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那种力量!
    众人讲话交谈的时候,虺的攻势其实并没有停滞,这片空间依旧充斥着毁天灭地的大爆炸大波动。

    但玄河众人合力封印,将那些冲击过来的力量都强行控制住,至于境界略低的那些神族族人,也被四大天王给庇护着,暂时没有受到影响。

    此刻,石岩早恢复正常形态,先前浮现的狰狞模样,因他心念变幻,很快就收拢。

    那形态,仿佛为不死之身的强化表现,能够随心所yù的施展,能一念间恢复如初。

    冥皇族族人的到来,瞬间吸引了众人注意力,阿黛拉携带着冥皇族强者,视线在人群中搜寻着,旋即将注意力放在石岩身上,为石岩始神三重天的新境界惊骇莫名。

    “时间并不多!”迪卡罗眼神yīn霾,心中如灌了铅,沉重到了极点。

    他这么一说,众人才认清事实,纷纷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虺的身上。

    虺身上隆起的肉疙瘩,这时候诡异的蠕动着,就像是有亿万小虫在活动,要从它庞大如星球的身体挣脱出来。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啪啪啪!”

    随着一声声爆响,那些肉疙瘩炸裂,一道道冰冷僵直的身体,突然间就从中飞了出来。

    那是一个个之前被扯入,被汲取了所有生命jīng力的武者,那些人显然早就死了,但此刻,从他们的〖体〗内却迸发一种诡异的能量,那种能量yīn寒彻骨,冷飕飕的,如将邪鬼唤醒。

    他们表情都是木然。眼神空洞没有sè彩,有的人〖肢〗体都不全,缺胳膊少腿的也有不少。

    这些人数量竟然成百数千,残躯冰冷,〖体〗内流转着不明波动,悄悄浮在虺的身上,渐渐往周边扩散。

    “腓烈特,是你们尸族以炼尸手法淬炼的尸奴么?”玄河脸皮子抖动了一下。回头看向腓烈特,眼睛寒冽。

    “不是。”腓烈特神sè凝重,心里面满是惊诧“我们炼制的尸奴,还有着微弱的生命波动,但那些人,没有一点生命迹象,他们是真正的死人。可〖体〗内却有着诡异能量。”

    顿了一顿,腓烈特又道:“有几个家伙,〖体〗内的能量极为可怕,不逊sè不朽境界者的程度。”

    玄河脸sè微变。

    “玄河,到底怎么一回事?”阿黛拉黛眉一横,咬着红唇娇喝,曼妙xìng感身姿一晃间,便到了玄河旁边,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你们究竟在虚空乱流域搞什么鬼?你们可知道十一个星域发生了多大变动。死了多少人了?”

    她和玄河是老相好,万年前就曾经海誓山盟过,时隔多年,她在对待玄河的时候,依然如当年那般不客气。

    这其实也是关系紧密的一种表现。

    “不过是死了点人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玄河撇了撇嘴“如果这家伙分身聚集,我们的那一个个星域能否保持完整,可真说不准。”

    此言一出,刚过来的冥皇族族人。皆是悚然变sè,被大大惊住了。

    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xìng。

    也在此时,奥黛丽翩然一动,倩影在石岩旁边凝现出来,她美眸一转,眼波熠熠,道:“真有那么严重?”

    石岩深深看向她。心中暗赞她的绝美脱俗,视线在她比例完美的酮体上游弋了一下,苦笑道:“你融合神泽大陆本源。你以自己本源好好体悟,或许,你就能知道这家伙的可怕了。”

    奥黛丽美眸深幽,略显嗔怪,心道都这个时候了,这家伙眼神依然会这么不正经。

    ——女人都是敏感的,石岩那放肆的目光游弋她身上的时候,她洞察的一清二楚。

    但她此刻显然无法计较,闻言,奥黛丽凝神体悟,灵魂祭台内一簇簇幽魂晃悠着,丝丝缕缕碧绿sè的火焰跳跃着,像是电波般朝着虺的方向蔓延过去……

    半响,阿黛拉娇躯巨震,绝美的脸庞浮现一抹惊骇,禁不住喝道:“太初生灵!”

    她对天火的融合仅次于黑格,比石岩还要高出一线,已经快要达到天火全然合一的程度,凝神去感应后,立即借助于本源内的记忆烙印,洞察了虺的玄妙之处。

    “它能毁了世间一切。”石岩沉声一喝。

    “玄河,冥晧人在何处?这么关键的时刻,他怎么可能不出现?”另一边,阿黛拉还在责问玄河。

    玄河风流一世,多么英雄了得的人物,可在面对阿黛拉的时候,总显得有点放不开,苦笑道:“冥晧和神主一并莫名消失……”

    他看向石岩,解释说:“听那小子说,冥晧和神主可能被虺给弄入虚无域海了,我也不知道真假。”

    阿黛拉凤目倏然望向这边。

    “真是那样?”奥黛丽顺势询问。

    “应该是的,我也不敢百分百肯定,只能隐隐捕捉一二。”石岩点头。

    “你怎么能感受到?”阿黛拉不满意这个〖答〗案,继续追问。

    石岩淡然一笑,没有详细解释,也不认为该向她解释什么。

    冥皇族没有公然宣布和嗜血一脉联手,自然就和他没有什么交情,他犯不着买阿黛拉的账。

    “你小子什么态度?”阿黛拉艳容一冷,美目带煞“你真当你是嗜血新尊主不成?就算是冥晧、玄河与我讲话都要客客气气,你摆什么架子?”

    “冥晧是你亲哥哥,玄河是你老情人,对你自然客客气气,管我个屁事!”石岩心中冷哼,脸sè变得冷淡,没有搭理阿黛拉的不满,连带着,他对身旁奥黛丽也没了多少好脸sè,皱着眉头沉默。

    “玄河!你挑选的人本事没有,脾气不小嘛?竟然对长辈如此不敬,难道还要我教训不成?”阿黛拉寒着脸娇喝。

    “母亲别闹了。”奥黛丽无奈的劝解。

    “连你也帮衬那小子不成?”她不劝还好,她这么一说,阿黛拉竟愈发恼怒,板着脸道:“吉拉嗒,给我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别当自己真是嗜血新尊主了,让他认清事实,——离他作威作福的rì子还长着呢!”

    “别闹了。”玄河苦笑。

    “我就要闹!”阿黛拉娇喝。

    吉拉嗒身为冥皇族族人,根本无法违抗她的命令,虽满心不愿,也只能依言出手。

    如一道暗影掠过,他骤然在石岩头顶方向闪现出来,抬手一抓,指尖倾泻出无数幽魂邪力,如要将石岩灵魂祭台给拧出识海来。

    此刻,从虺〖体〗内肉疙瘩爆出的一个个木然武者,分散开来,已经朝着神族、玄河众人这边过来,但阿黛拉视而不见,竟然执意要教训石岩。

    “吉叔,千万别乱来!”奥黛丽急呼。

    但略显迟了。

    阿黛拉寒着脸,冷冷看着石岩,又看向玄河,也不知道气石岩,还是气玄河,总之闹了脾气。

    吉拉嗒骑虎难下,只能无奈出手,要稍稍教训一下石岩。

    出奇地,在那吉拉嗒攻势下,石岩竟然岿然不动,只是抬头看向那涌向天灵盖的幽魂邪力,眼眸中泛出奇异的光点。

    他此刻的感觉的确极为奇特,那些幽魂邪力有着拘魂的奥妙,能牵引主魂,将主魂从祭台内剥离,事实上,他主魂也确实有这种感觉,有种飘飘yù飞的无奈。

    主魂一旦脱离祭台,被人拘禁了,那就意味着生死由对方拿捏了,这绝对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当然,他也相信吉拉嗒不会真敢那他怎么样,但他凝神yù要反击之时,那变异的识海内的神识之力,倏然从识海飞逸出来,仿佛江海决堤般,轰然席卷向那吉拉嗒释放的幽魂邪力。

    “嗤嗤嗤!”

    忽地,吉拉嗒释放的幽魂邪力燃烧成火焰,那诡异的神识之力如影随形,竟穿透那些幽魂邪力,直朝着吉拉嗒胸口蔓延。

    一股本能的不安,让吉拉嗒悚然惊变,连忙施展种种力量防御,却发现一股无形的能量,悄然间已经渗透过来。

    他浑身一僵,待到发现不妙的时候,〖体〗内已被那种能量侵入,血肉、神力、jīng气、灵魂种种能量忽然崩溃,肉身和灵魂祭台如要分裂崩解,要直接爆炸开来一般。

    他脸sè变得极其难看,禁不住尖叫起来“这什么鬼力量!”

    那力量,他明明知道在〖体〗内流动破坏着,却硬是无法确切感知,就像是有人拿刀枪捅你刺你,你只不知道疼痛来自于何处,却不知道刀剑在何处。

    但你却知道一点,你身体和祭台正被破坏着,而且很快就会崩溃瓦解。

    这是一种极其诡异,让人能心神崩溃的不知名能量,一种无影无形难以感知的能量。

    众人中,圣兽青龙双眸骤然明亮,他忽然轻呼:“石岩手下留情!”

    沉溺在那神识之力奇妙中的石岩,被他这么一喊,幡然醒悟过来,念头一动,一缕缕神识重新收回。

    吉拉嗒立即恢复正常,吓出了一身冷汗,再看石岩的时候,如见鬼一般,脸sè变得苍白,数秒后,他轰然一震,不自禁的尖叫起来“是,是那种力量,嗜血当年掌握的力量!”

    此言一出,连神族族人在内,所有人全部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