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灌顶
    血海

    冥晧、玄河、腓烈特、石岩浮在禁地之外,就嗜血遗骨之事争执不下,没有得出定论

    “他的遗骨,戒灵能感知,戒灵得到的骨头越多,感知能力将越强”石岩表态,晃了晃手臂,道:“如今,有两截遗骨得到,那被千幻宗、碎殿、天水宫持有的遗骨,是否应该索要回来?”

    “等你登顶,便索要主人遗骨,此事应该问题不大”玄河道

    “登顶?”冥晧眼瞳幽幽,阴森冷声道:“我不同意,他凭什么登顶?”

    “只要五个魁首同意他成为尊主,他便是任尊主,当年森罗、烙猡、格鲁在的时候,我们已经确定此事,你也是参与者,你要不遵守当年约定?”腓烈特怒吼,神情狰狞看向冥晧

    “我同意的事情,自然遵守,但如今只有三个魁首,别的魁首还没有选出,他能否登顶,就看天意了”

    冥晧不欲多言,阴冷的哼了一声,身影如烟,瞬间消散

    他人虽离开,声音却遥遥传来,“我们各自负责封岛安排,准备毁灭、黑暗、绝望、腐蚀、混乱五岛的魁首之选”

    “我去安排”腓烈特冲石岩微一点头,也旋即消失

    玄河淡然一笑,解释道:“必须有五个魁首认可你,你才有资格获得尊主身份,我和腓烈特自然会同意,托雷、邦腾会争夺黑暗、腐蚀系魁首,他们都是始神二重天境界,想来问题不大……”

    玄河将他们当年定下来的规则,又仔细给石岩讲解一遍,还说起杨青帝道:“如果他能夺得绝望奥义魁首,此事便可以敲定但修炼绝望奥义者,有一人达到始神境界,那人……并非我和腓烈特的人,应该和冥晧一道”

    “绝望奥义”石岩眼睛绽放炫目奇光,咧嘴道:“去那座岛屿,我有办法助我太爷爷夺得魁首一职”

    玄河愕然,他深深看了石岩一眼,点头道:“好”

    两道奇光闪过,直接落向绝望之岛在那岛屿上,孤零零分散着数十名修炼绝望奥义者,杨青帝便是其中一人

    他在岛上一角,平静看向远处一人眸中显出狂热的战斗**

    那人为一名鬼纹族族人,全身皮肤都布满青色符文,脸上也是如此猛地一看,极为可怕阴厉

    他为始神一重天境界,给人一种淡薄生机,绝望枯寂的诡异感觉,他坐在岛屿的角落,周边白骨之地内传来奇异凄厉啸声,似乎在发出绝望挣扎

    他始终紧闭双眼没有多看岛上一人,对杨青帝的注视无动于衷,沉溺在自己的意境中

    杨青帝已将他当成主要对手,一过来便瞄准他,一身癫狂战斗气息,魔血如在熊熊燃烧

    他虽然只有虚神一重天,但他体内流动着不死魔族的魔血,吸纳过血精石,肉身强悍程度非同寻常,和鬼纹族的那人相比,他神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够占据上风,只是力量因境界差距太多逊色对方

    “太爷爷”石岩轻呼一声

    杨青帝轰然一震,倏地抬头,禁不住惊喝:“你何时过来的?”

    “刚刚到”石岩笑了笑,神识一转,便将这绝望之岛覆盖,对岛上那些修炼绝望奥义者,有了详细的认知

    “很快进行夺魁之争,不准备参与者,离开此岛,去冥晧、我、腓烈特的岛屿上暂时等候,等分出结果了,你们才能返回”玄河没有落下,而是悬浮在岛屿上方,扬声吆喝

    “以前的夺魁之争,生死不论,但如今形势不同,我们八大奥义传承者大大减弱,因此,在夺魁之时若自觉力量不足,只要主动脱离这座岛,便视作放弃,对手不能斩尽杀绝当然,如果非要坚持一战,明知不敌也要求一丝希望,非要坚持作战,那死便死了……”

    玄河漠然讲解规则,他讲话之时,许多境界低微的武者,纷纷主动脱身,往那死亡、御魂、尸力三岛而去

    数十名修炼绝望奥义者,霎那间,走了绝大多数

    玄河一番规则讲解结束,在岛上只剩五个人,五人中,杨青帝虚神一重天,境界最低,三个虚神三重天,最后一个则是那名鬼纹族族人,始神一重天境界

    那三个虚神巅峰境界者,准备以绝望奥义的奇妙,越级将那人击败,争夺魁首之位

    他们对自身有些信心,又听杨青帝详述了规则,觉得若真是不敌,便提前离开,不会陷入性命之危

    随着一个个武者离开,岛屿一角,石岩也在着手行动

    他和杨青帝稍稍叙旧后,便让杨青帝端坐下来,放开心灵,接受来自于森罗的力量奥义

    杨青帝毫不迟疑按照他的所言行事,他刚刚坐下,戒灵内便传来奇妙波动,被戒灵收走聚集的森罗奥义力量精妙,化为一条能量泉水,直接灌入杨青帝天灵盖,进入他灵魂祭台内部

    杨青帝抬头看向玄河,朝着玄河打了一个眼色,示意玄河稍等一会儿

    玄河微微点头,他也惊讶的看向底下,看向杨青帝的头顶方位,目露思索之意,半响,玄河眼中显出一丝黯然,暗暗叹息

    他从那能量泉水中,感觉到了森罗的气息,森罗当年为绝望魁首,虽然性格孤僻极端,却和他颇有交情,那气息来自森罗,如此精粹奇妙,只能证明一件事——森罗已经彻底消亡

    虽然他早就知道森罗应该丧生了,可一直没有真正确定,如今,见着森罗始界、奥义、绝望之力的糅合能量泉,他忽生悲凉

    便在此时,冥晧声音响起,“何时开始?”

    声音落下,他便在玄河身旁站定,道:“混乱、毁灭那两座岛,在我安排下,已经准备就绪,只等你我三人一声令下,便能进行夺魁之争,腓烈特也安排了黑暗、腐蚀两岛,就差你这边了”

    “见过恩人”突地,那名始终闭目不言的鬼纹族族人,在冥晧过来后站起来恭敬一礼,诚恳的说道

    冥晧眯着眼,微微点头,道:“全力争夺魁首之位,就是还我恩情,你好好努力”

    “巴库定不辜负恩人期望”那人毕恭毕敬道

    玄河低头看向那人,哼了一声,旋即说道:“一会儿就好,你果然早有安排,看来绝望魁首一职,你是准备让巴库夺得了”

    冥晧神色不动,“你不是也和腓烈特安排了邦腾、托雷争夺腐蚀、黑暗魁首,你能安排,我自然也可以,就看我们谁安排的好,安排的妙了”

    他冷眼扫了一眼石岩,眼眸中浮现一丝不明的色彩,又看了看那血纹戒,身影一晃,又从此地消失

    底下,杨青帝周身传来强烈绝望波动,如沉溺在无边绝望海洋,神情狰狞的,一副苦苦挣扎的痛苦模样,似乎要从将灵魂从某个地方摆脱出来

    石岩在一旁站着,默默守护着,冷眼看向周边修炼绝望奥义的四人

    那四人,除了巴库神色不变外,其余三个虚神巅峰强者,都露出惊容,深深看向杨青帝,隐隐有一丝忌惮

    他们在杨青帝身上,察觉到了绝望奥义最为精深可怕的波动,那种波动……将他们心神都给揪着,让他们的绝望奥义都为之处处受制,这像是一种等阶上的察觉,令他们暗暗惊惧不安

    三人闭目感应,脸色渐渐苍白,心神骇然,已悄悄下定决心,一会儿夺魁开始,尽量不要先主动招惹杨青帝

    玄河目显奇光,暗暗点头,看向杨青帝的表情,充满一丝敬意

    半响,杨青帝发出一声凶兽咆哮的吼声,他浑身魔血沸腾,突然间醒转过来,双眸显出一抹猩红,他深吸一口气,慢慢冷静镇定下来,冲石岩道:“可以了”

    石岩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依然只是虚神一重天境界,只是……身上波动极为玄妙,如在逐渐的攀升,神力似乎在进行着奇妙融合,每一刻都在变得强大

    “要不要……再给你点时间?”石岩道

    “不用”杨青帝摇头,咧嘴傲然道:“再给我时间,那战斗起来没有难度,就会变得很无趣,这时候境界力量没有全部融合,我依然处于劣势,这样战斗起来才痛快,才能让我满足”

    石岩讶然,然后笑道:“好”

    他抽身重返天际,和玄河并肩而站,说道:“可以开始了”

    跳远远处,他发现黑暗、毁灭、混乱、腐蚀死岛的岛屿上,也有夺魁者静候着,一个个凶厉气息冲天,随时准备出手,为魁首之位抛下鲜血

    费兰、莉安娜两人,分别在腐蚀、黑暗岛屿一旁,神色忧心,紧紧盯着岛屿内部,里面,有他们所关心的人

    “冥晧、腓烈特,可以开始了”玄河忽然长声一啸,啸声穿透血云,如雷鸣,响彻在血海各个岛屿

    远处,冥晧、腓烈特同样以啸声回应,在龙吟虎啸的响声中,血海掀起惊涛巨浪,天上许多漩涡竟转动起来

    他们的啸声,似乎开启了什么奇妙阵法,让血海发生巨大变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