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八大魁首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八大魁首

    沙漠中狂沙肆虐,沙砾堆砌成参天巨手,瞬间将流云破天梭连接天际的光柱给捏成粉碎,连带着,让流云破天梭也突地粉碎。

    沙漠的突然暴戾,让塞西莉亚、商影月骇然失sè,看着一条条龙卷风冲天,看着暴怒的天地,她们都徒然生出一种自身无比渺小的感觉。

    啪啪啪!

    流云破天梭寸寸粉碎,碎片一落地,便突然成了灰烬,像是焚烧了起来。

    凄厉的呼鸣传来,一簇灰méngméng的气团,只有核桃般大小,突然浮现了出来,在石岩的眼前跳动着,如在石岩灵魂内尖叫。

    ròu身滚动的力量忽然止住了,再没有一丝流淌出来,他脸sè铁青,看着眼前的器灵,看着一条条只有神识能够捕捉的阵形图,他眼神变得无比冷厉。

    流云破天梭完了!

    除了构建流云破天梭的核心阵形图和器灵,其余都化为灰烬,被冥冥中一只手给强行摧毁了。

    ——因为流云破天梭胆敢挑战它的布置,所以被灭掉,不允许继续存在。

    “我再也不能帮你了。”器灵虚弱之极,仿佛一缕残魂游dàng着,“这里太恐怖了,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我引动了天威,让上天惩罚了我……”

    “的确有人惩罚了你,却不是上天,而是……这块大地。”石岩深吸一口气,脸sè重新恢复冷静,“你放心,你不会有事,只要你残魂不散,还有那核心阵形图不灭,其余都不是很难。”

    石岩也算是一名炼器师,他对器物有着深刻的认知,有自己的见解。

    有器灵的器物,也可以当成一种生命种族,能淬炼出拥有器灵的炼器师,有着堪比造物主般的神奇力量,器灵好比人类的灵魂,核心阵形图为筋脉骨头,那淬炼的器物本身则如人体ròu身……

    流云破天梭的器灵未灭,核心阵形图也在,就像是一名强者灵魂和筋脉骨头都没有灭掉,只是血ròu被剃掉了,如果有手段重聚血ròu,便能死而复生。

    对器物来说更加简单。

    “我懂炼器,我能运用种种天火,这里是古大陆,有着无数稀罕奇特材料。只要我寻到合适的材料,重新为你淬炼载体,让核心阵形图镶嵌其中,你便意味着重活了,不是么?”石岩冷静自如的传讯。

    灰méngméng的气团倏地动dàng了一下,“如果按照你所说,那……似乎真的没有问题。”

    “嗯,我会留意的,现在你告诉你淬炼你的材料都有那些。”石岩道。

    器灵兴奋了,立即传讯,将许多特殊材料名称言明,让他小心留意,务必给他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我可都是为了你,为了你挑战天威,你一定不能舍弃我……”器灵千叮嘱万嘱咐。

    石岩认真记下,旋即心念一动,将器灵和那核心阵形图一起收向血纹戒……

    器灵汇入神识可见的阵形图中,化为一缕意念bō动,直接在血纹戒内消失,在血纹戒的苍茫无际世界内逗留下来,“这里不错,竟然……竟然还有能适合我恢复的灵气,啊,真是奇妙。”器灵最后惊喜叫喊道。

    和所有幻空戒都不一样,血纹戒能盛放生灵,能将有着灵魂bō动的念头生命有个安身之地,极其玄妙,据他所知,也只有血纹戒有如此奥妙,他再没有见过还有什么戒指,能够达到如此神妙难测的效果。

    毕竟,血纹戒乃嗜血八扈从主人的神秘异宝。

    “我失败了。”

    安排了器灵,他脸sè微沉,对塞西莉亚、商影月说道:“我暂时也没办法冲突离开。”

    商影月、塞西莉亚始终都在看着他,看着他取出流云破天梭,感应到他身上的奇妙灵魂bō动,知道他在依赖神兵利器达成某事,也看到流云破天梭释放的光柱被粉碎,流云破天梭也寸寸断裂,她们虽然没有询问,却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是它下的手?”商影月忽然道。

    石岩漠然点头,看着远处云雾出的神山,道:“看来它不喜欢我们luàn来,它应该有着它的安排和打算,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话罢,他径直在炎热沙漠端坐下来,想了一下,顺手取出一根根血骨,一共九根血骨在他膝盖前方排列出来,血骨仿佛由晶莹血yù淬炼而成,闪烁着猩红光泽,内部仿佛有血水流淌着,这些血骨来自于玄山,是玄山神体内的骸骨。

    玄山明显为魔族族人,骨骼粗长晶莹,经过千锤百炼形成奇妙奥义,有着惊人的凶煞暴戾气息。

    他轻轻mō索着一截截血骨,眼睛微微眯着,将神识放开,渗透在血骨内的邪阵之中……

    那是查特里斯家族后来镌刻的邪阵,是一种邪恶的契约,将一根根血骨现今的持有者,不得不听命哈森,成为哈森最忠实的走狗。

    每一根血骨内的邪阵都极其相似,却又有着微妙的不同处,含着不太一直的bō动,一根根血骨的邪阵,似乎是一种可怕恐怖契约的一部分,所有血骨内的邪阵连接起来,才构成那个邪阵,那便是“白骨血炼鬼墓”的来由……

    一丝jīng炼的神识在血骨邪阵内游dàng着,他祭台旋动着,浑身xùe窍涌来负面力量,整个人如被méng上一层死亡气息。

    塞西莉亚、商影月都是脸sè微变,同时觉察到了他身上的奇妙,下意识急忙从他身旁避开,俏脸都发白了,一脸的惊骇。

    她们忽然发现石岩的生命bō动顿时消失了,如同成了一个死人,在他身上感知不到任何的生命动向,让她们觉得有些máo骨悚然,那一根根摆放在石岩面前的血骨,忽然冒出缕缕猩红的血sè奇光,如一个个血红的筋脉连接,隐隐构成诡异奇特的秘阵。

    她们俩看着,脸sè泛白,觉得灵魂祭台有种眩晕的感觉。

    “你们离我远一点,别看我,不然会灵魂失守。”突地,生命bō动彻底隐去的石岩,冷不防回头轻喝一声。

    塞西莉亚、商影月如惊弓之鸟般,闻言连忙退开,离他有几十步远,也不敢仔细看他。

    “继续退!”石岩再次沉喝。

    商影月、塞西莉亚脸sè微变,也觉察到他身旁血气渐渐狂飙猛升,不敢多想,又重新往后退,一直退到石岩在她们美眸中成了一个红sè小点,发现自身不再被影响了,才止步停下,lù出了心悸之sè,终于稍稍放松下来。

    “他在干什么?”塞西莉亚皱着眉头,“他不是得到血骨了么?他是要催动其中的力量,继续来冲击沙漠中的幻阵?”

    “显然不是。”商影月冷着脸摇头,“那血骨来自于哈森麾下的神体中,肯定有着玄妙处,我看血骨内有着查特里斯家族的一些秘密禁制,他是要将那些禁制抹除掉,要真的将血骨变成他独属的神兵利器。”

    “他懂死亡奥义……”塞西莉亚忽然说。

    她和商影月忽视一眼,忽地都沉默不语,眼眸中透lù着深深的忌惮惊惧之sè,似乎懂得死亡奥义者,乃洪水猛兽一般。

    “嗜血一脉,嗜血八扈从,这是很久远的传说了,你我都未亲见过嗜血一脉的恐怖强大之处,但应该听说过……”塞西莉亚忽然深吸一口气,“神族就是因为灭掉他们,才成为星河霸主的,而在此之前,嗜血一脉才是宇宙公敌,据说他们当年比如今的神族,还要强大恐怖许多,所有星域强者和神族联手,才最终将这一脉给覆灭掉。我只听说过这一脉的传说,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是真的。”商影月深吸一口气,俏脸变得从未有过的凝重,“你如果知道嗜血一脉的组成,就一点不会怀疑传说的可信度了,也绝不会再怀疑他们的强大……”

    顿了下,商影月认真道:“嗜血一脉的核心成员,譬如嗜血八扈从的八大魁首,大都来自于神族、不死魔族、天妖族、冥皇族的极端分子!”

    塞西莉亚骇然变sè,呆呆看向商影月,“你是说,嗜血一脉竟然有四大种族的族人?他们相安无事的shì奉一人为主?”

    商影月点了点头,补充道:“确切地说,嗜血一脉的核心成员,大部分都是四大种族的杰出强者!”

    “怎么可能?!”塞西莉亚尖叫起来,“天妖族和冥皇族向来对立,不死魔族和神族也是死敌,他们怎么可能抱团在一起?”

    “我也不明白。”商影月表情古怪,“这些都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他在各大星域游dàng,和嗜血一脉有点联系,这趟石岩能够进来,便是因为我父亲将属于我哥哥的界引果拿出来,然后前往玛琊星域带他来到古大陆,很显然这家伙便是来自于嗜血一脉的死亡分支。”

    “原来如此。”塞西莉亚惊奇道。

    塞西莉亚虽然只是听过嗜血一脉的传说,却已经深知嗜血一脉的强大,据她所知,这个势力本来才是宇宙公敌,独霸星河,然后被神族联合各大星域征讨,最终才慢慢的消亡,可就在消亡的过程中,嗜血一脉也曾给神族差点带来灭顶之灾,据说这一脉最后一战曾攻入古神星域,让神族损失惨重。

    她们猜测出石岩来自于嗜血一脉死亡分支,却想也不敢想,石岩得到的传承……可能是来自于嗜血之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