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秘阵发源地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秘阵发源地

    “你怎会突然来了?”

    塞西莉亚欣喜过后,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略显慌张的将他推开,疑huò的询问。

    商影月眼神重新恢复清冷,也在怪异的打量着他

    不论是塞西莉亚还是商影月,对他本来都没有什么情感,之前会那么事态,纯粹是因为她们在绝望境况下jīng神崩溃,在她们最需要人来帮助的时候,石岩的突然到来,让她们的被堵着的情感一下子有了个宣泄口,所以才会情不自禁。

    冷静以后,她们又重新由石岩身旁悄悄挪开一段距离,忽然就对他的突兀降临有了好奇心。

    “我听到你们谁在骂我?”石岩古怪的笑了笑,视线在塞西莉亚身上游dàng着,暗赞一声她的xìng感妖娆,然后才道:“我如果没有猜测错的话,骂我的……应该是你吧?”

    “是呀,就是我!”塞西莉亚娇笑道。

    她丰满身姿一阵轻摇慢动,xiōng前高耸双峰dàng漾起mí人bōlàng,让人灵魂都要沉溺其中。

    她不如商影月jīng美靓丽,却有着成熟xìng感的丰韵,如yòuhuò的深潭一样,能轻易将人的灵魂都给攥进去,让人沉mí其中难以自拔。

    “你怎能突然到来?”商影月也是一脸讶然,黛眉蹙着,轻声道:“据我所知,在古大陆的中央,任何人的神识都会被阻碍的,你……应该不是以神识将我们给寻到的吧?”

    “的确,在这里我神识也受阻了。”石岩脸sè稍稍严肃,“不单是我,黑格、奥黛丽也都一样,谁都不能继续以神识窥探凶险。”

    “那你怎能?”

    “我刚刚说了,我听到了你们的呼唤。”

    “呀!”

    塞西莉亚禁不住轻呼,脸sè布满异样,“我们先前……的确是在讲他呢,他不会真能听到吧?”

    商影月深深皱眉,凝神不语,像是在认真思量。

    半响,她忽然抬头,微寒的眼眸眺望着远处神山,喃喃道:“是不是因为它?”

    石岩轰然一震。

    “看来没错了。”商影月身姿微颤,脸sè一僵,苦涩道:“真不知道你是幸运非常,还是背到了极点,没想到你竟然被它给率先关注了……”

    “你知道有关荒的情况?”石岩惊奇道。

    “知道一点点,但不是很详细。”商影月点头,补充道:“都是我父亲告知我的。”

    “你们在说些什么?”塞西莉亚云里雾里,有种mō不着的边际的míhuò,忍不住叫喊:“麻烦你们说清楚一点可好,我听不明白呀。”

    “我听我父亲说过,说荒会挑选感兴趣的人重点来……关照,只是,被他看中的人往往……会死的很快。”商影月明眸闪过一丝惊悸,“很少有人能够活到最后,大多数都在中途便形神俱灭了,在这里,荒是唯一的神祗。”

    “这么说,石岩岂不是很快就要……就要死了?”塞西莉亚娇媚的脸蛋,瞬间显现一丝煞白。

    “没有意外的话,应该会这样。”商影月微微垂头。

    塞西莉亚瞧出了她神sè的黯然,芳心微微一dàng,没来由的觉得酸楚难过,有种一样自己尚未得到的东西,却被无情摧毁的感觉,这让她很不舒服……

    “只是另外一种形势的考校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石岩脸sè冷峻,满不在乎道:“你们状态似乎并不好?”

    “被困了不知道多久,这鬼地方燥热的恨,那些风沙呼啸而来,直达人脑海深处,如果不以神力来防御,不能聚集jīng神,会被吹散了主魂,我们撑了那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塞西莉亚喋喋解释。

    “怎么没有出去?”石岩再问,这次他看向了商影月。

    “应该是一种天然的奇阵,我们寻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被困到了现在。”商影月说道。

    “我来想想办法。”石岩点了点头。

    他摩挲了幻空戒,méngméng幽光亮起,那流云破天梭浮现出来,亮晶晶的,滴溜溜的在他眼前微微划动着。

    “能不能破掉这个mí阵?”他直接以灵魂jiāo流。

    “mí阵……这是mí阵么……”

    从流云破天梭内传来míhuò不解的意识,断断续续的,好一会儿,其中才传来一阵强烈的惊悚念头:“这是……这是天然的奇阵,为mí阵最原始的结构,老天,你来到了什么地方?”

    流云破天梭来自于神恩大陆,被一个修炼邪器的变态炼器师淬炼,时隔多年,石岩对炼器也有了惊人的造诣,甚至能淬炼神器了,可他依然不能勒破流云破天梭的秘密,不知道怎么被那家伙淬炼出来的,流云破天梭仿佛为一切禁制、结界的克星,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奥妙。

    每一个古大陆,都有着无端玄妙,会出现很多违反常理的异物,神恩大陆也是古大陆之一,存在了亿万年,在神恩大陆上能出现一些稀罕之物,也不是真的难以接受。

    “怎么说?”石岩讶然道。

    流云破天梭内有器灵,是淬炼它的炼器师以特殊手法凝炼而成,甚有可能为那炼器师灵魂烙印的一种新奇变化,有着那炼器师对世间奇特的体悟。

    这家伙一从幻空戒出来,略一感知周围情况便一惊一乍的,让石岩立即有了信心,因为这里是荒,和任何地方都不一样,如果器灵没有任何的觉察,反而会让他小看,觉得没什么本事。

    “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我知道这个奇阵代表着什么……”器灵意识飘忽不定,一会儿很强烈,一会儿很模糊,“这么说吧,世间任何mí幻奇阵,都是以此地mō索渐渐衍变出来的,可以说此地为一切秘阵的源头,是万物生灵能dòng悉奇阵的启méng点,这么说……你能明白?”

    石岩呆如木jī。

    许久,他才试探道:“你是说……各个种族之所以能形成凝炼mí阵、幻阵,都是观察这儿体悟出来的?没有这个地方,就没有无穷的mí幻阵法的变化?”

    “就是这个意思!”

    石岩脑海中轰隆隆直响,他对荒终于有了更加深刻直观的认知,知道荒比他所想的还要神秘的多!

    天地间五块古大陆,神恩、神泽、古神、古魔分别诞生了天妖族、冥皇族、神族、不死魔族,为生灵种族的源头,使得这四大生灵一直霸占宇宙的主导,成为天地的真正主人……

    而荒,这里出现了mí幻阵的源头,或许其余许多稀奇古怪的阵法的源头也在这儿,这里代表着天地奥义的本质运用,是世间另外一种奇妙的特殊之地,如能勒破此地奥妙,岂非都世间的奥义真谛,能够有更深更明确的认知?

    这个念头一浮现,他忽然jī动兴奋起来,像是确定了一个新方向。

    只是,mí幻阵的奥义领域,并不太适合他,他立即传讯:“你有办法将我们带出去吗?”

    “很难,但可以尝试,我不敢确定到底需要多少力量,或许……要chōu掉你一身的力量才可实现,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你自己勒破其中奥妙。”器灵道。

    石岩忽然犹豫了。

    他忽然想起商辰当年说过的一番话,在古大陆内有着各种力量奥义的凶地、禁地,如果你在和自身奥义一致的区域,如果能勒破奥妙真谛,便能将奥义达到一个极为jīng妙的境界,能突破自身……

    如今他身处在mí幻阵源头,如果有修炼这类奥义者入驻,或许能在勒破秘密之时突破全新境界,可显然他不是,塞西莉亚、商影月也不是,不然不至于变成这样。

    他看了看身旁塞西莉亚、商影月的模样,沉yín了一下,说道:“我将力量传递给你,你来突破此地!”

    “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这里不同任何地方,我根本没有一点把握,我不知道能否成功,也不知道要耗尽你多少力量,我只能说,一旦我开始了,你便需要源源不绝的将力量涌过来……”器灵首次严肃起来,明显也是没有信心。

    “好!”石岩却一口答应下来。

    旋即,他和塞西莉亚、商影月知会一声,让她俩帮他护法,然后便盘坐下来,运转灵魂祭台勾连奥义,将体内神树的澎湃神力如能量晶柱般催发出来。

    哗哗哗!

    他浑身突然晶光大盛,纷纷汇聚在流云破天梭内,霎那间浩淼磅礴的jīng纯神力jīdàng开来,都被那流云破天梭给吸纳进去。

    流云破天梭传来咔咔咔粉碎声,尖端一条条凌厉彩虹凝炼出来,慢慢的jiāo织着,形成一道强光,直直朝着沙漠的天际渗透,要将天给穿透一个窟窿一般,要强行打通一条路出来。

    石岩浑身筋脉如滚烫洪流,在他体表如火龙翻腾着,涌出狂暴力量bō动。

    流云破天梭啪啪的爆碎着,似乎在承受着更多力量,似乎在朝着胜利的方向一步步迈进着……

    突地,燥热的沙漠无数沙石如被jī怒,如有了自主意识,猛地纠缠成一只沙砾巨手,忽然将那扶摇上天的光柱给攥紧,旋即用力一扯!

    哧啦!

    从流云破天梭飞shè出来的光柱,瞬间断裂成无数晶莹碎片,流云破天梭内传来凄厉呼鸣,飞梭寸寸断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