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你不是它!
    收藏【读文学网】dud,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冥皓能一言道明兰多夫的来历,事情已经很明显,这兰多夫必然和他一道,是被他暗中安排的。

    石岩看向那冥皓,又看了玄河、腓烈特一眼,心神微震。

    据玄河所言,他们只安排了托雷、邦腾两人,认为托雷、邦腾能夺得黑暗、腐蚀魁首,加上他俩,能保证一半人支持他荣登尊主宝座。

    然而,从现在来看,那冥皓显然要技高一筹。

    如果没有杨读这个变故,没有他那得自森罗的奥义精魄,绝望魁首会被巴库夺得,毁灭、混乱新魁首十有**也听命冥皓,再加上这取代托雷的兰多夫,事实上玄河、腓烈特已经失败。

    这一刻,石岩脸色凝重,深深看向冥皓。

    他终于意识到八扈从之首的冥皓,果然不愧是八扈从之首,不论玄河、腓烈特承认不承认,冥皓在嗜血一脉中的能力和手腕,分明要高他们一截。

    从这次夺魁之争,他已看的分明,这个不将他放在眼里,不想令他登顶的冥皓,绝对不会让他顺利的成为新尊主。

    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向杨读的方向,又看了修炼腐蚀的邦腾那边,只能暗暗期待,期待邦腾能夺得胜利,因为杨读必胜无疑,如邦腾也获胜,加上玄河、腓烈特他至少获得半数支持,还有回旋余地。

    如若邦腾再败,五大魁首反对他登顶,那么他将会失去继承嗜血血纹戒的资格,按当年八扈从的协议,他要交出血纹戒,甚至连吞噬传承都会被回收。

    那将意味着他会被斩杀!

    “嘭!”

    在他面色沉重苦思时,托雷又是一头撞击在下方黑甲角龙的肉膜上,那肉膜上镌刻着众多繁琐奇妙纹线,纹线一被激活,立即爆出如浪潮般的反击力量被那力量一冲,托雷浑身骨骼啪啪脆响,如骨头要炸裂粉碎。

    托雷已血肉模糊,不成人样,可玄河、腓烈特没有表态,他依然悍不畏死撞击肉膜,试图冲入壁障再战兰多夫。

    石岩听玄河说过,除非境界高深的不朽境界强者,不然根本撕毁不了那肉膜,因为那是他们为了对付神族冲击准备的,都深明肉膜防御力量的强弱。

    看着托雷的撞击,看着那肉膜的反震力量所有人都知道托雷肯定不可能成功。

    冥皓没有继续讲话他眼神幽幽望着下面,嘴角勾出刻薄冷漠的角度。

    旁边也有数十名嗜血八大传承者,散在外围远远端详,他们无人讲话,都沉默看向托雷看向托雷渐渐耗尽力量,却依然冲击那壁障。

    莉安娜手心被她指甲刺的鲜血淋漓,她脸颊疤痕如怪蛇蠕动着,骇人之极,死死看向玄河、腓烈特,她呼吸渐重眼中传来的光芒非常可怕,如一座被压抑的火山,即将要爆发出来。

    玄河、腓烈特无动于衷,根本不将莉安娜的目光看在眼底,这两人万年前双手不知沾满多少血腥,两颗心冰冷无情之极,岂会有仁慈之心。

    他们为了栽培托雷耗费了众多精力和天材地宝,就指望托雷取胜,夺取黑暗魁首职位。

    如今托雷战败,他们极为暴怒,在心中他们已经宣判了托雷死刑就准备眼睁睁看着托雷惨死当场。

    莉安娜内心压抑的狂怒暴躁,积蓄到极致终于爆发出来。

    她根本不管此地为何处,不管是玄河、腓烈特默认托雷去死,一声如鬼泣的啸声后,她如妖魔附身,直冲向托雷。

    “不!”

    托雷突地别头,满嘴鲜血的爆吼,额头青筋都绽裂,他恐惧吼道:“请两位大人饶恕小女,我辜负两位大人对我的期望,这便去死,请两位大人看在她天赋奇佳的份上,给她一条活路!”

    托雷跟随玄河、腓烈特有一段时日,他深知玄河、腓烈特在对待敌人的时候有何等残忍嗜杀,一见莉安娜违逆两人心意,托雷恐惧到了极点。

    他一句话快速讲完,立即闭目,灵魂祭台传来不正常的震荡,神体如皮球充气,迅速鼓胀起来。

    莉安娜眼睛几欲滴血,她知道托雷欲自爆而亡,可恨她此时欲动,全身却被束缚。

    —她已被玄河瞬间禁锢住。

    她看向托雷,那双眼睛流溢出来的绝望悲凉,让人心神颤抖。

    在众人视线下,托雷肉身膨胀,灵魂祭台传来剧烈波动,随时要自毁而亡。

    此时,玄河、腓烈特、冥皓都漠然不理,周边那些修炼八大奥义者,和托雷无亲无故,也是冷眼旁观,沉默不言。

    “咻咻咻!”

    在托雷要自毁瞬间,突地,亿万星光如雨坠落,纷纷没入托雷身躯。

    他那不断膨胀的肉身,在星光的润泽下,奇迹般的重新收缩正常。

    一霎那间,托雷全身流转着无数星辰光点,神体血污都被干净星光洗去,在托雷头顶方向,一颗分明为真实星辰的璀璨光团,散发着明净温和气息,滋润着他的祭台,护着他主魂不会覆灭。

    莉安娜本来目眦尽赤,眼瞳几欲爆裂,此刻却霍然怔住,一阵恍惚。

    冥皓眼中冰冷光泽一闪,阴沉看向石岩,冷哼一声,“妇人之仁!”

    玄河、腓烈特也皱眉,看向走到托雷身旁的石岩,面色不悦,不满他擅自干涉,将托雷的自我毁灭给阻止下来。

    “莉安娜早年就皈依与我,她的事情我不能坐视不理,我之所以迟迟不出手,是想看看你们到底能够多无情,现在,我瞧见了。”

    石岩来到托雷身旁,左手指尖绽出数滴不死魔血,那魔血蕴含澎湃生机,瞬间没入托雷体内,帮助托雷稳住伤势,不至于神体粉碎,令这具肉身报废。

    他讲话时,冥皓、玄河、腓烈特都神色阴沉,冷冷看着他。

    石岩忽然满脸讥诮的笑了起来·摇头道:“今天的做法,可能是你们当年的作风,是当年他存在时你们内部的正常行事方针,但当年你们雄霸天地,实力凌然各族各方星域,你们可以这么玩。但现在,这一脉还有多少传承者?达到始神的又有多少?如果你们还坚持当年的作风·或许根本不用等到和神族交战,自己人就先死光了。”

    他是真的心灰意冷了。

    从古莲、邢铭、莱娜的言辞,从圣兽青龙的口中,他已经猜测当年八扈从相互有冲突,始终在明争暗斗。

    但他以为过了万年,这一脉已经消弱太多·理该团结一致·不会和当年一样内斗不休了。

    他错了,从来到此地起,冥皓、玄河、腓烈特就在争斗,各大魁首的争夺,也是厮杀。

    如今·因托雷令玄河、腓烈特失望,他们就理所当然认为托雷不该继续存活下去,就该自毁来让他们的不满消掉。

    让他有点不敢置信。

    他终于明白古莲、邢铭、莱娜当时为何搪塞他,认为他难以登上尊主一位了,因为他们知道就连当年嗜血存活着的时候,那八人都在争斗·至今,从未消停过。

    本就是残余势力,当年的八扈从只剩三人,可这三人依然内斗,对自己培养出来的人也能随意抛弃舍掉,即便托雷是一名始神二重天强者······

    他觉得就算是登顶,成为了新任尊主·也根本没有一丝希望抗衡神族,他真的看不见一点希望。

    如果冥皓、玄河、腓烈特这三大魁首的观念不变,如果这一方势力如果依旧内斗,如果到现在还不能团结,那么·他就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

    “你们继续,恕我不再奉陪了·我算是看明白了,我根本就不该来这里。”他一手提着托雷,看了莉安娜一眼,道:“我主动放弃尊主职位,这枚血纹戒,本属于你们的主人,如今我完璧归赵。”

    “不!”

    血纹戒的戒灵,传来猛烈灵魂波动,它从没有这一刻如此主动过。

    可惜,石岩根本没有理睬它,直接将戒指褪下,抬手抛给冥皓,“你之前在黑铁城不是要抢夺这枚戒指么?现在我让你得偿所愿,你是八扈从之首,这戒指现在给你了。”

    “不!别让他碰触我!求你了!”戒灵的呼唤声声直达石岩脑海,从未有过的恐惧急躁,它似乎极其害怕冥皓,疯狂的叫嚷着。

    ——以只有石岩听到的方式。

    “反正你不准备侍奉我为主,我就成全你,让你回归你主人最强麾下的手中,你可以与他交易,他比我强大太多,他和你有同样的目标,你们可以将那人遗骨全部聚集,我相信,你给我的条件,他一定非常有兴趣。”石岩冷笑的回应。

    “我认你为主!我甘愿认你为主!求你将戒体拿回来!千万别让他碰我!”戒灵狂躁的吆喝,竟恐惧到了极点。

    石岩眼中忽然闪烁着奇异光泽,他听着戒灵的声声灵魂呼喊,忽然觉得极为不对劲。

    当初,戒灵初见嗜血那一根手指的时候,便主动截断和他的联系,事后表态要和他割掉关系,不愿意继续侍奉他为主人,还大义凛然的说它只有一个主人。

    可现在,它为了不让冥皓碰触它,竟口口声声的吆喝着,要重新认它为主。

    为了重返他手中,这戒灵似乎能推翻之前所有的义正言辞,这戒灵……让他觉得有点奇怪。

    前方冥皓眼瞳幽幽,神情诡异之极,一道幽魂在他眼中忽明忽暗,阵阵精纯玄妙的灵魂能量,忽然在他身上迅速攀上。

    他已经锁定血纹戒,任凭血纹戒如何挣扎,都不能摆脱掉,他将分散域外的散魂一一聚集而来,一把将血纹戒攥住。

    旋即,他双眸中的幽魂,竟然直接钻了出来,忽然没入血纹戒内部。

    “果然如此。”冥皓突然冷笑,阴森道:“你根本就不是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