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千钧一发
    辛格的拉拢,面具女的爽快答应,令龙蜥老祖、图释岐夫妇也是心中一紧。

    “魂变!”

    辛格摇晃着铃铛,纵声高喝,那巨大的炼魂鼎鼎面上太初符文如繁星闪烁,陡然释放出炫目奇光,那些蝌蚪般的符文,从鼎面飞逸出来,如扑闪着的精灵,都附在那一头上古巨鳄的凶魂上。

    这头凶魂生前极为凶戾,被辛格苦心炼了数百年,成为七大凶魂的主魂,和辛格性命相通,几乎相当于辛格本命至宝。

    巨鳄吸附了炼魂鼎上的太初符文,凝为实质的身躯顿时再次暴涨数倍,竟堪堪和龙蜥老祖真身相当了,它仰天一声怒吼,滚滚黑云如山绵延压迫而来,在黑云中雷轰电闪,如妖魔被召唤。

    龙蜥老祖也露出凝重之色,赤红妖星般的眼眸,透露着血腥光泽。

    “赤炼大地!”

    龙蜥咆哮着,他本体赤红的鳞甲内,喷涌出滔天岩浆,那些岩浆滚烫灼热,如海洋淹没大陆,将周边陨石海都给笼罩在内。

    龙蜥在岩浆内翻腾着,扭动出惊涛骇浪,如架着岩浆浪涛扑向那巨鳄。

    巨鳄吼叫着,头顶滚滚黑云如山塌陷,内部雷霆闪电狂蛇乱舞,全部冲击在岩浆池水,那巨鳄也凶戾冲下来,和龙蜥老祖真身撕咬在一块儿。

    两头凶物酣战,厮杀的天昏地暗,就连虚无域海都如被影响,陨石海内的陨石七零八落。

    很多潜伏暗处的武者,猝不及防下,被岩浆池水淹没,都成了火人。

    短短一瞬间,那些火人焚烧起来,肉身直接变成了焦炭。

    真正境界高深者,已极早撤离继续隐匿着踪迹,冷眼看着事态发展。

    龙蜥老祖龙首部位的图释岐、雅云夫妇,在辛格动手后,不断低声细语像是在告诉龙蜥那炼魂鼎的玄妙,也是蓄势着,准备突袭辛格。

    辛格的凶魂,就是他力量源泉,他周身奥义,肉身之力,都能不间断灌注向那巨鳄凶魂。

    他本人,则是悬浮在炼魂鼎下面凝结力量,以铃铛驱使。

    炼魂鼎为太初生灵,是他们魂族强者的本命至宝,他无法将炼魂鼎的精奥发挥出来,只能通过铃铛稍稍控制,将那巨鳄凶魂的威力提升数倍。

    还好这趟过来的时候,他苦苦哀求连连保证,从那名域祖强者手中将炼魂鼎借来,如若不然,他在地底被重创上根本不敢继续逗留直接就狼狈而逃了。

    “魅影族的朋友!看你的了!”

    辛格摇荡着炼魂鼎忽然高喝,手中铃铛一阵清脆叮咛声条条细密魂线飞出来,又一次落向那上古巨鳄,巨鳄仿佛再次力量澎湃竟然和龙蜥真身战个不相上下。

    冥鸿化身的凶魂,匍匐在辛格脚下,释放着力量来庇护辛格,防止辛格掌控炼魂鼎的时候,被人给偷袭针对。

    “我本来不欲参合,是你们非要苦苦相逼,那说……对不住了。”

    魅影族的面具女,扬声娇笑,她一只臂膀还挽着石岩,另外一只手虚空轻点,只见一朵朵晶莹雪白的莲花,从她白皙掌心飘落,那些雪莲花有房屋大小,圣洁澄净,晶莹剔透,如最完美的艺术品。

    雪莲花缓缓降落,本来炽热通红的天地,如被涂抹一片冰霜,一朵雪莲花飞落,天地就森寒冷冽一份。

    渐渐地,十八朵巨大的雪莲花,在虚空排列形成一朵更大的莲花,那莲花对着图释岐夫妇,轰然落下。

    冰雪冷冻天地的奥义,倏然迸发,顷刻间大地无声。

    炽烈火焰,狂暴冲击轰鸣,大地的颤抖,在这一刻惠然而止,如天地被突然冰冻,被瞬间定格!

    “霜冻星河!”

    面具女声音骤然一寒,眸如坚冰,这一刻她内心冷厉寡毒显露,之前种种妩媚妖娆,皆是伪装!

    冰寒无情奥义,才是她的真实,她周身奥义透露的寒意,能深入骨髓。

    被她先前魅惑之术封住心神,陷入梦境不知人生几何的石岩,此刻,因她真正冰寒奥义的爆发,心灵透彻出一抹酷寒!

    那酷寒,如一道冰寒闪电,在他识海一闪而逝。

    虽只是一霎,但却如强光照射下来,石岩心灵瞬间有了短暂清醒,就在那一霎,他果断以空间奥义封闭眼、耳、口、鼻,以副魂来弓动奥义,激活一道心念。

    心念起,他奥义层那黑洞般的吞噬奥义,倏然动荡一下。

    此刻,在他脑海内,依然有曼妙女子翩然起舞,有性感撩人女子对他极尽温柔,要将他再次攥紧,将他带入梦境深渊。

    “吞没!”

    黑洞一收,处在他脑海内的诸多妙龄性感女子,化为一抹抹粉红光影,全部落入他那黑东奥义中。

    勒住心灵的魅惑奥义,瞬间荡然无存,他顷刻间恢复清醒。

    他以空间奥义封闭耳眼口鼻,封闭心灵识海,封闭肉身,魅影族的面具女又刚刚施展精妙奥义,根本没有留心到他的异常,没有注意到他已恢复清醒,还一只玉臂挽住他,在虚无处冷傲关注对敌。

    她针对的,正是图释岐、雅云夫妇!

    那朵由朵朵雪莲花凝结的巨大雪莲花,已经将图释岐、雅云夫妇裹住,如海碗般将两人禁锢着。

    图释岐、雅云身上光晕如彩虹流转,在抵御着寒气,在那雪莲花内左冲右突。

    面具女眼神冷冽,俯瞰着下面的雪莲花,似乎知道这秘宝足以将图释岐、夫妇暂时困住,她凝神别头去看,看向另外一端,那一端,龙蜥和辛格的巨鳄凶魂殊死搏斗,在辛格不断摇晃铃铛,通过炼魂鼎来增加力量的情况下,龙蜥处境并不妙。

    炼魂鼎为太初神器,浩淼星河间最巅峰至宝,辛格虽然无法真正发挥精妙,可单凭一手无限给巨鳄增进魂力的手段,就足以让龙蜥头皮发麻。

    辛格见面具女的雪莲花压迫下来,将图释岐、雅云夫妇暂时禁锢,他也暗暗心惊,庆幸当初没有对面具女摆出高姿态,没有引起冲突。

    “咻咻咻!”

    一道道微弱的破空声,在附近接连回荡,暗中有人一直高速飞驰。

    此时,龙蜥星分裂成陨石海,一块块巨大陨石如海岛悬浮虚无,相互间相隔并不远,有的甚至只有一道缝隙。

    许多图谋不轨者,只要小心谨慎,能很好的隐匿踪迹。

    魅影族面具女眼神冷冽,寒冰般嗤笑,一股严寒从她娇躯蔓延,她身侧虚无传来“咔咔”声,就连空间都给冰冻锁住。

    两道身影,骤然间闪现出来,在她左侧、右侧陨石下方,被空间的突然冰冻暴露出来。

    提奉和杜勒!

    “冰裂!”

    面具女冷然一喝,嘴角射出两道冰光,冰光一出,如锋刃寒刀,携带着无尽寒力,瞬间刺在提奉、杜勒胸口。

    “嗤!”

    冰光透体而出,提奉、杜勒胸口鲜血都被冻住,身子的冰封暂解除,无力的抛落向下方陨石堆。

    偷袭宣告失败。

    面具女冷笑不迭,眼神环顾四周,寒声道:“这小子我要定了,谁敢有异心,就准备受死吧!”

    暗处的潜藏者,闻言都心神一僵,在痛苦的挣扎游鱼。

    提奉、杜勒被重击,生死不知,两个有心偷袭为龙蜥解围者,很可能永远无法站起,那魅影族的面具女将真实力量展现出来,他们才知道,这女子,并非仅仅只是依靠心灵媚术赢得辛格的盟友肯定。

    并没有依言撤离的沅漠,在极远之处,远远看着面具女大发神威,内心一片寒冷。

    他对这面具女还心有一丝欲念,他苦苦克制,辛苦的隐藏着,还期望有朝一日一亲芳泽,可现在他这念头再也不敢存留,也不敢继续逗留捡漏,暗叹一声,道:“我们走,立即走开,这战斗……我们的确无法参合。”

    他率领水族族人,就此告退,也终于明白魅影族能成为七族之一,所依仗的并不单单只是魅惑之术。

    石岩已经醒来,他没有睁开眼睛,以暗能量积蓄着,俯瞰周边任何细微场景。

    暗能量和神识凝结释放,霎那间,他如多了无数眼睛,将远近上下细微的战斗洞察的情绪明了,一切都在内心映照出来。

    出奇的,以暗能量为眼的探测,就连身旁近在咫尺的面具女都无法察觉。

    他一面暗暗惊奇,一面暗暗找寻扭转局面的方法,图释岐、雅云都只是不朽三重天,离突破域祖还有一段距离,可这魅影族的面具女,分明和辛格、龙蜥一样,都是不朽巅峰离域祖一步之遥者。

    也是如此,图释岐夫妇曾被辛格重创,此刻,又被面具女给压制着,这是境界的差距导致。

    以如今形势来看,单凭魅影族面具女一人,就足以压的图释岐夫妇喘不过气来。

    另一边,手持太初神器的辛格,依仗神器的优势,也渐渐取得上风,石岩看得出来,辛格此时本体受创极深,如果能近身给辛格一击,辛格怕是不死也要失去战斗力。

    可辛格也防备着,那冥鸿,就匍匐在他脚下,随时准备对任何有心者下杀手。

    不论图释岐、夫妇,亦或者龙蜥老祖本人,如今都落在下风,情况极为凶险,如果扭转局面成了石岩最头疼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