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迷失
    图释岐、雅云因为身份特殊,在龙蜥没有弄清楚魂族yīn险手段前,一旦暴露出来,可能立即引来魂族的围击,或许连龙蜥族也会出手。

    毕竟,在明面上龙蜥族和魂族交好,龙蜥和辛格也颇有交情。

    他们没有和魂族撕破脸以前,是会和魂族一起来对付图释岐、雅云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雅云在龙蜥星才如此低调,刻意的隐匿了身份和真实的力量,混杂在三流势力聚集的区域。

    他们如果表明身份,很可能没有见着龙蜥,就先被龙蜥族族人卖给魂族了,所以这件事只能由石岩出面,先和龙蜥接触,告诉龙蜥魂族的动作,令龙蜥对辛格生出仇恨心,事情自然就能顺利进行下去。

    此时,因为前来龙蜥星的异族人,还没有全部过来,龙蜥族的族人也没有举行盛会,没有说明兑换不朽丹的要求,图释岐、雅云准备深居简出,等石岩的消息。

    石岩、奥黛丽离开太久,也不知道天目族的情况如何,对图释岐、雅云说明他们的石洞位置,就先告辞离开了。

    两人返回天目族居住的洞穴,出奇地,发现那伊夫林、亚当斯、玛希莎竟然还没有返回,他们倒也没有多想,就在石洞内面石室内休息,准备认真看看这趟的收获,慢慢等天目族三人的归来。

    简陋的石室,石壁上没有任何雕饰花纹,只有石桌、石凳,还有一张石床,床上放着一个蒲团。

    修炼武道者,对身外之物不会太在意,龙蜥族又是一个以蛮风闻名的种族,自然不会给他们提供多好的享受,当然,在对待魂族、水族的时候,龙蜥族也会特殊对待。多花费点心思在招待上。

    奥黛丽修直美腿盘着,坐在石床上,明眸闪亮,嘴角噙着一丝欣喜笑意。

    石岩在屋内石桌旁,一枚幻界石落在桌上,他释放出神识波动,没入那幻界石内,一点点的烙印灵魂印记。让那幻界石能随心掌控。

    七颗幻界石。都要一一淬炼,分别烙印魂记,这样才能随意使用。

    他将神识烙印其中。稍稍运转神力,才涌入幻界石一丝,就发现幻界石光泽闪烁。如气球被充气,如要胀大开来,要快速形成小世界。

    他咧嘴一笑,点了点头,没有后续施加神力,暗赞这幻界石的确不凡,很适合他。

    忽然,石床上的奥黛丽明眸闪烁出一缕奇异光泽,她抿着嘴。轻声说道:“谢谢。”

    石岩抬头笑看着她。

    回到石室的奥黛丽刚刚已沐浴梳洗过,换了一身亮丽的银sè丝裙,披在雪白香肩的长发还湿漉漉的,石室内都飘逸着她沐浴后的清香味,她白皙如玉的脸颊,透着晶莹水泽,眸如冷月。

    不熟悉的人都会觉得她冷傲不近人情。事实上她对待旁人也的确如此,但这一刻,她神sè很恬静,甚至有些羞赧之意,垂着头咬牙低语:“今天沾你的光。我收获极大,对我以后的境界修为有巨大提升。我很感激……”

    石洞安静之极,没有任何声音,她的低语虽轻,依然显得响亮清晰。

    放下幻界石,石岩露齿洒然一笑,说道:“你我能一并被弄到这虚无域海,还真是有缘分了,在这里,只要你我来自同一域界,彼此也熟悉,相互照顾是应该的。嗯,你要感激,哈,怎么感激法?”

    他习惯了随口调戏,这么说,也是为了能打消奥黛丽内心的一丝卑意。

    来到虚无域海后,这冥皇族的天之骄女渐渐认清现实,终于明白荒域的四大种族真算不上什么,也意识到她那始神的境界,想依靠自己在虚无域海活下去都艰难,在这里,她事事都依仗石岩庇护,对她的自尊是一种摧残。

    她首次有了自卑心,这一点她虽然很好的掩饰了,但石岩还是能感觉到。

    “你想我怎么感激你?”垂着头的佳人,如画般的眉梢一颤,内心似乎极为紧张不安。

    “吻我一下吧。”石岩咧嘴哈哈大笑。

    一道银光掠过,芬香瞬间扑鼻而来,他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便觉得一具温香软玉的身子忽然贴来,左脸颊也是传来触电般的**感,然后就听到佳人在耳畔低语,“这下你满意了么?”

    石岩浑然巨震,呆呆看向贴身而来的佳人,佳人一身银sè丝裙将那曼妙身姿包裹的玲珑剔透,美腿修直,裸露出来的双肩如白玉,佳人略略低他一截,他垂头去看时,能看到佳人胸口一抹深深的诱人沟壑。

    这一刻的奥黛丽,再没有了平rì的冷傲,没有了一贯的高高在上。

    她雪白脖颈绯红一片,眼睛紧闭着,不敢看他,长长睫毛抖动着,显示着内心的强烈紧张不安,她无疑是青涩的,这忽然的一吻,如用掉了她所有勇气,令她狼狈的不知如何是好。

    奥黛丽这一刻的诱惑,令石岩几yù癫狂,他眼睛骤然变得炽热如海沸腾!

    虚无域海的孤独,七大种族的压力,未知的将来,种种心境混在一起,他停顿数秒,呼吸一重,猛然将佳人一把拥入怀内,大口凑在她雪白脖颈处,恣意啃噬起来,一双大手也攀上佳人修直美腿,在丰臀股沟处流连忘返。

    “唔……”

    佳人浑身泛出惊人cháo红,酮体如触电般颤抖不迭,无意识的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完全瘫软在他怀内,彻底迷失。

    当年,她从荒域返回,心湖中就时常出现一道雄伟身影……

    也是如此,她对某人的事迹细致的追查过,她自己都不知出乎什么心思,只是想知道某人的过去,知道他的下落和经历。

    当她知道某人风流成xìng,曾大发嗔怒,莫名的恼火,有关某人的事迹,她族内不断的传播着,在那巨澜星上,她亲眼看着他和黑格一战,看着星海间神族最耀目的一代陨落,看着他全面崛起,心中的影子越发深刻。

    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间,便侵入心海,无法抹去。

    在她眼中,浩大的荒域中,也只有那一人足以令她动心,可惜因其风流无度,她内心一直在抵触着,强行逼迫自己不去多想,让自己忽视。

    直到,直到来到这虚无域海,陌生的环境,身边只有这么一个熟悉的人,再没有任何荒域的其他人,不会有她母亲族内的约束,也没有他身旁女子的碍眼。

    在这里,她能放开自己的心灵,能真正投入其中……

    石岩将她紧紧拥住,大嘴从她优美脖颈一路下滑,渐渐移向佳人胸前最美妙深谷中,怀内酮体骤然变得火热无比,令他浑身电流般刺激,不知为何,拥着怀内身姿的时候,他生出前所未有的奇妙感。

    仿佛,灵魂能因此合一,能滋生无比奇妙。

    他两手不停的探索在,渐渐越过丝裙,在她滑腻丰腴身上游动,呼吸如野兽般粗重,变得越来越无法自拔。

    然而,就在他几yù崩溃,就准备将佳人挪上石床的时候,石洞的石门突然洞开。

    伊夫林的高喝声顺势响起,“你们可回来了?”

    奥黛丽如从幻镜醒来,浑身一颤,手忙脚乱的挣脱开来,脸sè红的如渗出鲜血来,瞬间重返石床,酮体如烂泥一般瘫在石墙上,胸襟大开,丰挺酥胸半露,修直美腿上的衣裙,被褪到腿根部位,小腹部位还显现一片湿泽区。

    “出去!你,你先出去!”她虽在娇喝,可声音却软弱无力,两手不知放在何处,拉拉前胸衣衫,拽拽裙角,将美腿遮住,显得极为窘迫无助,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水汪汪的眼眸如蒙着化不开的雾气,如梦如画。

    “咕嘟!”

    石岩血脉贲张,眼睛如火海焚烧,他不自禁的吞咽口水。

    连连吸了几口气,暗中运转奥义,一股冰冷直接浇灌下来,才稳住心境,稍稍恢复正常,深深看了一眼蜷曲着酮体,烂泥般瘫软石床的女子,他低沉道:“不知道为何,你对我的诱惑,竟超过任何一人!简直难以想象!”

    奥黛丽身子依然轻颤,如电流不止,她美眸波光熠熠,此刻也恢复清醒,以类似手法用冰寒稳住心境,然后才咬着牙,羞红了脸说:“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一点抵挡不住你的……你的手段,瞬间就沉沦迷失了,我想,这和我们灵魂都融合古大陆本源有关,这真是无法解释。”

    话罢,她咬着下唇,羞赧的喝道:“快点出去!他们,他们已经进来了,这件事,我们以后讨论不迟,我不想他们瞧见我这个样子!”

    石岩咧嘴嘿嘿一笑,这才从石室走开,返回外面的大厅。

    他一离开,奥黛丽如没了骨骼支撑,浑身无力的又是一软,心跳的厉害,她捂着胸口,想着刚刚的场景,体内如有火焰在滚滚涌动着。

    “男女之间的事情,就是这样么,真是,真是好奇特的感觉,竟然如此让人无法抑制。”

    她眼眸内流转着动人的光泽,脑海内无数的念头滋生,呆呆坐在那儿,沉溺在幻镜一般,许久都没有恢复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