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洞察危机
    一株百米古树丛叶中,一道艳丽身影狼狈的倒悬着,条条晶莹蛟龙拴在她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消失。

    “噗通!”

    邢莹跌落在地,浑身酸痛,娇艳的脸上布满恨意愤怒。

    从小到大,她还没有遭受过如此大的羞辱,放弃自尊的主动投怀送抱,不但被拒绝了,还被丢死狗一样丢的远远的,这是邢莹一生莫大耻辱。

    她虚神三重天境界的修为,被那星辰蛟龙束缚的时候,没有一点还手余力,这让她又恼又惊。

    待到那蛟龙脱离,她恢复了行动力,远远看向那宫殿的方向,咬了咬牙,竟然不知死活又凑了回去。

    不多时,她重新来到之前站立的方向,欲向石岩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洞察危机讨个说法,然而,她抬头凝神一望,却忽然呆住。

    宫殿一处突出来的石台上,石岩始界如灿烂星河,星辰如钻流转,那欧阳洛霜则如一缕月之精华,在他始界月星上走动着。

    石岩本人,也紧闭着双眼,一副沉溺在境界体悟的奇妙中。

    她看了一眼,就心神微震,眸中泛出一丝狠厉。

    她对始界和境界的奇妙,有着不浅的认知,她心里面很清楚,石岩始界为欧阳洛霜开放之时,不能受外界打搅,如果这时候出手报复……

    邢莹眯着眼,在斟酌犹豫着,一时间不能下定决心。

    石岩很明显不将她放在眼底,对她……没什么兴趣,不然不会如此无情,连让她接近的机会都不给,刚刚才遭受羞辱,按照她的性格肯定是要报复的,只是,那人可是嗜血尊主,万一……

    邢莹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最好趁早离开。”

    就在此时,古灵如林间精灵,悄然闪现出来,眼睛冷冷看向她。

    邢莹黛眉一挑,瞥了一眼古灵,讥讽道:“怎么?你也对他有兴趣?”

    古灵小脸一寒冷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洞察危机笑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般,见到男人如见到烂肉的苍蝇?非要盯上几口,尝尝滋味才甘心?”

    她和塞西莉亚关系交好,一直瞧邢莹不顺眼,话语当真毫不客气。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邢莹脸色一变,眸中闪现一道厉光。

    “不论你想对石岩做什么,我都劝你收起念头她不是你能得罪的,别给你父亲,给碎殿,给我们三方惹麻烦,否则的话,谁也保不住你!”古灵冷哼“趁着他还没有苏醒,你最好早点离开,不然让她知道你心怀不轨,你就不会只像刚刚一样,被直接丢死狗般丢走,我怕你会真的变得一条死狗!”

    古灵年纪不大,可真要刻薄起来还真是令人头皮发麻。

    邢莹艳丽的脸蛋变得极为难看她知道这里是千幻宗的地盘,也知道古灵为凌翔干女儿,在这里招惹不起。

    沉吟了一下,邢莹一言不发只是狠狠瞪了古灵一样,寒着脸退走。

    待到邢莹离开,古灵才抬头凝视石岩的方向,明眸泛出惊奇之色。

    她知道此时石岩开放了始界让那欧阳洛霜进入,双方正以一种极为奇特的方式同时去体悟奥义精妙。

    石岩那如星河深邃浩淼的始界,深深吸引了她,她见过许多始神的始界,然而,从来没有一人的始界如石岩的这般神秘精妙,这般深邃无垠,看着那始界。

    她有种仰望星空的渺小,仿佛那始界,便将天地星海吞没了。

    “好神奇的始界,能在里面体悟奥义精妙,肯定能有大收获。不知道塞西莉亚有没有福气,在他始界内修炼过,哼!花心的男人,见一个爱一个!败类!”

    古灵先是喃喃低语,话到后来,小脸一寒,禁不住骂了起来。

    幻星一处封闭的偏僻区。

    几间青翠的竹屋,被浓郁的白雾层层覆盖,那白雾很奇特,能隔绝灵魂意识,隔绝视线声音,为一种强烈结界。

    一间竹屋内,天水宫的莱娜皱着眉头,在她眼前悬浮一滴巨大水珠,那水珠中场景清晰,赫然便是石岩、欧阳洛霜共同体悟境界奥义的景色。

    塞西莉亚神情低落,在屋内静坐着,深深看着那水滴内的场景,咬着下唇不讲话。

    “他途中和巨澜商会商船一道,然后因为这个女人和碎殿发生冲突,说这是他的女人,逼的西泽都不得不致歉。本来我们都以为这女人和他没什么关系,或许只是普通朋友,他是因为要救那女子,才刻意那么说,那么做……”

    莱娜看向塞西莉亚,发现塞西莉亚眼神酸楚无奈,心中一叹,继续说。

    “但现在来看,他和这女子可能还真有点什么,若不然,那女子不会没有任何防备,就这么轻巧冲动进入他始界。而他,开放始界出来,好像也是为那女子体悟某种精妙,若说两人之间真的没有一点关系,我还真不信。”

    塞西莉亚垂着头,并未答话。

    “不值得,我真的觉得不值得,我打听过他的一些事情,此人性情浮夸,他走过的足迹,身旁从不缺少女子陪伴。你,只是他生命中一个小小的过客,对他来说,~~<a href=":///"></a>-更新首发~~你和那些女子没任何区别,而你,如果将他当成身心寄托,可能会凄苦一生。”莱娜劝慰。

    塞西莉亚抿着嘴,沉吟许久,抬头,美眸泛出一丝痛楚无奈,“我初认识他之时,就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但我这一生,却再没有见过比他更加出众更令我动心的人,要么舍弃懊悔,要么深入事后痛苦,但后者至少算经历过,有值得回忆的东西,而前者便是错过,可能少许多痛苦,但也少了人生中一段风景,师傅,你说我应该如何选择?”

    莱娜讶然,她深深看向塞西莉亚,许久才摇头叹息,“看来,我只能继续让你留在这儿了。”

    “师傅,宫主他们为何要那样做?”塞西莉亚思索着问话。

    “十万年来,茫茫星河始终由四大种族称霸天地,他们交替崛起称雄,将星海搅的始终动荡不休,有许多势力,许多种族,甚至许多星域,都因他们的交战永远的消失,这四大势力就是星海的罪恶源头……”

    莱娜看向她,无奈道:“可惜他们太过强大,别的势力在他们间的争斗中,往往只能成为配角,无奈的陪着他们折腾,没有选择。

    时至今日,我们,不甘心永远任由他们乱来,我们和那些不是四大种族的势力,想让这四大种族安分安分,由我们来维持星河的平稳过渡。”

    “说的直白点,就是千幻宗、碎殿、天水宫经过多年积累,觉得也有争霸天地的实力了,想真正尝试尝试,对吧?”塞西莉亚一言中的。

    莱娜愕然,微微一笑,道:“可以这么说。”

    “这趟,他们准备怎么办?”塞西莉亚又问。

    “将那嗜血遗骨给石岩,同意和他们联合,待他离开幻星,便散播消息传递此事,神族自然会派遣强者过来击杀他。嗜血一脉也会知晓此事,会安排人进行保护,可能一出千幻星域,双方就会正式交锋,拼个你死我活。”莱娜道。

    “明白了,石岩是点燃战火的一枚棋子,我们要在他们没有准备好之前,就促动他们狂暴相斗,然后观局势,选弱者支持。”塞西莉亚道。

    “不愧是我徒儿,思路非常清晰,说的一点不差。”莱娜赞道。

    在石岩的始界中,时间、空间似乎停滞,一切由他掌控做主。

    他若刻意放缓时间流逝,时间,便能慢下来……

    欧阳洛霜在他始界内,在一颗颗月星上流连忘返,去体味那神族先辈的奥义精妙-,浑然不知时间的流逝。

    石岩沉溺在自己的始界,在空间、星辰奥义上摸索着,追寻着真谛。

    不知过了多久,他幡然醒转过来,凝神一感应,他微微皱眉,心神一转。

    始界中,欧阳洛霜如被神之巨手握着腰肢,如从一面湖泊内被扯了出来,重新在真实世界内出现。

    石岩深深看向欧阳洛霜,眼神极为复杂。

    通过对欧阳洛霜始界、力量奥义的解析,他得出一个结论:欧阳洛霜的师傅,一定是神族一名强者。

    能精通神族先祖奥义,并且能传授始神一重天的欧阳洛霜,让她真心钦佩认可者,绝对非同小可。

    而听欧阳洛霜所言,此人还会来幻星,来办点事情……

    石岩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隐隐中,觉得有一个巨大的危机,正一点点的靠拢过来。

    他深深看向欧阳洛霜,沉吟许久,突然道:“后面的时候,如果形势很不妙-,我可能会做出一些让你痛恨的事情,先提前和你打声招呼,放心,我不会真的对你如何,但是要先知会你一声……”

    他这番话说的极为含糊,至少欧阳洛霜没有听懂,追问道:“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可能需要利用你,帮我达成目的。”石岩眼神怪异。

    “利用我?我有什么让你利用的价值?”她明净的眼眸,写满的不解,她并不知道她师傅的真实身份,只知道对方很强大,她没有将石岩和她师傅之间联系起来,自然不可能猜出石岩的想法。

    “总之,你提前有数就行了,等到了时候,你自然知道我这番话的真正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