都眼神异样。

    “那神山便是古大陆核心,也就是荒,荒有意识,有智慧,它是这里的主宰,规则和道理的制定者!”奥黛丽深吸一口气,简单明了道:“就好比在我们的虚界中,我们便是唯一的神,能够为所yù为一样,在这里荒就是神,它能dòng察任何细微变故!”

    众人骇然。

    再也没有人觉得好笑了!

    因为奥黛丽说的已经足够清楚明了了,她为冥皇族的公主,融入本源,为世间最为有智慧的那一小簇人……

    众人皆知“荒”并非简单的古大陆,而是有着智慧意识,如果能够接受这一点,那奥黛丽的一番话有何不能理解之处?

    奥黛丽的打的比方很清楚,她说明在古大陆上,荒才是主宰,是一切法则定理的掌御者,在这里,荒是唯一的神,无人能撼动它的主人身份。

    它要关注一个人?真的奇怪么?

    石岩、沙鞪、焦山、焦海四人沉yín了一会儿,忽然都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肯定了奥黛丽的判断。

    “不知道你应该庆幸,还是应该骂天,据说被荒先关注的人……往往不会有好下场,会死的很快。”奥黛丽淡淡道。

    石岩脸sè忽然变得难看起来,“怎么说?”

    “荒和所有物种都不一样,它强大古老可怕,为最稀罕神秘的生灵。没人能理解它的想法,有人说它没有生灵该有的情感,只是冷漠麻木的规则制定者,说它很奇特,有时候单纯如还孩童,有时候凶残如恶魔,总而言之,它不能以常理来看待。”奥黛丽解释。

    可众人皆是一脸茫然,明显似懂非懂。

    奥黛丽没有仔仔细细说明下去,因为就连她所知的有关“荒”的消息,也都是来自于冥皇族的先辈。

    “刚刚呼唤你的是否塞西莉亚、商影月的声音?”奥黛丽突地道。

    石岩认真想了下,立即点头,惊奇道:“好像真是她俩。”

    奥黛丽lù出一丝思索表情,半响,她忽然幽幽道:“听说荒对生灵情感很好奇,尤其是……爱情,或许它认为你和塞西莉亚、商影月间会发生点什么,要验证它对爱情的认知看法。”

    顿了一下,奥黛丽突地冷喝道:“给你一个忠告,别让荒以为爱情一文不值,以为能够随意割舍放弃,这会……让它觉得索然无味,可能会直接抹杀你!”

    “我不太明白。”石岩烦躁的cuōróu着脸颊,被奥黛丽nòng的有点头晕脑huā,不知道她究竟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荒对爱情有憧憬,认为是生灵种族很美好的一种东西,如果你让它觉得美好的事物被抹黑了,你会很快被击杀掉。”奥黛丽声音冷幽,“其它的你自己判断,我也只能给你这么多忠告,希望……它不是真的认真关注你了,不然你可能很惨。”

    石岩讶然,旋即突然脸sè一变,他发现奥黛丽、焦山、焦海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凌空浮动起来,如被封绝在一个透明空间中,渐渐和奥黛丽、焦山、焦海远离,似乎被投掷出去,穿破了重重mí雾,被扔到不知道哪一个角落。

    “竟然,竟然真被你给说中了!”沙鞪禁不住尖叫起来,他抬头看着如被一滴冰蓝sè巨大水珠裹住的石岩,看着他渐行渐远,看着他从众人眼前消失。

    焦山、焦海也是骇然失sè。

    石岩彻底从他们视线内失去了踪迹。

    沙鞪、焦山、焦海看向奥黛丽,同声质问:“他会不会有事?”

    奥黛丽冷淡傲然扫了他们一眼,神情倨傲道:“会不会有事不是我说的算,这要看荒怎么想了,如果荒觉得他有趣……那是他的造化,否则,那便是他的灾难了。”奥黛丽神情复杂之极。

    她和黑格、苍澐一起来到这儿,都是怀着一个共同的目的,这个目的最主要的一步变得得到荒的认可,如果被荒认可了,他们成功的可能xìng会大大提升,如果不被荒认可,他们十成十的会失败。

    被荒关注到,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凶险的挑战,如果能够得到荒的认可,在古大陆将会一举获取主动,当然,不被认可的代价更惨,——直接被抹除掉一切生命印记!

    如今石岩率先被荒看中,或许是很快惨死,也可能……会得到荒的认可,会率先获得主动。

    奥黛丽忽然有些后悔,后悔对石岩说了太多,或许她说的那些话就能改变石岩的未来,让石岩的结果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

    ……

    炎炎沙漠。

    轰!

    一道人影从天降临,狠狠的扎在沙堆中,深入沙粒内不知道多么幽深。

    哗啦啦!

    无数沙粒塌陷,纷纷涌入那巨大沙坑中,如沙石塌陷了。

    不远处,在一块块嶙峋沙石内唉声叹息的塞西莉亚、商影月两nv,忽然间发现瞳仁闪现幻觉,仿佛瞧见一人从天而降。

    两nv浑身湿漉漉的,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火辣辣的,妙处全部浮现出来,她们远远看向前方,双眸中的mí茫渐渐褪去,好一会儿逐渐的恢复了清明。

    “好像是……那家伙!”塞西莉亚突然尖叫起来。

    也不顾商影月的惊诧,她勉力运转力量,酮体狼狈的在沙漠中飞动起来,jī起猎猎风声,单薄的衣衫被风吹拂着,大片大片yòu人肌肤都给显现出来,那丰满双峰的抖颤bō动,显得无比的惊心动魄。

    很快地,她在那深坑旁边站定,娇媚的róu了róu眼睛,忽然更加惊奇的叫喊起来:“我没出现幻觉,还,还真是有个深坑啊!”

    身穿一见薄薄冰蓝sè纱裙的商影月,闻言俏脸浮现错愕狂喜,也急忙快速寻了过来,都在那沙坑旁边站定,凑向前仔细端详着,并且扬声呼喊:“石岩!石岩!石岩!”

    一个个jī动的声音扩散开来,覆盖了周边每一个角落,也传递到了深坑内部。

    沙粒中。

    一个人形沙土人抖动着身子,湖底冲了出来,顿时在沙坑中冒头。

    他脸sè要多怪异有多怪异,一见到塞西莉亚、商影月两人便心中不由地尖叫起来:那nv人竟然说中了!

    奥黛丽的那一番话,他本来还有着一丝怀疑,不认为“荒”会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来,如今他忽然在塞西莉亚、商影月眼前出现,这几乎立即肯定了奥黛丽的判断,那个荒……对他似乎产生的兴趣。

    他不由地抬头看天。

    火红火红的天空一片炽烈焰光,却不见太阳星辰,如天上的火海覆盖罩着底下。

    因为先入为主的认为荒在注意他,看着怪异的天,他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全身上下都觉得不对劲,难过的要命。

    “你怎么过来?你怎么过来?你说你怎会过来的?”

    塞西莉亚失态了,她娇柔xìng感的身躯整个黏了上天,紧紧贴在石岩身上,yù手攥紧他的臂膀,死命的摇晃着,满脸都是从绝望挣脱的狂喜。

    她本已濒临绝境,本以为必死无疑了,临死之前她抱怨,在疏泄心中的遗憾,在后悔着某些事情……

    如同神祗听见了她的哀求,竟然真的令石岩突然出现,她觉得这是给她安排的冤孽,她几乎立即顺从了,她紧紧攥着石岩的臂膀,如同攥住了整个世界。

    商影月比她稍稍好一些。

    一支清冷小手瑟瑟探出来,犹豫着,挣扎着,忽然猛地抓了石岩手掌一下,又迅速chōu回,旋即传来商影月的声音:“竟然是真的!”

    她似乎在确定石岩是否虚幻……

    她旋即首次lù出明媚的笑容,如同冰霜huā绽放了,美的让人炫目。

    石岩则是愣住了,一具xìng感火辣的酮体入怀,热情如火的贴着他,被饱满丰tǐng之处挤压着,他不自禁的心猿意马起来,他别头一看,发现一直清冷的商影月展现出奇美的笑容,那笑容还是因他而起,顿时心神一dàng,仿佛处于不真实的梦境之中,一下子恍惚起来。

    美人入怀,他本该尽情享受,可他却没来由的觉得不安……

    暗中,似乎会有某种làngcháo正在酝酿,仿佛针对着他而来,他忽然想起了奥黛丽的那一番话,想起了“荒”对他的关注。

    全身máo孔突然一抖,他jīng神意志猛地一拧,处于紧绷状态,慢慢调整起呼吸,让自己先冷静下来,要保持住灵智的清醒,好全力应付可能随时过来的变故。

    他全然忘却怀内的塞西莉亚,也没有多看喜不自禁的商影月,暗暗在留意着……

    不对!

    他心神一抖,突地意识到不妥,忽然极其紧张不安起来。

    “它对生灵情感很好奇,尤其是爱情……别让它觉得索然无趣,别让它失望。”奥黛丽的这番话轰然在他脑海重新jīdàng出来。

    他突地忘却一切,将脑海中的种种紧张不安抛弃,甚至强行bī迫自己不去想他的处境,让自己认为他并不在古大陆,不在进行这磨砺。

    他将这个沙漠当成了美景,将塞西莉亚和商影月当成生命中一段美丽的风景,他强迫自己全情投入进去!

    ……

    ps:感谢新盟主“childfund”的厚爱,谢谢,小逆会铭记于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