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拼了!
    石岩觉得酣畅淋漓。

    这么多年来,他与人交战对决之时,都不敢真正施展吞噬奥义,也不敢直接以吞噬奥义将灵魂祭台吞没。

    因为他知道这奥义的邪恶可怕,也被玄河等人叮嘱过,没有突破始神,没有确定嗜血尊主身份之前,最后别暴露出来,免得被神族盯上扼杀掉。

    所以他一直束手束脚。

    但现在,他再也不能藏头露尾,他可以将他内心邪恶释放,将吞噬奥义真正展现出来!

    今天这次杀戮,是他最没有束缚的一战,虽然只是单方面的屠戮,可依然令他大为满意。

    他微微眯着眼,感受着神体状况,他发现这三十五名神族族人的死亡,只是补充了他很少一部分力量,别说突破始神二重天了,离他原先的力量都有极大差距。

    他知道这肯定不行,以他如今的神体状况,就算是肯定太古雷龙的骨骸就在那矿星内部,也很难去探测清楚,将其挪移出来,更别提将太古雷龙残魂聚集,将他给复活了。

    他需要更多的力量,要尽快的恢复,最好能迈上一层境界,达到始神二重天。

    这样,才能更有保障。

    “带我去天霄星,帮你陈家将神族族人清理干净了。”石岩瞧向陈蕾。

    陈蕾心神惊悸不安,闻言下意识的点头,“好,好,好……”

    她内心极为惊恐。

    她本来以为欧阳洛霜才是两人的强者,因为石岩神力的损耗。她并没有从石岩身上觉察到多么恐怖的波动,但现在,石岩如饿狼如羊群,以极为暴戾凶残手段。将逼迫的他们凄苦多年的神族族人,在极短时间击杀干净,这深深震撼了她。

    她刚刚眼睛都没眨,她看得出来石岩以一种极为邪恶的奥义,将神族族人力量吞没,将灵魂祭台都给吸收。

    她从未见过如此邪恶的奥义。

    她有点惊慌失措,也开始怀疑她的决定是否正确了,因为石岩的表现。实在太超出她意料,太过凶残……

    “去天霄星!”石岩又喝了一声。

    陈蕾心神惊变,旋即不敢多言什么,连声吆喝:“去天霄星!”

    三艘金甲虫战车呼啸而来。赶紧将石岩、欧阳洛霜带上,而这个时候,在那矿星上,却有众多陈家的族人,一个个瘦骨嶙峋的从矿洞内走出。()模样憔悴,脸sè茫然的看向这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啊!”

    “他们死了!他们全部都死了!”

    “老天,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人很快发现了神族族人尸体。纷纷尖叫起来,他们远远的看向陈蕾。露出狂喜,以为是陈蕾动的手。

    陈蕾苦笑。道:“你们留在这里,哪儿都别去,好好待着。”

    那些人连连点头。

    金甲虫战车飞走前,石岩在这矿星的方向,也留下了记号,一会儿等天霄星事情结束了,可以随时过来。

    他的空间奥义,虽然不能随时时刻的撕裂不同星域的空间,但在同一个星域的瞬移,却是轻而易举。

    待到他和陈蕾等人离开,那迪卡罗在暗处又重新浮现出来,他摸了摸满头白发,嘀咕道:“正经事不做,瞎晃荡个什么劲……”

    他看向那巨大矿星,道:“老朋友别着急,快了,很快我们就能重见。”

    ……

    天霄星。

    这是一个四级的生命之星,星辰不算大,因为位置偏僻,自然称不上繁华,甚少有外来者出现。

    星辰上只有一个武者势力,就是陈家,他们有数万人之多,但大多数境界低微,只有百劫、人位这种层次,达到神王境界的已经极少,在天霄星的一座雄伟山峰上,修建着华美的宫殿,这宫殿本是陈家的圣地,此时,却被神族族人霸占。

    陈家现任家主陈荣,和陈家的那些武者们,反而生活在那山峰的山脚下,只能悲催的仰视着自己的祖地。

    “家主,那阿凡尔也只是虚神三重天境界,和您一样,如果我们全力出手,联合起来,能否将他击杀?”山脚下,一名陈家长老,仰视着陈家圣地,眼中满是刻骨仇恨。

    他的小女儿,在三年前被阿凡尔以传授奥义为名,给掳到了山峰上,他三年不曾见到。

    就在前些天,一名陈家儿郎在旁边山谷中,瞧见了他女儿的尸体,那尸体衣衫破破烂烂,满身鞭痕,让人不忍目睹。

    他将女儿尸身接回来后,一个人关在房间,嘶吼到声音沙哑,今天出来后,便找上陈荣,咬着牙,嘴角都有了一丝血迹,提议要不顾一切的反击。

    陈荣看向他,眼神悲哀,道:“严哥,我们全力出手,也只有一半的成功可能,但就算是胜了又如何?神族会派出更强者过来,以莱特卡的狠毒残忍,我们陈家会遭受什么后果,你可曾好好想过?”

    “那难道就这么算了?!”陈严眼中布满血星,牙齿咬的咯嘣直响,神情狰狞如要疯狂的野兽。

    “严哥,我也恨,你的感受我也有过,我们的父辈如何死的,我记得很清楚。”陈荣看向他,叹道:“我极早就提醒过你,让你将小兰儿面貌稍稍破坏,你非不听……”

    “要多残忍,才能将自己女儿漂亮的一张脸毁去?我怕她恨我一辈,我做不到!”陈严吼道。

    此言一出,陈荣捂着胸口,一脸痛楚难受。

    陈严一愣,顿时反应过来,垂头道:“对不起家主,我不是故意的。”

    陈荣喘着气摆摆手,痛苦道:“和你没关系,和你没关系……”

    “您是对的,如果我能如你一般,小兰儿也不会……”

    “别说了!”陈荣暴喝。

    陈严旋即垂头,暗叹一声。

    “救命!”

    “爹爹!救我啊!”

    突地,在山林间传来一个少女凄厉叫声。

    陈蓉、陈严脸sè一变,迅速飞掠而动,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他们很快赶到目标,那是陈家儿郎修炼的一个湖泊,此时,一名双十年华的少女,被两个神族青年禁锢着,要往那山峰拖。

    少女模样只能算清秀,身材显得很消瘦,只有百劫境界修为,她来这湖泊处只是为了采集灵果,被路过的两个神族青年见到,突然就有了想法,嘻嘻笑着,说要给她一场造化,带她去那陈家祖地山峰修炼,传授神族不传的秘术。

    少女从很多家人和朋友口中,已经知道被那些神族族人传授奥义的女,都落得个什么个下场,自然不从,大喊救命。

    陈荣、陈严也闻讯而来。

    陈严一见那两个神族青年,干着和阿凡尔一样的事情,当即目眦尽赤,一腔怒火爆发出来。

    他不顾陈荣的阻拦,顿时暴喝一声,含怒出手,以虚神二重天的境界修为,直接催动木之力量,只见山林间一株株古树的枝干突然活了,瞬间将两名只有神王境界的神族青年困住,然后那枝干如巨蟒勒紧,生生将那两名神族青年肉身搅碎掉。

    搅的那两个神族青年血肉模糊,血水流了一地,吓的那名少女都脸sè惨白。

    陈严的含恨出手,让陈荣顿时呆住,眸中满是惊慌不安。

    完了,完了……

    陈荣苦叹,知道陈严的这含怒出手,怕是惹了大祸,也不知道多少陈家人将会遭殃,惨死在阿凡尔手中。

    “家主,我,我……”那名少女低泣着,已经傻眼。

    陈荣无力的挥挥手,沉吟了一下,道:“和你没关,你立即离开。”

    他思量着要如何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就在他们沉吟之时,他并没有发现那两个神族青年脖颈的两块玉石,在他们死亡之后,同时爆碎。

    不多时,一个狂怒的声音,从他陈家的圣地山峰传来。

    陈荣脸sè一白。

    陈严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脸sè一狠,喝道:“我和他拼了!”

    陈荣苦笑,“你只有虚神二重天,你根本不是他对手,这趟,真是糟透了。”

    “家主?”陈严一愣。

    “拼了!”陈荣深吸一口气,道:“宁愿承受灭族之灾,也要力博一次,我也忍够了,这次要么博个希望,要么我就和陈家一起去死!”

    “那你就和陈家一并去死!”

    一名英俊的神族中年男,从天降临,浑身光闪烁,双眸中溢满狂傲冰冷。

    在他眼中,陈家的人如同卑贱的牲畜,就是他圈养的,随时可以杀掉,随时能滋养玩弄。

    ——他也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他是高贵的布拉德利家族族人,是神族十二家之首的jīng锐,不能在故乡享受拥有的一切,只能坐镇这偏僻枯竭之地,他如果还不能拿这些奴仆寻点乐,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阿凡尔冷酷而来,一身强烈流,他伸手一扯,一条条巨大龙浮现出来,一共十二条龙尾巴连接他虚界,汹涌狂暴袭来,要将那陈荣和陈严都给一并击杀。

    在那十二条龙的恐怖能量波动下,陈荣、陈严都浑身巨震,脸sè泛出惊骇之sè。

    同为虚神三重天,陈荣忽然意识到他和阿凡尔的差距极大极大,在力量的浑厚jīng炼上,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他痛苦的认识到,四大种族在同级武者中,果然有着先天的优势。

    陈荣泛出悲凉之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