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有一种力量……
    禁地之岛的巨大动静,令血海沸腾,让所有过来的传承者都为之惊动。

    玄河、腓烈特一直处在那禁地之岛周边,深刻感受到内部传来的恐怖动静,两人忽视一眼,都瞧出对方眸中惊异。

    他们曾进入过内部,知晓里面有八座祭坛,分别对应着八大奥义,事实上,那八座祭坛还能掌控血海内八座岛屿,改变上方能量波动,能赐予传承,有诸多奥妙。

    关乎祭坛之事,他们多多少少知晓一点隐秘,然而,有关嗜血雕像的神妙,他们就真的一点不知。

    如今,感受到那岛屿内部的巨大动静,玄河、腓烈特都紧张不安起来,担心内部会有变故。

    杨青帝、邦腾、托雷三人,分别落向那三座对应着奥义的岛屿,玄河、腓烈特已经着手准备,要杨青帝、邦腾、托雷夺取新一系魁首宝座,力荐石岩为新尊主,此时他们之所以没有离开,是因为那争夺魁首之位的时间未到。

    同时,在御魂之岛的冥皇族族人,也是骇然变色,远远看向禁地之岛的方向。

    他只是愣了数秒,立即双眸紧闭,以灵魂联系冥晧,将此地禁地的动向言明,着重说出那禁地的动荡,整个血海发生的变故。

    他神情极为严峻凝重,将他的发现一字不漏说清楚,然后等候着决定。

    半响,他忽然看向一名冥族族人,那人同样修炼御魂奥义,境界并不高深,只是虚神境界,枯瘦如柴,模样极为普通。

    在他的注视下,那名冥族族人一怔,旋即眸中泛出挣扎之色,一脸痛苦,似乎瞬间被霸占灵魂。

    只是一霎,他神情便恢复正常,眼神幽幽,如彻底变了一人。

    “恭迎魁首魂降!”

    冥皇族的族人,立即单膝着地,一手点在眉心,一手按在胸口,以嗜血一脉特殊礼仪对待,一脸虔诚敬畏。

    周边,诸多修炼御魂奥义者,同时觉察到一股庞大威严,他们毫不迟疑同样跪地,以同样的礼仪叩拜下来,齐声喝道:“恭迎魁首魂降!”

    本不准备过来的御魂系魁首,因禁地异常,他本体虽然没有,却降下灵魂意识,暂时夺舍一个麾下躯壳,出现在血海圣地。

    冥晧灵魂降临,眼瞳幽幽扫荡一圈,如一缕幽魂,忽然间消散。

    中央禁地之岛,玄河、腓烈特正凝神看向中央岛屿,突地,一道血光从内穿透而来,玄河、腓烈特神情一震。

    下一刻,石岩从禁地内走出,来到玄河、腓烈特身前。

    几乎同时,一道鬼魅般身影裂空而来,瞬间在玄河身旁冒出来,他眼神冷幽看了石岩一眼,旋即视线凝在石岩手上血纹戒,神色阴晴不定,道:“主人遗物,果然才是开启禁地的核心。”

    玄河、腓烈特脸色沉了下来,同时盯向他,冷哼道:“冥晧!”

    冥晧化身万千,一缕幽魂能降临任何被他奴化者,只要他想,他可以一霎那间,以不同神识不同身份,出现在不同星域,在同一时刻变成无数人,那些人种族身份可能都不等,却都是由他的灵魂坐镇。

    这,便是御魂奥义的一种精妙表现,也是御魂系最为神秘可怕之处。

    “玄河、腓烈特,好久不见了,你们辛辛苦苦筹划,便是要推举此人荣登尊主之位?”冥晧声音阴柔冰寒,讲话间,似乎将丝丝缕缕阴寒魂力,悄悄渗透人心灵识海,以悄然不觉的方式,用心灵邪术掌控人心。

    冥晧讲话时,石岩觉得浑身阴寒,灵魂祭台内如被瞧不见的魂力侵入。

    他竟有种极为享受冥晧声音的感觉,渐渐泛出希望冥晧一直讲话下去,冥晧便是他灵魂支柱的错觉……

    “冥晧!”玄河低喝,喝声如雷。

    啪啪啪!

    在石岩识海内,骤然出现一条条血色闪电,那血色闪电一出,石岩识海内种种舒心奇妙的错觉,瞬间被涤荡一空。

    条条血色闪电,蕴含着生命、死亡意境,生生不息,似乎能衍化生死,奥妙无穷,闪电将冥晧意识入侵粉碎,竟化为一股股浓郁生机,没入石岩识海,让他识海的神识如被洗涤,变得洁净无垢。

    “连我的声音都撑不住,他不配成为新尊主。”冥晧淡淡道。

    玄河、腓烈特并未搭理他,都深深看向石岩,玄河露齿一笑,主动介绍道:“我为死亡奥义魁首玄河,他是腓烈特,那个鬼祟的以灵魂降临者,为冥晧,御魂系魁首,我们八大传承最懦弱胆怯者,从不敢正面与人交战,只会偷偷躲在阴暗的角落,玩弄他的阴谋诡计。”

    玄河毫不客气讥讽冥晧,一点不留情面,言语刻薄。

    “不错,都说他为八扈从之首,但我们自己从未承认。一个从不敢显露真身,永远只会奴役魂仆行事者,根本不配成为主人的扈从,我一直想不明白,八扈从当中为何有他一席之地。”

    腓烈特咧嘴猖狂大笑,讥讽的语调并不逊色玄河。

    从嗜血健在时,腓烈特、玄河便和冥晧不对路,极早之时已经在明争暗斗,从不服冥晧。

    当年嗜血存活,能压制他们间的矛盾,让他们抱成一团,在嗜血陨灭后,再也无人能够约束他们,能缓和他们的冲突。

    因此,多年来,这三人只要一见面,便会相互口角相冲,有时候大打出手也是正常。

    “我今天过来,是要进入里面。”冥晧看向前方血色光罩,平静道:“将主人血纹戒交出,你没有资格持有他,等有一天,你能迈入不朽,能堂堂正正站在我面前,这戒指你才能持有。”

    “便是要交出血纹戒,也不是交给你冥晧。”玄河邪笑,“当年我和玄山、烙猡分别保存一份戒灵记忆,就算是要有人保管,也是由我来。”

    “我不管你们之间的矛盾。”

    石岩首次出声,他一开口,出奇的,玄河、腓烈特、甚至冥晧全部噤声,都凝神看向他。

    极早极早之前,玄河、腓烈特、冥晧三人就知道他的存在,知道他继承了主人传承,执掌血纹戒,他们都在默默关注石岩,甚至石岩许多战斗的细节,他们都能详细道来。

    然而,他们从未亲自现身和石岩一见,没有和石岩有过任何交流。

    今天,算是首次,首次见到主人的传承者。

    “我来此地,是希望能够聚集他的遗骨,他遗骨流落在天地各个角落,流落在一些人手中,我身为他的传承人,有义务将他骨骸合一,而你们,都是他的扈从,你们是不是也有这个义务?”

    石岩低头看了一眼血纹戒,“他陨灭多年,至今骨骸不全,你们身为扈从,这些年来可曾为此努力过?”

    “你怎知我们不曾为此努力?!”冥晧声音冰寒阴冷,“你以为我们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做?就只是缩在这里苟且偷生,你知道什么?主人的遗骨,神族一直在搜寻,千幻宗、碎殿、天水宫也在搜寻,我们,也一直在搜寻着,你以为只有你有心?”

    玄河、腓烈特相视苦笑。

    “主人遗骨分散在天地尽头,并且,极为特殊,绝没那么容易寻找。看不见,神识感知不到,这遗骨若要寻找,只能凭机缘,据我们所知,主人分散的遗骨,千幻宗、碎殿、天水宫都持有一两根,巨澜商会也有,神族,也有几根,那些,都是在战斗刚结束之时,主人骨骸尚且没有变化,那些人费尽心思得到,至于变幻成特殊物质的遗骨,这万年来只有巨澜商会偶然得到过。”

    玄河摇了摇头,眼神黯然,也是无奈。

    “巨澜商会得到,也是极为偶然,有人拿着遗骨出售,看不见,神识不能探知,却能用手触摸,分明存在的稀罕之物,让巨澜商会出动百名鉴宝师,然后亲自交给会长,才终于确定,那是主人遗骨。得到者,在星海中流浪,不慎被扯入虚空缝隙,无意中寻觅到,他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便拿给巨澜商会鉴定……”

    腓烈特详细解释其中缘由。

    “他的遗骨,为何如此奇特?”石岩深深皱眉。

    给玄河、腓烈特一解释,他隐隐明白过来,他也亲眼见识了那遗骨的奇妙,知道嗜血骨头的确能奇异隐形,这种看不见灵魂不能触及的骨骸,又大多散在星海裂缝,想要寻找的确极难极难。

    “为何如此奇特……”

    玄河、腓烈特、冥晧皆是喃喃低语,眼神极为玄奇复杂,如沉溺在巨大的谜团中。

    “你问的这个问题,这星海中亿亿万武者,无数强大的存在,神族族长,千幻宗宗主,碎殿殿主,天水宫宫主,我,腓烈特,冥晧,所有不朽境界强者,都想知道原因。主人陨灭后,之后的万年时间,神族族长、千幻宗宗主、碎殿殿主、天水宫宫主都想勒破其中精妙,想掌握那种力量,可惜至今没有一人成功,那种导致主人遗骨特殊的力量,在主人丧生后,还是没人能领悟。”玄河淡淡道。

    石岩骇然,神情巨震,他想起戒灵的那番话。

    “主人掌握了一种力量,那种能量,在世间无尽生灵中,仅仅只有主人一人理解并掌握,主人之所以消陨,也和那种能量有关。”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