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重逢
    血魔环视周边,看着一名名眉心浮动着血色印记,同修死亡奥义,却来自于不同种族的武者。

    那些武者同样看着他。

    此地武者数千,境界却不等,在他没有到来之前,境界最高者为始神二重天,那是魔族一名黑鳞族族人。

    那人身高三米有余,一身漆黑鳞甲,神情本倨傲冷冽。

    血广一出现,此人脸色骤然一变,双眸中浮现一丝忌惮,立即收敛了傲慢神情。

    他甚至主动退却,将中央一片区域腾出来,和血靡保持着一段距离。

    “前辈!”

    那名不死魔族的青年,敬只看向血磨,兴奋道:“修炼死亡奥义者,除了魁首外,属您境界最高。前辈来自于那个高等级星域?”

    “歹乙椰星域。”血靡皱眉,沉吟数秒,道:“此地是何处?你们…,…,都来自何处?”

    “这里是我们嗜血一脉圣地,我们都修炼死亡奥义,本来分散在宇宙各个星域。因血诏,受印记传送而来。”青仁恭声解释。

    血六愣住,眼神惊异之极,忽然想起当初石岩的一番话。

    当年,石岩将死亡奥叉传承与他之时,曾言明利害,说明死亡奥叉的来历,只是当时血魔并没有听过嗜血一脉,也不知这一股势力的神秘玄妙,他压根没有将石岩所言放在心上。

    没想到因为修炼死亡奥义,他竟然被传入此地,他心神恍惚,—时没了分寸。

    “前辈,您有没有见过魁首?”那青年犹豫着,突然询问。

    众多修炼死亡奥义者,一听他的这句问话,都暗中留神,悄悄看向血靡。

    这些人,来自于不同星域,全部修炼死亡奥义,他们之间大多数相互并不熟识,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知道死亡奥叉和嗜血一脉的联系。

    那一部分人,大多数也未曾见过玄河,他们的奥义一部分为家族传承,一部分为偶然从曾经的死亡奥义强者死亡祭台内得到。

    青年过来后,询问了许多人,发现没有一人是被玄河亲自给予传承。

    也没有一人亲眼见过玄河。

    在他来看,血魔和他同为不死魔族族人,而传言玄河也为不死靡族强者,血靡有始神三重天境界,或许是玄河亲自给出传承。

    嗜血一脉,魁首为一系绝对首脑,对他们有生死予夺权利,严格算起来,他们都是魁首下的子弟,必须严格听命。

    这些人,许多在各自星域内素有凶名,被诡异传送而来,皆是惊慎不安,都想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我也没有见过。”血魔摇头。

    众人都露出失望之色。

    突地,一道血光远远穿透而来,瞬旬在岛屿中央落定。

    一名身形瘦削面容奇古之人,倏然落下,双眸猩红如血,一头如墨黑发散在颈后,气质邪异神秘。

    他身上并无强烈生命波动,甚至没有狂暴能量涌动,在筋脉中流窜。

    很多修炼死亡奥义者,看了他一眼,都撇过头去。

    只有血靡和那名达到始神二重天的黑鳞族武者,神情轰然一震,眼中绽放璀璨神光,猛地盯向他。

    “你是血魔?”来人忽然嘿嘿一笑。

    血魔凝重点头。

    来人抬手一拉,一股狂暴力量如天崩地裂,直接裹住血靡,他张。吐出一条血线,血线瞬间将血靡缠绕起来,在极短时间缠成血虽。

    血茧血腥味浓郁,闻之欲呕,血磨在其中肉身呈赤红色,动弹不得。

    骨岛上修炼死亡奥义者,皆是惊骇欲绝,呆呆看向来人,恐惧不安。始神三重天境界的血魔,在此人手中没有还手之力,被瞬间禁锢,化为血茧,这种力量超出他们的认知。

    “送你一场造化,能不能吸纳化解,还要看你的本事。”

    来人猩红双眸闪烁着妖异血光,低喝一声,在血靡头顶突兀多出一个个猩红色眼瞳,那眼瞳和石岩手中血剑剑柄镶嵌的极为相似,有澎湃血肉精气在眼琼内部游动,如道道血色闪电。

    共九个血色眼琼,在他引导下,一一落入血靡天灵盖,顺着他脑袋没入血魔祭台。

    噗噗噗!

    血靡肉身裂开血水,滴滴殷红磨血粘稠覆盖全身,神休被血虽彻底覆盖。

    “我便是你们的魁首,我叫玄河,从今起,你们都要听我号令。”

    来人大笑,两手结成奇妙印诀,引动周边血海之水,浓稠血水化为精纯能量,成滴血的雨帘,垂落这岛屿。每个修炼死亡奥义者,被血水滴在身上,都是浑身痉挛,眼中却爆出狂喜兴奋光芒。

    “叩谢魁首!”

    那名不死魔族青年,狂热的呕喝起来,旋即,所有岛上武者都纷纷相应,大声呕喝。

    腐蚀之岛。

    同为血海内的白骨岛屿,这座岛上人影稀松,只有区区数十人。

    他们都修炼腐蚀奥义,个个肉身都隐隐有毒烟瘴气若隐若现,在岛屿一角,有一人处在绿色烟雾内,烟雾内隐隐有凄厉惨叫传来。

    都是修炼腐蚀奥义者,其余人都识趣离他远远的,不敢和他相隔太近。

    一个涡旋在岛屿上方慢慢凝炼出来,一小老驱滑落下来,在岛上站定,她便是费兰,如今已达到始神一重天境界。

    落下后,费兰眉心血色印记依然灼热疼痛,她看向岛上零散的数十人,深深皱着眉头。

    神识一动,她欲要将岛上扒情况摸透,知晓其中奥妙。

    然而,她神识才一放出,那允上一角处在绿色烟雾中一人,猛地神情狂震,以极快速度瞬旬掠来。

    二兰脸色一寒,冷哼一声,便欲以奥义应对。

    “……,…兰儿,是兰儿么?”烈色烟雾中,传来一个颤抖的男声,那烟雾也在费兰身前停下,如那人心情一样剧烈摇晃起来。

    费v一呆,身子蓦然僵硬起来,双眸倏然溢满泪光。

    多只年了,她期待了许久许久的声音,在今日终于重现!她当年之所以和新安娜从烈焰星域离开,去那殒神之地,便是因为一个人!

    这小人数千年前消失,她却一直惦记着,在神罚之地守护他当年所建立的城市,默默等候此人返回,她一生最殉烂美好的时期,都给了此人!

    绿色烟雾慢慢消散,一名身休冒着丝丝烟雾,模样沧桑的老者显现出来,深情款款看向费兰,“你,你也修炼了腐蚀奥义,真没想到你竟然也被血诏召来。”

    “邦腾!你怎么还没死!”费兰咬牙切齿,神情却激动之极,佝偻的身子巨颤。

    同一时刻,黑暗之岛上。

    前安娜从天降落,然而,她尚且没有落下,便心神巨震,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不自禁的逸入心头。

    岛屿一角,一名沉稳坚韧的男子,处在浓浓黑暗中。

    他忽然睁开眼,神休大幅度颤抖起来,他忽然从黑暗中走出,一步跨过,便来到岛屿一角。

    他一眼瞧见了刚刚落下的莉安娜。

    莉安娜也瞧见了他。

    四目对视,他和莉安娜眼眶同时湿润起来,莉安娜那张狰狞的脸庞,第一次显出一种柔和软弱。

    “父亲。”莉安娜低呼。

    “真的从未曾想过,你我父女还有重见一天,这些年……苦了你了。”托雷黯然叹息。

    同时,本尼和卡托分别降临毁灭之道和混乱之岛,他们没有一个认识者,一开始处于茫然失猎境况,心神惊惧不安。

    很快地,有人主动过来为他们言明情况,告诉他们此地为嗜血一脉圣地,告诉他们大家都是被血诏召唤而来。

    他们本处在宇宙各个角落,可能还有着隐秘的身份,因为血诏被瞬旬拉入此地。

    他们没有多少人清楚内部详情,只知道应该会有大事发生,他们修炼嗜血一脉八大传承奥义多年,至今,许多人还是第一次进入此地。

    有一些人来自于高等级星域,通过各自途径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星海的巨大变故,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那些人并未多言,都保持沉默,在暗暗等候。

    他们知道,等时旬到了,自然会有人出面将情况言明,告诉他们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御魂之岛。

    这座岛屿人迹同样稀少,数百人不到,其中大多数都是冥族和冥皇族族人,少部分暗灵族、鬼纹族、幽影族族人。

    和别的岛屿不同,这座岛屿上修炼御魂奥义的武者,都出奇的沉默。

    他们到来后,一言不发,各自寻个地方坐下,闾眼静修,彼此旬不交流,似乎都收到了什么指示。

    有一个冥皇族族人,始神境界修为,身侧有一缕缕冤魂呼啸着。

    他十指指尖冒出黑线,如拴着一条条魂魄,那些魂魄有模糊的面庞,露出痛苦的挣扎之色,要从他指头上冲走。

    他不时动一动指头,那些魂魄便会凄厉惨叫,如被他抽打着灵魂,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他一鬲很是无聊的模样,似在等候着什么,许久后,他眼瞳深处闪出一缕模糊幽影,那幽影摇曳如火苗,在吩咐着什么。

    他立即恭敬起来,认真聆听,不时点头。

    半响,他站了起来,眼神阴暗,幽幽冷喝:“楚首传下命令,让我们按计戈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