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挣脱!
    爆碎的大殿中央,碎石成堆,石地出现各条幽深沟壑,直达地底深处。

    石岩面目阴厉,瘫软在席位中,周身布满颗颗殷红血珠。

    他脸色苍白,眼神也萎靡下来。

    和黑格一战已让他筋疲力尽,一身神力消耗巨大,尚且没有恢复过来,又被那穆维、白业枫盯上,费尽全力才在那玉棺帮助下挣脱束缚,灵魂虚弱,连一身精血都耗费不少。

    沉吟数秒,他眼神一道血光闪过,只见一枚晶莹血透的血精石倏然在他眼前浮现。

    他张口一吸,一条血光裹住那血精石,那血精石骤然疯狂旋动,缕缕血肉精气从中散逸出来,化为条条血线融入他浑身毛孔。

    他脸上苍白之色迅速消去,妖异红光从皮层浮现出来,澎湃生机重新在体内传出。

    “不愧是补充血气的极品良药。”

    随着血精石的爆碎为齑粉,石岩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看着这空荡荡庄园,他眉头深锁。

    犹豫了许久,他将那玉匣子取出,眼瞳中血光流转,盯着那玉匣子仔细端详。

    玉匣子内威放着嗜血一截手指,此时,那手指上还有血纹戒,血纹戒一发现这根手指,立即脱离他的掌控,主动套在那手指上方,多年前,血纹戒一直都应该佩戴那手指上。

    那是它最初主人的残肢。

    感应到主人气息,血纹戒就挣脱了石岩,甚至单方面和石岩切断联系,只为了和主人血肉合一,如要继续征战天地一般。

    石岩沉着脸,看着玉匣子,却没有敢打开。

    关于这玉匣子,关于血纹戒,他有许多迷惑处,那些迷惑没有解开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

    这趟那御魂系魁首两缕魂念暗控白业枫、穆维,明显要抢夺玉匣子,夺取嗜血一截手指和血纹戒,而他明明得到嗜血传承,依然被当成目标,可见那名御魂奥义魁首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联系起古莲、莱娜所言,他顿时清醒过来。

    嗜血留下的八大奥义传承,各自为政,原先有八大魁首,因为万年一战,随着嗜血陨灭,八大魁首有几方魁首相继葬身,可至今依然有魁首存活着,目前确定的便有死亡魁首玄河,尸力魁首腓烈特,还有那修炼御魂系的魁首。

    很明显,八大奥义传承的魁首并未意见统一,那修炼御魂奥义的魁首,已表明不将他放在眼中。

    八大奥义传承,在嗜血陨灭以后,全部独立起来,相互谁也不服。

    他这新冒头的嗜血继承者,想要让各方纷纷认可,显然并不容易。

    这也是古莲、莱娜那些人没有立即表态的缘故,那些人很谨慎,他没有证明自身有足够资格前,那些人绝不会先行给出明确答复。

    当年嗜血陨灭,血纹戒记忆化为三份,其一有烙猡带走,玄河持有一份,玄山持有一份,而身为嗜血八扈从最强者的御魂系首脑,却没有持有一份血纹戒,这其间……定然有着某种隐秘。

    按照那人在八扈从的身份地位和力量,为八扈从之首,竟然没有得到一份记忆,这明显有点说不过去。

    他忽然肯定,八扈从间存在着斗争,曾经的八大魁首应该并非一团和气,在嗜血陨灭前,那八大魁首间矛盾不会爆发,但嗜血一亡,天下再无能压制这矛盾之人,八扈从间肯定便出了问题。

    “腓烈特、玄河那些家伙找我似乎非常容易,不论我在何处,他们总能轻易寻到我。”

    石岩看向头顶天幕,神色阴霸,“商辰已经言明不会继续帮助腓烈特传话,以后册烈特要找我,一定会安排另外的人过来。只是不知这人是否能和商辰一样,轻易便将我寻到,那些家你……暗中为我规划了一切,令我如侈儡一般,按照他们制定的方向前进,如同在我脖颈上拴在一根绳子……”

    他脸色浮现一丝狰狞,冷哼一声,心中做出一个决定。

    眼瞳中裂出一道道细密纹线,周身空间之力引动,霎那间,在庄园上方突地绽出条条虚空缝隙,其中流转出明丽璀璨光芒,猛烈罡风吹拂着,让人心神惊惧。

    他抬头看着苍穹深处,嘿嘿冷笑,一头钻入其中一道缝隙,瞬息间消失。

    那一条条虚空缝隙如龙蛇游走,在这片庄园附近晃荡一会儿,那庄园如被巨大利器切割,连续不断的爆炸开来,就连那旁边十三座石楼,也受此波及,直接粉碎成灰烬。

    其中一处石楼内,两道身影狼狈冲出,低声骂着快速遁开。

    “那小子疯了。”冥皇族的吉拉嗒眼神阴暗,皱眉看着渐渐消失的缝隙口,摸着下巴,道:“巨澜星旁边域海有众多虚空通道,那些虚空通道都是成熟稳定的,他要离开从那里通过会安然顺利,不会有任何麻烦。但现在……”

    “成热稳定的虚空通道,都有着准确的方向,通往特定的方向。也意味着能准确获知他的方位,知道他会出现何处,而那些他以自身空间奥义撕裂的缝隙,却全部不稳定,始终处于动荡中,就算是不朽强者也无法锁定他的方向,不知他去向何处。”

    奥黛丽美眸泛出奇异碎芒,出神看向天际,幽幽一叹:“他想挣脱约束。”

    吉拉嗒冷笑,不屑的讥讽道:“从他继承嗜血传承那天起,他已经身不由己了,极早极早之前,确定他存在的那几名魁首就在安排他的人生。今天他忽然意识到自身未来道路已被规划,生出一种傀儡感觉,忽然想要挣脱一切,可惜,一切早已注定,宇宙之大,能真正躲过众多眼线之地,却并不多……”

    “的确不多,但并不是真的没有。”奥黛丽轻轻点头。

    她清冷的眸子泛出一缕奇光,道:“若他能暂时消失,让所有人都寻之不到,或许……嗜血一脉的魁首,都会被惊动,或许会意识到这个嗜血的继承者,并非能任由他们规划人生的傀儡,而明白他叫石岩,而非另外一个嗜血,不是他们曾经的主人。他们想一步步造就石岩,让他成为嗜血的意愿,可能就会出现变故……”。

    “如此最好不过。”

    吉拉嗒嘿嘿笑了起来,“所有人都害怕再次出现一个嗜血,而不是真正的石岩,如果他能不走嗜血的路子,那还真有趣了。”

    “你怎知真正的他,一定就不如嗜血强大?”奥黛丽讶然。

    吉拉嗒神情不屑,摇了摇头,没有给出表示。

    他亲历过那个时代,曾远远见过那人,这一生,他都再也没有见过比其更加强大者,在他心中,嗜血无人可及。

    “我没在那个时代出生,也没见过那人,我只无数次听人说起他的强大。”奥黛丽眼眸奇异,呢喃道:“我只认识这个叫石岩的人,我和他并肩作战过,我见他战胜哈森,战胜黑格,战胜一切和他同级的所谓天地才俊。在他身上,或许没有嗜血的无比八大凶厉,却有无穷潜力,或许,真正的他,真正的石岩,在未来,不见得便弱于那个人。”

    “可笑!”吉拉嗒摇头冷笑。

    奥黛丽撇嘴不言。

    一口玉棺在巨澜星地底游动,如电光飞掠,无人能捕捉方向踪迹。

    巨澜商会总部,地底深处有雄阔神奇的宫殿,被称为地宫,内部天地奇大,甚至比几个黑铁城都要辽阔,其中道路交错,如巨大蜘蛛网蔓延开来,有无数密室和储物的房间。

    地宫许多宫殿密室都有着禁制,一些宫殿的禁制甚至有数千,密密麻麻如块块神奇印记。

    地宫为巨澜商会的核心机密之地,储藏着巨澜商会数万年来积累的珍奇物资,常年有强者驻守其中。

    巨澜商会的神秘会长,没有意外也都深居地宫不出,暗中主宰遍布星海的会内事务,以神识和魔影石传出声音,就能让众多星域的巨澜商会青务井井有条。

    地宫深处禁地,一个烙印着无数禁制阵法的宫殿中央,有一个清澈的水潭,水潭光影交错,分割成许多块不同影像,那些影像活动不休,似乎对应着巨澜星的各个角落。

    宫殿墙壁布满众多神秘图阵符号,蕴含某种天地奇妙,极为繁琐神秘。

    其中一处墙壁,忽然传来轰隆隆石震上,那里的图阵忽然蠕动起来,形成一闪绿色光明凝结的光门,那光门倏一形成,一口玉棺便穿透冒出,轰隆一声落在水潭旁边。

    玉棺落地那一霎,水潭内场景骤然变化,无数块影像组合,形成一张布满锯齿白牙的森森怪口。

    一名极为俊美的男子,从那怪口之中走了出来,也不知之前他人哪儿,在何处空间。

    他手中拿着一个玉匣子,那玉匣子和巨澜商会奂给石岩的一模一样,都是由天香安神玉淬炼而成,和石岩手中的玉匣子分明由同一人炼制,连雕琢的痕迹都全然一致。

    他看那口玉棺,眼中露出思索之意,许久后,轻叹一声,五指伸开,遥遥将玉棺扣住。

    玉棺被他带起,直接扔入那水潭中,被那怪口一口吞没,瞬间失去踪迹。

    他眸中异光一闪,这宫殿墙壁瞬间显现无数踪迹动向,无数影迹流动,似乎分别对应着各大星域的域海一般,一幕幕画面,一道道人影,一艘艘战舰浮现出来,又一闪而过。

    他看了许久,眉头一皱,那些画面瞬间消失,重新变成无数禁制奇阵。

    “不在玛琊星域,不在魔血星,也不在神恩大陆,他去了何处?”他喃喃低语,眼神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