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诡地
    虚空乱流内凶险遍布,不休不止的大爆炸,毁灭天地的罡风、火焰、冰寒之地,连达到不朽境界者不慎被困住了,也极难挣脱。

    当年那达到不朽境界的绝望魁首森罗,因为寻找嗜血遗骨落入此地,因无法吸纳一丝力量,自身在活动飞驰又要消耗体内神力,最终渐渐力量枯竭,在虚空乱流域被困住,直至彻底消陨。

    森罗为不朽,依然在时间长河的逐渐侵蚀下,走向了灭亡。

    紫耀,仅仅只是虚神三重天境界,虽然修炼的奥义奇特,但和他一失去联系,若是碰见不能避免的大凶险,亦或者碰见了什么强者,那后果将会难以预料。

    此地,并非仅仅只有他可以潜入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诡地,可以往来。

    只要修炼空间奥义有成者,几乎都能深入此地,连一些不修练空间奥义,若能寻到进入口的强者,也能深入其中。

    当年在碎星域,因空间崩塌粉碎,他被扯入玛琊星域的一条空间缝隙内,就遇到了卡洛斯、伊巴卡、克里森三人,这三人肉身爆碎,只剩灵魂存活,为了炼魂液将孽龙族麦基都给囚禁,也将他擒住。

    失去肉身者,灵魂能更好游走,但真正和拥有肉身者交战,力量会有限制。

    据他所知,很多不慎被扯入此地者,都会先爆灭神体,以幽魂方式存活此地。

    当然,达到极高境界者,便是落入此地,也能力抗虚空乱流的逐渐腐蚀,能坚持数千年不灭。

    森罗,便至少在此地存活数千年,然后才消耗光神力慢慢走向灭亡。

    道道念头如光束在脑海游动闪现,石岩脸sè沉静如水,心中一遍遍呼唤紫耀名字……

    “嗤嗤嗤!”

    一滴滴晶莹如红宝石的魔血,在他眉心前端悬浮,排列整齐,一块块堆砌着,如金字塔的形状,上尖下阔。

    达到始神二重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诡地天,之前又吸纳了丰沛到要外泄馈赠的庞大力量此时他的不死魔血遍布四肢百骸,魔血停滞着会滴滴晶莹闪烁,如凝固了,一旦他催发力量,魔血就会变成液态,瞬间迸发澎湃生命机能。

    今rì的他,魔血充盈全身能让他恣意挥霍。

    因此,那金字塔形状的堆积,便以整整三十六滴魔血组合而成。

    以三十六滴魔血来寻人,简直就是浪费了,但此时他顾不到那么多了,念头变幻着一遍遍呼唤紫耀名字,眼前堆积成金字塔形态的滴滴魔血,渐渐如融在一块儿,冒出缕缕血sè光束。

    “咻!”

    突地,所有魔血化为一个金“字”形态的血sè印记,忽然往前方一闪而逝,从他视线内消泯。

    紫耀只是虚神巅峰境界以如此数量的魔血来感知她的生命磁场就算紫耀人在别的星域,和他之间隔着无数星域壁障,他也有信心能将其重新锁定住!

    夏心妍幽静沉默着,没有出言打搅明眸闪烁着好奇的光泽,暗暗打量着他的一举一动。

    待到魔血堆积成金字塔,形成奇妙印记飞出之时,她眼眸中闪现惊异光泽芳心微震,那一刻石岩神体瞬间迸发出来的澎湃生机简直堪比达到始神巅峰境界强者,似乎还隐隐高出一线!

    这让她大为震动,也是此刻她才意识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昔rì始终无法超越她的青年,如今,已经成长到她不可企及的高度。

    “咦,真是奇了怪了,以三十六滴魔血来搜寻她,便是横跨数个星域,应该都能将其锁定了,居然依然无法立即洞悉她的位置,诡异,当真有点诡异了……”

    石岩忽然疑惑的喃喃低呼一声,旋即不待夏心妍多言,便一把挽住她那纤细的腰肢,身影连续闪烁。

    “呼呼呼!”

    夏心妍忽觉周边罡风猛烈可怖,一幕幕光怪陆离的场景不断变幻,如在空间夹缝内瞬移穿梭一般,快的她简直难以想象。

    “我不能锁定她的准确位置,只能感知大致的方位,我应该不是遇到强敌了,而是处在一处神妙之地,那里……能隔绝我的感知。”石岩沉声轻呼,祭台轻轻旋动,从周身荡漾出空间波纹。

    虚空乱流域广阔无垠,没有尽头,从来不曾被人真正探索过,在这里,只有无尽的荒寂、大恐怖,武者涉足此地,稍有不慎便是形神俱灭。

    也只有如石岩这般,jīng通空间奥义,并且达到不凡境界者,才能徜徉这儿。

    如一束贯穿古今长河的光线,石岩揽着夏心妍,在大毁灭般的爆炸波动中,瞬移般前行着。

    他脸sè变得愈发严峻,他没有料到紫耀竟离他那么远,因为如今他穿梭而过的距离,比从玛琊星域极西之地到极东之地还要远,在那么短的时间,根本不明空间奥义并且只有虚神巅峰境界的紫耀,能穿梭那么遥远的距离,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倏地,他猛然停了下来。

    “这地方很古怪啊!”夏心妍轻声娇呼,轻盈的原地转了一圈,目露惊异。

    “的确有点诡异。”石岩眉头深锁。

    这里就是他感知的极限了,他通过魔血只能追寻到此处,周边布满浓稠如墨汁般的云团,一簇簇的如棉花填满虚空,淅淅沥沥的浑浊雨滴连成线,上接苍穹下接九幽,不远处雷霆闪电如巨兽咆哮,惊心动魄,还有汹涌罡风吹拂而来,能将灵魂祭台从神体内吹出,更远处发生大爆炸,一旦产生,就将虚空乱流炸开一个口子,如形成一条进入虚空乱流的入口……

    此地,连不修练空间奥义的夏心妍,都瞧出了奇诡。

    “嗯?”

    石岩脸sè微变,猛地瞧向一个方向,那是一团漆黑云簇,那里yīn寒yīn寒的,有一抹淡淡影子忽闪了一霎。

    如一道星光,他瞬间达到那云簇处,方一靠近,便心底泛出寒意,筋脉骨骼传来“咔咔”的冰冻声,那仅仅只是一簇云团的寒力,极强极强!

    他不得不动用本源天火,炙热天火在体内转了九转,这才将那寒意抵消。

    他凝神看向那云团深处,神情轰然一震,脸上变得yīn暗难看。

    云簇如黏糊的液体,将一人紧紧黏着,被黏着的人譬如呈浅灰sè,给人一种yīn气缭绕死气沉沉的感觉。

    这个人,石岩认得,他是星火!

    那是神族长老会的长老,达到伪不朽境界的强者,先前被他重击了“天星冰玉片”,不得已遁入虚空乱流找寻本命至宝,以星火的境界修为,就算是灵魂受创,在虚空乱流内也不该如此狼狈。

    而此时,他被那黏糊的云簇裹住,如失去了自己的意识,眼眸灰白没有生机,没有正常人的情绪sè彩,只剩下麻木漠然。

    看着他,石岩如看着一具傀儡,没有灵魂的傀儡。

    他忽然泛出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

    此地,太过诡异!

    他之所以发现星火,是因为星火身上还有微弱的生命波动,能被他洞察到一丝,这才过来观看。

    心念变幻间,他化作一道残影,突地掠向最近的一簇云团处,谨慎的离云团保持距离,在上方凝视。

    他脸sè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因为,在那一簇云团内,也黏糊着一人,那人很陌生,他从未见过,却和星火一样被裹缚着,生机早就没了,如成了一具雕像,也不知道凝在此地多少年头了。

    他不断变幻着方位,在附近一个个云团内闪现,过了一会儿忽然重新在星火的方向停下。

    周边的云团一簇簇,遍布在此地外沿,怕是有数万之多,他简单查探过,发现许多云团内都黏糊着一名武者,也有许多云团空着,如张口择人而噬的妖魔,等候在合适的时机。

    他泛出毛骨悚然的感觉,脸sèyīn寒,心底冰冷。

    “这个人,你认识?”夏心妍悄悄潜来,小心避过那些让她觉得很不舒服的云团,在石岩身旁站定。

    “他叫星火,神族长老会的一名资深长老,伪不朽的境界,让郁楠、血魔觉得棘手的潜伏在火雨星域的强者,便是此人了。”石岩深吸一口气,道:“周边的云团内,许多都被黏着一个武者,但大多数武者都没了生命波动,只有他,还剩少许……”

    夏心妍骇然变sè。

    就在此时,星火面容一阵扭曲挣扎,眼睛突然显出几丝清醒的神sè,他猛地蠕动着,盯着石岩发出一声尖叫:“杀了我!快杀了我!”

    夏心妍如惊弓之鸟般猛地疾退,被忽然乍醒的星火吓到了,俏脸苍白。

    石岩则是神情凝重之极,紧紧盯着星火,道:“你怎么变成这样?发生了什么?在这里,你有没有见到一个身穿紫衣的姑娘,告诉我!”

    “杀了我!立即离开此地!这是我给你的忠告!快杀了我!”星火歇斯底里的尖叫,在尖叫声中,他体内的筋脉肠子如在蠕动着,如变成索命的触手,竟裂开他神体,从他腹腔内延伸出来,如绳子长鞭一般,要牵住石岩。

    “嚎!”星火凄厉惨叫着,眼神中的一丝清醒消失,重新变成麻木如傀儡的模样。

    如被夺了魂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