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夺魁之争
    血海沸腾,簇簇暗红色云团从天垂落,如棉布裹在那五座参与夺魁的骨岛。

    绝望、毁灭、黑暗、腐蚀、混乱五座骨岛,被那些云团裹住以后,生成一层暗红色的膜,将骨岛完全封闭,那层膜流动着极其湍急的能量波动,如由血海内部的呼啸引动。

    石岩凝神去看,眸中露出惊异之色。

    那暗红色的膜,也不知何种材质,像是种奇特结界,又稍有不同,仿佛切实存在,而非仅仅只是力量的凝结。

    “那是黑甲角龙的膜,膜上凝结着特殊力量,形成防御奇阵。黑甲角龙为古天妖族的强大生灵,他们的肉膜非常坚韧,是最适合镌刻阵法的材料,当年嗜血一脉强悍之时,曾收集天下最珍惜材料,这黑甲角龙的肉膜,还是天妖族的族人主动奉上的。”

    玄河见他好奇,洒然一笑,为他解释其中奥妙。

    “别小看这层肉膜,当年我们八大魁首全部刻印着奥义体悟在里面,那些肉膜本在禁地外围,是为了防止圣地被神族攻击,而布下的壁障。除非达到不朽二、三重天境界,否则休想撕裂这层肉膜。”

    不朽二、三重天……

    石岩眸中奇光闪烁,他深深看了玄河一样,道:“你和腓烈特、冥晧,都处于何种境界,在如今星河中,还有多少不朽存在?”

    不朽为他目前所知境界力量极致,达到不朽,意味着处于巅峰之境,在浩淼星海众多星域中,能突破这一层境界者,依然极其稀少,至今,他仅见圣兽青龙、玄河等人迈入不朽。

    至于神族星火,冥皇族的吉拉嗒,天水宫的莱娜等人,都只是始神大圆满,伪不朽而已。

    “我和腓烈特为不朽二重天境界,冥晧……或许在不朽二重天,也可能已经达到不朽三重天,冥晧本体潜藏多年,就连灵魂都极少显现,这趟若非禁地出现变故,他或许也不会灵魂降临,不能见本体和主魂,我就不能确定他真正境界修为。”

    玄河看向下方,认真解释。

    “神族那边,神主……当年便是不朽三重天,他为了将主人陨灭,肉身粉碎,灵魂也遭受重创,甚至就连融合的本源,都被打散。神主多年没有出现,应该重伤没有恢复,此时境界究竟在何种阶层,还真不清楚,但神主麾下的四大天王,境界始终和我们相当,如今,也在不朽二重天。”

    “天妖族的圣兽青龙,也仅仅只是不朽二重天,但你获得始源果,令神恩大陆发生变化,他可能会借机迈入不朽三重天。”

    “冥皇族那边……”

    他讲话时,底下绝望、毁灭、黑暗、混乱、腐蚀五岛关于魁首的争夺,正式开始,为了争抢魁首一职,那些嗜血八大系的传承者,都已经放出虚界、始界,形成奥义磁场。

    有黑甲角龙肉膜形成的奇妙结界,被玄河三人动了手脚,笼罩住各个岛屿,令其中争夺武者只能出,不能进,一旦出来便意味着放弃,最后一个留在岛上者,为最后的获胜者,为新的魁首。

    “冥皇族那边,怎么一个情况?”石岩扬眉,讶然道。

    玄河说到冥皇族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满脸尴尬,含糊其辞来。

    “如今冥皇族的族长,是个女的,叫做阿黛拉。那女的,是冥晧的亲妹妹。当年,我和这女的……有过一段纠纷,奥黛丽是她女儿,是她后来和别人所生,那人只是冥皇族普通贵族,不值一提,但这阿黛拉境界不弱,为不朽二重天,在冥皇族族内,应该还有两名达到不朽一重天境界者,若算上冥晧,冥皇族倒是让人不容小视。”玄河犹豫了一下,干笑着解释。

    石岩神情忽然古怪起来。

    玄河说的吞吞吐吐,但他从玄河的表情态度,一眼便看出玄河和阿黛拉之间,当年肯定有过不浅的渊源。

    很明显,玄河应该是舍弃了和阿黛拉的感情,以至于阿黛拉含恨下与另外一个冥皇族普通贵族结合,或许,玄河和冥晧之间的矛盾,也和此事有关,玄河吱吱唔唔,说明有愧于心。

    他深深看向玄河,暗暗点头,笑道:“前辈当年定然也是个风流人物。”

    玄河模样奇古,气质俊逸邪异,年轻时必然极为招女子喜爱,加上他早年便得势,为死亡魁首,这一生怕是极为精彩,身边从不缺少美女。

    阿黛拉当年为冥皇族公主,必然也是心高气傲的人物,她被玄河拨弄了心扉,与玄河有过一段旖旎深情,自然不会允许玄河继续乱来,怕是希望玄河一心一意对她,玄河又浪荡惯了,天性风流,或许受不了阿黛拉的约束,便直接舍弃阿黛拉这座娇花,选择拥抱整个花丛……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掠过,石岩视线仿佛穿过时间长河,瞧见了真实,笑容愈发变得怪异起来。

    玄河轻咳一声,讪笑道:“当年,那个我的确……放浪形骸了一些,因为此事处处结仇,若非主人传我死亡奥义,我怕是早被人追杀至死了。”

    “前辈厉害。”石岩由衷赞叹。

    “你也不差。”玄河潇洒一笑,洒然说道:“我暗中观察你多年,你这方面的行事作风,颇有我当年风范。只是你心中有情,不能做到片花不沾身,境界比我自是不如,当年我身边从不缺极美女子,并且从不固定,我玄河之名,那个时期在各族女子心目中,有着独一无二的意义,嘿嘿。”

    他恬不知耻的咧嘴笑着,追忆多年,神情傲然。

    “前辈的确厉害,因为情史被四处追杀,差点就此陨灭,小子的确钦佩。”石岩眼神怪异。

    “咳咳。”玄河老脸一红,一挥手,道:“不谈此事,继续刚才话题。除了我们这边,神族、天妖族冥皇族外,千幻宗、碎殿、天水宫如今的掌权者,也达到了不朽,但他们是最近万年突破的,境界略低,只有不朽一重天境界。除此之外,便是巨澜商会会长了,这家伙来历神秘,隐藏的很深,必然为不朽境界,至于何种级别层次,我也不能肯定。”

    玄河紧皱眉头,道:“大体就是如此,浩淼星海中,能突破不朽者,都是一等一的强者。”

    他看向下方绝望之岛,看向杨青帝,眼睛幽亮,道:“你太爷爷,很有突破不朽的潜质,他应该能当之不愧为绝望魁首,在某些方面他和森罗极其相似,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话到此处,玄河顿了顿,轻声一叹,“你在何处发现的森罗遗骨?”

    石岩早知他看出来了,也不隐瞒,“在虚空乱流中。”

    “果然。”玄河点头,“当年他执意要去虚空缝隙内,找寻主人遗骨,从此一去不返,我就猜到他有可能葬身内部。他奥义就算强悍精妙,可他修炼的并非空间奥义,哎……”

    玄河忽然沉默。

    石岩垂头不语,深深看向脚下绝望之岛,此时,另外三名达到虚神三重天境界者,在巴库手中没有讨到便宜,已相继离开绝望之岛。

    杨青帝没参战,始终在一角眯眼眺望远处,他在等候人主动过来,可那三名修炼到虚神三重天境界者,一开始目标都锁定了巴库,之前又觉察到他身上奇诡波动,都没有招惹他。

    如今,那三人相继离开,岛上只剩他和巴库两人。

    他端坐原地不动,巴库携着刚刚逼走三名虚神巅峰强者的锐器,头顶始界化为灰蒙蒙乌云,径直往杨青帝这边而来。

    那灰蒙蒙的乌云中,满是枯寂绝望的苍凉意味,灰云深处,如流转着一颗冰冷死寂的绝望之心,让人感应不到丝毫存活的希望和坚持,只想要迅速坠入无尽凄惨之地。

    意境在始界内翻腾涌动着,滔滔滚来,将杨青帝淹没。

    石岩眼神一凝,深深看向底下,目显惊异。

    滚滚灰云中,杨青帝双眸爆出猩红血光,血光如炫目虹芒,穿透层层灰云,同样为绝望奥义,在杨青帝的意境域场内,绝望之中带着一缕求生的希望。

    那在绝望中坚持不灭的希望,如无尽业火,竟将巴库涌来的灰云给烧成灰烬,化成漫天雾气消散。

    杨青帝绝望之中迸射的求生希望之火,并不是极为汹涌,却蕴藏着无穷力量,似乎永不会熄灭一般,持续焚烧跳跃着。

    玄河眸中精光崭放,暗暗点头,真心赞叹:“你这太爷爷体悟的绝望奥义,才是真正的绝望奥义,那巴库的绝望奥义,只有绝望枯寂荒凉,这无尽绝望并非奥义的真谛,绝望奥义最精妙可怕的一点,便是绝望中坚持不灭的一丝希望,那一缕希望,才是绝望奥义最为可怕强悍之处,是绝望奥义能越级挑战的核心,巴库,在绝望奥义一途上已步入歧途,他绝非你太爷爷敌手。”

    “嗯,看出来了,巴库心中没有希望,只有绝望,压根不能将奥义精妙展现。即便神力精纯浑厚许多,但因为同修一种境界,他在奥义层次上逊色太多,必然落败。”石岩也下了定义。

    他能觉察到,杨青帝的绝望奥义和力量,因森罗的精魄灌注,时刻都在攀升着。

    和巴库的一战,杨青帝奥义和力量都如被铁锤淬炼着,境界明显在蜕变中,巴库和他交战,除非瞬间将他击杀,不然,一旦拖下去,巴库必败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