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真正实力!
    喀嚓!喀嚓!

    哈森可怖神体上块块岩冰粉碎,在他脚下碎裂一地的冰渣滓,随着他查特里斯家族“炼狱燃烧”奥义的亡命催动,他神体力量顿时暴涨!

    在他粉碎坚冰的时候,石岩也并没有闲着……

    炽热天火覆盖全身,一溜火光滑过后,他脚下“滴答滴答”的出现水滴,一块块寒冰溶解掉,石岩的筋脉率先恢复神力的流通。

    哗啦啦!

    如大雨磅礴纷落,石岩肩膀晃dàng了一下,全身甩出无数雨滴,他也马上从冰峰中挣脱出来。

    一溜溜火光依然在神体上滑动着,就像是肉身皮囊正燃烧一样,抵挡着极寒之力的渗透,让这儿的寒气不能再次将他封印起来。

    他皱眉看了一眼塞西lì亚。

    指尖一点火光倏然飘dàng出去,瞬间在塞西lì亚晶玉般的脖颈上焚烧起来,塞西lì亚晶莹的身躯如同被一簇簇火苗覆盖着,也和他一样滴落许多水滴,皮肤却恢复了热量,也挣脱出来。

    商影月处在五块冰魄寒晶后侧,她灵hún祭台旋动着,依然和冰魄寒晶达成联系。

    她仅仅只是催发了冰魄寒晶一两成的力量而已,就这一两成的力量,竟然便让石岩、哈森、塞西lì亚三人都成了冰雕,她不敢继续来开发冰魄寒晶的能量了,徒然愣在那儿,看着哈森、石岩、塞西lì亚纷纷苏醒过来。

    “好冷!”

    塞西lì亚一个jī灵,像是被人从冰窖中拉出来,全身心的冰寒。

    若非有一簇小火苗在她身躯表层游dàng着,她还是会被寒气侵袭,继续化为冰雕被封印在这儿。

    和哈森、石岩不一样,修炼水之奥义的塞西lì亚〖体〗内很湿润,被寒气一冷冻,她很容易结成冰块,恢复起来也会极为的缓慢。

    “你没事吧?”商影月也脸sè发白,急忙停滞了对冰魄寒晶的力量调集,看着这一块化为寒冰的天地,清冷的声音有些发颤“我没想到冰魄寒晶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塞西lì亚心神寒冷,连忙劝阻道:“你还是稍稍克制一下吧,我真吃不消你。”

    啪啪啪啪!

    突地,哈森脚下一地碎冰如被狂风卷起,如刀子般的碎冰锋利之极,被灌注了暴烈的力量,如数百块刀刃卷动着罩向石岩。

    哈森眼神yīn厉,嘿嘿狞笑着,瘦骨嶙峋的神体血煞气息飙升,两手结印,将血骨内的某种能量jī发出来,他神体忽然变得愈发消瘦了,可给人的感觉却更加危险。

    “我要让你死!”哈森猖狂笑道。

    突突突!突突突!

    碎冰撞击在石岩头顶,被十来层空间壁障阻碍,传来钉子刺入木板的声音。

    仰着头,看着暴雨般冲击过来的碎冰,石岩一点眉心,双眸忽然仿佛成了浩淼星空,有无数璀璨夺目星光流转出来,点点星光凝聚,形成一缓缓的星辰光圈,将他神体给裹的一层层。

    “现在只能苦苦抵挡么?”

    哈森yīn森森步步走开,两手攥着那根血骨,一丝丝血芒渗透他掌心,从他双手中传来狂暴的bō动,使得周围空气都纷纷炸裂,他脚下的岩冰世界瞬间土崩瓦解,直接粉碎了。

    无数碎冰化为暴雨,疯狂的倾泻向石岩,如同无穷无尽一般。

    外圈有十来层空间壁障,神体上环着一层层星辰光圈,石岩仿佛一尊远古神祗,被漫天星辰眷顾着,无数碎片jīdàng而来,一旦碰触那星辰光圈,便会炸裂成冰屑消散掉。

    哈森掌心传来狂猛吸力,这一块的天地能量如被漩涡吞没,竟然有种天地塌陷的感觉,纷纷涌入他掌心。

    他两只手随着能量的涌入,不但没有充盈血气胀大,反而如枯爪一般成灰白sè,给人一种极其邪恶诡异的感觉。

    yīn厉、冰寒、枯寂的气息,从哈森枯爪般手心内释放出来,像是衍变成一个荒芜、冷寂的空间,要将石岩给硬生生的牵引进去。

    离石岩有点距离的商影月、塞西lì亚两女,在那奇异空间的覆盖下,都生出一种灵hún、肉体都给拘禁,会永世不得挣脱的绝望来,她们忽然意识到这是哈森的一种邪恶秘境体悟。

    “生死由心,天地翻转!”

    石岩忽然笑了起来,两手遥遥攥向虚无,一只手生机勃勃,如同生命源头,一只手死气森森,仿佛死神之矛。

    一个巨大的生印和一个如山的死印,分别在虚无处浮现出来,两个印记虚空合一,生死奥义奇妙的融合在一块印记中,那印记充斥着黑白异光,在虚空滴溜溜的翻动着,如魔神手掌覆灭一切。

    啪!

    哈森手心释放的荒芜、冷寂世界,被那巨掌一拍,猛地jīdàng摇摆,无数灰白光线粉碎炸裂。

    “九天星光为矛!

    石岩两手从上往下扯动,似乎要将漫天星辰给拽下来,手臂成了璀璨的星光凝聚模样,绽出夺目光泽。

    浩浩虚空中的星辰光烁,如同银河坠落一般,竟然硬生生被他扯落下来,虚无处凝结成一支星辰光矛,携带着浩dàng天威,直接插在哈森凝炼的荒芜、冷寂世界。

    那个世界被生死印拍打出裂纹,又被星辰光矛穿了一击,直接崩溃成溅射的华光,先是剧烈膨胀,顿了顿,突地瞬间收缩为一个光点,一下子消失了。

    “噗!”

    哈森喷出一口鲜血,一脸疯狂的瞪着石岩“你没有受伤!你根本没有受伤!”

    石岩漠然点头,认真道:“我不但没有受伤,力量还有所增长,你发现我的时候,我便处在最佳状态了。”

    话罢,他眯眼瞅向一个方向,只见冰晶般的冰块处,突然钻出一个蝎子般的妖虫,朝着他摇头摆尾“你们可以动手了。”石岩吩咐道。

    那妖虫人xìng化的点了点头,又乖巧的钻入冰块底下,气息忽然就消失了。

    它为沙鞪的本命蛊虫,是沙漠的宠儿,商影月冰峰的岩冰世界,只是沙漠的表面,内部,还是沙漠,是最能发挥它威力的地方,一旦入驻沙漠,谁也不能觉察到它的气息。

    它和沙漠本是一体。

    “你还有帮手?”哈森神情一变,看着那钻入地底的沙虫,突然间意识到不妙。

    还没有等石岩回话,他手中紧握的血骨突然间抖颤了一下,哈森xiōng口刺痛,闭目略一感应,马上知道他的六名麾下遭受攻击了。

    潜藏着的敌人,似乎一直离他们不远,就像是一双yīn狠的眼睛在暗中看着他们,只等石岩一声令下,立即就会冲出来狠狠的撕咬他们。

    事到如今,哈森显然意识到他上了石岩的当了,被石岩给引了过来算计了。

    “你们去帮沙鞪、焦山、焦海他们,这里交给我。”石岩扭头,笑着冲塞西lì亚、商影月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道:“将冰魄寒晶带走,这玩意很可怕,下次要慎重利用。”

    商影月略显尴尬,清冷脸盆泛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红晕,咬着玉chún将冰魄寒晶收起,逃也似的遁离了。

    如果不是石岩融合了本源火焰,塞西lì亚、石岩两人还真会被她给害惨,她自然心虚……

    “你小心一点。”塞西lì亚嫣然一笑,也尾随商影月而去。

    她并不担心,因为此时哈森已经受创,而石岩毫发未损,这一战如果有人胜,那肯定不会是哈森。

    “你以为你能杀掉我?”哈森看着他将商影月、塞西lì亚唤走,眼神愈发的嗜杀疯狂,神〖体〗内的能量依然充盈之极,他捏着血骨,深吸一口气,竟冷静下来,道:“你想和我有个了断,很好,我也正有此意。

    “我们的确应该有个了断。”石岩点了点头,闭着眼睛默默感应,忽然道:“你也走开。”

    他看向一个方向。

    那潜藏在地底的沙虫,又偷偷冒头,旋即化为一溜黄光,迅速远离这一块,眨眼没了踪迹。

    “现在只有你我两人了。”石岩摩挲着血纹戒,眼瞳中闪耀着血腥红光,神体渐渐干瘪,浑身xué窍涌现苍白负面之力,一个个利刺从他〖体〗内突出来,令他形成不死之身。

    血纹戒上血光一闪,一柄血淋琳巨剑显现出来,巨剑上一只只紧闭的眼睛慢慢睁开。

    滔天凶煞、暴戾、狂烈、恐惧的能量,从石岩〖体〗内涌现出来,如死亡、恐怖的海洋泛滥,忽然将他和哈森一块整个裹缚住,血剑内蕴藏的天地邪恶煞气比哈森手中持有的血骨,不知道凶戾了多少倍!

    哈森眼中第一次显出惊惧不安来,他呆呆看向那血剑,似乎朦胧听某人说过剑的来历,只是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血剑上一只只眼睛睁开,世界仿佛成了鲜血组成的可怖天地,天空和大地如被鲜血涂抹的血淋琳,一种血腥暴戾的气息弥漫世间,似乎能让任何人处于纯粹的杀戮境况。

    哈森内心的负面yù望被彻底催动,他顷刻间陷入疯狂,不加思考的催动“炼狱燃烧”奥义,咆哮着冲向石岩。

    “这才是我〖真〗实的力量。”

    石岩双眸猩红如血在滴,手中血剑一划。

    一条血红sè天河浮现,血河中竟然浮现一座座白骨堆砌的岛屿,岛屿隐隐形成奇妙图案……

    如果有人从天上去看的话,会发现一座座白骨森森的岛屿,呈一朵朵血sè云团的模样。

    血sè云团,乃嗜血一脉的印记徽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