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太初生灵
    原创迪卡罗尖叫一声,旋即骤然瞬移至雷迪身旁,便yù抽身而走

    连那凝结在巨虫身上的重重空间都置之不理了。

    “小罗,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雷迪摇晃着龙首,银sè龙躯飞shè出道道青幽闪电,闪电如虹纠缠着,全部捆缚向那巨虫。

    “别白费力气了,此物我们怕是真正应付不来。”迪卡罗脸上布满血污,神情狼狈,挤出难看的苦笑。

    也是此时,石岩神情剧变,双眸中绽出一抹惊骇yù绝。

    因为被那冥晧封闭着的戒灵,此刻,在血纹戒内传来声声厉啸,那戒灵不知因为缘故,仿佛徒然获得一股莫名之力。

    灵魂一转,他逸入血纹戒,发现在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太初生灵血纹戒的内部,有着无数种神秘繁琐的结界,那些结界一层层,如幕帐般裹住一团灰蒙蒙的灵魂,那灵魂应当便是戒灵。

    如今那些密密麻麻的结界,如镜子破裂一般,裂出许多缝隙,那戒灵的气息,从封印内变得渐渐猛烈起来。

    这戒灵非原先戒灵,是那玄山在古神大陆以本源牵引而来,和他一样可能为域外灵魂,它吞没了原先的戒灵,图谋不轨的yù图要霸占他的灵魂,后来又心生邪念,要聚集嗜血骨骸而复活。

    冥晧施展神通将其封印在戒指zhōng yāng,令它不能挣脱,只有在特殊时刻,才能偶尔和石岩进行交流。

    可现在那冥晧凝结的结界,纷纷破碎撕裂,戒灵明显要挣脱出来。

    旁边那迪卡罗又在尖叫着,一副那巨虫根本不能匹敌的模样,令石岩心神不安,愈发觉得不妙。

    在此关键时刻,他沉吟数秒,突然抬手一抓,一个玄妙涡旋在他旁边凝现。

    “伱先回神恩星。”不给夏心妍准备的时间,他抬手一推。一股柔和力量涌入夏心妍体内,将她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太初生灵直接送入那涡旋内。

    同时,他一点眉心,主魂直接从额头浮现出来。

    主魂双眉之间的血sè印记,陡然传来一股奇异血光,血光如一缕信号,直接没入不知名的神秘之地。

    禁地血海内,一道血光从天而降。落入那zhōng yāng的吞噬之岛。

    期间。一股意念洪流释放出来,玄河、腓烈特立即感知到,都是神情微变。严峻的着手布置。

    ……

    不多时。

    “哧啦!”

    就在石岩身旁,一团奇光凝结,旋即便见一缕幽魂浮现。瞬间衍变成冥晧的一具灵魂分身。

    两道电光闪过,玄河、腓烈特也忽然闪现出来,神情凝重。

    冥晧倏一闪现,便见迪卡罗满脸血污,惊惧不安的准备拖着雷迪离开,冥晧愣了愣,忽然温声道:“师兄。”

    迪卡罗一滞,别头看了他一眼,喝道:“我没伱这么个好师弟!”

    “小罗!”雷迪嚷嚷着。扭动着龙躯,喝道:“伱到底怕什么?”

    玄河、腓烈特此时却看向石岩,确切地说,是看向他手上的血纹戒,玄河道:“那戒灵……要挣脱封印了?”

    石岩点头,冲冥晧道:“那些封印由伱布置,之前一直安然无恙。但不知为何突地变得动荡不休。”

    冥晧yīn沉着脸,伸手一抓将血纹戒捏住,一缕灵魂渗透进去,突地表情一变,骇然看向那巨虫!

    他旋即又闭上眼。如在想着什么问题,然后猛然睁开眼。看向迪卡罗道:“师兄,那东西……是师傅当年所说之物?”

    迪卡罗此次没有呵斥,露出苦涩表情,点了点头,“应该是。”

    玄河、腓烈特则是莫名其妙,看看冥晧,又看看迪卡罗,不知道他们所言的东西是何物。

    冥晧见迪卡罗承认,神情极其难看,沉声道:“那东西,在影响戒指内的戒灵,似乎在帮助戒灵来挣脱!”

    此言一出,众人都呆住了。

    冥晧也皱着眉头,“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不知道里面的戒灵,和那东西什么联系。”

    “那是什么东西?”玄河问。

    众人讲话之时,那巨虫还在激烈挣扎着,要从迪卡罗封锁的重重空间摆脱。

    它那如星球般的蠕动着,释放着的气息被隔绝,只有迪卡罗一人能感受,也只有他在承受着。

    迪卡罗如被人重击着胸口,浑身巨颤,苍白如纸的脸上,布满了更多血污。

    他忽然尖叫起来,“我的空间源印承受不住了,我要放开封印了,伱们做好准备!”

    “那是什么东西?”玄河、腓烈特一起看向冥晧,同时暴喝道。

    “太初生灵!”冥晧沉喝。

    玄河、腓烈特、雷迪、石岩都神sè愕然,都显然没听过这个名词,露出茫然之sè。

    “幽冥锁甲!”

    冥晧并未解释,yīn森着脸,从双眸内抽出一条条幽魂,霎那间,有数十万缕幽魂浮动着,如一缕缕魂魄形成的海洋,淹没向迪卡罗施加的空间源印,那些幽魂渗透层层空间,奇妙的增强着迪卡罗的空间封印。

    那一缕缕幽魂,竟然大多都是虚神、源神之境的灵魂程度,甚至不少灵魂达到始神级别,数十万之多,也不知冥晧万年来造下多少杀孽聚集而成。

    众多幽魂形成链甲的形态,密集覆在空间印记上,令那迪卡罗封印之力徒增数倍。

    脸sè奇差的迪卡罗,在那幽魂涌入印记以后,神sè忽然变得轻松许多,他平复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突然道:“加上伱们三个,或许能困住这太古生灵,但肯定无法毁去,就算是困着,也不知能困他多久……”

    石岩目瞪口呆。

    此地,加冥晧、玄河、腓烈特后,共有五名达到不朽二重天境界的强者,这股力量足以横扫天地间除神族之外的任何势力。

    这么一股力量加起来,也只是能困住此物,而且听那迪卡罗所言,竟然还不能困太久,这……什么一个情况?

    出奇的,冥晧竟完全同意他的判断,道:“师兄所言极是,只能困住他,或许能困个数十年左右,要诛杀几乎不可能。”

    “到底是什么东西?”雷迪化为一团电光,电光一裂,重chéng rén形,满脸暴躁不耐。

    “天妖族、不死魔族、冥皇族、神族的历史,只有十万年,最早的伱们那个时代,也只是被成为太古时代,十万前而已。”迪卡罗看向雷迪,苦涩道:“但十万前,其实还有一个时代,叫做太初时代,那个时代也有生灵,而且还是远超我们认知极限的生灵,那些生灵叫做太初生灵。”

    石岩等人全部愣住了。

    “我师傅当年虽死于嗜血之手,但他却是最卓越的空间奥义者,他一生中都空间的探索从未停息,他洞悉许多神妙,知晓天地间久远的秘辛,有关太初时代的事情,便是他传下来的。”

    迪卡罗深深皱着眉头。

    “太初时代的生灵,极强极强,据说原先的宇宙比现在大万万倍,疆域无限,星域如海洋内的水滴,无穷无尽。会变成如今这样,会只剩如今这般少的星域,听我师傅所言都是因为太初生灵争斗导致而成。”

    “那个时代的生灵,比天妖族的族人还要庞大无数倍,并且非常奇特,不一定只是为肉身形态,可能为一座巨山,一片无尽海洋,甚至一个星球都是太初生灵,它们巨大无比,寿命无穷无尽,洞察宇宙本源之力,有难以想象的力量。”

    “按照伱这么说,那么荒?”石岩忽然插话。

    “伱猜测的没错,荒,便是太初生灵。”冥晧淡淡看向他。

    石岩一呆,灵魂如遭受强烈冲击,直接愣住了。

    “还可以告诉伱一个事实,神恩大陆、神泽大陆、古神大陆、古魔大陆曾经都是荒的一部分,就如同一个人分成头和四肢,荒就是头,其余四块古大陆就相当于它的四肢,它们本是一体,因为重创被不可思议的存在斩断了一截截,才变成这个模样。”迪卡罗冷哼一声。

    这下子连玄河、腓烈特、雷迪都一脸骇然,露出巨大的震撼,玄河看向冥晧,心情动荡之极,调整心境才镇定下来,询问冥晧:“他所言可是真的?”

    冥晧沉默半响,道:“我不知道真假,这些说法是我当年老师的猜测,这万年来,我都在尝试证实真假,暂时还不敢肯定,但这个说法应该很接近事实,至少,伱们都知道一点,荒有生命意识,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它应该曾经遭受重创,才变成这样古怪……”

    “荒为太初生灵,此物,应该也是太初生灵,这类存在我们无人知晓其神妙底细,也没有谁真正与其交流交战过,但我师傅当年曾说过,太初生灵可怕无比,我们无法力敌,只有别的太初生灵可以抵抗。”迪卡罗凝重道。

    “应该不错。”石岩又一次插话,道:“我的另外一个灵魂,让我觉得对此物有熟悉感,仿佛认得此物。”

    一道道视线,瞬间全部凝聚在他身上,冥晧神情微震,道:“差点忘了伱融合了神恩本源,如果我师傅当年猜测属实,伱融合神恩本源,就相当于融合了荒的一个分魂,如果这样,伱有熟悉感很正常。”

    他停顿了一下,又看向迪卡罗,道:“师兄,伱说无人和太初生灵真正交流交战过,这一点伱错了,有个人,就和太初生灵交战过,而且似乎……还胜了。”

    “谁?”迪卡罗神情一震。

    “我那曾经的主人。”

    ……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