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狂热
    黑暗深渊内部。

    一条狭长血光从暗红色虚无中垂落,如血刀刺入血海,尽头为那一座唯一一座被封闭的骨岛!

    霎那间,八座分别由御魂、死亡、腐蚀、黑暗、混乱、毁灭、绝望、尸力能量波动的岛屿,仿若轰然一震,上方诸多各方种族武者,都震惊的抬头看天,一脸惊异。

    中央骨岛为当年嗜血的修炼秘地,常人绝不允许涉足,就连曾经的八大魁首,也只有得到嗜血首肯,方可进入其中。

    那座有着吞噬奥义波动的骨岛,为血海中心,为圣地禁区,为嗜血一脉核心根本。

    自从嗜血灵魂陨灭,肉身粉碎消散,那岛屿始终被封闭着,八大魁首明里暗里尝试多次,没有一人能够将其开启,进入嗜血当年苦修之地。

    时至今日,很多嗜血一脉的传承者,都生出一种想法:认为那座岛屿可能永不会被开启。

    这种念头处在他们灵魂深处,如烙印一般,让他们下意识的当成真实。

    然而,今天,这一刻,被封闭万年的禁地,竟被一道血光穿透!

    每一个拥有八大奥义传承,每一个清楚禁地奥妙者,都被惊的骇然失色,生出一种要变天的大恐怖。

    御魂之岛,那名冥皇族的族人,漆黑眼眸射出阴寒冰冷色泽,他从原地站起,冷眼看向前方,阴厉道:“竟然主动过来了,哼,真以为得了尊主传承,就能成为新尊主,凌驾我们魁首之上啊?”

    在他身旁,有诸多修炼御魂奥义,为暗灵族、幽影族、冥族的族人,这些人都以他马首是瞻,微微躬身。

    精通御魂奥义者,都是对灵魂奥义有着精妙认识,擅长操控灵魂,玩弄心灵的好手,他们都有一种鬼气森森的气息,如体内捆缚着无数邪鬼阴灵,眼神幽幽诡异,如能穿透人心。

    他们看向那名冥皇族族人,冷言少语,没有人主动答话。

    “魁首有安排,此人不配成为新尊主。”此人眼睛一扫,环顾四周,冷声吩咐道:“你们去别的岛屿,将魁首的意思传达下去。”

    几名同样达到始神境界,修炼御魂奥义的武者,微微点头。

    他们本体依然遗留在御魂之岛,他们灵魂则是化为一道幽光,曲折飞出,瞬息消失。

    ……

    同时。

    腓烈特、玄河正向费兰、莉安娜打听石岩下落,详细询问石岩可能逗留的角落,要尽快将石岩寻出。

    每次血诏开启,要耗费嗜血一脉巨大精力物力,每次血诏都代笔嗜血一脉将会大事发生,此次血诏的启动,他们主要为了石岩,石岩迟迟寻不到,令玄河、腓烈特急的简直要杀人。

    “不知道,主人下落我们探寻不到。”

    “我在火雨星域,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主人。”

    “主人不是去了巨澜星么?他没有回来啊。”

    “我也不知。”

    卡托、本尼、费兰、杨青帝众人都摇头表示不清楚。

    玄河、腓烈特一肚子恼火,他们辛苦筹划多年,就是为了这次血诏顺利举行,能将石岩推举上台。

    关键时刻,石岩没有知会他俩一声,突然遁入域外缝隙,将他们计划彻底打乱,让他们急的简直要吐血了。

    在他们来看,他们所做一切虽为嗜血一脉传承延续,却明明成全了石岩,他们认为石岩一定会顺从他们,老老实实接受安排,在他们的帮助下登上尊主之位,将嗜血一脉八方势力凝结起来,力抗神族。

    石岩的突然叛逆,让他们极为不满,暗自恼怒。

    突地,一道血光穿透云层,就这么坠落下来,刺在禁地之岛。

    因石岩消失怒火中烧的玄河、腓烈特眼睛猛地暴亮,他们同时看向那代表着尊主的岛屿,脸上满是惊喜,玄河、腓烈特忽视一眼,咧嘴哈哈大笑,卷起杨青帝一众人,直朝着那吞噬骨岛而去。

    ……

    石岩如血色电虹,刺入血海内部岛屿中央,落在累累白骨上。

    岛屿由白骨堆砌而成,一眼看去,全是数不尽的骨头残骸,没有花草树木,没有虫豸鸟雀,甚至没有常规的天地能量。

    此地,非常诡异奇特。

    浓稠血色烟云,环绕弥漫在岛屿周边,覆盖在天际,隐隐如血罩将岛屿封闭。

    他降落之时,血纹戒射出璀璨血虹,刺破了那血色光罩,他才能顺利落地。

    如今,他凝神体悟,释放神力穿透,脸色倏地严峻起来。

    他始神一重天境界的神力,要比常人精纯浑厚许多,以他附有空间奥义的神通穿刺,竟不能将那血罩给划破,这说明环绕岛屿外围的壁障极其的坚韧不破。

    或许,只有达到不朽境界的绝世强者,才有足够的力量轰破壁障,进而冲入其中。

    他下意识的想。

    可惜,他并不知道从嗜血陨落后,八大魁首已尝试多次,为了进入此地费尽心思,从未成功一次。

    如今他落脚之地,万年来,从未有人踏入过。

    就连这一刻,玄河、腓烈特也被堵在血色光罩壁障外面,两人一路兴奋欣喜而来,本以为终于能踏入此中,又再次被壁障阻拦,他们试图放开灵魂意识,要主动联系石岩。

    以他们的境界层次,神识灵魂念头,都不能穿透壁障。

    这一层由当年嗜血设立的壁障,如天地的永恒隔界,能拦下任何渗透,不论是力量,亦或者神识念头,都能被拒之门外。

    玄河、腓烈特都为不朽境界,可他们也是无能为力,被拦在外面无法进入,只能干看着石岩化身的血光一丝不剩,彻底融入嗜血禁地。

    “这……”

    玄河看向腓烈特,在他身旁有一团团血云,云中便是杨青帝、莉安娜众人,“我们不能进入,就不能联系那小子,这该如何办?”

    “你当年持有血纹戒一份记忆,都不能进入,说明必须戒灵记忆全部融合,才可入驻,血纹戒为开启禁地的钥匙,他有血纹戒,就能随意进入其中。”腓烈特也是无奈,“我们以前不能进去,现在也是一样,没办法,只能等他自己出来了。”

    “但其它几系魁首的争夺,已经势在必行,他如何不知情,会不会更有逆反心?这小子,不能以常理看待,头疼。”玄河苦笑。

    “此事交给我即可,我会和他商谈,让他甘心登顶。”突地,杨青帝插话,镇定自若道:“他会主动过来,说明他已经认清现实,他来,就是为尊主之位而来,你们无需顾虑重重。”

    此言一出,玄河、腓烈特不由同时看向杨青帝,他们双眸奇异,如要将杨青帝浑身骨骼筋脉都给看穿。

    半响,玄河、腓烈特眸中显出一丝奇光,微微点头,竟是认可了杨青帝的这番话。

    杨青帝此时境界并不算精湛,按照道理而言,根本不该入玄河、腓烈特法眼。

    但玄河、腓烈特皆知修炼绝望奥义者,真实力量绝对不能以境界高低衡量,在杨青帝的身上,他们觉察到一种凌厉,一种能捅破天地的锋芒!这种锋芒威力无穷!

    也只有他们这种境界层次者,才能看的透彻,看清力量高低的本质。

    “那就先安排争夺魁首此事,一边等候他主动出来。”腓烈特点头,他沉吟数秒,忽然看向杨青帝,道:“在绝望之岛,修炼绝望奥义者有数十人,浩淼星海间,能机缘恰巧获得主人一缕绝望意念,并且成功领悟绝望奥义者,仅仅只有数十人,那些人,将会有一个成为新的绝望魁首。你……想不想试试?”

    玄河眼神一震,也突然盯紧杨青帝,心神惊骇。

    他和腓烈特安排多年,邦腾和托雷是他们主要的两个后招,让他俩争夺腐蚀、黑暗两系魁首。

    然而,即便邦腾、托雷成功,加上他和腓烈特,也仅仅占有八大传承一半,至少再获得一个魁首支持,才能真正将他们的计划完满。

    杨青帝,让他们瞧见了几分希望……

    绝望奥义在八大传承中,一直都极为特殊,这种奥义不靠前辈的传承,只依仗自身领悟,也是如此,此时绝望之岛的修炼者,境界都不算太过精湛。

    最强悍一人,才不过始神一重天而已,杨青帝虽然为虚神一重天,可同修一种力量奥义者,最看重的乃是对奥义的深刻理解,绝望奥义尤其如此,修炼这种奥义的武者,从不缺少越级挑战者。

    事实上,这种奥义一开始,便和越级挑战挂钩,很多真正的绝世强者,从入门起,便在不断地挑战比自身境界高深者。

    虚神对始神,在别的七系或许天方夜谭,但对于绝望系……还真有可能成功。

    “击败那名达到始神的武者,问鼎绝望魁首?”杨青帝眼神骤然狂热,浮现出那种只有极端偏执疯狂者,才有的兴奋嗜战光芒,他瘦削身子竟微微颤抖,一股滔天战意,从他心灵祭台最最深处汹涌迸发。

    玄河、腓烈特皆是眼睛一亮。

    那种对战斗的狂热极端癫狂,他们这一生,只在一人身上见过,——绝望魁首森罗。

    杨青帝此时展现出来的气势锋利,那种入魔般的渴望,甚至比当年森罗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种人,分明就是为绝望奥义而生,他即便这次不能问鼎魁首,以后也必然会是绝望奥义的真正灵魂人物!

    玄河、腓烈特看着杨青帝,油然而生一种明悟,突生敬意。

    在这一刻,他们仿佛已经看见杨青帝未来成为绝望魁首,甚至超过森罗的雄风,他们再看杨青帝之时,已经隐隐将他当成同等级别者对待。

    这是一种英雄惜英雄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