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守株待兔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守株待兔

    幻星。

    林间湖中,青色竹屋简陋坐落着,清晨湖水冉冉升起蕴含浓浓灵气的烟雾,令此地仙气缭绕,极富有诗情画意。

    凌翔、西泽、洛林都在湖中小岛,他们谈论奥义精妙,互通多年来的境界理解,追溯着天地奥义的真谛,希望能借助对方的认识,来提升自己的境界修为。

    在此期间,三人集思广益,试图勒破那嗜血骨骸的秘密,可惜,每次都弄的自己疲惫不堪,狼狈之极。

    这次也不例外。

    三人端坐竹屋三角,在他们眼前摆放着三个天香安神玉盒子,盒子被打开,里面嗜血骨骸隐形,肉眼、神识皆是不能见。

    凌翔、西泽、洛林分别伸出一只手,点在其中一个盒子内,点在一根手指能触摸的骨头,三人同时释放力量,冲击那骨头,想破解其中奥妙,却被内部传来的一股莫名力量反击,一个个心神巨震。

    他们不得不抽手,眼中满是不加掩饰的沮丧,摇头叹息。

    “那力量,至今不能触及一点神妙,真不知道那人如何领悟。”凌翔手指微颤,轻轻叩击着盒盖,无奈道。

    “时隔多年,也不知道神主有没有意会出奥妙,如果说真的有人能够在嗜血后领悟那种力量,可能也只有神主了。”洛林思索着,面色沉重。

    “神主当年也遭受重创,肉身粉碎,灵魂大伤,不得不以沉寂的方式恢复。他并没有多少时间从嗜血骨骸领悟那种禁忌之力,若不然,我们不可能万年无忧,星域不受侵害。”西泽冷哼一声。

    凌翔、洛林听他这么一说,暗暗点头,心道谁说西泽为武痴,不知人情世故,不够智慧?

    他分明瞧的透彻之极。

    以神主当年霸道的手段气魄,如果他境界力量没有被重重消弱受挫,他早已将千幻宗、碎殿、天水宫都势力都给收拢,将其成为神族的附属领地。

    就是因为他自身无法动手,因为星海间嗜血八大魁首并未死绝,四大天王还有压力存在,所以神族万年来虽然雄霸天地,却依然算是收敛,对巨澜商会、冥皇族、千幻宗、碎殿、天水宫等能够给神族造成威胁的势力,他们没有大张旗鼓的侵犯。

    “听巨澜商会那边传来的消息,冥晧、玄河、腓烈特联合声明,已经承认那小子的尊主身份。那边说,他会近期来幻星,找我们三人洽谈,你们如此看待此事?”天水宫的宫主洛林道。

    “凌翔早有准备。”西泽眯着眼。

    洛林看向凌翔,“巨澜商会那边……是怎么一个说法”

    “他能登顶,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们自然遵守规则,和他们并肩作战。新尊主登顶,该给的面子我们还是要给的,不然冥晧、玄河、腓烈特等人会说我们不识抬举。”

    凌翔眼神狡黠,悠然说道:“定然要让他们和神族交战。我们嘛,就和当年帮助神族一样加入其中,只是这次我们不能太傻,不能将力量消耗进去。”

    洛林、西泽同时点头。

    凌翔看向面前三个盒子,道:“这东西我们万年不能悟透奥妙,就当作投名状交给他,最好他们能借此勒破那种力量奥义真谛,我们……或许也能借此沾光。”

    “同意。”

    “同意。”

    洛林、西泽表态。

    ……

    幻星云霄深处,一行数人凝滞虚空,在他们前方便是幻域深处,有无数和他们身下的幻星一样的幻象浮现出来。

    当前一个水绿色裙子的女子,凤目带煞,脸色冰冷,在默默等候着什么。

    “放心邢莹小姐,我们千幻宗已经安排人接引,应该很快过来。”一个模样俊秀的青年,和煦笑着,彬彬有礼道。

    他炙热的目光,放肆的在邢莹丰满背臀处游弋着,暗暗吞咽着口水,眼神淫邪。

    一想起昨夜此女的狂野放荡,他便浑身燥热,恨不得将她衣衫撕裂,狠狠的再次压上去。

    “浩枫大哥,真的没问题?”邢莹回头,脸上冰冷消失无踪,笑颜如花,如忽然换了一张脸,娇滴滴的说道。

    周边碎殿数名武者,对这女子的变脸早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一个个目不斜视。

    “肯定没问题,此事我亲自安排的,我之前就让那巨澜商会的班煜,将他们顺路扫来,若非中间出了点意外,我也不会有新的麻烦,放心,我安排好了,亲自派出我们千幻宗的幻蝶小队过去接应了,他们应该快到了。”千幻宗青年拍胸保证。

    “浩枫大哥真有办法。”邢莹抛了一个媚眼。

    浩枫嘿嘿邪笑,眼神放光,盯着她那沉甸甸的双峰狠狠剐了一眼。

    邢莹为碎殿邢铭之女,在千幻宗、碎殿、天水宫三方势力中,邢莹和古灵、塞西莉亚并称为三朵娇花,是千幻宗、碎殿、天水宫众多青年才俊梦寐以求的佳人。

    和古灵、塞西莉亚的洁身自好不同,邢莹在三方势力中出了名的放荡,和许多英俊的才俊有染。

    千幻宗、碎殿、天水宫三方势力青年,都以能够一亲邢莹芳泽为荣,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如此殊荣,只有三方势力那些英俊潇洒并且境界高深之辈,才能得到邢莹青睐,有机会体味她的美妙。

    浩枫垂涎邢莹身姿多年,这趟恰逢邢莹来他们幻星,又恰恰有求与他,终于有机会一尝滋味,此时还在回味无穷。

    在浩枫还沉溺在昨日美妙之时,前方出现几只翩然的鲜艳彩蝶,彩蝶有战车大小,轻盈优雅,上方有千幻宗武者坐着,其中一只幻蝶上坐着的赫然便是邢尚、卫云两人。

    当时邢尚、卫云在石岩营造的亿万虚空碎片下,狼狈逃窜走,事后联系邢莹得到浩枫安排,被幻蝶小队进入幻域接到,反而比巨澜商会商船还要先一步到来。

    通过幻蝶小队千幻宗人的说法,他们已经意识到当时那亿万虚空随便恐怕又是虚幻,因为千幻宗的人告诉他们,巨澜商会的商船还在航行着,没有一丝损耗。

    得知此事,邢尚、卫云憋屈之极,一路上恨的咬牙切齿,一直思量着如何报复。

    尤其是,他们还弄丢了欧阳洛霜,这女人乃邢铭索要的,被他们搞砸了,让他们愈发不敢松懈。

    “堂叔。”邢莹抬头,看着邢尚、卫云乘坐幻蝶过来,不客气的讥讽说道:“听说你又给我寻了一个后妈?这个后妈人呢?锁着元神锁都能被你弄丢,你可真有本事,还要让我安排人接引,真是让侄女敬佩啊。”

    邢尚脸色难看,他深知这侄女的厉害,虽一肚子恼火,但也不敢反驳。

    “你来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邢莹见他不讲话,冷哼一声,看向了卫云。

    卫云垂头苦笑,可不敢隐瞒,一五一十说出情况,道:“那小子不知什么来历,但肯定不是巨澜商会的人,他们巨澜商会违反协议,竟然带着陌生人过来,我们和千幻宗多年交情,想替千幻宗责问责问,哪里知道弄出这么多事情。”

    “你说什么,他连我们殿主都不放在眼里,还要和我们殿主亲自交代?”邢莹听到一半,便厉声尖叫,凤眼全身狂怒,“他是什么东西?就凭他竟敢称呼我们殿主本名,真不知天高地厚!”

    “我们也是这么想。”卫云连连点头,赶紧加快语速,将情况道明。

    “真厉害,你们真厉害!”邢莹拍手鼓掌,冷冷看向他俩,“两个始神竟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戏耍两次,真给我们碎殿长脸啊,佩服佩服。”

    邢尚、卫云神色阴晴不定,被讥讽的满心苦水,也只能垂头听着。

    邢莹盯着他俩深深看了一会儿,冷哼一声,然后忽然变脸,笑盈盈看向身旁的青年,娇声询问:“浩枫大哥,那巨澜商会的商船,大概何时能到?”

    “应该快了。”浩枫皱着眉头。

    从邢尚、卫云的一番话,他知道了巨澜商会违反了协议,竟然要将陌生人带入幻星附近,严查幻星外围的异常,本来就是他们家族的任务,此时浩枫内心一动,也暗自谨慎起来。

    “你们肯定那人不是巨澜商会的?”他询问卫云。

    “此事通过班煜确定了,肯定不是巨澜商会的人,我们可以保证!”卫云道。

    浩枫点了点头,看了邢莹一眼,微笑道:“莹小姐,我和你一并在此等候,等那巨澜商会的商船过来,陪你一起过去看看。如果情况属实,那名被你们元神锁禁锢的女子,依然由你们带走,至于那陌生人……我们千幻宗要擒住审问,等问清楚了,莹小姐可以随意处置,如何?”

    邢莹艳脸堆笑,媚眼闪闪,“一切都听浩枫大哥的。”

    浩枫骚骚一笑,颇有些倜傥不凡的架势。

    ……

    巨澜商会的商船上。

    班煜冷着脸,来到那紧闭的屋舍门前,沉吟了一下,哼道:“快要到达幻星,你最好准备一下,碎殿的人不会善罢甘休,不想死的话,你最好趁早离开。”

    他没有说浩枫联系他,要打听石岩身份的事,石岩由寒铁城城主安排而来,班煜对寒铁城城主颇为尊敬,有自己的底线,有些话不会胡说。

    但他也没有提醒石岩,那千幻宗、碎殿的人,就在幻星外面守株待兔。

    “不劳你费心,到地方了我自然会离开。”屋舍内石岩漠然道。

    班煜碰了一鼻子灰,冷然一笑,心道等到了地方,面对千幻宗、碎殿的双重压力,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如此的坦然。

    紧闭的屋舍内,石岩睁开眼,看着身旁眼眸明净的欧阳洛霜。

    欧阳洛霜也静静看着他。

    这段时间,两人经常这样对视,都隐隐能从对视中瞧出对付的想法念头,颇有点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微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