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戒灵……
    “你根本不是它”

    冥晧捏着血纹戒,神情阴森诡异,他双眸幽幽,厉声冷喝

    一缕缕墨黑魂烟,忽然从那戒面飞逸出来,冥晧独有的阴森冰冷魂念极其明显

    他以灵魂侵入戒指,在戒指内部查探,似乎在和内部戒灵争斗,来确认心中猜测

    冥晧这一开口,众人纷纷神情惊变,倏然看向他

    玄河、腓烈特交换了一个眼神,表情也凝重起来,他们并没有出手阻止冥晧动作,而是皱眉深深看向那戒指

    石岩听冥晧这么一说,心神巨震,脑海中如激射一道雷霆闪电,将层层迷雾给撕裂粉碎

    冥晧灵魂一入戒指,戒灵和他之间的联系被瞬间斩断,他不知道戒指内此时发生着什么,却知道戒灵怕是不对劲……

    他仔细回想,想他后面获得两份戒灵记忆的情况,第一次在碎星域,那一份记忆由玄河留下,被融入戒指,玄河留下的戒灵记忆应该没有问题,融合后戒灵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反常

    第二份记忆,在古大陆荒得到,来自于查特里斯家族淬炼过的玄山骨骸

    那一次,记忆融合后,戒灵沉寂许久许久……

    之后,戒灵就变得不太对劲,许多事情含糊其辞,不愿意向他说明事情,吱吱唔唔的,似乎已有了自己的想法,渐渐和他疏远

    在巨澜商会的黑铁城戒灵初见嗜血一截手指忽然发生巨变,竟和他立即切断联系,还大义凛然的说只有一个主人

    从此,戒灵如变了一个人,在和他的对话中逐渐的占据主动,让他去找寻嗜血遗骨,和他谈种种条件

    仔细回想起来,他意识到从玄山骨骸得来的戒灵记忆,融合后,戒灵就变了变得越来越陌生,和以前根本不一样

    以前,戒灵只是一个器灵,没有太多复杂的想法然后,它融合了玄山那一份记忆,戒灵就像是变成一个高等级智慧生灵,变得有贪欲,有自己的想法,会蛊惑人,会谈条件和交易……

    吸了一口寒气,他看向冥晧,和玄河、腓烈特众人一样,等候着冥晧给出一个合理解释

    黑暗之岛黑暗消散那名和托雷交战的获胜者,来自于神族查特里斯家族的兰多夫,从那岛上走出,他相貌和哈森有几分相似之处,却要年老不少,身形消瘦,神情木然,似乎很难接近

    兰多夫只有始神一重天,但他精通“炼狱燃烧”奥义,所以他获胜了

    走出黑暗之岛他没看玄河、腓烈特、石岩,只是默默站到冥晧身后,一脸敬畏,似在暗暗守护着

    玄河冷哼一声,眸中显现一丝阴寒对那兰多夫极为不喜,以玄河性格只要逮着机会,他绝对会让兰多夫好看

    许久,冥晧眼瞳幽魂由清淡渐渐凝视,然相貌依然模糊不清,他眼珠滚动了几下,保持着和戒指内的魂线不断,抬头看向玄河,冷声解释

    “当年,你和烙猡、玄山三人,分别持有一份戒灵记忆为主人选择传承者烙猡在神恩大陆成功,却付出自身陨灭的代价,你在古魔大陆未能借用古大陆本源之力,因此失败了”

    话到这儿,冥晧稍稍停顿一下,神情变得很是怪异

    “玄山没有选择去我冥皇族的神泽大陆,而是去了神族腹地古神大陆,你们所有人都以为玄山疯了,以为他失去理智,以为他……受我蛊惑”

    冥晧低哼,对玄河道:“你弟弟玄山并非一系魁首,但在我心中,玄山比我们其中任何人都不差一直以来,我都较为欣赏玄山,我和玄山私交也极好,你们以为玄山没有去神泽大陆,要么是被我指使,要么是玄山给我面子,尤其是你玄河,一直以为是我害死了玄山认为是因我存在,玄山才没去神泽大陆,而是去古神大陆送死”

    “难道不是?”玄河冷笑,“当年我弟弟最为钦佩你,就是因为你,他才没有去神泽大陆,他要是去了神泽大陆,绝不会形神俱灭”

    这一刻,玄河的邪异淡漠忽然消失无踪,变得阴冷尖锐,如突地变了一个人

    “我知道这是你玄河的心结,一直都是,你始终以为玄山是被我害死也是如此,你刻意伤害我妹阿黛拉,将你们这段情缘冷酷斩断,让阿黛拉因你悲苦数千年,至今,阿黛拉都不肯原谅我,认为是我导致你们的有缘无份”冥晧声音低幽,轻叹一声

    玄河脸色忽然变得极为难看,他又是一声冷哼,没有解释什么,显然,那冥晧所说都是事实

    在他眼中,却闪过一种刻骨的悲痛,那种悲痛,万年来,始终折磨着他,让他寝食难安,在无数孤寂的夜里,腐蚀着他的心灵……

    腓烈特看了他一眼,摇头暗叹,为这个好友难过

    他和玄河相交多年,知道玄河一生风流,不知糟蹋过多少各族美女

    但腓烈特却知道,如今的冥皇族族长,冥晧的亲妹妹阿黛拉,却是玄河一生的梦魇,她是玄河这一生唯一真正爱过,是玄河准备携手共渡以后无尽岁月的人选

    可惜造化弄人,当玄河知道玄山没有去神泽大陆,而是去了古神大陆最终惨死,他将责任全部归咎在冥晧身上

    他认为冥晧害死了他弟弟,他对冥晧恨之入骨

    可冥晧化身万千,又从不与他正面相见,加上玄山之死,也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为冥晧所为,所以他并不能拿冥晧如何

    但他再也不能接受阿黛拉

    因为弟弟玄山的惨死,他将仇恨报复在他最爱的人身上,他刻意伤害了阿黛拉,将他一生唯一真正爱过的女人伤的体无完肤

    他并没有因此得到快感

    相反,在以后的万年,阿黛拉每每悲痛伤心之时,玄河的痛苦十倍与阿黛拉

    腓烈特还记得,当玄河知道奥黛丽随便选择了一个冥皇族的贵族结婚后,玄河当时哀莫大于心死的悲怆凄凉,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他这老友,这万年来是如何艰难渡过的

    有时候腓特烈甚至觉得,他宁愿被封印在黑暗中,也好过玄河日日煎熬的生活

    在他眼中,玄河过的那种日子,才叫真正的暗无天日

    “你玄河永远不知,当年玄山要去古神大陆之时,我曾极力劝阻,请他去神泽大陆,为了他,我甚至放下颜面,暗中和我妹联系,让阿黛拉悄悄放水”

    冥晧吸了一口气,叹道:“玄山当时一口答应,事后却悄悄去了古神大陆,因为他和我们一样,也想为主人报仇,而玄山想的很透彻,他并不傻,因为当时神主肉身灰飞烟灭,灵魂沉寂,四大天王则是分散星海各角,搜寻我们的圣地踪迹,当时的古神大陆并没有真正的强者”

    “我弟弟还是死了”玄河尖锐道

    “他的死,并不是真正由神族造成的,而是因为那个戒灵”

    冥晧眼睛一寒,低头看向血纹戒,沉声道:“当初我们所有人都当玄山失败了,从没有人想过他其实成功了,他盗取了一份古神大陆本源,以戒灵内部奇妙,成功牵引而来一个域外灵魂,可中途……似乎出了一点意外具体什么意外我也不知道,中间过程至今不明,但结果就是那个域外灵魂,吞掉了玄山持有的三分之一戒灵,融合记忆,烙印在玄山惨死后的骨骸上,那戒灵也造就了哈森”

    此言一出,玄河、腓烈特、石岩全部骇然失色

    “以我的能量暗中追查这么多年,也才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但我依然不敢肯定,直到石岩在古大陆将玄山骨骸内的灵魂融合血纹戒,然后依然没有重返圣地,对许多事情依然不明起,我才隐隐有了猜测”

    “黑铁城时,我让巨澜商会会长给出一截主人手骨,是要最终确认,当我发现它如此迫切要持有主人手骨,和石岩灵魂联系变得微妙,我就愈发肯定了,当时我魂临穆维、白业枫躯骸上,欲夺取戒指一看,最终的确定,可却被腓烈特的尸妖暗中破坏”冥晧继续解释

    “巨澜商会会长给出的那一根手骨,是被你安排的?既然如此,他怎么又会允许我尸妖过去?”腓烈特沉声道

    “他是商人”冥晧道

    “你继续”腓烈特想了一下便点头

    “当时我没持有血纹戒,就无法最终肯定,不过我依然暗中观察等这小子一来到圣地,进入那吞噬之岛,立即将那古阵开启,出来后,又嚷嚷着要聚集主人遗骨,那时我其实已经心中有数了”

    冥晧这次看向了石岩,哼了一声,道:“我那时几乎肯定原来的戒灵已经不存在,但我对你也有怀疑,我甚至不肯定你还是不是你自己,我怀疑你已经死亡,神体被他夺取,要么,被它给将灵魂束缚住,一切听它命令”

    “在我来看,不论何种情况,都绝不允许你成为尊主,我能猜测它的目的,它将戒灵三分记忆全部融合,它知道一切甚至连我们八扈从都不知道的秘密,它要聚集主人遗骨,要以它的灵魂融入主人躯体,变成……我们的主人”

    石岩、玄河、腓烈特惊骇欲绝,此时,他们对冥晧的话已经有了八成相信,都惊惧不安的看向那戒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