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不解之谜
    神主一番话落下,四大天王呆如木鸡,灵魂如被洪流冲击,经历了一种莫名的洗礼。

    “主人,您是说……我们一族万年雄霸的星域,我们一直生活的宇宙,只是别人的始界?就和我们的始界一样?”逍遥眼神茫然,怔怔出神,活了万年的他,这一刻突生一种悲凉感。

    自在、神王、光明也都呆愣在那儿。

    四大天王乃是和嗜血八大魁首境界地位相当存在,在浩瀚星海间,他们每一个都是奇迹,是永恒的传说,是堪称不灭的存在。

    但在这一刻,他们都被彻底震撼,被惊的体无完肤!

    “就是这样。”神主漠然,“嗜血给我留下的那番话,我想了这么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不解之谜多年,也才真正想通,嗜血……值得我们所有人尊敬,他本刚刚超出不朽,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机会,他就能冲破这始界,冲出牢笼,真正zì yóu翱翔天际。”

    顿了一下,神主道:“他最终被毁灭,却不是被我们毁灭,而是这个宇宙的真正主人,借助我们的手,将他击杀!”

    四大天王还是一脸茫然困惑。

    神主轻叹一声,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如果没有万年前我在古大陆荒的那番经历,如果不是我得到上一颗始源果,我族如何崛起?我又如何能带着众强击杀他?”

    此言一出,四大天王轰然一震,齐声喝道:“您是说,荒就是……”

    “它就是这宇宙之主,虽然处于重创分裂状态,但荒为主脑,这个宇宙,由它创造出来,我们神族和别的三大种族,则是被它的四个分魂创造,荒内部,为奥义源头。我们一切奥义都从中得来,它就是这个宇宙的规则和真理,就如同我们能主宰我们自己的始界一样,它,能主宰这宇宙的一切生灵!能主宰我们!不过它被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不解之谜斩断实体,分裂成五份,处于重创意识模糊之境,不然也不会有嗜血存在。也不会要假借我们的手。来达成它的意志……”

    顿了一顿,神主继续说道:“在这个宇宙出生的灵魂和生命,从出生的那一霎。灵魂便有它的印记,这是我们的可悲之处,因为我们将受这里的规则约束。受它的约束,因为它就是规则,就如同在我们的始界内,我们能一念间天崩地裂毁天灭地一般。”

    “嗜血的悲剧,也是因为诞生在这个宇宙,有它的印记,若不然,以嗜血的强大,足以挣脱囚笼。翱翔真正浩淼的宇宙!”神主叹道。

    “嗜血的吞噬奥义,还有那八大邪力,之前从未显现过,他,得自何处?”自在疑惑道。

    “荒为太初生灵,却非唯一的太初生灵,嗜血一脉的圣地。那黑暗深渊,也是一个太初生灵,那个太初生灵呈宇宙黑洞的形态,本就能吞没一切,伱们难道不曾见过。那黑暗深渊曾吞没过生命之星?”神主道。

    四大天王又是一呆,旋即光明道:“那难道不是嗜血御动吞噬奥义而成?”

    “那黑暗深渊。是另外一个太初生灵,嗜血的吞噬奥义,还有那八大奥义传承,都得自这个太初生灵,但嗜血又有我们神族、不死魔族、天妖族、冥皇族本命jīng血炼制而成,嗜血,应该最初是被荒创造出来,也不知为何反被那黑暗深渊传承了奥义,这一切都是谜团,我想了万年也没有想透。”神主摇头。

    “那这次主人召唤我们而来,所为何事?”逍遥道。

    “除了我们所知的荒和黑暗深渊之外,又有一个太初生灵被弄醒了,这个太初生灵一直分散在虚空乱流中,我当年突破不朽三重天境界之时,在虚空乱流内见过此物,但当年我并不知它是什么,直到嗜血消亡,告诉我那番话,我悟了这么多年,才算是弄清楚一点。”神主说道。

    “又有一个太初生灵?”四大天王骇然。

    “此物分裂在虚空乱流各个角落,也应该曾经被重创过,以至于可能亿万年都没有醒转,经过了无数岁月的慢慢积累力量,它通过它的方式渐渐苏醒意识,本来它应该在彻底恢复后醒来,那可能还需要经过数亿年之久,那时候,可能这个宇宙都没了,我们也可能早就消亡。但现在,它被人给激怒弄醒的。”

    神主眼睛闪烁了一下,道:“我们的那些老朋友,如今都在那里,或许要承受它的怒火,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机会,我恢复这么久,如今也只是大概不朽二重天的力量,若能斩杀这个太初生灵,将其太初之魂吸纳,不但能恢复全部力量,甚至能直接超越不朽,拥有真正撕裂囚笼,从荒的规则宇宙冲出的力量!那样,我便是太初之一,便是荒恢复如初,我也能真正和它抗衡!”

    四大天王神情振奋,体内神血如被点燃火炎,战意无穷。

    ……

    几乎同时。

    在巨澜星雄阔神秘宫殿地底,巨澜商会的会长天邪,还有西泽、凌翔、洛林这四大不朽强者,本在商议着要事。

    商议着如何让神族和嗜血一脉拼死,由他们称霸星域,执掌天地的宏图伟业。

    讲话中,那天邪忽然变得极为不对劲,双眸闪烁着异样的光泽,一个个蠕动着的符文变幻着神妙。

    道道绚烂的神光,从那天邪体内渗透出来,如彩虹一般缭绕在他身上,炫目到了极点。

    正讲话的天邪,也忽然露出茫然呆愣之sè,在那儿一动不动,仿佛听不到了西泽、凌翔、洛林三人的讲话。

    “天邪!天邪!”三人不由得轻轻叫嚷,要唤醒天邪,继续来商谈要事。

    天邪一脸无动于衷。

    没有多少人知道,天邪真正主修的奥义,其实和紫耀一模一样,也是吸纳域外神光而成。

    事实上每一代巨澜商会的会长,天邪的祖祖辈辈,可能辅修的奥义各个不同,会修炼火焰奥义,或者寒冰奥义等等,事实上很多和天邪熟识的人,也只当他只jīng通火焰奥义。天邪本身的确也是一名卓越的炼器师。

    但西泽、凌翔、洛林三人却清楚,天邪隐藏着一种奥义,那奥义才是他真正主修的奥义。

    那奥义,就是神光奥义,和神族奥义略有相似,却完全不同的神秘奥义。

    此刻,天邪周身神光闪烁着,眼眸中有神秘符文蠕动。口中渐渐发出模糊的低语。那种低语如极为古老的语调,能透入灵魂一般,连见识不凡的西泽、凌翔、洛林三人。都压根听不明白。

    但他们却知道,天邪此刻极为怪异,如修炼奇功走火入魔一般。

    凌翔三人神情凝重。商量了一下,觉得应该做些什么。

    便在此时,如一道道电流在天邪脑海中掠过,天邪双眸中迷茫之sè瞬间一扫而空,他重新恢复清明,如接受了某种玄妙不已的传承,他沉默数秒,忽然道:“我身体有些不适,先让我单独静一静。伱们稍等。”

    话罢,天邪身影一晃,便消失此地。

    他直接地宫最深处浮现,这里便是他当初将玉棺送走之地,此地墙壁布满无数神秘繁琐的符文图阵,zhōng yāng一处幽深玄妙水潭,水潭内光影层叠交错。如一闪难以言喻的神妙之门,蕴含着无尽神秘。

    天邪倏一出现,便直接沐浴在水潭之中,在水潭内剧烈咳嗽,每咳嗽一声。神体便蠕动一下,如被某样生物侵入。

    他脸sè变得yīn寒冰冷之极。眼中神sè和之前的紫耀几乎一模一样,带着睥睨万物的傲慢森冷,如主宰万物的神明,没有一丝人情味。

    在他沐浴的水潭内,变幻着许多神秘场景,隐隐可见一条条巨大的虫形yīn影蠕动着,也不知流向何处。

    一阵阵yīn寒波动袭来,一束束绚烂之光从水潭内飞溅出来,全部没入天邪体内,天邪肉身波动的非常恐怖,若让那波动扩散出去,怕是能直接毁灭巨澜星。

    无数神秘的符文,从此地墙壁上飞出来,有数千万之多,仿佛密集的网,布满这宫殿内,抵挡着天邪身上的一冲击。

    让这毁灭巨澜星的可怕力量给硬生生的控制在天邪身上,使得天邪凄厉惨叫,如濒临绝境的凶兽发出野xìng的嘶吼。

    他浑身爆炸,鲜血淋漓,如下一秒就会陨灭一般。

    似乎在经历着某种惊人的蜕变!

    ……

    虚空乱流域。

    冥晧、玄河、腓烈特、迪卡罗、雷迪五名不朽强者,一起联手释放力量,来压制那被束缚的巨虫,都是神情凝重,仿佛面对一生最大的强敌。

    巨虫每蠕动一下,他们五人便浑身一震,如被巨锤轰击在胸口,露出狼狈之sè。

    这种层次的战斗,石岩根本无法插手,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看着,目露惊骇yù绝之sè,他从未想过世间有这种东西,让在五大不朽强者联手下这般顽强。

    他心中泛出强烈的不安,他总觉得有眸中危机,正在一点点的逼近,那是来自于副魂的玄妙感觉,让他灵魂觉得颤抖。

    他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在这里的一切已经超出他的认知,冥晧、迪卡罗的那番话,简直就是对他一贯常识的摧残。

    “喀嚓!”

    突地,一个声音从冥晧手中血纹戒传来,冥晧之前将血纹戒拿走,要重新封印戒灵,然后因巨虫的挣扎导致迪卡罗重创,便全力对付巨虫。

    也不知他封印是否最终完成,但现在,随着血纹戒异响传出,冥晧脸sè骤然变得极其难看。

    石岩也是神情巨变,他突然记起冥晧之前说的那番话,冥晧说那巨虫,似乎在帮助戒灵来破除封印……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