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域海第一战!
    伊夫林就像是邻家慈祥长辈,将有关虚无域海种种玄妙告知,通过他的讲解,石岩、奥黛丽对此地终于有了清醒的认识。

    两人这才知道,真实的星海有多么的广阔无垠,类似于他们域界的地方数不尽数,也明白“虚无域海”的神奇之处,知道太初生灵并非仅仅只有荒、噬、虺三个,也意识到自己始神的境界,在虚无域海其实很渺小。

    “荒域乃太初生灵荒创造出来的世界,很奇妙,你们的师门长辈,有没有真正面见过荒,得到过荒的核心传承?”

    伊夫林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这番话问出的时候,他眉心竖立的肉缝蠕动了一下,一股玄妙的灵魂波动,从那第三只眼睛内穿透出来,注入了奥黛丽的眼眸中。

    奥黛丽忽然恍惚,目露迷茫,她境界只有始神一重天,猝不及防下被伊夫林来了这么一招,立即短瞬失去意识,怔然说道:“哪有什么师门长辈啊,骗你们的……”

    此言一出,石岩太阳穴猛然一跳,心中叫糟。

    他脸sè骤然变得凝重到了极点,想也不想,瞬间将奥黛丽扯到身旁,掌心一缕酷寒渡入奥黛丽体内。

    打了个寒颤,奥黛丽倏然醒转,旋即绝美脸颊布满寒霜,美眸冰冷彻骨。

    石岩暗骂自己不够谨慎,他太低估对方的狡诈yīn险了,那伊夫林从始至终面露笑容,对他们的问题详细说明,态度好的让他防备心减弱,还真以为对方真是顾忌他的那番谎言。来主动套近乎。

    没料到这老头如此难缠,费尽心机对他们的一番讲解,只是为了令他们暂时麻痹,旋即盯着境界略低的奥黛丽,忽然施展灵魂邪术,令奥黛丽瞬间中招,一下子将实话给全部说了出来。

    “好yīn险的老贼!”奥黛丽寒着脸,浑身幽魂转动。将脑海一丝残念给剔除,冰冷的娇喝道。

    伊夫林、亚当斯、玛希莎这三名天目族的族人,套出奥黛丽的实话后,忽然同时沉默。

    玛希莎只是皱了皱眉头,流露出古怪之sè,似乎还轻声一叹,像是很怜悯他们即将的遭遇。

    伊夫林、亚当斯这两名师兄,神情骤然变得yīn鸷冰冷。先前的温和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立即将本来面目浮现出来。

    “嘿嘿!”伊夫林怪声冷笑,“竟然还真是两个愚昧无知的小家伙,陨石内部的东西,应该是你们师门秘宝吧,害的我之前灵魂重创,也让我疑神疑鬼,花费那么长时间才确定真实,你们可知浪费我多少时间?”

    讲话间,伊夫林身如一道冰寒流光。从他们身下的火晶云舟飞掠而来,转瞬间便落向石岩、奥黛丽所在的陨石上。

    他回过头来,冲亚当斯、玛希莎说道:“只是两个始神小辈,我可以轻松料理,他们逃都逃不掉,你们不用浪费神力。”

    亚当斯点头,yīn声道:“那就有劳师兄了。”

    “师兄,不用做的太绝吧?”玛希莎皱眉道。

    “在虚无域海内,没有任何规则可言,碰到我们算他们命运不好。更何况,在他们身下的陨石内部,应该有好东西。”亚当斯哼了一声,训斥道:“你初次来这儿,不知道这里的凶险,如果今次我们遇到不朽二重天境界者,可能也落不到善终。别有怜悯心,不然将来定吃大亏!”

    玛希莎闻言幽幽一叹,没有继续劝说。知道劝说也没用。

    “老头,你好深的心机,费尽那么大力气为我们详解了虚无域海的玄妙,我只想问一句,你们之前所言,到底是真是假?”石岩眉头紧锁,看着伊夫林慢悠悠过来,也暗暗御动神力。

    “之前所言没有一字虚假,为了能让你们放松jǐng惕,我自然不会自露破绽,你们还是经验不足,别怪我心狠手辣。”此刻的伊夫林,脸sèyīn冷,早就没有了原先的慈祥温和,他径直走向石岩,“我会先杀了你,然后以你师妹魂魄,来问出陨石内部的玄妙。”

    “仅仅只是因为你灵魂受创,就要对我们赶尽杀绝,不觉得太过凶残?”石岩苦笑。

    “我灵魂消耗巨大,已经影响了我境界的突破,你们必须要付出xìng命代价!”伊夫林低喝,一头栗sè卷发闪烁着灰蒙蒙的光泽,他两手高高举起,掌心内骤然金光灿灿,锋锐之极的神力骤然凝聚。

    倏地,无数细密的金sè碎芒,如亿万刚针洪流,都朝着石岩、奥黛丽落来。

    每一点金sè碎芒,都有着一丝伊夫林的灵魂气息,就像是他将灵魂和神力完美融合,令碎芒拥有了灵xìng,将石岩、奥黛丽的灵魂气息完全锁定了一般。

    漫天金sè暴雨倾泻,奥黛丽祭台内幽魂厉叫,她身躯泛出寒意,美眸闪现惊惧不安。

    她毕竟只有始神一重天,而伊夫林则是不朽一重天,修炼的金绝奥义颇为玄妙,神力和灵魂的娴熟融合程度,超出他们荒域大多金sè奥义者一个等阶,他们对力量、奥义、灵魂的奇妙理解,明显更加jīng湛。

    “血盾!”

    石岩脸sè冷漠,抬手一点,眉心始界内飞出血sè海洋,化为一面辽阔如天幕的血盾,血盾内血sè云团图案蠕动着,如一朵妖异的鲜花,竟然将那些金sè碎芒都给拦截下来。

    “叮叮叮!”

    金sè碎芒激shè在血盾上,盾面突显许多金sè电芒,那碎芒内部的金锐之力,依旧在冲击着血盾。

    体内鲜血焚烧,一股凶煞气息从石岩天灵盖涌出,如一道邪恶血柱寸寸拔高,连接在那血盾上方。

    “蓬!”

    血盾表面骤然浮现一圈圈血sè光圈,一股灭绝生灵的死亡气息,如海水泛滥般迅速蔓延开来。

    “咦!”

    伊夫林眼睛一亮,惊讶的轻呼,为石岩能将他神通挡住震动。

    在他后方,亚当斯、玛希莎也是微愣,露出错愕表情,显然没有预料到始神三重天境界的石岩,能将他们师兄一击给承受住。

    虽然,他们知道伊夫林肯定没有尽全力,但在等阶的巨大差距下,石岩能承受这一击,也足以证明他并非寻常人物。

    “小伙子神力jīng纯浑厚,难怪敢在什么都不知的情况下,在虚无域海闯荡,不过可惜了,你首次遇见的人,是我!”伊夫林嘿嘿道。

    无数金sè碎芒,忽然从伊夫林掌心浮现,像是漂浮虚空的金sè萤火虫。

    那些金芒瞬间凝炼,变成一柄十米长的金sè锯刀,一条金sè丝线通过那锯刀,和他左手连接,他左手一抖,那金sè锯刀绽出金sè虹光,以金锐之力的锋芒,撕裂一切的气势,又一次狠狠劈砍在血盾上!

    “轰!”

    血盾溅出百万金sè碎芒,盾面骤然深陷,那朵朵血sè云团也光泽黯淡下来。

    “咔咔咔!”

    石岩的身体表面,如玉石粉碎,坚硬如铁的皮肉,被恐怖的反震力震的裂开来,皮内筋脉都浮现出来。

    但却没有一点鲜血溅shè。

    他晃了晃肩膀,神体内传来一震澎湃之极的生命力,那些裂开的皮肉瞬间愈合如初,闪烁着血红光泽。

    “我知道你有着不朽境界修为,但我出道至今,最擅长干的一件事,就是摧残比我境界高者的自信和傲然。”石岩咧嘴一笑。

    奥义骤然一变,浩淼深邃星海的波动,从他浑身涌动出来。

    “陨石舞!”

    他两手十指间星光如锁链,猛然shè在周边十颗陨石上,那十颗陨石忽然和他达成联系,如成了他的手脚,成了他的秘宝奥诀。

    十个硕大的陨石,在那星光锁链的扯动飞旋中,忽然间脱离陨石流,一一轰向了伊夫林,那恐怖的气势,比伊夫林的亿万金sè碎芒不知道凶悍了多少。

    伊夫林神情骤然一变。

    亚当斯和玛希莎忽视一眼,也神情凝重起来,他们对石岩的难缠程度,有了新一轮的认识,此刻已经有点后悔,后悔伊夫林太过冒失,不该小题大做,将事情弄的不好收拾。

    奥黛丽很识相,她悄悄缩在石岩身后,周身幽魂游走着,释放着她独有的奥义,以魂魄气息将伊夫林的一举一动锁住,防止伊夫林以灵魂之力,忽然对石岩进行意识的入侵。

    一般来说,高境界的武者,神识灵魂要远超低等级者一线,有时候单凭神识之力,就能逼迫的低等级武者意志崩溃,沦为待宰羔羊。

    刚刚奥黛丽,就是忽然中招的,要不是石岩忽然伸手助她,她可能还处于迷茫中。

    也是如此,她怕石岩会被同样的方式针对,才谨慎的利用冥皇族独特奥义,以无数幽魂为防线,防止那伊夫林的灵魂侵入。

    “呼呼呼呼!”

    十个陨石如巨大垒球,忽然间砸了过来,伊夫林也不敢硬抗,化为一簇金sè云团,立即游荡起来。

    那柄金sè锯刀,依然和他连接着,他御动间,那金sè锯刀又狠狠砍向血盾。

    “没那么容易了。”石岩冷笑,左手中指一动,一个陨石呼啸而来,轰然撞击在那金sè锯刀上。

    无数金光飞溅,那块巨大陨石直接爆炸粉碎,石块如雨落下。

    但伊夫林也是浑身一震,那身子变化的金sè云团都溃散了,他摇摇晃晃的,脸sè涨的通红,嘴角还有了一丝血迹,显然又一次被创伤了。

    这次,是他神体肉身的伤势。

    ……(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