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血战
    贝洛陨灭,祭台被融入石岩吞噬黑洞,生命烙印彻底消散。

    石岩在空间波动恢复平稳的那一霎,便早早脱身,此时已经离开妖龙星,往魔血星周边另外一块陨石区遁去。

    他两手十指光芒炫目,不断结印,凝炼出虚空光门,连续的瞬移。

    一扇扇空间光门如层层光圈,他一旦穿过一层,便瞬间亿万里,早早将妖龙星抛落身后。

    他脸上露出惊喜。

    贝洛身为始神二重天境界的空间奥义强者,对空间奥义的认知精妙-深远,许多空间变化如今融入他奥义层,让他对空间奥义的运用如鱼得水,能随心攥紧虚空缝隙,任意扭曲成适合他通过的光门。

    如果周围空间节点繁多,他甚至能一息间打开多个空间光门,在数个空间缝隙穿梭。

    这是他以前绝对不能实现的。

    黑洞还在慢慢消融着贝洛祭台,更多有关空间精妙的记忆电流激射出来,继续融通在他奥义层。

    他对空间奥义的体悟,每一秒都在精进着,他在凝炼光门之时,很好的将最新体悟运用出来,往往都会让他灵光一现,油然而生喜悦。

    贝洛的灵魂祭台给他带来了莫大好处。

    只要过一段时间慢慢体悟,他对空间奥义的理解将会达到接近贝洛的层次,如果融合巧妙,自身有更多体悟,甚至能超过贝洛。

    如今他奥义层有三种奥义,空间、星辰和生死,其中星辰奥义在荒中早已突飞猛进,融合了神族先辈的奥义,还有那株奇妙果实,他在星辰奥义的认知上,已经达到玄妙莫测的境地。

    这趟又融合贝洛的空间奥义,可以说在星辰、空间两种奥义上,他已经远远超出如今的境界。

    只要他能够在生死奥义上有所突破,只要他灵魂祭台澄净无垢,他很有可能短时间突破始神,在境界上迈入全新天地!

    呼!

    一块锥形陨石上,石岩忽然显现出来,他沉着脸看向周遭,将神识放开。

    附有空间波动的神识,如箭矢瞬息亿万里,往魔血星的方向潜去。

    一幕幕画面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数千艘战舰雄阔如山群,停泊在魔血星云海中,众多神族族人乘坐战车呼啸在山川湖泊之间,与魔血星上势力交战在一块儿。

    神族族人身着亮银色铠甲,手持神兵利器,奥义凌厉锋锐,战斗中配合默契,每一个小队都能形成极为可观的战斗力,相反,那些魔血星各方势力武者不懂得将奥义配合起来施展,没任何团队意识可言。

    结果显而易见,神族全面处于上风,已逐渐形成碾压局势。

    战舰和战舰在云海冲击轰射,溅射出来的火光坠落,如一道道火焰流星,让魔血星大地被轰成巨坑,许多战舰在交锋中爆裂,残骸如陨石飞落,让星辰上许多建筑倒塌。

    雷声震天,电芒如虹,霜冰被飓风席卷着肆虐天地,如巨刃切割星辰。

    魔血星末日到来。

    菲克、兰诺特、白璨三人傲然处在云层中,分别盯着血魔、炎蚩、商辰进行奥义压制,三种惊天能量气息碰击时,山川崩塌炸裂,河水沸腾爆炸,处处山峦被夷为平地。

    战舰的碰撞,始神的交锋,力量奥义的冲击,给魔血星带来满目疮痍。

    在神族神罚下没有被抹掉的星辰,因为这场血战,已处于崩溃边缘,可能随时都会分裂,化为无数块陨石。

    石岩忽然收回灵魂意识,脸色阴暗。

    此时的血魔、商辰、炎蚩众人,所有魔血星上的战斗者,其实都和之前的贝洛很相似,他们其实可以选择依附神族,这样便能避免战斗,能避免死亡,只要肯在脖子上套一个枷锁,他们完全能好好存活下去。

    但他们没有这么做。

    他们宁愿战死,宁愿灵魂祭台炸裂粉碎,也不愿意投降。

    他们和贝洛的选择其实一样。

    如果当时贝洛点点头,如果他答应那幽影的条件,他可以不死,他能继续当他幽影族族长,将来在嗜血一脉重掌天地的时候,幽影族或许能比今日还要昌盛。

    可他没有答应。

    因为在他来看,他的命运没有任何改变,他依然被奴役着,只是换了一个主人而已。

    他最终选择了死。

    就像现在魔血星上的那些人,他们很多人在燃烧着生命战斗,他们没有畏惧,只有不甘不屈。

    石岩心生感动。

    为那些人在生与死间的选择感动,他知道有的人即便死了,精神意志依然不灭,而有的人便是活着,也如死人……

    他忽然对生死奥义有了新的一层体悟。

    他重新打开一条空间缝隙,一步跨过,仿佛跨过生与死间的距离。他直接在魔血星出现,在菲克、白璨、兰诺特和血魔、炎蚩、商辰的战斗间显现,他站在一座山巅,抬头看着菲克、白璨、兰诺特三人,眼中没有恐惧不安,神情出奇的平静。

    “噗哧!”

    他吐出一口鲜血,滴滴鲜血剔透如红宝石,滴滴鲜血落入血剑剑体上的猩红眼瞳中,血剑暴戾能量冲天而起。

    一条血色光柱如流星冲入星河,冲向某处黑暗之地,冲向宇宙一个神秘角落。

    依然为不死之身的躯体,迅速干瘪消瘦,他两眼猩红如血,浑身力量如江河决堤,疯狂涌入血剑之中,一只只眼睛睁开,一缕缕血气从眼瞳内浮现出来,虚空凝炼变幻,成一个顶天立地的魔神血影。

    血影朝着苍穹无声咆哮着,血手疯狂拍打撕扯着,一名名正冷静屠杀的神族族人,如劣质的瓷器,一碰即碎。

    石岩喘着粗气嘶吼着,眼角沁出血滴,入魔般在云层中闪烁不定,如一抹血光。

    那血光所过之处,必有神族族人凄厉惨叫着,被斩头,被斩腰,被肢解,化为块块血肉炸裂,成蓬蓬血雾。

    天上似乎在下着血雨,滴滴血雨带着无尽的血厉和暴戾,蕴含石岩对生命和死亡的思索感悟,淅淅沥沥的血雨一直在下,石岩已疯魔,已成了纯粹的杀戮机器。

    一个巨大魔神血影,一抹血光,在魔血星苍穹云海掠动闪烁,带走一名名神族族人性命。

    菲克、白璨、兰诺特脸色奇差,不断怒喝着,要始神出面拦截。

    可是石岩化为的那一抹血光,根本无迹可寻,似在空间夹缝内连续穿梭,灵魂意识难以锁定,那些始神只能眼看着他屠杀族人,力量奥义凝炼出来的时候,发现石岩早已在数万里外。

    空间奥义者的诡异可怕,此时显露无疑,他们无计可施。

    石岩所击杀之人,都是虚神或虚神以下,往往瞬间得手,待到对方意识到不妙-时,一抹血光闪过,便血肉分离,祭台被扯入虚空乱流。

    他从不浪费精力对始神下手,他不浪费一点时间,他在冲击着神族的奇阵,让神族的团队奥义群,往往瞬间失去主心骨,进而种种精妙-配合不能形成应有的精力。

    他在对神族始神境界者屠杀,如绞肉机,血光掠过出便是腥风血雨。

    渐渐地,在魔血星的上方渐渐多了一簇簇血海,血海蠕动着犹如活物,像是某种云团海潮,悄然蔓延向神族战舰……

    “离开那血海!立即离开!”菲克骇然失色,禁不住尖叫起来。

    他识得那血海的来历,知道血海会引起什么样的变化,他心急如焚。

    可惜,那些血海速度极为飘忽快捷,待到他呼唤之时,那些血海已将数十艘神族战舰蔓延,一种疯狂毁灭的气氛,悄悄在那些战舰滋生。

    旋即,所以处在战舰中的神族族人,如被夺取灵魂心智,变得歇斯底里,对自家人露出獠牙。

    战斗大局未变,但小范围处……神族损失惨重。

    在战斗最为激烈之时,一阵阵战舰轰鸣声遥遥传来,众多密集战舰如太古凶兽,一点点从云层浮现出来。

    那些战舰稀奇古怪,上方耸立着众多各族强者,一身彪悍气息,正是沙鞪那些从别的星域赶来的援军,在最关键的时候,他们终于到来。

    他们的出现,意味着神族的灭顶之灾到来。

    “兰诺特,让长老会开启天之桥!”菲克禁不住暴喝,不顾炎蚩的数千火焰巨石滚动冲击,他拧着一根金色龙枪,狠狠刺向那一抹不断变幻位置的血光。

    金色龙枪成一条金色长龙,龙甲森森,金锐之气凌厉之极,那金龙喷吐出一口浊气,浊气中冒出无数金色球体,亿万小球如小刺猬密密麻麻充斥在空间中,将空间给填满堵实。

    金色小刺猬填满空间之时,金色长龙躯体一点点消散,似乎成了那亿万小刺猬的部分。

    菲克身化一道金光,忽然处在那些亿万金色小刺猬区域,他两手结出奇妙-印记。

    亿万个拳头大的金色小刺猬,忽然间滚动起来,空间传来咔咔脆响,那些小刺猬呈现碾压的形态,将沿途空间全部破坏掉,迅速滚落向石岩变幻的那一抹血光。

    “咦!”

    石岩轻呼,在血光中化形,他发现他所处空间被彻底破坏,寸寸崩塌粉碎了。

    空间奥义没了依存的土壤,一下子便失去了作为,他再也不能任意游荡闪烁。

    而菲克已近在眼前,他有着始神三重天境界修为,为神族一方霸主,威名响彻天地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