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血战
    ---------..

    收藏【】,为您提供jīng彩阅读。

    虚空乱流域场内所有武者,此刻都神智被迷惑,流露出桓神魂颠倒神sè。

    不论男女,此刻都被紫耀美丽魅惑,心神失守,被夺取了理智。

    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诡魅邪力,冲击着所有人主魂识海,令他们不自禁的被影响。

    石岩一脸骇然,不敢继续逗留,掉头后撤,神sè坚决果断。

    若非脑海本源波动触及,若非他也洞察那神秘能量,他灵魂祭台也会被入侵,进而失去理智。

    他瞧的清楚,紫耀通过那种无影无形的神秘能量,将庞大神识释放出来,直接侵入众人脑海,迷惑了他们的主魂,让他们皆是头晕目眩,出现如今不堪神态。

    众人中,只有他触及了那玄妙能量的神奇,及时意识到不妙',这才不受迷惑全身而退。

    他再也不敢继续逗留。

    此刻,在后退之时,他副魂涌动着,主动去勾连神恩星,以灵魂意识来贯穿通道。

    “哧啦!”

    一条灿若银河的光门,遽然在他身后浮现出来,那光门内隐隐浮现出无尽海的广阔。

    身为神恩大陆之主,他人不论在何处,都能心神变动间,瞬间重返那块陆地,这便是融合古大陆本源者的一种特殊神通。

    当然,苍澐、奥黛丽这两人境界低微,加上不懂得空间奥义真谛,怕是无法达成此事。

    但他知道,神主一定可以,他这时候便在暗暗猜测,猜测神主会不会重返古神大陆,寻找合适机会再次过来。

    此地众人暂时被迷惑心智,或许会身陷巨大凶险,但他却知道以他如今境界修为,就算是洞悉那种神秘能量,恐怕也无法改变这一切。

    更何况此地众人中,唯一被他真正记挂的也只有紫耀。

    但紫耀,反成了罪魁祸首,当真是造化弄人。

    他yù暂避锋芒,裂开光门后,就准备降临神恩大陆。

    紫耀明眸内光晕流动,远远看向他流露出惊讶,似在好奇他居然能摆脱心灵的魅惑,还能果断后辙。

    巨蛇本体融合后,紫耀那一贯冰冷无情的神sè,发生极大变化,变得情绪丰富许多如真真成了一个有血有肉有xìng感的生灵她眼见石岩要走,又轻呼传讯,“你何必要走?我会吃了你不成?这么多人中,唯独对你我不会痛下杀手,你就不能留下陪我么?”

    她这次的声音语调这次的灵魂波动,都和真正的紫耀一模一样。

    仿佛紫耀的灵魂意识又回来了······

    但石岩却再也不敢相信,连回应一句都没有,一言不发的封闭识海,踏步就yù遁离。

    紫耀美眸骤然yīn寒,禁不住冷哼那哼声如蕴含着无尽魔力,如扭转了虚空波动,石岩贯穿出来的光门,像是被层层波纹给堵住了,光门内浮现的无尽海的场景,忽然变得模糊不堪。

    “不识抬举!”紫耀神sè不悦。

    天邪脸sèyīn冷,不待紫耀吩咐主动化为一道虹光,越过神族、玄河众人,瞬息间便到了石岩旁边,要将石岩擒拿。

    石岩心神大惊,至此关键时刻他骤然冷静下来,一道道念头在脑海中掠过。

    他忽然意识到在此地若是单凭他一人之力,边说逃离了,怕是连活下去都艰难,如今的紫耀太过诡异可怕,绝非任何一人能单独抗衡

    要想成功摆脱紫耀,只有将场面彻底乱起来,只有依赖更多人。

    这念头一滋生,他当机立断一点眉心,他那变化的神识,如看不见的水纹涟漪,瞬间荡漾开来。

    在那神识内,附有清冷寒冽之一,专门用来洗涤灵魂,来让理智恢复清醒的。

    他拥有的力量,和那紫耀的一模一样,也是那种只有太初生灵才能掌握的神秘之力。

    如他所料,这力量果然有着奇效!

    那冰寒冷冽灵魂意识无形渗透,一落入最近的奥黛丽祭台,奥黛丽浑身一个激灵,立即就幡然醒悟,曼妙身躯微震,忽然惊呼道:“怎会那样?”

    他灵魂意识蔓延扩散,很快玄河、阿黛拉、腓烈特也都一一醒转,就连那些神族的族人,也被他点醒,皆是脸sè巨变,纷纷凝结力量,将奥义催动,形成层层的封印结界,将自己的灵魂祭台给罩住。

    他们都明白刚刚被紫耀夺了心智,这次学聪明了,都封闭祭台和识海,防止再一次的心灵入侵。

    “石岩,怎么一回事?”最先醒转的奥黛丽,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石岩,她冰雪聪明,马上就知道将他们弄醒的就是石岩,赶紧询问。

    “天邪你果真疯了!”

    玄河冷笑,化为一条绵长血河,飙shè向天邪的方向。

    此时,天邪正yù出手,要将石岩囚禁住。

    玄河已经发现只有石岩能破紫耀的心灵魅惑,知道一旦石岩被制住,众人一点挣脱机会都没有,便施展全力,要解石岩的围。

    和他一样明事理者自然不少,腓烈特、圣兽青龙、雷迪也都心中一动,皆是聚集在石岩身侧,将石岩给率先围住,以防石岩被天邪给制住。

    “护住那小子!”阿黛拉愣了下,也醒转过来,马上喝声吩咐。

    冥皇族的族人,也倏然而动,聚集在石岩身旁,一起携手帮助玄河对天邪施压。

    天邪周身虹光万丈,道道虹光都唧唧喳喳的传来奇异的声音,如拥有生命意识的虫豸在相互交谈鼓气,那些域外神光和紫耀掌握的一模一样,有着类似于天火的本源气息,比神族的光明奥义还要玄奥不少。

    “咻咻咻!”

    玄河双眸变得猩红,从他瞳仁内飞出一条条猩红粘稠的血河,血河浩浩荡荡,透出浓烈血腥味,血水汩汩冒着血泡,一个血泡爆裂,便飞出一缕血气,血气凝结在一块,如化成血龙,蕴含着死寂的气息,要将一切生灵带入死亡。

    猩红血河深处,却涌动出勃勃生机,那生机和死亡不但不相冲,还激发了死亡之力,令那死亡域场惊天动地。

    天邪的万丈虹光,被玄河的血河给淹没,可天邪却神sè如常,淡然道:“玄河,以前你与我势均力敌,但现在你逊sè我一线多。”

    道道虹光如挣脱深渊的潜龙,硬生生从血河内穿透出来,又往石岩的方向shè去。

    “噗!”

    玄河吐出一口猩红鲜血,鲜血虚空凝结为血钻,晶莹剔透,骤然涌出澎湃之极的生命波动。

    “血祭!”

    玄河沉喝,那血河如煮沸的滚水,如喷涌的岩浆潭,变得炙烈澎湃,一个个血泡泡炸裂。

    一头猩红血龙,双眸赤红透露着浓烈死意,龙躯内却蕴含着恐怖生命波动,直接从血河内凝结暴出,发出无声咆哮,去撕咬天邪。

    天邪不为所动,神体诡异变幻了一下,倏然炸裂成无数碎光消失。

    旋即在石岩身后重新凝结,抬手去抓石岩,要将石岩禁锢住。

    “去!”

    石岩镇定如常,一口jīng血喷涌在那血剑上,在一瞬间血剑上所有血瞳全部睁开,变得邪异之极,一个个血眼如虫子在剑体上蠕动着,令那血剑无比邪恶,化为一条血芒,直接刺向天邪。

    他生命形态发生巨变后,鲜血也不再是不死魔血,而是一种他暂时无法领悟奇妙的jīng血。

    那鲜血内蕴藏着不知名的力量,流转的能量气息比不死魔血如整整高出一个等阶,就如人族鲜血和不死魔血的分别一样,有着更多不明的神奇,也是如此,那血剑血瞳瞬间全部睁开,将最大的力量霎那间催生。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那血剑化为妖异的血瞳,滚撞在天邪胸口。

    天邪骨骼如炸碎,脸上从容不在,骇然看向胸口巨大血瞳,如忽然蒙住了。

    “肉甲!”

    石岩心中轻呼,那面血盾如妖异的鲜花在他体表生长,迅速将他全身罩住。

    神识变动间,他蜕变成先前展现的形态,周身怪刺森森,背脊裂出一对巨大骨翼,指甲森寒凌厉如刀,体内鲜血如烈酒燃烧,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疯狂在全身筋脉、血肉、骨骸、五脏六腑内滚滚涌动。

    这一刻,石岩有种睥睨天下的自信,要能力抗不朽武者。

    那撞击在天邪胸口的血瞳,闪烁着妖异猩红的血sè光芒,如刺猬般猛然溅shè出无数血光,血光尽数刺入天邪胸腔。

    天邪禁不住闷哼一声,悚然变sè,喝道:“你的生命形态,竟达到了当年嗜血的高度,果然不愧是他的传承者。”

    “咚咚咚!”

    天邪心脏传来星辰炸裂的巨大响声,一股堪比不朽三重天强者的滔天之力从他胸口爆发,那血瞳如滚动的皮球,被直接推挤开来。

    巨力顺势袭来,如力量凝聚的海洋,顺着那血瞳往石岩蔓延,要将他给淹没掉。

    这一刻天邪爆发的威慑,堪比神主布莱恩,堪比御魂魁首冥皓,惊人之极。

    “你敢!”

    腓烈特、雷迪和圣兽青龙,齐声爆吼,同时奋然出手,各施玄妙。

    虺的主兽蛇头皇冠宝座内,紫耀居高临下俯瞰下方,美眸凝聚在石岩身上,也手持露出动容神sè。

    似乎,此刻蜕变成全新战斗形态,激发那神秘能量的石岩,令她想起了什么往事。

    ……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