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登堂入室
    石岩在残破的—间石审静坐。

    石室外围有沙肇、焦山、焦海一众小辈守护,以免他被人打搅。

    他浑身穴窍收缩不定,神体时而痉挛抽搐,时而放松安详,在他头顶上始界悬浮着,灿若星辰,日月星光闪烁,流星飞逝,如一片银河,蕴含天地某种神秘至理。

    阵阵玄妙的波动,从他始界中荡漾出来,如一**水纹,在石室扩散。

    “还是不对……”。

    他皱眉轻声低语,睁开眼神色迷惑,苦苦思量着。

    他和黑格一战,之所以获胜便是关键时刻祭出吞噬奥义,以始界黑洞为根本,瞬间吸纳浑身穴窍的负面能量,以此来让黑洞吞噬奥义脱离始界,脱离他形成的空间,将那以金之星球变成的流星一吞而入。

    那流星如今成了他始界内的一颗星辰,沾满了他的气息,那星辰进入黑洞那一霎,黑格一切的烙印都被清除。

    吞噬奥义,才是嗜血的主奥义,是凌驾八大传承之上的核心奥义。

    身为嗜血传承者,他若是不能在吞噬奥义上有所至深领悟,他何以来继承嗜血衣钵,何以让八扈从对他真心拥护?

    这一战,他最终以吞噬奥义奇妙获胜,也是这一战,他首次意识到吞噬奥妙的博大精深,认识到这种奥义才是世间最罕见的神奇,终于明白为何吞噬为嗜血之主的不传之秘了。

    能够将对方始界孕育之物吞噬的奥义,若非这一战亲历他或许连做梦都想象不到。

    也是如此,他才忽然意识到他坐拥宝山而不知,没有对这吞噬奥义有更深的认知,在这奥义上实在没有给予太多的重视,以至于对这吞噬奥义的精妙很多处都一头迷糊。

    譬如,他如今想要重现之前奥义的精妙,将黑洞从奥义层调入始界,让始界和浑身穴窍连通……反复尝试多次,他竟硬是不能成功,之前他施展的奥义仿若昙花一现,如今苦苦追寻,竟徒升无能为力的颓丧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在吞噬奥义上浸没的时间太少,他苦修空间、生死星辰三种力量奥义次次境界的突破,都依仗对这三种奥义的深刻认知,而吞噬奥义根本不对他的境界突破造成影响。

    这也是他一直很奇怪,一直没有将这奥义真正放在心上的缘故。

    空间、生死星辰三种奥义,其中只要一种奥义停滞不前,他的境界都不能顺利提升。

    吞噬奥义则是不同他根本不在吞噬奥义上花费经历,这奥义不需要任何体悟突破,他境界该顺利提升还是提升,这奥义不束缚境界不会令境界停滞不前。

    所以他以往渐渐忽略了吞噬奥义,以为这奥义只是用来吞噬灵魂祭台,并不知道这奥义更多精妙之处。

    直到今晨……今天,他忽然明白过来吞噬奥义的奇妙之处,绝非仅仅吞噬祭台那么简单,这奥义能够作为嗜血不传之秘,其中绝对有着世间最神奇的变化。

    他决心在此钻研。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他不断模拟,反复要进行之前的变化,却发现始界总不能和浑身穴窍连通。

    “应该在某些方面没有弄明白……”。

    石岩皱眉自语,苦苦思量着。

    他陷入回忆中……最初的时候,他降临幽暗森林的洞穴,被血池的血水浸没,在身体上形成血茧,接受嗜血传承。

    当时他脱胎换骨,体内渣滓被清理,有一丝元力在体内游荡,旋即,通过那一战,通过那些墨家武者身亡,他浑身穴窍自动吸纳死亡精气,在穴窍内精炼净化,形成一股新生力量增强元力。

    可以说,他能够用今天的一切,有今天的境界和力量,都要归功于穴窍的变化。

    他原先以为那穴窍能吸纳死亡精气,这是死亡奥义的一种传承,为玄河这死亡魁首苦修的奥义。

    可如今,见识了吞噬奥义更为精妙之处,他隐隐有了新的看法:吸纳死亡精气的方式,压根不是死亡奥义的范畴,而是吞噬奥义的一个分支,一个特殊的表现方式!

    也就是说,他接受血水那淬炼肉身之时,已经接受了吞噬奥义的传承!

    他浑身穴窍便是由吞噬奥义形成,这就是吞噬奥义,而非什么死亡奥义!

    吞噬奥义能吞噬死亡精气,能吞噬灵魂祭台,甚至能吞噬对方始界孕育之物,还有什么是吞噬奥义不能吞噬的?

    他轰然一震,一道电流在脑海中闪掠,种种迷雾似乎被瞬间吹散,他灵台瞬间剔透干净,心间迷惑被一扫而空。

    原来,从那石洞起,他便传承了吞噬奥义。

    可笑他自身并不知道,只当那穴窍的死亡精气吸收,乃死亡力量的一种表现,而忽略了吞噬奥义的本质。

    他能有今天一切,都是因为穴窍的奇妙,让他在前期修炼的时候,能不需要日月凝炼力量慢慢激烈,只是单靠穴窍的吸纳死亡精气,便快速突破,神奇的连续跻身新的境界。

    吞噬奥义,才是造就他这个奇迹的根本原因,可笑他在脑海黑洞形成,吞噬奥义更深处表现浮现以后,竟未能勒破其中道理,没有在这个奥义上有更深的追寻。

    当真是至宝被他给忽略了。

    勒破这一层奥妙,知道穴窍的变化便是吞噬奥义的形势以后,蒙在他脑海上一层迷雾扫清。

    他淡然一笑,这次重新石岩奥义。

    始界在头顶浮现,他变幻神识念头,令那黑洞一点点浮现在始界之中,旋即一道神光闪过,如天雷勾动地火,引发穴窍变化!

    呼呼呼!

    七八二十个穴窍,每一个穴窍内涡旋都旋动起来,瞬间和始界达成联系,和那黑洞形成奇妙呼应。

    那黑洞,直接又从他始界内漂浮出来,涌现无尽的奇妙神秘,形成一股强悍吸扯力量,如要抽取天地一切灵体魂魄意识衍变之物,而同时,他浑身穴窍一阵酸麻,也传来吸附之力。

    周围生命磁场、生机、天地灵气、神晶力量,甚至神兵、阵法内藏匿的能量,都传来松动摇曳的动荡,如要顺着的引动钻入他穴窍之内。

    那黑洞吞噬魂魄灵体之物,穴窍,则是吸纳附有能量的物质,这都是吞噬奥义,只是不同的表现方式而已。

    石岩嘿嘿笑了起来。

    他猛地运转神力,体内穴窍传来酸痛,那种吸附力骤然飙升。

    这庄园那些千幻宗、碎殿、天水宫、穆维、焦土众人,只觉生命磁场传来眩晕,主魂似乎要脱离祭台,要从脑海中漂浮出来,就连他血肉精气,也传来一阵阵让他们心惊胆颤的悸动。

    “这,这感你……”,古莲骇然变色,神情巨震。

    邢铭也是脸色一白,遥遥看向一个区域,表情骤然凝重到了极点,深吸一口气,喝道:“这,难道才是嗜血的真正奥义?”

    他不确定的看向莱娜。

    莱娜满脸苦涩,摇摇头,道:“当年有资格对那人下手者,要么已死亡,要么消失了不知多少年,我反正没有那个资格,也自然不知道真正的吞噬奥义,究竟什么情况。”

    古莲、邢铭、莱娜和其余势力领袖,他们在万年前境界都不够高,没有资格参与到对付嗜血的战斗中。

    有关嗜血的强悍,他们只是通过前辈和师傅那些人在叙说,他们自己没有深刻的体会,所以也不知道真正的吞噬奥义到底是怎样,只知道这奥义无比强大,被称为星海间公认第一霸道邪恶奥义。

    公认的第一,所有种族生灵势力,都没有异议!

    庄园一角。

    冥皇族的吉拉嗒轰然一震,脸色巨变,猛地看向石岩的方向,沉喝道:“你感觉到了吗?”

    奥黛丽早已站起,俏脸布满骇然,“那股气息,似乎要将一切灵体魂魄,一切附有能量的物质都给吞没,从而转变成他的力量。这,难道才是真正的吞噬奥义?”

    吉拉嗒沉重点头,深吸一口气,说道:“那小子……渐渐摸到吞噬奥义的门槛了,他正一点点的精进,能够发出这种气势,这说明他在吞噬奥义上,从今才算是登堂入室。”

    “吞噬奥义,到底多么可怕?”奥黛丽惊叫。

    “你只要知道万年前最巅峰强者全部围攻嗜血,最终外几乎死了十成九的人,就知道这奥义为何公认天下第一了。”吉拉嗒苦笑。

    他眼神中有着彻骨的惧意,道:“你在族内圣地中,所见的那些墓碑,大半……都是嗜血造就。”

    奥黛丽听他这么一说,脸色猛地苍白起来。

    冥皇族的圣地中,竖立着族内先辈墓碑,只有族内曾经最强大的族人,并且为冥皇族做出重大贡献者,才能有资格被供奉在圣地,接受后人膜拜,那族内墓碑强者,几乎都是曾叱咤风云的强者,各个强大无比。

    那些人,竟然大半死与嗜血之手,被吞噬奥义残杀,这让奥黛丽震撼莫名。

    “难怪在那个时代,我冥皇族不能崛起,强者都被他击杀,自然无法冒头。”奥黛丽深深叹息,美眸闪烁着思索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