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内讧?
    千幻宗、碎殿、天水宫众势力表明态度,便没有继续逗留,从这庄园离开。

    焦木、武烈、桑吉众人一得知千幻宗会行使联盟责任,会承担对付神族的事务,不由大喜过望,也急着要回去传讯。

    “邢大哥当真好脾气。”

    离开的路上,古莲笑颜如花,瞥了一眼邢铭,赞叹一声。

    邢铭一从那庄园走出,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听到古莲的调侃,邢铭脸色更加难堪,冷哼一声,道:“此子若能登顶,这一口气我便吞下来,若是不能……哼!“

    “邢大哥认为他有几成登顶可能?”古莲眼波一转,轻笑道。

    “他有几成登顶的机会,这要看嗜血那八大传承魁首如何开待,据我所知……御魂系的那名神秘魁首,一直很有自己的想法。”邢铭沉声道。

    讲到那名御魂系首领的时候,邢铭和古莲都是神情凝重,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惊惧。

    此人威名流传在每一个星域,被称为嗜血八扈从最强最神秘一人,至今无人知其真实身份,自知此人化身万千,暗中把持着众多强悍势力,甚至连神族内部,都有人级依他,暗中为他做事。

    嗜血一脉至今依然令各方势力不敢小视,此人居功至伟,份量极重极重……

    “莱娜徒儿和那石岩关系非浅,也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莱娜对那小子的判断,天水宫这些年如销声匿迹暗中不知图谋何事,我们要小心留意。”古莲皱着眉头,遥遥看向莱娜离开的方向,提醒道。

    “她会做出正确判断。”邢铭神情阴狠。

    “师傅,你回宫内便是了为何非要将我一道拖着?”

    另外一个方向,塞西莉亚哭丧着脸,不情不愿的跟着莱娜,身化一条澄清水流,在天际缓缓流淌。

    “石岩没有登顶之前,你不要和他过分亲密,对你没有一点好处。”莱娜深深皱着眉头,“嗜血八大传承间关系很复杂R他在没有登顶之前,或许随时都会出现变故被击杀都有可能。”

    “何为登顶?”塞西莉亚愕然。

    “得到八方传承如今首脑一致认同,坐上……那个位置,便叫做登顶。登顶意味着真正能在八大系有自己的声音,也意味着他真正将嗜血麾下信服,拥有执掌未来的能力。”莱娜解释。

    “他为嗜血传承者,修炼吞噬奥义不是应该顺理成章登上那个位置吗?其间,还有什么问题?”

    “没那么简单的。”

    莱娜摇了摇头,回头瞥了一眼身后,道:“腓烈特出现证明尸力那一系应该没有问题,可嗜血八大传承,他真正收拢了几方,还真是说不明。如果连一半人都不信服他他这个尊主怕是做不下去。”

    “那会怎样?”塞西莉亚惊道。

    “如果他不能证明他有无穷潜力,能在将来取代万年前的嗜血,那么,他便会被要求交出传承,被直接收回一切奥义。”莱娜凝重道:“那意味着死亡。”

    庄园中。

    石岩端坐首席,旁边殿堂角落只有一口玉质棺材,棺材传来丝丝阴寒气息。

    庄园内该走者都走开,这殿堂更是空无一人,他看向那口棺材,脸上露出思索神色,默默想着什么。

    倏地,他瞳孔一缩,眼中爆出狠厉光芒,冷冷看向殿堂外。

    两道身影步步走来,眼瞳深处有模糊影迹浮现,两人表情茫然呆滞,如失了魂。

    赫然正是早该离开的穆维和白业枫。

    穆维、白业枫此时神色恍惚,步履沉重之极,在殿堂石地上踏步,令殿堂传来奇异节奏声音,如擂鼓轰击人心,令人胸口巨震,要震裂人的血脉骨骼一般。

    石岩冷冷看向他俩,看向他们的眼睛,忽然冷笑起来。

    穆维、白业枫眼神迷茫呆滞,眼瞳深处有影迹快速闪动,他们忽然看向石岩乎上幻空戒,口中传来无意识的低吼咆哮,如凶兽般朝他冲来。

    穆维肉身蠕动着,诡异的发生异变,在顷刻间变成一只肥硕巨虫,那虫子如肉蛆,臭味扑鼻,极为恶心,嘴角布满锯齿般的森森獠牙,白森森的,锋锐之极。

    那巨虫体型肥硕,没有脚,如皮球滚来,一股浓烈臭味传出,它那肥硕身体骤然飞溅出粘稠黄水,那黄水如水幕罩向石岩头顶。

    石岩脸色一寒,全身星光如雨,忽然向外扩散,条条星辰光束凝炼起来,缭绕在他身侧。

    他两手结出一个玄妙印记,漫天星光突地一收,化为星辰幕帐,忽然飞向那巨虫。

    在那巨虫浮现的一霎,石岩便霍然明白过来,这穆维并非穆维,而是由穆维的本命蛊虫变化而成。

    穆维本命蛊虫和他灵魂意识融合,气息和生命波动全然一致,被人以秘法淬炼,将本命蛊虫抽离出活生生炼成另外一个穆维。

    由本命蛊虫炼化的穆维,如同穆维的身外化身,拥有同样记忆意识,连灵魂都极为相似。

    可以说,这穆维和真实穆维并没有太多不同,就连穆维境界奥义都能施展,只是威力会稍稍弱一下。

    只是,那本命蛊虫变化真实形态之前,双眸深处浮现出模糊影迹,在那一刻,石岩便明白过来。

    由穆维本命蛊虫炼化的此人,早已被御魂系魁首霸占灵魂意识,就如同贝洛一般,在任何时刻都能被夺取理智,让其为他服务,成为他的魂奴,听候其号令。

    同样的,白业枫也是如此,就算他是真奂的白业枫,此时灵魂理智也应该被强占了。

    道道雷霆光芒交织在虚空化为一只炫目的眼睛,那眼睛纯粹由雷光凝结而成,猛地瞪向石岩。

    石岩灵魂猛地巨震,魂魄意念要碎裂开来,祭自剧烈摇晃意识变得不受控制。

    白业枫依然神色迷茫,可手上动作一点不曾停止,十指交错间,道道雷霆电光飞掠,如闪电鞭子往石岩身上抽打,狂暴雷电激射,瞬间将这殿堂弄的爆裂粉碎起来。

    那只由雷霆神光凝炼出来的眼睛,依旧牢牢锁定石岩,在那眼中雷电神光的照耀下,他灵魂意念快速分散。

    白业枫往前广动身子便直接落到石岩面前,他倒是没有要取石岩性命意思,趁着石岩灵魂意识衰竭之际要去夺石岩的幻空戒。

    石岩眼中神采溃散,却死死盯着手指上的戒指,这一刻他突然明白过来。

    白业枫和穆维而来,是为那玉匣子为玉匣子的那一根手指,为血纹戒!

    这玉匣子由巨澜商会送出,经由白业枫、穆维之手,武烈和他都曾经开启穆维、白业枫自然知道其中藏着什么,他们之前不动,反而将玉匣子送出,应该是为了血纹戒为了血纹戒直接套在那根手指上方!

    一道电流闪过,石岩忽然明白过来,他知道白业枫和穆维只是傻儡,真正要拿那根手指和血纹戒者,乃御魂系魁首。

    在那雷霆凝炼的眼睛注视下,他灵魂意识渐渐溃散,失去了对神体的掌控力,如被定格在那儿。

    那人,并不是要取他性命,目标仅仅只是嗜血一截手指和上方血纹戒,正是如此,他此时被定着,那穆维变成的巨虫和交织的雷电,没有趁势而来,白业枫只是茫然伸手,要去抓那幻空戒。

    “啪嗒!”

    突地,殿堂角落的玉棺盒盖猛然被掀开,一道道尸气虚空化为一条条诡异舌头,那舌头忽然添向白业枫。

    白业枫双眸迷茫,仿佛不知危险降临,依然执着的要收取幻空戒。

    苍白舌头直接添在白业枫身体上,白业枫如被青蛀舌尖轱住的苍蝇,忽然倒飞向玉棺,瞬间落入那玉棺中央,旋即,在那玉棺内忽然传来阵阵骨骼被咬碎的声音,隐隐可见玉棺口盖处鲜血掺着碎肉飞溅出来。

    又是一道道苍白舌头飞出来,将那巨虫也给轱住,瞬间扯向玉棺。

    “噗!”

    巨虫如猛地炸裂,轱糊的黄水从玉棺中飙了出来,落在石地上,石地被腐蚀一个个洞穴。

    玉棺那令人背脊发寒的声音,依然继续传来,白业枫似乎被啃食掉,穆维的本命蛊虫也被咬爆,那玉棺的盒盖砰然一声重新合上,棺材旁边只剩一地血水。

    那由雷电凝炼的眼瞳,在虚空凝而不散,其中隐隐浮现一道模糊影子,那影子似乎看了一眼玉棺,在眼瞳内无声厉喝数声,旋即那眼睛骤然消失,似乎因为载体被粉碎,无法继续施法夺取戒指,而发出的不甘心的呐喊。

    玉棺处在血泊中,待到那眼睛着散掉,玉棺直接沉入地底,在地底诡异的游走,从黑铁城遁离,不知飘向何处。

    笼罩石岩灵魂意识的奇诡力量,在那眼瞳消散以后,也顿时荡然无存。

    石岩浑身汗如雨下,瘫坐在那首席座位中,剧烈喘息,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御魂系魁首并非本体亲身而来,只是由万千魂念的两股在操纵魂奴作战,借用的都是魂仆的本身力量,可即便如此,他被那雷霆眼睛盯住,依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比面对那黑格的时候,不知艰难多少倍。

    那口玉棺,明显是腓烈特的布置,似乎就是暗防御魂系首脑夺取戒指,玉棺内的生灵是什么,他没有见着。

    但从那玉棺内传来的恐怖波动,却让他头皮发麻,这种层次的战斗,他只有旁观的份儿,根本无法插足。

    这让他面色铁青,双眸满是暴戾愤怒,如压抑的火山在爆发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