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口棺材
    殿堂中央,石岩坐的四平八稳,丝毫没有挪位置的打算。

    他眯着眼睛,冷冷看着邢羽呱噪不止,嘴角噙着冷笑,并没有给出任何的言语态度。

    邢铭皱眉,面色略显不悦,暗骂石岩不知礼数,众人表现的如此明显,难道他真当自己有了与众人平起平坐甚至高出一筹的身份地位?

    穆维、白业枫、焦木、武烈、桑吉五人满脸苦涩,垂着头佯装瞧不见殿内诡异气氛,觉得左右为难。

    石岩身为嗜血一脉未来继承者,融合始源果,将来必然会是雄霸天地强者。

    他们以后在许多地方要依仗石岩。

    而此时,他们星域遭受危机,身为联盟一份子,他们也渴求千幻宗、碎殿、天水宫的支持,帮助他们将神族威胁解除。

    对他们来说,石岩和古莲、邢铭、莱娜众人,一方都不敢得罪。

    “邢羽被诸位前辈默许出头,如果诸位前辈始终不满,那家伙……会一直吵嚷下去。”

    古灵中灾乐祸的低声笑着,斜了塞西莉亚一眼,取笑道:“你看重的那人,难道脾气真有那么好?面对邢羽的嘲讽讥诮能坐视不理?”

    她暗暗失望。

    本以为有好戏可看,却没料到石岩没有强烈举动,对唯恐天下不乱的古灵来说,石岩的表现为胆怯,令她很是鄙视不屑。

    “塞西莉亚姐姐,如果你选择的人只有这么点本事,那么……他还真不如邢羽。”古灵哼了一声。

    塞西莉亚艳丽的脸上布满寒霜,她冷眼看向邢羽,美眸杀机凛然。

    “邢羽真不知天高地厚。”她冷哼一声,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诧,疑惑看向石岩,暗暗期待。

    以她对石岩的了解,石岩绝非懦弱胆怯之辈,而是睚眦必报翻脸无情的枭雄人物。

    她肯定石岩一定有别的想法,有他的独特打算,塞西莉亚凝神细看。

    “石岩!你不配端坐首席!希望你能主动下来,以晚,辈身份参与此事!”此时,邢羽一副意气风发趾高气昂的模样,扬声大喝,义正言辞。

    首席位上,脸色冷峻的石岩眸中闪过一丝厉光,突然淡然说道:“安静。”

    一道阴森冰寒尸气,忽然从殿堂地底一道缝隙中激射出来,那尸气如一道锋锐箭矢,瞬间穿透邢羽胸腹。

    “噗哧!”

    鲜血如泉,突地从邢羽胸腔飙射出来,一腔血迹将殿堂染红。

    “嘭!”

    殿堂大地骤然裂开一道缝隙,一口阴寒玉石棺材诡异漂浮出来,猛地砸在了石岩身后墙角。

    那棺材极大,长五米,高两米左右,通体雪白玉石,闪烁着阴寒光泽。

    浓烈阴森的绵绵尸气,化为森白烟雾缭绕在那棺材上,殿堂气氛骤然变得阴森可怖,如厉鬼遍布在每个阴暗角蕊

    那棺材内部传来“咔咔”声响,如指甲划动玉石,听到人毛骨悚然。

    阵阵阴冷森森气息,弥漫在殿堂,每一个殿堂内的强者,都灵魂一颤,浑身一个激灵。

    棺材落在石岩身后墙角,一动不动,内部诡异的声音不止,如噬魂魔音在众人脑海中回荡着,让每个人都心生惧意。

    就连半只脚踏入不朽的莱娜,神情都变得凝重肃然,深吸一口冷气,眼睛忌惮的看向那口棺材,没有多言一句。

    邢羽胸腔鲜血横流,在短短数秒时间,一腔血液流尽,生机枯竭。

    邢铭一言不发,如同瞧不见他侄儿的惨死只是脸色阴鸷的看向那口棺材,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泽。

    大殿彻底安静下来。

    古灵在后方紧紧捂着嘴,生怕会禁不住惊呼出声,会打破殿堂内的气氛,从而引得那口棺材暴动杀人。

    塞西莉亚明眸绽出一道年彩,深深看向那口棺材,又惊又喜。

    首席位置,石岩扫了一眼那口棺材,露出一个满意的冷笑,旋即轻咳一声,漠然道:“碎殿如若没有诚心和在下一谈,现在离去并不迟。”

    他看向邢铭,背脊微挺,一股凶煞之气从体内喷涌而出,双眸泛出一丝猩红。

    碎殿来人邢铭心神一震,生出一种被太古凶兽盯住的警觉,脸色微变,眼中显出意味难明的色彩。

    他沉默数秒,忽然轻笑一声,镇定自若道:“碎殿带着诚心而来,小辈不知分寸,已被你方之人诛杀,死不足惜,你若还是不满,老朽代碎殿道歉便是。”

    话语间,邢铭从座位起身,朝着石岩方向举手躬身,远远一礼。

    邢铭目光诚恳,深深看着石岩,保持姿势不动,道:“还请勿怪小辈的冒昧。”

    千幻宗古莲和天水宫的莱娜,还有修维、白业枫—众人顿时愣住,旋即神情纷纷变得古怪起来。

    碎殿有不朽境界强者,在星海间力量雄厚,仅次于四大种族,多年来也是雄霸一方的存在。

    身为碎殿使者,邢铭竟不顾侄儿死活,主动低头服软,一点犹豫都没有,这家伽……当真是能屈能伸,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他那侄儿邢羽,本来也是碎殿重点培养对象,还是受他蛊惑出头,如今惨死当场,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此人,真是薄情寡义之极。

    古灵咬着下唇,看着浑身鲜血流尽枯竭的邢羽,俏脸苍白,内心泛出强烈的恐惧,竟不敢去看石岩。

    她也停止了和塞西莉亚的窃窃私语,生怕一句话不慎,也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她是真心害怕了。

    “此事便算了,希墅没有下次。

    石岩一挥手,冷酷呵斥道:“我嗜血一脉虽不如万年前强威,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挑衅的,我们多年来之所以隐匿不出,仅仅只是时机不到,因为这万年的运道的确归于神族,但从本人夺得始源果起,天下运道已变,神族运道已到了尽头,希望你们能做出正确抉择!”

    邢铭连连点头,垂着头重新坐下,低头之时双眸阴寒冷厉。

    然而,当他重新抬起头来,又是一副谦逊诚恳模样,如换了一张脸。

    “冒昧问一句。”此时莱娜忽然讲话,皱眉道:“你可曾去过嗜血一脉圣地,可曾……在八方传承见证下,荣登那个位置?”

    “不日将会前往。”石岩淡然说道。

    莱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忽然说道:“我可以代表天水宫表个态,若是你能在嗜血一脉圣地,能在八方传承的见证下,登上那个位置。我天水宫立即和你结盟,与你们以后万年同心协力,会跟紧你们的步骤。”

    顿了顿,莱娜扫了一眼身后的塞西莉亚,皱眉继续说:“若是你不能坐上那个位置,那么……——切作罢,天水宫和你们将来是敌是友,呵呵,还真说不定。”

    “我古莲能代表千幻宗,我也是这个意思。你若登顶,便是千幻宗的盟友,否则,真不好说。”

    古莲突然表态。

    “呵呵。”邢铭笑着点头,也不插话,意识也很明确。

    其余各方势力首脑,也纷纷表态,拥护莱娜、古莲的决定,都将结盟和他能否登顶挂钩。

    石岩拧着眉头,脸色冷漠,哼了一声,却并未多言。

    他看向身后那口棺材,眼中显出一丝古怪意味,这口棺材似乎一直深藏庄园内部,他原先一点气息都没有发现。

    在那腓烈特灵魂传讯之时,腓烈特突地灵魂离开,就在那一刻,他觉察到地底深处传来一股隐要的尸气。

    那时起,他便知道腓烈特另有安排,知道地底深处一定有腓烈特布置的强者。

    也是如此,他从进入这殿堂起,便一点不客气,直接端坐高位。

    他乃嗜血的继承者,作为当年雄霸天地的嗜血传承之人,他若是畏畏缩缩,简直就是丢嗜血的人,让所有人小看。

    他有种感觉,他今日的表现,不但会被殿堂内众人看在眼里,也会被嗜血那八大传承方的一些人瞧见。

    穆维和白业枫,应该便是修炼御魂那魁首的魂奴,那人能瞧见他今日丝毫表现。

    地底的尸气,则是腓烈特尸力一方安排,腓烈特或许也能暗中观察他,这次他一举一动都被人暗中端详,可能会直接影响他能否在嗜血一脉圣地的登顶。

    他对所谓的“登顶”并不了解,但册烈特提过,这趟古莲、莱娜众人也以“登顶”作为评判是否和嗜血一脉合作的标志。

    他已经明白,嗜血一脉的继承者“登顶”绝对没那么简单,其中一定关系着很多他如今不清楚的秘事。

    “坞恫星域、莫特星域、黑河星域与你们的联盟,对他们星域被神族侵入一事,你们如何看待。”

    一连串念头在脑海中闪过,石岩心中冷哼一声,重开一个话题。

    “他们和我们为联盟,我们自然会负责,这趟我们过来便是表明一个态度。”莱娜神情一正,道:“此事我们会认真对待,绝不容神族猖狂!”

    “我们会负责。”古莲也表态。

    焦木、武烈、桑吉一听他们此话,顿时神情一喜,知道他们这么一表态,意味着他们星域危机应该能解除了。

    石岩听他们表态,微微点头,暂时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