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封印
    按冥晧所说,玄山竟然在神族祖星,成功盗取本源,并召来域外灵魂,可惜中间出现变故,那域外灵魂吞没戒灵记忆,将玄山都给害死。

    众人再看血纹戒的时候,脸色都变得阴寒起来,暗暗惊惧。

    玄河听冥晧这般解释,神情稍有松动,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冥晧瞥了一眼身侧,瞳中幽魂悄然荡漾灵魂波动,在许多人识海内响起一个声音,“闲杂人等,都给我从此地离开!”

    莉安娜身上束缚解除,她先感激的对石岩躬身行礼,旋即看向托雷。

    石岩知道冥晧下面要说的一番话,可能更加事关重大,点了点头,暗运一成星力托浮着托雷,将托雷带到莉安娜身旁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封印。

    莉安娜和托雷旋即离开。

    同时,兰多夫也在冥晧示意下走开,他临走前悄然瞄了一眼石岩,似乎好奇石岩身份地位。

    因为石岩没有动。

    很快,周边各系武者纷纷散开远离,冥晧眼睛一眨,一道灵魂渗透向下方封闭的岛屿,那岛屿的肉膜壁障忽然撤消一角,他径直穿过,进入底下岛屿。

    玄河、腓烈特、石岩三人也不客气降落,旋即那岛屿的肉膜壁障再次封闭,将他们四人和外界隔离。

    “容我将它暂时封印。”

    冥晧忽然坐下,他身旁皑皑白骨如林海被风吹动,传来奇异的啸声。

    石岩、玄河、腓烈特都沉默看着他。

    倏地,一条条模糊幽魂,从无尽虚无闪现出来,穿过漆黑壁障,直接落向冥晧头顶。

    石岩骇然变色,心神震动,露出惊惧之色。

    那一条条模糊幽魂,仿佛化身冥晧的诡异魂魄,都有着冥晧的生命磁场和奥义波动,和玄河凝炼的血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那一条条幽魂简直数之不尽,怕是有亿万之巨。

    条条幽魂阴寒冰冷,都有着自主生命意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封印识,一条条将黑暗之岛天际填满,极为壮观。

    每一个幽魂都是一个冥晧,是他的一个化身精魄,都有着御魂精妙奥义,亿万幽魂聚集而来。遮天盖地。传来的滔天灵魂波动,如九幽冥域深处,如吸纳生灵魂魄的神秘禁地。

    亿万幽魂条条汇聚。逐渐衍变凝炼,堆砌成一座灵魂祭台。

    那具被冥晧霸占的肉身,此时反而气息消弱到了极点。只相当于冥晧的传话筒,为他发出声音而已。

    冥晧由亿万幽魂堆砌的祭台,快速成形,一股浩淼深邃的灵魂海洋气息,从他那祭台内弥漫出来。

    他那祭台,如星海灵魂的最终归宿,极为玄妙奇特,对灵魂有着浓烈的吸引力。

    他祭台浑然一体,略显模糊。和他主魂一样令人瞧不清晰。

    突地,从他祭台中飘逸出无数由灵魂凝结的玄妙符号,那些符号如不规则魂线,隐隐汇成各种繁琐细致的天地奇图,蕴含奥义终极真谛,竟让石岩有种置身奥义源头的错觉。

    一个个天地奇图含有冥晧生命灵魂气息,如纯粹由冥晧意识编织而成。奥妙无穷。

    那些奇图皆是落向血纹戒,像无数细密的网,将那血纹戒层层裹缚住。

    凝神去看,会发现在血纹戒的戒面上,血纹诡异蠕动着。形成一张狰狞模糊的小脸,那小脸就是戒灵凝变幻化而成。

    它觉察到了冥晧的封印。无声咆哮着,激烈挣扎着,试图从血纹戒内挣脱出来,要和冥晧一战。

    那狰狞模糊小脸,由一条条血纹蠕动而成,极其诡异邪恶,只是瞄了一眼,石岩便心神微震,有种毛骨悚然的不安。

    仿佛,那小脸为一种极端邪恶生灵,要摧毁吞掉世间一切。

    冥晧灵魂祭台荡漾出阵阵玄妙波动,层层奇图飘逸而来,裹在血纹戒上,让那戒灵凝变的小脸挣扎逐渐无力。

    持续了半个时辰的封印,逐渐结束,冥晧一共施加数万种不同的奇图封印,罩在血纹戒上面,才让那戒灵被死死束缚住,再也不能动弹一丝。

    戒灵和石岩间一丝微弱的联系,彻底断掉,他再也不能感知到一丝一毫的戒灵存在气息。

    冥晧施加数万封印结界,灵魂祭台明显缩小几分,那祭台略一变幻,如被飓风吹散的黑云,忽然分成无数黑烟,又重新消散掉,返回不同的星域,暗中主宰各大星域的势力。

    被他暂时夺取肉身的武者,忽然重新恢复生机,眼瞳内还是有幽魂存在。

    冥晧并未就此离开。

    “这个被玄山牵引而来的灵魂,不知从何而来,它害死了玄山,造就了查特里斯家族的哈森,它本来应该准备夺取哈森神体,它一直在暗暗准备着。直到在荒的时候,它被石岩融合血纹戒,它将原来的戒灵继续吞掉,取代了戒灵,他发现石岩已经被传承了吞噬奥义,便舍弃了哈森,将石岩当成新的目标……”

    “它显然是个**无止尽的家伙,在它暗暗观察,准备某一天将石岩夺~~书书网www.shushuw.cn-更新首发~~舍时,它又见着主人一截手骨,它将戒灵彻底融合,它对主人的许多秘密比我们还要清楚。它再生新的想法,它想要聚集主人遗骨,直接入驻主人躯体,省却中间漫长过程,直接达到一种可怕的高度。”

    冥晧重新叙说。

    “你为何不满足它?它吞掉戒灵记忆,如果能成功借嗜血遗骨真正以实体存在,以它对嗜血秘密奥义的了解认知,它……会是一个极好的继承者,这么看来,玄山真的成功了,他成功给嗜血寻到一个极佳的继承者,这继承者吞噬戒灵,害死玄山,要夺我肉身,又想夺取嗜血遗骨,它这个继承者,好像比我还要合适,你难道不这么认为?”

    石岩神情微动,顺着冥晧的话说下去,眼神怪异。

    “如果它没有害死玄山,没有吞掉原戒灵,而是直接取代哈森,我会让它以我们之前的安排,通过和你的一战来确定尊主之位,但现在,绝不可能!”冥晧喝道。

    他看向玄河、腓烈特,忽然道:“玄山是我挚友,主人戒指内那原来的戒灵,更是我冥皇族先辈所化!我岂能容它为所欲为!”

    玄河、腓烈特眼神一变,齐声道:“你的先辈?”

    石岩也呆住。

    “十万年前,天妖族、不死魔族、冥皇族、神族最初一代的强者,曾并肩进入荒。这一点,你们大体也都知晓,我冥皇族的先辈,也在荒内葬身,如今荒外围的冰蓝色光罩,就是我先辈始界、灵魂祭台衍变而成。”冥晧道。

    “那光罩,不是你们冥皇族先辈所有灵魂凝结?那个,那家伙是这么对我说的,它还说……神山便是不死魔族先辈骨骸形成,这血剑,为那不死魔族先辈脊椎淬炼而成。”石岩忽然插话。

    冥晧看向他,道:“我先辈始界、灵魂祭台化为光罩,但主魂却失去记忆,化为器灵,融入血纹戒。那座神山,那血剑,它没有说谎,的确为不死魔族先辈骨骸变化而成。”

    玄河、腓烈特、石岩皆是神情凝重之极,话题到了这一步,一个令他们困扰多年的事,便到了不得不说的关键口。

    嗜血究竟来自何处?

    他持有血剑,持有血纹戒,血剑为不死魔族先辈骨骸淬炼,血纹戒内部的戒灵,又是冥皇族先辈的主魂形成,从此可看出,嗜血去过荒,应该还在荒内有重大收获。

    只是,荒每隔万年才会开启,每次开启都有四大种族族人前往,四族秘典记录着数次荒的开启详情,但却都没有提起过嗜血。

    这意味着,每次万年的开启,嗜血都不在当中。

    那他如何进入荒,如何在荒内得到不死魔族先辈遗骨,并且将冥皇族先辈主魂炼掉,成为血纹戒的器灵?

    这是个不解之谜。

    “主人陨灭后的万年,我动用我能动用的力量,一直暗中查探此事,想知晓主人的来历。如今,我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冥晧幽幽道。

    石岩三人神情一震,集中所有注意力,全身心倾听着。

    嗜血的来历和身份,万年来,困扰着各大种族各方势力,至今无人能给出合理解释,如今存在的强者,都对这个不解之谜有着狂热的好奇。

    没人能例外。

    “什么惊人的发现?什么推测?”见冥晧整理思绪而迟迟不言,腓烈特按捺不住,忍不住喝道。

    “万年前,我们一一皈依在主人麾下,除了主人本身神秘强悍,给了我们奇诡奥义传承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关键点,那就是,我们都从主人的身上,觉察到让我们很亲切的气息,那气息无法言语,我询问过神族的格鲁,天妖族的加多,还有你玄河本人,你们都曾说过和我有过同样的感觉,你可还记得?”冥晧看向玄河。

    玄河点头,“我记得,我的确问过我这件事,当时我和玄山还沟通过,都肯定从主人的身上,觉察到亲切的气息。那气息,让我们很自然而然的走向他,亲近他,认为他不会害我们,让我们觉得可以信赖,那感觉……难以言喻。”

    他回忆往昔,肯定了冥晧这番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