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主母
    万年前嗜血被众强围殴归墟,只剩一身遗骨粉碎,由神族、天水宫、千幻宗、碎殿先辈得到。

    时隔万年,神族众强、凌翔、西泽、洛林各大不朽境界者,寄希望于嗜血遗骨,试图洞察那种神秘力量,最终都宣告失败了。

    在很多人眼中,那种力量才是嗜血能荣登至强者的根源,也是神主和众强击杀嗜血的主要原因。

    ——所有人都想要获得那种力量!

    今天,那种力量重现星海,由嗜血的传承者激发出来。

    如何能不震天动地?

    这一刻,众人看向石岩的目光,都纷纷变得炙热起来。

    “呼呼呼!”

    突地,那些先前从虺〖体〗内飞逸出来的武者,瞬间速度飙升,如一道道流光飞掠,都涌了过来。

    为首三名武者,肉身都是残破的,也不知道丧生了多少年,胸腔还有破洞,流淌着腥味恶臭的黏液,甚至能隐隐看到肠胃蠕动着,叫人心寒,让胆小者头皮发麻。

    三人目光木然空洞,没有人类应有的情感,〖体〗内涌动的诡异之力yīn寒凌厉。

    “夺夺夺!”

    一道道菱形剑光,凌厉锋锐,竟从他们口中爆了出来。

    剑光yīn寒,闪烁着晶莹光泽,直接钉在三名神族长老胸前,三名只是始神境界的神族长老,连尖叫都没有传来,便两眼一黑失去生机。

    “咻咻咻!”

    无数菱形剑光穿透,密集如雨,汹涌狂烈涌来。

    一个个两眼发光的强者,再也来不及质问石岩身上奥妙。皆是施展力量奥义,各自将神力凝结出来。

    或是神力凝结成海,或是寒力堆砌成冰山,或是金光如rì月之辉,或是鲜血粘稠如河流,奥义种种玄妙释放,令虚空乱流域骤然变得瑰丽莫测,如无数烟huā绚烂多姿。

    巨虫“虺”的首部。悄然浮现一道俊美身影,他嘴角含笑,眼眸幽暗,此时静静看着众人。

    “天邪!”

    玄河、腓烈特、迪卡罗三人同时暴喝,不敢置信到了极点,一时间心神巨震。

    天邪为巨澜商会会长,在如今的星海间,势力极大。仅次于神族、嗜血、冥皇族,最主要的是千幻宗、碎殿、天水宫一众势力,也都以天邪为首,全部听从天邪的调度。

    富可敌国的巨澜商会会长,怎会现身在虺的首部,还能安然无恙的挺立不动。

    大家都生出不妙感,意识到这诡异怕是大大不妥,就连神族四大天王都眉头紧皱,尤其是其中的神武天王,他深深凝视着天邪。眼中闪现惊惧不安的sè彩,突然喝道:“不对!你之前并非这般强大!”

    前段时间他受神主的嘱咐,去巨澜商会总部找天邪,试图说服天邪令他站在神族一方。

    天邪自然没有应允,因为这一点,神武还以切磋为由和天邪交战,那时候天邪为不朽二重天,修炼火焰奥义,力量不逊sè神武,两人势均力敌战了个平手。

    但今天的天邪。却让神武心底泛出寒意,那寒意来自于灵魂本能,他知道此刻的天邪,要比当时强大太多!

    如果此刻再次与天邪交战,他相信他必然落败,或许连成功逃脱都不能。

    因为,此刻天邪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有种让他面对神主时候的感觉。

    “各位别来无恙。”天邪洒然一笑,气度倜傥“欢迎各位前来这儿。我天邪谨代表我主母,向各位问好。”

    一道妩媚艳丽的身影,在天邪身后浮现,赫然便是紫耀,此刻紫耀端坐在一个七彩绚烂的瑰丽宝座上,那宝座如以许多才是水晶美玉堆砌而成,显得美轮美奂,耀目鲜艳。

    她盘膝端坐在那七彩宝座上,表情漠然,带着居高临下的睥睨,冷眼看着众人。

    她现身后,天邪主动弓着身子,态度愈发谦卑,向众人介绍:“这便是我主母。”

    紫耀、天邪浮现后,那些攻势凶猛的冰冷武者,都暂停了动作,如僵硬的尸体浮动在众人周边,空洞木然的眼睛,幽幽看着众人。

    “天邪!你搞什么鬼?”玄河脸sè奇差,强压着暴怒,喝道:“她什么时候成了你主母?你天邪身为巨澜商会会长,竟卑躬屈膝在一个女人帐下,你天邪何时变得如此不要脸了?”

    这是众人一致的迷惑不解。

    “主母一直都是我主母,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能成为主母的仆从,乃是我天邪的荣耀。而我,也是主母一手创造而出。”天邪笑容不减,在众人面前夸夸而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大家顺势看向紫耀。

    几乎人人都流露出莫名惊诧,皱眉沉思,在暗暗猜测紫耀的身份来历。

    众人中,没有多少人知道紫耀身份来历,只有玄河、腓烈特知道在石岩的身边,貌似有这么一个女人存在,只是,这女人……何时成了天邪的主母了?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

    “她就是那巨虫!”奥黛丽忽然轻呼。

    “她是那虫子?”阿黛拉一脸莫名,讶然道:“怎么可能?她那么美丽动人,岂是那么恶心之物?”

    “就是她。”奥黛丽吸了一口寒气,丰挺酥胸顺势鼓胀饱满,让她那娇好的身姿愈发动人“我融合了祖星本源,其中有记忆烙印,她身上传来的气息,和那巨虫一模一样,她就是那太初生灵!”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惊愕之极,表情都变得凝重。

    “小子,她所言可是真的?”腓烈特瞪向石岩,脸sèyīn沉,双眸中光泽激烈摇曳着。

    石岩喟然一叹,点了点头,道:“奥黛丽说的没错,紫耀,的确就是虺。”

    他讲话的时候,对众人不屑一顾的紫耀,美眸荡漾出异光,远远看向石岩,没有情感的眼神一变,流露出复杂莫名的情绪。

    石岩心底苦涩,他意识到如今的局势,已完全被紫耀把持,天邪的出现,那些一个个武者尸身的浮出,意味着紫耀有了十足把握,他知道他一时心软,给了紫耀足够的时间筹划准备,直接扭转了局面。

    能重创她的维德森耗尽生命跌落,能给她威胁的神主、冥晧都被她送入“虚无域海”了,此刻她分身迅速赶来,还有谁能阻止她?

    “天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玄河喝道。

    天邪笑容温和,耸肩潇洒道:“主母和荒、噬一样,都是太初生灵,是最初诞生的生灵,不是尔等低等级生灵可以理解洞悉的,主母需要你们的力量来恢复,主母要毁灭荒和荒的始界,也就是你们生存的宇宙,就是这么简单。”

    神族的那些族人,听天邪这么说,倒是没有太多感触,因为他们之前听神主分析过,已经大致意识到其中玄妙。

    可石岩、玄河、阿黛拉、青龙众人,听天邪如此一说,都轰然一震,脑海如雷电爆炸,震的他们头晕目眩。

    他们生存的宇宙,竟然只是荒的始界,是荒创造而出!

    这重磅炸弹摧毁了每一个心灵识海,弄的他们全部蒙住了,愣在那儿沉溺在巨大惊悸中。

    “我们一直生活的宇宙,都只是荒的始界,那我们,我们是生灵?”玄河喃喃低语,如失了魂儿,其余人和他也差不多,都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场内众人,只有石岩很快清醒冷静过来,心中泛出无比玄妙的感觉。

    天邪的一番话,对他来说是醍醐灌顶的震动,让他顿悟般醒转过来,也让他意识到了〖真〗实。

    一直以来,他都隐隐有些怀疑,怀疑着一切,因为他自身的始界,如今,也朝着浩淼星海延伸拓展,他刚刚神识细查,发现如今他的始界星辰璀璨,rì月星辰,山川河流,风雨雷电种种已经一样不少了!

    他肉身、灵魂蜕变的时候,没想到始界也一样发生变化,如今他的始界,处于没了旺盛强悍的生命种族外,和他生活的星海几乎大体相似。

    他能创造星空,能凝炼星海世界,那荒,为何不能?

    他几乎立即就相信了天邪所言。

    “你们都是荒创造出来,不,确切的说是被荒的四个个体创造出来,神恩、神泽、古神、古魔都是荒当年的躯体,只因被重创才分裂。”天邪回头,见紫耀神情漠然,并没有不高兴的动作,就很爽快的说明其中缘由。

    大家全部沉溺在天邪话语的巨大灵魂冲击中。

    “她的十一个分身,很快便会到来,你们还要继续听下去么?”突地,迪卡罗咬着牙齿,厉声暴喝道。

    众人轰然巨震,都突然醒转过来,明白此刻紫耀压根不着急。

    该着急的其实是他们,一旦她分身重聚,还有何人能幸免于难?

    紫耀眼眸露出嘲弄的sè彩,遥遥看向迪卡罗的方向,似乎不怕他能捣鼓出什么动静出来。

    天邪返回,维德森陨灭,神主、冥晧消失后,在她来看此地单凭她一个主魂存在,便足以震慑一切。

    “给你们一条活路。”天邪微笑着,认真建议道:“都交出一缕魂印,侍奉我主母为主,由我主母赐下力量,你们按我主母吩咐重返荒的始界做事,可保你们不会就此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