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乱象初现
    古神星域。

    此星域为域内霸主神族主星域,广袤无垠,有成千上万生命之星、矿星、日星、月星,那些星辰之上都有神族强者驻守。

    古神星域有七个域海,和那雾幻星域域海一样,由条条虚空通道形成。

    七个域海遍布在古神星域七个方向,每一个域海内都有数个到十来个生命之星不等,那些生命之星都有着神族战舰,那些虚空通道内每天都有大量战舰战车来来往往。

    古神星域的七个域海,为宇宙间最为热闹繁华之地,神族每当侵入一个星域,将其霸占为后花园,便会从其中掠夺庞大物资。

    那些物资长年累月的输送到神族,被神族分类,被各大家族挪移走,炼成丹药、铠甲、神兵利器,令每一个神族家族都富裕到了极点,将家族内每个旁系子弟都能武装到牙齿。

    七个域海,连通数十个星域,其中大多数星域都是神族的附庸,被他们给强行攻占下来。

    那些星域中,都驻扎着神族的力量,他们镇压那些星域武者,令其效忠服务自己,不敢有背叛之心,将一个星域开采的矿材神晶都输送古神星域。

    可最近几天,从七个域海返回的神族族人,都没有带着众多物资,都只带着一身精锐的战斗利器。

    分散在数十个星域的神族族人,在各自家族的召唤下,纷纷通过域海返回。

    他们在域海中休整,面见家族首脑,见源源不绝的战舰在域海聚集,一场席卷整个星海的大战,山雨欲来。

    域海中的众多神族族人,在休整的时候,发现几股恐怖之极的波动,从域海一闪而过,往他们祖星古神大陆的方向冲去。

    其中一个域海。

    许多神族族人都在尽情享乐,为大战做准备,忽然很多人都沉默下来,一起骇然看着天际。

    只见一条流星从一个虚空通道冒出来,那流星一路飞溅着火焰,流星内部隐隐有一人呈沉睡模样,从虚空通道一闪而过,携带着惊天动地的波动,直接朝着古神大陆逝去。

    “星火长老竟然也回来了!”

    一名神族族人惊叫起来,一脸的崇敬,朝着那流星飞逝的方向叩拜下来。

    很多神族族人,也都停止饮酒作乐,单膝跪地,对那流星内的模糊人影表示敬意。

    “没想到星火长老竟然还健在,他上次显身的时候已经是三千年前,那时候他便是始神巅峰了,隔了这么久,我族都没有他的消息,以为他早死了,这次竟然也回来了。”一人惊叹道。

    “他都出现了,看来长老会对这一战极其重视啊。”

    “嗯,又是一个万年,这次我们被挑战也是正常,不过我族必将赢得最终胜利!”

    “当然,这浩瀚星海中,有那个种族星域能和我族抗衡?”

    “我族如今的势力,已超过万年前的嗜血一脉,就算是天!也颠覆不了我族的长盛不衰!”

    所有神族族人都充满自信,这是万年的傲气积累下来的,万年来,神族几乎战无不胜,锦旗所过的星域纷纷成为神族领地,他们已经胜了太久了,久远到他们都下意识的认为永不会战败。

    古神大陆天神峰。

    一道火炎流星轰然坠落,流星如一具巨大棺木,冒着焰火,却冰寒彻骨。

    一名老态龙钟的神族族人,面容枯槁,只是眼睛明亮,在古神殿殿堂前站着,深深看向那落在他们眼前的火焰流星。

    极寒流星内部,一个沉睡的神族老者眉头动了动,下一刻他便从流星内闪现出来,他张口一吸,那流星缩小为一块寒石,落入他口中,被他整个吞咽下去,流星入腹,他精气似乎稍稍旺盛许多,看向古神殿门前的那些老友。

    “星火,隔了三千年,没想到你还活着。”一名神族老者,忽然唏嘘一声,满脸感叹。

    “你封绝都健在,我自然不能那么快死。”星火深深看了他一眼,突然阴森森道:“人到齐没有?能否开会了?”

    “你来了,人便齐了。”封绝淡然一笑,踏步迈入古神殿。

    星火冷哼一声,旋即走人古神殿,殿堂内,端坐着一名名苍老的神族族人,皆是一副即将入土的模样,可出奇的,殿堂内生机却极为旺盛,若有人能神识巡视此地,会发现这儿生命磁场惊天动地。

    “星火到了,可以开会了。”封绝轻呼一声。

    三日后,那些停留在七个域海有一段时日的神族战舰群,如巨龙般蠕动起来,一一进入虚空通道。

    坞垌星域,蛊神教的领域。

    这一天,在坞垌星域极西之地,一处虚空壁障被生生撕裂,数万神族战舰悄然显现出来。

    那些神族战舰一浮现出来,便如蝗虫分散,在坞垌星域肆虐,将沿途生命之星上武者毫不留情斩杀,只留凡人性命。

    他们一路横行,刺刀利刃般将坞垌星域和蛊神教有关的一切毁灭,疯狂破坏蚕食着坞垌星域,让蛊神教全教惊怒,精锐尽出,和神族战舰血战不休。

    同样的场景发生也发生在莫特星域、天狼星域、黑河星域、土牟星域……

    参与玛琊星域一战的势力,都被神族大举入侵,神族十二家齐齐发动,甚至不惜将他们分散在别的星域震慑的强者召唤出来,以血腥疯狂的姿态,对那些胆敢对神族威严挑战者进行血洗。

    星海每一个角落都生灵涂炭,这场战斗席卷天地,在各大星域齐齐发生。

    蛊神教、焦家、武家都感应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也真正见识到万年来,神族为何能雄霸域内域外的的真正力量。

    如坞垌星域,生命之星数百,凡人千亿,武者只有千万左右,能达到神王和神王以上的武者,往往只有数万人,其中虚神数百,始神一般不超过二十,正常高等级星域情形类似。

    可神族入侵坞垌星域的力量,仅仅只有万人,却让蛊神教节节败退。

    神族在战舰、战斗、个人力量、奥义、强者数量上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每一个神族武者手中秘宝、身上铠甲、丹药等阶之高,让他们望尘莫及。

    过来的神族族人,几乎人手一件或数件神级秘宝,虽大多都是神级一二品,可威力依然巨大,而蛊神教的教徒,神王境的武者手中的利器好的也只是圣级,往往只有一样。

    在武器、丹药、铠甲上,蛊神教全部处于劣势,而神族历经血战,战斗经验极其丰富,他们强者更多,万名过来神族族人中,便有数百达到虚神境,各个奥义精湛,手段无穷。

    历经万年积累,神族在奥义、秘宝、铠甲、丹药、战斗经验上,全面压倒别的星域强者。

    坞垌星域、莫特星域、天狼星域全部处于溃败节奏,在神族的攻击中武者大量死亡,甚至有些星域的局势比当初玛琊星域还要凄惨一些,星海局势传遍每一个偏僻星域,所有本怀有异心的势力纷纷惊惧起来,都立即打消了和神族交恶的念头。

    那些依附神族的势力,变得比往常还要安分,都压根约束下面人,最近都不准离开自己的星域。

    神族一露出獠牙,整个星海都为之震动,各族惊惧,人人惶恐不可终日。

    神泽星域。

    此地为冥皇族的势力范围,万年来这里为极少数不被神族打搅的区域,现今也不例外。

    神族此时对各大星域征伐,大肆进攻屠杀,可他们的战舰并未开赴此地,似乎遵守着某种默契。

    神泽大陆,冥皇族祖星,一个满地神晶的山谷之中,修建着富丽堂皇的庞大宫殿群,那些宫殿处在山川湖泊之间,如一座繁琐到极致的上古奇阵,附近许多深渊直通古大陆内部,深渊内传来浓郁之极的精纯冥气,被冥皇族族人吸纳,变成滋养肉身灵魂的能量。

    其中一座深渊内部,有一座由森森白骨砌成的祭坛,祭坛呈八角形,八个角上有八个石柱,每个石柱上都缠绕着无数冥界凶魂,它们都在凄厉咆哮哭泣着。

    祭坛上端坐着奥黛丽,紧闭双眼,张口吐息间那些凶魂一丝精纯力量被她吸走,汇入自身灵魂之中。

    八个石柱上凶魂亿万,每一个凶魂一丝精纯的力量,便是再弱小,汇入一人身上依然惊世骇俗。

    祭台旁边,一个绝美的妇人同样静坐着,和奥黛丽有着七分相似,显然有着血脉关系。

    这天,她忽然睁开眼,倏地抬头看天。

    神泽大陆天际一道闪电闪过,闪电直接落向她所在区域,从闪电中走出一人,相貌奇古,身材消瘦,双眸却腥红如血,他一步踏出,便在深渊口站定,笑了笑,一闪间便在奥黛丽修炼祭台旁边显现。

    绝美妇人冷冷看着他,哼了一声,道:“真是稀罕,嗜血一脉死亡魁首怎舍得来我冥皇族了,你玄河当年纵横域内,所过之处血流成河,生命之星一一变成死星,莫不成,这次也要给我冥皇族带来死亡不成?”

    “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恨我不成?”玄河摸了摸鼻子,邪笑道:“当年我们怎么也有过一段情事,我都不恨你和神族联合对我一脉下杀手,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妇人冷笑,“当年我苦求你来冥皇族,是谁无情拒绝?”

    “不谈当年。”玄河摆摆手,一双猩红眸子露出奇光,笑道:“阿黛拉,我今天过来,是想谈谈你哥哥,我想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