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崩灭!
    星火、索顿、帕戈联手催发奥义,将神力凝结轰出,竟然都不能遮掩石岩之光。

    此时,星火三人都心情震动,终于意识到石岩虽非嗜血,但被传承了嗜血奥义后,未来绝对会是神族最大隐患!

    “或许此子将来的威胁,要比冥晧、玄河、腓烈特还要大,必须要除之而后快!”

    这一刻,星火、索顿、帕戈下定决心,力求将石岩灭掉,为神族的未来扫清障碍。

    决心方下,被陨石流轰击淹没的石岩,突然间爆出粉碎虚空的霸道力量,那块块巨大陨石瞬间化为齑粉,成了星海内的尘埃。

    石岩则是脱身而出,身上那具鲜红如血的铠甲,流转着猩红邪光,胸前朵朵血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崩灭!sè云团如怪口蠕动着,要将人体嚼碎吞没,那是铠甲的天然诡阵,能吸纳轰击在甲胄上的各类力量。

    索顿金sè长枪和陨石上灌注着的凌厉力量,重击在甲胄上,就被那诡异的血口给吞掉了。

    更增石岩的强悍气势!

    “此子不除,我族终将不宁。”

    星火寒着脸,吐出舌头,舌尖突shè一片指甲大的冰寒晶片,那冰寒晶片虽然极小,却寒气森森,内部星辰点点,竟像是星河微缩在一块坚冰上,形成神妙难测的奇阵。

    那块小小的冰寒晶片,名叫“天星冰玉片”,是星火在“虚无域海”外沿游离的时候,从一处炸裂的星辰内部发现的。

    茫茫星河间。流传着种种古老传言,据说宇宙间在亿万年的时间长河内,经历了一个个的时代,最近数十万年是神族、不死魔族、天妖族、冥皇族为主角。但在更为久远的时代,星海间有着更加神秘古老的文明。

    只因他们太过强大,只因他们征战无度,导致他们的星域一一粉碎湮灭,消失在“虚无域海”内。

    传言在更早前,宇宙的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崩灭!星域无穷无尽,星域如大海内的水滴一般,数都数不尽。可惜都随着强者逐渐炸裂消失。

    如今的星域,连那个时代万分之一都不及,在那些时代存在的生灵,许多神妙利器随着陨灭消失在“虚无域海”。只有达到不朽级别存在,才能在“虚无域海”机缘恰巧碰到一些利器的残骸。

    星火这块“天星冰玉片”只是从“虚无域海”外层得到的,他视为珍宝,据他暗中猜测,这“天星冰玉片”应该是那个久远的时代。某个强者武器炸裂后的碎片。

    至今,他也不能真正勒破“天星冰玉片”的神妙,为了炼化此物,他耗费了七百多年时间。才能做到收发随心。

    “天星冰玉片”一出,星海前方虚空迅速冰冻。石岩释放的血魂海,猛然成了血莹冰地。

    索顿、帕戈都是脸sè一变。惊惧的看了一眼星火,旋即纷纷后撤。

    同时,被石岩释放出来的一头头上古魔神,在那“天星冰玉片”释放出来后,猛地化为冰屑,成为一股股崩溃的能量消散掉,一起消散的还要种种负面能量。

    “咔咔咔!”

    石岩的灵魂祭台传来运转不灵的声响,他心灵中泛出强烈不安,体内血脉都如在抖动。

    他看向那小小的碎片,神情出奇凝重,那小小碎片传来的气息,如能将整个火雨星域都给覆盖,令火雨星域发生巨变。

    “裂空!”

    他低喝一声,强行以魔血来激发空间之变,舌尖一甜,一口魔血在嘴里爆开来。

    停滞的神力突地一动,勾连虚空之变,要破开虚空一道缝隙。

    “不够!”

    星火yīn着脸,突地暴喝,一道意识穿shè在那“天星冰玉片”上。

    一层冰莹光纹忽然挥洒出来,光纹照耀的虚空如被一只参天巨手按住,虚空裂缝不开!

    “这块‘天星冰玉片’我从‘虚无域海’得来,用了七百多年时间才炼化,这冰玉片一出,我敢和真正不朽强者一战,你如何能挡?”星火此时脸sè冷傲,一缕魂魄竟然从那玉片内浮现出来,如一个婴儿虚影坐在玉片里面。

    他赫然将“天星冰玉片”当成了本命至宝来淬炼,以jīng血灵魂来滋养,好将利器最大威力释放。

    本命至宝的炼制极为艰难,一般甚少有强者会炼制,因为本命至宝一成,就和主人xìng命挂钩,本命至宝若是粉碎炸裂了,主人最幸运的情况下也是灵魂祭台粉碎,但绝大多数都是祭台、主魂肉身一起陨灭。

    将自己的xìng命和一样神兵凝结起来,不是一般人敢去豪赌的,但会去炼制本命至宝者,那东西一定极为的珍贵之极,被主人视如xìng命!

    星火那“天星冰玉片”就是他的本命至宝,和他xìng命挂钩,被他当成命来对待。

    如今他放出自己的xìng命来对付石岩,就是瞧出了石岩的可怕,担心石岩的继续存活,会给整个种族带来灭顶之灾。

    “嗤嗤嗤!”

    一个个声音在虚空内响起,石岩周边的空间一一被冰冻住,想要借助空间之力逃遁,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眼见那星火的本命至宝闪烁着寒光,慢吞吞飘逸过来,石岩浑身微颤,泛出强烈的不安。

    他从那小小的玉片上,感应到能令他祭台粉碎的恐怖之力!

    “攫取本源!”

    至此关键时刻,石岩沉吟半响,忽然沉声低吼。

    倏地,他那停滞许久的灵魂祭台,重新疯狂旋动!

    几乎同时,远在玛琊星域的神恩大陆,大陆外沿许多郁郁葱葱的森林,如被瞬间抽取了力量,一下子变得枯寂荒凉,有山峰倒塌,有冰川融合,一切皆因天地能量的巨变。

    而石岩,灵魂深处涌现一股洪荒太古的浩瀚之力,一道神念骤然传出。

    “咻!”

    那柄之前消失变幻为一头头上古魔神的血剑,如一道血sè电光,猛地在他头顶闪现,如一条血红闪电极速的穿梭在微小空间。

    石岩身上的血盾,也如鲜活过来,那血sè云团蠕动着,释放出一股股粘稠如血的云棉,落入那血剑中。

    同时,石岩的神力、负面能量、魔血之力、星辰之力种种,一一汇入那血剑中。

    出奇的,血剑并未胀大,反而快速缩小,在吸纳恐怖的力量后,变得只有巴掌大小,如小小的飞梭,那血剑上的一只只眼瞳全部睁开,鲜血淋漓,眼角沁出血迹,极为诡邪!

    “去!”

    石岩看向那玉片。

    小小的血剑倏然消失。

    “叮!”

    一声脆响传来,此地虚空骤然崩塌,虚空碎片激shè,数百战舰眨眼消失,数千神族族人一一消泯,粉碎的虚空内裂开虚空乱流,从此投入火雨星域,如要将火雨星域给淹没,给变成虚无。

    这是血剑和玉片碰撞引起的星域之变。

    一声脆响后,那玉片和血剑一并在虚空乱流内穿梭激荡着,石岩七孔流血,模样狰狞可怖。

    星火脸sè和神体仿佛没有异样。

    可他的灵魂祭台,却随着那“天星冰玉片”的出现裂纹,而同样有了裂缝……

    这是灵魂的重创!

    星火瞳仁内部,如瓷器被重击,也有了裂纹,他强忍着祭台的可怕痛楚,吼道:“还等什么!火雨星域可以不要,可以化为虚无,但此子,必须击杀掉!此子若再活千年,必是另外一个嗜血重生!”

    话罢,他顾不了那么多,一头钻入那虚空乱流内,依循着灵魂感知,去找他那“天星冰玉片”。

    他表面来看尚算冷静,但内心如被烈火焚烧,因为“天星冰玉片”出现了裂纹,因为如今被激荡在虚空乱流域,若不能尽快收回来修复后,他不但境界会倒退,自身祭台都有逐渐崩溃的可能。

    他分秒必争!

    索顿、帕戈两人,呆呆看着此处虚空的崩塌,看着虚空乱流内光怪陆离的诡异风暴灌泄而来,心神震撼。

    “不朽级别强者的激烈交战,会导致星域塌陷,令一个星域变成消失融入虚无……”

    他俩同时想起先辈的这番话。

    星火和石岩的一击,竟然达到不朽级别存在余波令星域崩塌的大恐怖,这让两人骇然失sè。

    星火一声爆吼后,忽然的冲入虚空乱流,更是让他俩暗暗心惊,于是就没敢依言冲杀石岩,去趁机将石岩灭掉。

    因为他们怕了。

    他们绝对想象不到,此时的石岩状态极其糟糕,只要他们敢出手一击,石岩必将魂飞魄散!

    他们的迟疑,他们的按兵不动,给了石岩迅速恢复的天赐良机!

    “喀喀喀!喀喀喀!”

    如巨大玻璃粉碎,这块区域天崩地裂,周边一切都给碾碎,众多神族族人化为虚无。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迅捷,发狂的维德森尚未冲击过来,因星火、石岩的全力一击,已经导致星域的逐渐崩溃,那崩塌若是蔓延开来,偌大一个火雨星域将会彻底从星海抹除。

    此时,达到始神二重天,修炼空间奥义的石岩,这唯一能将空间拨乱反正者,却处于最糟糕的状态。

    最最让人绝望的是,在这个时候,发狂的维德森火上浇油,又嗷嗷蛮叫的冲击过来,带着腐蚀天地的域场,一头钻入这块最为混乱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