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目的地
    湖泊依然澄净见底,没有—根水藻,也见不到一条游鱼,和他当初深入前唯一不同的是:湖中不见了日月星辰。

    商影月一袭白衣,气质幽冷清丽,眉梢却锁着忧愁。

    塞西前亚的失踪,让她和石岩都是极其的担心,两人都不知道塞西前亚究竟去了何处。

    因为心忧它事,商影月甚至没有留意到石岩突破了力量,进阶到虚神三重天。

    “你在这里多久了?”石岩沉声道。

    “我没有仔细计算,奥黛丽那些人离开后,我就在静坐修炼,也不知道时间的流逝。”商影月心情低落道。

    石岩一缕神识释放,缭绕着商影月转悠了一圈,忽然说道:“你境界虽然没有精进,但你神力汗厚纯净了许多,你修炼的时间应该不短暂了。”

    “应该是吧……”,商影月不确定。

    看向远处神山的方向,石岩皱了皱眉头,凝神说道:“我们走,或许……、……能在神山碰见她。

    那神族共,辈始界价变的新奇秘境,全部烙印锈刻在他虚界,他并没有发现塞西前亚的踪迹,这意味着塞西前亚应该不在那奇特世界,应该先一步出来了。

    只要离开那世界,塞西前亚不能寻到他和商影月,一定会朝着目的地进发,会去那神山。

    商影月一直冷言少语,很少主动发表意见,石岩下定了决心了,她就默默跟随着与石岩一道儿游过那湖泊,往神山方向赶去。

    一路上出奇的顺当。

    遍布在古大陆中央的种种凶险禁地,不知为何仿若大大减弱,途中没有给石岩带来大麻烦,让他可以很轻易的跨过。

    就像是“荒”突然大发慈悲了,不再刻意的刁难人,让石岩、商影月很是不解。

    巍峨神山耸立天地间,离他们越来越近,好像很快就能到过……

    一处五彩妻瘴气团团悬在头顶的泥泞水泽中石岩、商影月如两道林间幽灵,脚不沾地的冉幽掠过。

    突地,石岩在水泽中间区停了下来。

    他看向水泽的一个方向,左手遥遥一抓,像是要将某物攥在掌心。

    哧啦!

    一条星辰光烁聚集的溪流,在他指尖前方浮现出来,清冷星光如水传来拘禁束缚天地的奥义精妙。

    星辰溪流延伸过去,如游蛇锁链捆向水泽处一团绿幽幽瘴气,瘴气中蕴合妻素。

    嗤嗤嗤!

    星光飞溅中,妻瘴气被jī散掉,从中显lù出两个神族族人。

    那是菲尔普家族的族人,一名虚神二重天,一名虚神三重天,两人皮肤眼瞳都泛出绿光明显中了妻瘴气剧妻。

    他们灵húnbō动极为不稳定,非常古怪,传来很yīn寒诡异的气息,像是被毒瘴气侵入了灵hún,让灵hún祭台发生了某种异变,体内神力不但没有衰竭,似乎还增强了几分。

    他们绿幽幽的眼神漠然看过来,商影月觉得心底发寒有种被上古凶怪盯住的感觉。

    “这是……——种变异,他们灵hún、肉身都被妻素侵蚀,那妻素能让他们陷入没有情感的入魔状态。”商影月悄声说道。

    石岩神恃不变,灵hún祭台快速旋动,力量奥义变幻起来。

    恍如浩瀚星河的虚界,在他头顶浮现出来,其中日月星辰璀璨闪烁着,传来亘古不灭的星空奇妙,似乎将真实世界都给影响了。

    虚界中,一颗颗太阳滴溜溜滚动出来倏地变化为炙热的火焰光球,如山岳庞大,以一种灭世般的焚烧热浪,直接将那两名神族族人淹没掉。

    在那一轮轮如真实太阳的焚烧烘烤中这一块所有水泽被瞬间蒸发,草木、石块纷纷焚烧融化掉,化为水汽诣散大地一块块干裂,呈现条条沟壑纹线世间要被太阳给直接摧毁。

    两名被妻素入侵的神族族人,在那太阳炎光照耀下,神体水分都被蒸掉,肉身如被暴晒多年的咸鱼,立即变得干瘪起来。

    将天地一切生灵物种都能焚灭的炎热光能,让他们干瘪的身体炸裂开来,骨骼粉碎,肉块化为火星手,很快的粉身碎骨。

    这是一名虚神二重天,一名虚神三重天境界的强者,被石岩虚界奥义给轻易焚灭掉,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仿佛始神境界的强者,对他们进行压倒xìng的杀戮,双方像是存在着境界上的巨大鸿沟,差距大的难以想象。

    头顶一轮轮烈日流转着光和热,汹涌热浪滚滚的扩散开来,这里的种种瘴气都恢复了,树木焚烧成灰烬,岩石炸裂,大地没了一丝水分,干燥的龟裂开来,恍若末世。

    商影月不得不取出一块冰魄寒晶紧紧抱着。

    冰魄寒晶中渗出来的极寒之力,才能帮助她完全不受影响,还能让她可以惊惧的看向石岩。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了?”商影月呆愣许久,忽然禁不住喝道。

    此时石岩展现出来的力量和强势,比他和哈森交战的时候还要恐怖许多,他还没形成不死之身形形态,就简简单单将两名神族族人击杀,从容的让商影月震撼不已。

    “我突破到虚神三重天了。”

    石岩眯着眼,汗身xué窍涡旋变动。

    一丝丝燥热的死亡精气,以肉眼见不到的轨迹方式,迅速涌入他xué窍,被他xué窍内的漩涡净化着,快的惊人。

    石岩忽然轻声笑了起来。

    突破到虚神三重天,他空间、星辰、生死奥义都获得增长,那名神族先辈始界价变的奇特世界,最精妙的奥义、印记、精妙烙印下来,成了他虚界的映照,给他虚界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变化。

    他有种执掌星空天地的错觉。

    他自信如果这时候和哈森交战,他可以不用付出惨痛的代价,依然能够将哈森击杀。

    在这古大陆中央,他现在有信心可以和任何人正面抗衡,敢和黑格真正一较高下,甚至有着充足的信心,认为自己可以取得最终的胜利。

    这是实力暴涨带来的精神hún魄的全新蜕变!

    “你体内神力涌现的强悍bō动,简直堪比始神二重天境界者了,看来你才是黑格真正的对手。”商影月由衷感叹。

    此时石岩周边全是焦土,那一轮轮太阳有着焚灭物种的狂暴霸道,石岩听着商影月的威慨,从容将虚界重新收入祭台,道:“我们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愈安顺当。

    他们到达了神山的山脚下。

    石岩一眼瞧见了几具尸骨,那些骸骨有的属手神族族人,也有的属于别的种族族人,应该是以奥黛丽为首的那些别的星域的强者。

    那些尸骨面目血肉模糊,有的甚至尸首分离,根本不能辨别出真实身份,身上也没有一丝生机,应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石岩和商影月一起停了下来,在神山的山脚下巡视了一会儿,然后石岩道:“看来我们俩是最后过来的,你我……应该耽误了许久。”

    商影月点头。

    此地很难精准的测度时间,石岩在那奇地静默修炼不会在意,商影月以冰魄寒晶增进神力的时候也不会在意,所以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

    但如今神山山脚下有尸骨,那些尸骨有明显属于这一批进入者,又分明死了一段时间了,这充分证明他们俩在修炼中,不知不觉间……耗费了许多时间。

    石岩抬头仰视神山。

    神山如笔直的巨剑插入苍穹深处,一眼瞧不见山顶尽头,不知道多么的高,神山如同被鲜血泼洒,呈暗红sè,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心灵压抑。

    山脚下,有大大小小许多石洞,石洞一直延伸向山顶的方向,似乎……那一个个石洞就是进入神山的阶梯,每一个石洞遥遥看去,都仿佛一个眼球般,很是诡异奇特。

    看着那暗红sè的神山,看着那一个个如眼球般遍布山体的石洞,石岩忽然生出一种熟悉的感晨……

    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让他很是惊奇。

    倏地,他眼神变得极其怪异,他禁不住将血sè巨剑取出,以从没有过的认真态度端量那柄剑。

    笔直的阔剑,剑体呈血红sè,一只只紧闭的眼睛充斥在阔剑每一个角落,密密麻麻,让人头皮发麻。

    耸立的笔直暗红sè神山,那神山上遍布的石洞,和这柄阔剑竟然惊人的相似!

    绝对不是巧合!

    深吸一口气,石岩提着血红sè阔剑,试着勾连戒灵,“给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戒灵没回应,如沉睡了,也可能不想多言……

    商影月玉手掩口,脸上满是惊骇yù绝,她看着那柄血剑,看着身旁耸立的神山,香肩抖颤着,道:“好像啊”

    “我也觉得很像。”

    石岩手腕旋转,手中血剑一溜溜火光如在剑体翻滚着,那一只只紧闭的眼睛,忽然悄悄睁开,血腥邪恶,剑柄那手指紧握处,一个血sè云团图案浮现出来,涌现奇妙bō动。

    “这是.”,商影月明眸聚集在那血sè云团处,突地失声尖叫起来,见鬼般的喝道:“你继承的……是嗜血之主的传承?”

    “嗯。”

    “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