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章 同出一门
    不朽级别强者对决,激shè冲击的力量恐怖绝伦,能毁灭一个星域。

    迪卡罗和光明天王一交战,那逍遥和太古雷龙雷迪都同时住手,注意力皆是放在迪卡罗和光明天王身上,连带着,石岩也暂时没了压力。

    但石岩依然谨慎非常,几乎将所有潜藏力量动用,层层堆砌在神体周遭,以应付可能随时涌来的攻击。

    他深知和逍遥间境界相差太大,只要逍遥放下身份,忽然暗中偷袭一击,他若猝不及防,必当瞬间陨灭。

    因此,观战时,他也多存了一个心眼,暗中提防着逍遥。

    一个接着一个空间,从迪卡罗身体上浮现,被那光明天王光之jīng灵冲击,一并消泯。

    那一第一千三百章  同出一门个个空间,为迪卡罗奥义的展现,能连接苍茫星海间一个个星域,让迪卡罗能任意穿梭天地尽头,影迹不会被捕捉,不会被追寻,如一道幽魂鬼魅般神秘。

    然而,现在那些空间在粉碎,崩塌,炸裂,和光之jīng灵同时湮灭掉每当空间和光之jīng灵消陨,迪卡罗和光明天王都是神情巨震,末rì来袭般的冲击力,给雷霄星域带来数不尽的风暴,那些风暴不知不觉间扩散,会在以后百年甚至千年时间,化成雷霄星域许多生命之星的自然灾难。

    那些俗世凡人,永远不会知道被他们称为天灾的场景,是因为数百年前两名不朽存在对决时余波衍变而成。

    那是他们的悲哀。

    石岩心神震荡,默默看向迪卡罗,如看向自己的未来。

    同修空间奥义,他知道如果有朝一rì自己也能达到不朽二重天,他也可以如迪卡罗一般,能主宰虚空乱流域,能一念间神识穿梭星域′肉身在虚空缝隙和星海间游荡。

    迪卡罗肉身表面浮现出来的一个()个不同空间,那神妙诡谲的奥义波动,给他打开一扇门。

    一扇通往空间奥义至深jīng妙的门!

    “迪卡罗!”

    突地,光明天王沉喝一声,他一点眉心,运转祭台。

    一个灿烂的光海,蓦然在他头顶浮现而出,那光海无垠无际,浩浩荡荡,光芒神圣炫目,代表着光明极致,蕴藏光之奥义的源头jīng妙。

    那光海,为光明天王始界衍化,为光之极致,为力量之jīng魄。

    光海一出,境界稍低的石岩和欧阳洛霜,双眸一片绚烂,视线立即模糊,什么也瞧不见了。

    “天门!”

    迪卡罗皱眉,两手掌心结出奇妙印记,一扇扇天门从他掌心浮现,重重叠叠,如飞逝的门拉出层层幻影。

    那天门,不知通往何处,不知勾连何处,从中透露出宇宙蛮荒气息,浮现本源波动。

    光海坐落下来,悬浮在那扇天门上,无数华光冲刺,涌入那天门内,在天门内消失,穿shè向迪卡罗灵魂识海‘…,,光明天王忽然泛出一丝惊骇茫然,他深深看向那扇天门,脸sè悄然一变。

    “够了吧?”迪卡罗首次露出一丝凶厉,沉声喝道:“神主不曾恢复前,神族对我构不成威胁!我一向独来独往,真激怒我,我便引虚空域河入古神星域,我倒要看看你神族十二大家族,有多少能幸免于难!”

    逍遥、光明耸然变sè。

    两人深深看向迪卡罗,沉默良久,那光明天王收回光海,神情迅速恢复自然。

    也在此时,石岩、欧阳洛霜视线重新恢复,又能看清周围场景。

    一切如常。

    “迪卡罗,神族和嗜血一脉的交锋,你能保证置身不理?”光明神情凝重的盯着迪卡罗。

    “我说了,我这趟出手只是为了苏醒雷迪,那小子令我老友苏醒,我欠他一个人情,所以保他一次。”迪卡罗冷哼一声,又道:“这雷霄星域,是雷迪当年开辟而出,以后也不容许你们神族入侵!”

    “冥晧是你师弟,在拜入嗜血门下前,他曾与你一同修炼空间奥义,你就不念师门之情?”逍遥突然道。

    此言一出,石岩眼睛猛地一亮,禁不住看向迪卡罗。

    他忽然记起了当年幽影族的族长贝洛,那贝洛为始神二重天,修炼空间奥义,这人……被冥晧御魂奥义束缚心灵,也被冥晧传授的空间奥他身子一震,忽然醒悟过来,暗骂自己迟钝,早该联系起迪卡罗和冥晧的关系。

    “从他再次拜入嗜血门下,成为八扈从之首起,他便不再是我师弟。”迪卡罗眼睛微冷,“老师的陨灭,也和嗜血有关,冥晧和仇人一道,我自然不会和他走到一块儿。”

    逍遥、光明深深看向他,神sè犹豫。

    他们都知道迪卡罗、冥晧的老师,曾经是星海间最为了不得的一个人物,此人可谓是空间奥义鼻祖,一生只收下两名学生,便是迪卡罗和冥晧,当年嗜血横空出世,在莽莽星海间造下沥沥血迹,引得无数强者要出手整治。

    迪卡罗的老师,就是最为厉害一人。

    可惜,此人成了嗜血崛起天地最耀眼的一块垫脚石,被嗜血击杀。

    也是因为他的身死,嗜血一举成为星海最强者的代名词,之后的许多年里,再没有人胆敢和嗜血为敌。

    那人死亡后,迪卡罗隐忍苦修,始终闭关不出,冥晧则是寻嗜血报复,结果……

    结果冥晧报复不成,反奇诡的成为八扈从之首,被嗜血传下御魂奥义,成为嗜血势力中一股最强悍的力量,给嗜血统筹天地,暗中掌控着众多星域。

    关于嗜血说服冥晧的秘辛,至今,依然为不解之谜,无人可知其中的奥妙。

    迪卡罗也不知。

    或许只有冥晧自己,才知道为何当rì要报复的他,会鬼使神差化成八扈从之首。

    “好,我们就给你这个薄面。”光明天王沉吟半响,果断道:“以后雷霄星域我们神族不会染指,那小子,‘…,今次也不碰他,希望你所言属实,在我们和嗜血一战时,能袖手旁观。”

    他看向逍遥,“你怎么说?”

    逍遥眼神yīn沉,他视线在石岩身上游弋数秒,忽然yīn沉一笑,“只是始神境界,要杀他轻而易举,躲得了这趟,躲不了以后,能换取迪卡罗的置身之外,自然值得。”

    “迪卡罗,希望你铭记你老师的身死!”光明哼了一声,掉头跨步走开,一步亿万里,须臾间便消失。

    “我们走。”逍遥轻笑着,与欧阳洛霜一并离去。

    那欧阳洛霜清冷身子立在那月之晶石上,忽然回头,深深看了石岩一眼,那眼中复杂难明的意味,令石岩心神微动。

    逍遥、光明霸道而来,本yù击杀石岩,本yù重创迪卡罗,然而,待到他们发现雷迪已经复活,并且同样达到不朽二重天,这两人便知道这趟目的很难实现了。

    光明天王与迪卡罗一战,测出迪卡罗战力并不逊sè他,立即萌生新的念头。

    迪卡罗看出他的想法,果断表态,明确言明以后不会插手嗜血和他们神族之争,他这立场的表明恰是光明所要,于是就拍板有了定计。

    两人携冲天煞气而来,虽未能将石岩击杀,但却测出迪卡罗的真实力量,知道了雷迪的复活,并且逼迫迪卡罗承诺不会参战,对光明、逍遥来说,这结果不好不坏,已经可以接受了。

    至于雷霄星域和石岩的存活,在他们眼中,还远远不及迪卡罗的一个态度重要。

    “你竟然和冥晧为师兄弟。”逍遥、光明相继离开后,石岩面sè古怪,忽然轻呼道。

    迪卡罗冷哼一声,冷冷看向他,道:“你救了雷迪,我也救了你,如今你我两清了。你要见到冥晧,麻烦你转告他一声,以后别打搅我的清净!”

    “嗜血当你将你老师击杀,你理该和神族一道,将嗜血一脉除掉才对?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会置身不理,不帮嗜血我能理解,你为何不帮神族?”石岩沉声道。

    “你很呱噪。”

    迪卡罗眼中显出一道厉光,旋即神力暗吐,结成空间囚笼,将石岩完全罩住。

    一扇门忽然裂开。

    石岩被迪卡罗硬生生塞入其中,等他眼睛睁开的时候,发现已到了神恩星。

    浮在苍茫无尽海云团中,石岩抬头看了看天际,眉头深锁着。

    有太多的迷糊在他脑海滋生,冥晧明明要找嗜血报复,却鬼使神差成为八扈从之首,迪卡罗不为师傅报仇灭掉嗜血一脉,而选择中立,也不与神族一道儿,他到底想什么?

    这趟他能从逍遥手中逃出,因为迪卡罗,那迪卡罗的出手,究竟是真因为要救太古雷龙雷迪,还是因为冥晧?

    他苦思着,却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觉得冥晧和迪卡罗之间,应该没光明、逍遥说的那么简单,这两人的恩怨情仇,可能超出他想象的复杂。

    一道青弧电光闪过。

    圣兽青龙忽然显现出来,他皱着眉头,道:“雷迪呢?”

    “雷迪和迪卡罗一道,应该还在雷霄星域,他已经苏醒过来,嚷嚷着要和你继续争斗,要夺天妖族族长之位。”石岩淡然道。

    青龙嘿嘿低笑,“我等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