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神主
    虺庞大的身躯上,布满一条条伤口,伤口冒出黏糊黄水,传来刺鼻腥臭味。

    维德森肉身膨胀着,如急剧被充气的皮球,仿若要炸裂开来,一道道细密的裂缝,触目惊心的在他腹部绽裂开来。

    从那腹部,传来一股如要灭世的滔天凶煞气息,那凶煞之气催发着他生命潜力,消耗着他的灵魂,激发他一切力量!

    任何人都能看出,维德森的爆发,是以他生命覆灭为代价!

    无人真正在意他的死活。

    冥晧、玄河都在等待,等那巨虫“虺”肉身被腐蚀,身上的防御被彻底抹除,那时候,便是他们临近,是他们来收获战利品的最佳时机。

    巨虫身躯在逐渐腐烂消融,从内部开始,冒出浓稠如墨汁的烟雾,那些烟雾,尽数被石岩穴窍吸纳,增进着石岩的肉身灵魂。

    突地,石岩猛然停止对虺身体的破坏,就在虺的身上一个方向住手。

    灵魂升华的奇妙感,遽然逸入心田,他穴窍、筋脉、神力古树俨然成了一个整体,相互间达成微妙联系,古树枝干连着筋脉,筋脉连着穴窍,从穴窍内渗透出来的力量,顺着筋脉没入他丹田。

    那璀璨明净如晶体的神力古树,又一次茁壮成长,连带着,他脑海淌过一股暖流,那暖流逸入他识海。

    无比舒泰的感觉充满灵魂祭台,祭台内的渣滓、糟粕、污垢仿佛被澄净到极点的水冲洗,变得干净到了极点。

    一霎那间,他那灵魂祭台仿佛变成一块没有丝毫杂质的美玉,变得晶莹,变得透明,变得蕴含无尽奇妙。

    他忽然觉得他对空间、星辰、生死奥义的认知,一下子变得深刻许多,就如懵懂的少年,被开了心窍,变得智慧聪颖起来。

    心念变幻间,丝丝暖流冲洗着祭台,奥义如光线在祭台内穿梭不定。

    一阵阵玄之又玄的明悟,便这么映入心头,变得深刻,他仿佛畅翔在奥义源头内,捕捉最深的玄奥……

    这是灵魂祭台的升华,是境界的再次攀上,他竟直接从始神二重天,迈入了三重天之境!

    难以置信的突破!

    他愣在那儿,感受着身体、祭台、灵魂的神妙变化,双眸闪现出顿悟般的奇光,凝神看着下方巨虫。

    突地,他脸sè骤然一变。

    在他凝神注视的方向,他瞧见一双眼睛,一双此时万万不该睁开的眼睛,那是星火的眼睛。

    星火明明暴死,之前他仔细的检查过,敢肯定星火连生命磁场都消失了,一点印记都不存在。

    分明彻底死绝了,岂能重新睁开眼睛?事情透露着诡异!

    他第一个想法便是虺借助于星火的肉身,yù要最后挣扎,然而,仔细盯着那眼睛看了数秒,他立即否决了这个怀疑。

    因为星火眼睛流露出来的情绪,绝对不是虺的那种不含一丝感情,那眼神,深邃苍古,带着几分嘲弄和冷漠,仿佛在静静等候猎物入网的猎人,让他浑身泛出不安。

    更奇怪的是,那眼睛,还看向了他,一点不避讳他,明显根本不怕他的发现。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生出一种不妙的直觉,好似那眼神很熟悉,他穷死苦想着,倏地将副魂从始界内浮现出来,重新落入祭台内。

    再看那双眼睛的时候,他轰然一震,禁不住低喝道:“黑格!”

    神恩、神泽、古神、古魔四块古大陆间,有着微妙的联系,融合神恩大陆的他,能感应到黑格身上独有的气息。

    那是古大陆才有的特殊气味,只有同类才可以捕捉,是融合后灵魂的印记,根本无法遮掩。

    一声低喝后,那双眼睛神sè泛出惊诧,深深看向他,眼神内sè彩变幻莫测。

    他泛出强烈不安之意,不待那眼神继续变幻,陡然间后撤,化为一簇星光,以空间奥义穿透封印,从虺的躯体表层挪开。

    “咻!”

    他在圣兽青龙身旁站定,神sè沉重,呼道:“那巨虫身上,那星火的眼睛睁开了,那眼睛的主人……应该是黑格,我能感受到他那独有的气息!”

    “黑格?”冥晧嘿然,摇头道:“你一定弄错了,黑格,已经不存在了,他死了。”

    “死了?”石岩愕然,不信道:“不可能!那家伙身上明明有着古神大陆本源气息,我融合神恩大陆本源,岂会感知错误?”

    冥晧先是微愣,旋即轰然一震,脸sè变得极其凝重,“你是说,他的身上流露着古神大陆本源的气息?”

    “千真万确!”

    冥晧、玄河、青龙、迪卡罗都脸sè变得yīn沉难看起来,皆是看向那虺肉身表面,个个如临大敌。

    “布莱恩!来了便来了,何必藏头露尾?”冥晧厉喝。

    “布莱恩”三个字一出,雷迪、腓烈特也悚然变sè,如白rì见鬼一般,先前的兴奋狂喜如被浇灌了一盆冷水,一身热火都熄灭了。

    “他怎会到来?”腓烈特那张苍白的脸,变得更加苍白,这不是他惊惧害怕,而是尸力凝炼到极致的征兆。

    他已全力以赴了。

    “嗤嗤嗤嗤!”

    一条条巨蟒粗壮的雷电,从圣兽青龙体内冲shè出来,形成雷霆电海,阵阵寂灭天地的雷亟狂电之力,将这虚空乱流都给搅的异光飞溅。

    他们先前对付那虺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刻般凝重,都纷纷看向石岩手指的点向。

    冥晧却看向维德森,神sè幽暗,忽然道:“我知道维德森为何突然力量暴涨了,原来是你在暗中添火,看来你神族这些年收集的我主人遗骨,此次全都用上了吧?”

    “咔吧!”

    虺表层的一团肉瘤,猛地炸裂,黄水飞溅中,一簇簇神圣浩荡的光芒凝结,渐渐变成“黑格”的形态出来。

    “哧啦!”

    他从星火肉身内裂开浮现,在那虺的身体上,平静的看向冥晧众人,淡然道:“嗜血陨灭后,你们都变了许多,再没了当年的锐气,我看了你们这么久,你们竟然都没有真正敢冲过来,进入太初生灵肉身内施展全力。”

    “也难怪万年过去,你们仅仅只是略略突破一筹,若非我当年重创至肉身毁灭,今rì的我,怕是已超脱天地,和当年嗜血一般遨游‘虚无域海’,再不受任何约束。”

    他讲话间,周身如晶莹的宝石,折shè出亿万刺目光芒。

    那光芒浩浩荡荡,如密集的利剑,往空间每一个角落刺去,每一道光芒之中,都蕴含着生命波动,仿佛他的一具具灵魂分身。

    “噗噗!”

    束束光芒溅shè,他身旁的虺首当其冲,被光芒冲击,光芒刺在那明黄sè角质上,连腐蚀奥义都无法立即腐蚀的防御,在他的光芒冲击中,直接被穿透而过。

    他是第二个能真正破开虺那层**防御者。

    和石岩不同,他没有借助于任何神兵利器,只是依仗一道道神力凝结的奥义光剑,便将这太初生灵真正创伤。

    “咻咻咻!”

    道道刺目光芒冲刺,光芒中蕴含着他奥义jīng魄,玄河、冥晧众人不得不凝神对待,各自施展奇妙,沉着脸构建防御的结界禁制。

    石岩也不例外。

    从那一束束光芒中,他如瞧见当年第一代神族先辈的风采,在荒中,他融合了那神族先辈的始界星辰,从中洞悉了那人对境界的深层体悟。

    如今,神主将他奥义释放出来,石岩凝神去感受,去小心体会,发现神主在光明奥义的造诣上,怕是超过了十万年前的神族先辈,成古往今来神族最强的可怕存在!

    “星海幻灭!”

    石岩心神惊悸,催动神力,脸sè忽露喜sè。

    神力流荡全身的速度,被以往提升数倍!这并非是始神境界的突破,而是全身筋脉、血肉、细胞的深层蜕变,是生命的进化导致而成!

    一念间,在他眼前浮现一片星海,星海模糊虚幻,如镜中花水中月,不断的变幻着奇妙,时而清晰透彻,时而模糊如虚无。

    神主的那束束光芒,穿透过来,也仿佛被同化了,竟如迷路一般在他映照的星海内飞逝着,永远无法脱身刺入石岩真身。

    这是星辰、空间奥义融合后,石岩如顿悟般突地明白的神通,是福至心灵的境界蜕变。

    “咦!”

    神主轻呼,深邃双眸竟落向他,神情微动,突然洒笑道:“也罢,就先攫取你灵魂,将神恩大陆本源融合了。”

    他身影一动,跨空而来,瞬间落入石岩映照的那片星海。

    也在此刻,从维德森体内飞溅出一簇浓稠鲜血,那鲜血如一把钥匙,在虚空滴溜溜旋转着。

    鲜血骤然一变,化成一扇窗门,一道道身影直接顺势穿透而来。

    逍遥、光明、自在、神武这四大天王最先浮现,旋即,封绝和派尔斯一众神族长老和十二大家族的族长,一个个接连浮现,都在维德森身旁显形。

    出奇地,那维德森释放的腐蚀之力,竟没能给他们带来威胁。

    因为道道刺目光束,在维德森域场内穿刺着,强行改变了腐蚀之力,让腐蚀奥义的玄妙大大减弱。

    那光束,来自于神主,他释放道道光束,除了震慑冥晧、玄河之外,最主要的目的,便是让逍遥众人能安然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