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一根手指
    一间普通石室。

    “不要让人打搅我。”石岩叮嘱沙鞪,沙鞪点头退去,没有出言多问一句。

    在武枫、莫雬、焦土一众人中,沙鞪最先和石岩交恶,初入荒的时候两人曾性命相争,沙鞪曾对石岩恨之入骨,一心要格杀石岩。

    事后一连串的机遇,使得两人不得不联合应付神族压力,沙鞪在数次危机之时,石岩不计前嫌的出手相救,渐渐令沙鞪改变了态度,最终当石岩和奥黛丽意见不统一的时候,沙鞪第一个站出来和石岩一道。

    他与石岩由仇恨慢慢转变出来的友谊,比武枫、莫雬的深刻,他对石岩态度变化,不仅仅只是因为石岩的身份。

    沙鞪离开石室,便在外面一处石道漠然站立,神情阴暗不语。

    他看出了武烈、焦木众人心生不满,因嗜血一脉并无强者到来,让那些怀着希望而来者,很是失望。

    坞垌星域也被神族侵入,形势很不妙-,神族以他们的强悍实力慢慢侵蚀着坞垌星域,蛊神教在坞垌星域的影响力急剧减弱,很多坞垌星域的小势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倾向神族。

    如果蛊神教不能展现出足够的力量,表现出有足以抗衡神族的能力,那么,更多坞垌星域的势力会投向神族怀抱。

    武家、焦家那边形势也差不多。

    沙鞪也极为急躁,不顾星域危机悄悄来巨澜星,他知道若不能聚集起一股力量扭转局势,蛊神教在坞垌星域的地位将不保。

    一条金甲毒虫“滋滋”尖叫着在沙鞪身前浮现,那金甲毒虫悄然一变,显现出蛊神教大长老穆维面容,他阴森森看向沙鞪,声音低沉:“有什么发现?”

    沙鞪看向蛊虫幻化出来的穆维,皱眉道:“没。”

    “蛊神教形势不妙-,我们继续力量支援,你被教主指定为将来的继承者,希望你为蛊神教尽尽力!”穆维面容消失,那金甲毒虫低低尖叫一声,倏然消失不见。

    沙鞪神情阴沉,在石室门口一言不发,许久才冷哼一声。

    穆维为蛊神教大长老,多年前始终与他不合,当年穆维弟子曾经被他击杀,那名弟子本来有希望取代他,成为蛊神教的新星。

    因为此事,他和穆维间一向有隔阂,这趟进入玛琊星域穆维出奇的热心,竟显得比他还要急迫,连蛊神教教主都为之讶然,不解一向和他不和的穆维,为何突然对玛琊星域之事如此热心。

    但沙鞪,却知道事有蹊跷,穆维身为蛊神教大长老多年来坐镇坞垌星域的极西幽冥寒域,那幽冥寒域为坞垌星域一处极为神秘之处,连教主都不知其中精妙。

    穆维当年曾经在幽冥寒域修炼过百年,等他突破始神,跻身蛊神教长老之际,竟主动要求驻扎那极西之地。

    那极西之地为坞垌星域最为荒寂之处,各大长老纷纷避之不及,唯恐被安排进入,只有他主动要求驻守那块,此事蛊神教教主也极为不明,暗自多存了一个心眼。

    噶叻和沙鞪关系匪浅,他曾被蛊神教教主暗中吩咐留心此事,噶叻趁穆维返回总教的时候曾悄悄去了那幽冥寒域,在那里噶叻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幽冥寒域深处,一处森寒冰川之中,有另外一个穆维存在!

    噶叻将此事禀报了蛊神教教主,教主对此事讳莫如深,严禁噶叻外传,但噶叻认为沙鞪将来能荣登教主宝位,在他从荒中活着返回以后,噶叻下了重注在沙鞪身上,就将此事透露了出来。

    “这里的穆维,和那幽冥寒域森寒冰川的穆维,哪一个才是真的你?另外一个……又是谁?”沙鞪心中暗暗低语,眼睛幽暗难明。

    石室中。

    血纹戒漂浮出来,闪烁着淡淡血色虹光,将石室映照的猩红如血,顿生一股凶厉气息。

    “匣子内有主人的气息。”戒灵传讯。

    戒灵的记忆全部融合以后,和石岩的关系不但没有更加亲近,反而还疏远了几分,它所有记忆融合后,自身的意识愈发强烈,有了自己的想法,很多事情都说的模糊不清。

    石岩许多次遇到麻烦,要寻求戒灵解惑,戒灵都处于封闭不出状态,一丝气息没有。

    这趟,巨澜商会送来一个玉匣子,他才一碰触,沉寂许久的戒灵竟再次传来讯念。

    “嗜血的气息!”

    石岩眼神巨震,拿着玉匣子的手为之一颤,内心充满了兴奋好奇。

    嗜血为八扈从主人,也是血纹戒的主人,万年前纵横宙宇从无败绩的存在,他的出现直接改变星海格局,令四大种族交替称霸天地的规律发生变化,让四大种族杰出强者纷纷叛出,皈ˇ依在他的麾下,嗜血八大传承给出,天地为之震惊。

    他是最近一个时代真正的主角,有宙宇第一强者之称,当年神族无数强者联合众多星海老怪巨魔,杀的尸横遍野才将他陨灭。

    有关他的凶戾传言,流传在每一个巅峰势力中央,星海中真正值得一提的强大力量,一提起这个名字都是神情惊惧,多少老怪巨魔为了他心神不宁,神族长老会这多年来,每次举行长老会大多数都是因为这个名字。

    这是真正的星海霸主。

    拿着玉匣子,他手臂微颤,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镇定下来,道:“怎么开启盒盖?”

    “我来即可。”戒灵回应。

    灿灿血光从界面上传来,血光凝结在一块儿,形成一只血色大手,那大手只有三根手指,不似正常种族,如某种凶厉妖兽,血色大手按在和盒盖上,停顿数秒。

    “咔嗒!”

    盒盖顿时被掀开。

    轰!

    狂暴凶煞戾气冲天而起,浓烈煞气如无数血海泛滥,霎那间在这块庄园上方,浓烈煞气仿佛凝成一具巨无霸魔神虚像。

    巨澜星所有强者灵魂震颤,许多始神级别强者都心神惊悸,生出多年没有的恐惧不安,他们遥遥看向黑铁城的方向,眸中闪烁着莫名惊容,一个个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庄园内,穆维、武烈、焦木、白业枫、桑吉众人,都是浑身巨颤,骇然看着天空巨大血色虚像,满脸惧意。

    石室内。

    石岩脸色被涨的通红,如被一座座巨山压在背脊,禁不住轰然一震,单膝着地跪下。

    “啪啪啪!”

    这间石室大地爆碎,因为他这一跪,庄园发生强烈地震,许多石屋石楼纷纷倒塌。

    他双眸猩红,死死看着那玉匣子内的事物,神情震撼。

    那是一根手指,那手指奇长,有常人手掌长,粗如婴儿手臂,手指呈青黑色,表层布满细密繁琐古朴花纹,和血纹戒界面纹理一模一样,手指中间一截,有一圈印痕,那印痕明显为时常佩戴戒指形成的。

    这根青黑色手指如金铁淬炼而成,内部传来惊天动地凶煞之气,看着那根手指他仿佛瞧见无穷血色蔓延而来,将他祭台都要冲垮。

    他完全生不出抵抗的意志力!

    将盒盖打开的血纹戒,血光一闪,忽然套在那根青黑色手指上,那手指在顷刻间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股股玄妙-难测的波动释放出来,那波动中分别蕴含着御魂、死亡、腐蚀、黑暗、混乱、毁灭、绝望、尸气八种不同的奥义气息,极其诡异。

    那青黑色手指上的印痕,被血纹戒覆盖,似乎它从始至终就套在那戒指上,从未离开过,浑然一体。

    阵阵恐怖狂暴波动,以更为猛烈方式轰然爆发,这种能量波动直达人灵魂深处,黑铁城和整个巨澜星的强者,都感同身受,如被一个天地巨魔盯住,泛出强烈不安惧意。

    穆维、白业枫、武烈众人,在庄园内一个个口鼻溢出鲜血,脸色都变得极为苍白,在苦苦承受那压力。

    石岩单膝跪地,一只手拿着那玉匣子,嘴角也流出了鲜血,他发现戒灵和他之间的联系,在其套上那根手指以后,忽然便截断了。

    他心中惊动,沉默数秒,毫不犹豫将那盒盖猛地合上。

    一股冲天煞气顺着盒盖涌入他脑海,冲入他祭台,似乎要将他祭台内的黑洞给牵引走,要带入盒盖里面一般。

    这让他愈发惊惧不安,精神气凝为一股,化为一只手在祭台内拽着那黑洞,拿着玉匣子的那只手,也赶紧松掉,当他手和玉匣子没有直接接触的时候,那种直达灵魂的能量忽然消失。

    也在这一刻,来自于黑铁城的惊天凶戾煞气,一下子隐匿起来,无影无踪。

    武烈、穆维一众人压力一松,皆是脸色苍白的端坐地上,也没有闲暇去质问石岩,急忙取出丹药吞服,以尽快速度修复祭台的损伤,神情都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几乎沦为废墟的石室内,石岩看着在碎石堆的玉匣子,脸色阴晴不定。

    戒灵从他手上离去,主动套在那根青黑色手指上,并且和他切断心灵联系,这一连串变化发生的极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如今再看那玉匣子,他泛出一股心寒之意。

    他深深看向那玉匣子,沉默许久,以幻空戒一招,将那玉匣子收入戒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