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虺的反击!
    虚空乱流域深处,神主布莱恩和冥晧处在虺的上方虚无处,激烈交战。

    只是两人如被层层迷幻罩住,众人都凝神去望,可还是不能瞧得清楚明了,神主和冥晧像是水中倒影般不真实。

    此刻,众人并没有察觉到在不知不觉间,维德森的力量耗尽,已经跌落向幽暗深处消失不见。

    也没人注意到如今的石岩,仿若飘忽变幻着影子,模糊幽暗,时而忽然消失。

    而失去维德森腐蚀之力强烈冲击的虺,这时候身上重新结成明黄sè的角质防御,和先前一样庇护着周身的安全,它状态明显不太好,巨大的身子蠕动着,如受了重创瑟瑟发抖。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从它身上流荡出了太多的生命jīng气,那些能量被腐蚀之力给消没后,全部被石岩给吸收,化为催动石岩生命进化的养分。

    嗤嗤嗤!

    忽地,从虺身上飘逸出大量的簇簇黑烟,一股极为玄妙难测的能量波动,从它周边骤然爆发出来。

    那股能量常人感知不到,也瞧不见动向,如处于隐形的状态。

    可石岩却看的清晰!

    虺身上释放出来的能量,引动了这虚空乱流无处不在的一种不知名力量,使得虚空出现如深陷的涡旋。

    那涡旋,隐隐约约间能如虚空通道般瞬移,能将它庞大身躯直接迁移离开。

    它要暂避锋芒!

    “咦!”

    突地,迪卡罗轻呼出声,身为空间奥义至深强者的他,虽无法觉察到虺身上奇妙波动的神奇之处,可他却觉察到了空间的不寻常变动,心生惊异,不由暴喝道:“不对劲!”

    此言一出,本来将注意力都放在神主、冥晧一战的众强,才幡然醒悟过来。

    都发现维德森已然消失,发现那虺没了强力约束,竟然起了逃脱之意。

    这如何要得?

    从各个星域前来的众强,此时俨然将虺当成盘中肥肉,辛苦努力那么久,都想通过虺来实现梦寐以求的一切,岂容它趁机逃脱?

    极为有默契的,众强忽视一眼,竟然全部纷纷出手,各种炫目瑰丽的奥义始界一一浮现出来,皆是朝着虺的庞大身躯裹住,如层层叠叠的蛛网,将虺又给束缚了数十层。

    只是,失去维德森的腐蚀之力,他们那层层防御,压根无法真正重创虺。

    虺全力采取防御后,又和先前一样奇迹般的快速增强着力量,涌现出恐怖的生命波动。

    石岩凝神细细端详。

    他生出一种无比玄妙的感觉,他变化后的神识放开,如被开了天眼,瞧见了常人无法窥探的真实!

    在他的视野中,虺仿佛一个强烈磁场,身上散发出一**的光晕,吸引着域外乱流内种种光怪陆离的能量,那些能量,肉眼看不见,一般神识也极难捕捉,只有他那蜕变后的识海,发生了异常变化的神识,才能够勉力捕捉到。

    虺在吸纳着虚空乱流域的力量,进而增强自身的力量,要挣脱束缚,将众人的封印解除!

    让石岩心神惊骇的是,他发现可能无人能阻止虺,唯一能阻止虺的维德森,因为生命潜力的耗尽,此时已经陨灭。

    他yù要出言提醒。

    但就在此时,从他心灵生出陡然涌现紫耀的声音,“你真真想我死么?”

    紫耀身姿妖娆,楚楚可怜,如一个小点在虺背脊处闪现,这趟紫耀和先前迥异,她双眸中有着浓浓的复杂情感,那是只有多愁善感人类才有的情绪,而非之前的冰冷无情无义。

    她神sè柔弱的看向石岩,道:“石岩,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想能恢复过来,然后便返回‘虚无域海’,在所有人中,只有你最为特殊,我希望你别处处与我为敌。”

    石岩懵然。

    他再也分不清此刻的紫耀,到底是紫耀本身意识,还是彻底被虺被融合了。

    他无法决断,愣在那儿深深皱着眉头,一时间恍惚了。

    他很想认为这趟的紫耀依然为假,但不知为何,从紫耀脸上流露出来的神情,从她的语气,从她细微的动作细节,却让石岩隐隐觉得,这一刻显现出来的紫耀,最最起码!也有紫耀的部分灵魂意识!

    “还记得初次见你的时候,你被幽盟的人束缚着,当时我就认为你不同寻常,在返回紫耀星前,我们深陷rì星爆碎场,被卡托追击,我们一起经历过许多许多,我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

    紫耀深深看着他,轻柔叙述着以往,露出一抹凄然,“我醒转过来了,知道自己为它的一缕灵魂,属于它的一部分,是它放出去感悟荒的世界玄妙的,我知道我很可悲,但我也知道,它若真正不存在了,我……也将消失。”

    石岩愣在那儿,远远看着紫耀,脑海听着她的叙述,久久无语。

    他最终并未多言什么。

    没有他的提醒,众人很难意识到在虺的身上,此时正发生着什么玄妙。

    石岩瞧的清楚,在虺身下的方位,一个光点闪烁出现,旋即一道影迹惊鸿一瞥,如消失在虺体内。

    旋即,紫耀脸上深情款款骤然消失,重新恢复冰冷漠然,她视线别开石岩,落向玄河、神族族人方向,瞳孔布满浓烈森寒。

    石岩突生jǐng惕心,脸sè巨变,灵魂泛出强烈不安。

    “轰轰轰!”

    虚空乱流内无数流光陡然间变得汹涌恐怖,无数能看见,亦或者看不见的能量,骤然变得狂暴起来,仿佛山崩地裂,仿佛星辰爆炸,一团团火烧云的光团滚动着,在这虚空内游荡。

    如一只只火艳艳的巨大眼瞳,流露出摄人灵魂的诡异能量,那种能量肉眼瞧不见,达到不朽境界者能神识捕捉。

    “这!这是!这是那种能量!”逍遥轰然一震,惊骇yù绝的尖叫起来。

    神武、自在、光明也是震骇之极,都浮现出深深惧意,如回忆向大恐怖的景象,心生寒意。

    “是主人掌握的力量!”玄河轻喝。

    腓烈特两眼放光,“不错,正是主人掌握的力量!冥晧说主人的力量来自于太初生灵,说那种力量只有太初生灵才知晓,看来冥晧又一次说对了!”

    “啪啪啪!”

    几个神族长老会的长老,尚且来不及发出一声尖叫,便肉身一颤,生命磁场忽然消失了。

    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不朽境界者能隐隐感知到玄妙,但真正看的一清二楚,并且知道来龙去脉的只有一人。

    就是石岩。

    他蜕变后神识如敏锐天眼,清晰发现是那股神秘能量弥漫开来,渗透在那些神族长老的脑海,将他们的灵魂祭台直接摧毁,导致他们主魂崩溃,直接就陨灭了。

    “嗤嗤嗤!”

    一根根黏糊糊的肉筋般的触手,从虺体内飙shè出来,将死者尸身缠住,猛然拉向它身体。

    失去维德森腐蚀之力约束的虺,趁着石岩分心没有提醒之际,似乎完成了某种变化,将一道影子收入体内,旋即便力量骤然暴涨,在被封印的情况下爆发神秘之力,开始首次大规模反击。

    与此同时,阵阵模糊低语声,从极远之处传来。

    众人悚然剧变,连玄河、迪卡罗都第一次慌了,露出极为凝重不安之sè。

    “它的十一个分身,怎那么快到来?不该这样啊!”玄河看向迪卡罗。

    迪卡罗脸sè难看之极,苦涩道:“我也不知道,它好像突然间暴涨了力量,使得分身过来的速度都变得快捷起来。”

    如他们所言,在众人视线无法窥视的茫茫虚空乱流内,十一个比生命之星都庞大的巨虫,蠕动着身子,携带着澎湃如海洋的生命磁场,一起朝着此地冲击过来,它们游动在虚空乱流内,如巨船在海中航行,溅出许多虚空波纹,引得周边传来巨大爆炸,导致虚空乱流如全面崩溃一般。

    强者有直觉,此刻,众多强者都生出一种末rì浩劫降临的感觉,本能的觉得不安。

    众人都抬头,下意识看向神主和冥晧,想知道值此关键时刻,这两个世间最巅峰的强者,究竟如何决策。

    下一刻,所有人脸sè都变了,变得极其难看。

    因为在虺上方处,已经变成一片空白,神主和冥晧如凭空消失,竟然根本不在。

    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面面相觑,脸sè都奇差,连迪卡罗都深深皱眉,在众人注目下,摇头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更加不知道他们怎么就消失了。”

    顿了一下,迪卡罗道:“但是以他们的境界层次,如果觉察到此地玄妙,应该很快便会返回,无需太过紧张。”

    他无法给出答案。

    但有个人可以给出答案。

    “神主和冥晧凝结的世界,交战的空间,被虺的神秘之力影响,直接被从此地抹除了。”石岩突地出声,沉吟了一下,皱眉道:“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一刻的神主和冥晧,应该已经在虚无域海了,能否及时返回赶来,可真说不准。”

    此言一出,众人都骇然失sè,纷纷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