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解毒!
    魅姬叹息着,首次后悔招惹了石岩,觉得—切麻烦,都因她的贪欲引起。

    不招惹石岩,她不会在龙蜥星得罪龙蜥老祖、玄天族的图释岐夫妇,不会被逼和辛格联手,也不会被石岩以界中界重击,引得她威怒出击,追的她筋疲力尽,还追到这白骨族的骷髅岛上……

    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如今反被石岩逼上来,最终落个惨死下场。

    魅姬懊悔的要命。

    倏地,一双略显粗糙的大手,忽然在她裸露出来的后背按了下和……

    那只手颇为温暖,按在她美背的那一霎,并没有涌出致命的力量冲击,这让魅姬内心一动,旋即恍然起来,咬着嘴唇,她将声音压的极低极低:“小贼!你真是色胆包天,都死到临头了,还要趁机轻薄我?”

    她以为石岩要趁机占她便宜。

    “轻薄你?”身后的石岩语气生冷,“我没那闲情逸致!我只问你一句,如果我将你解救出来,你我之事,该怎么解决?”

    “将我解救出来?”魅姬觉得临死前,还听到一个不错的笑话,“就凭你?将我体垩内尸毒消去,助我突破这蟒蛇缠绕,你以为你修为境界达到了域祖?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在魅姬来看,除非达到域祖境界,否则休想助她摆脱此刻的局面!

    噬族的邪恶奥义向来奇特,尸力更是阴毒诡异,被尸毒慢慢侵蚀者,想要短时间恢复过来,简直难比登天。

    石岩,只是区区不朽一重天境界的小武者,而且还是她亲眼看着近期突破的,有何德何能,将她从尸毒内解脱?

    真是天大的笑话!

    “你我都没有太多时间,我再问一句,如果我能将你解救出来,你我之事如何解决?你想好再答我,如果回答的我不满意,你将失去唯一的存活机会。”身后石岩的语调,冷酷无情,但字字铿锵有力!

    魅姬虽然觉得啼笑皆非,觉得身后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随口道:“你要能助我冲破这个僵局,我甘愿作践自己,悉心侍奉你一回!我魅影族的女人,是所有男人的奢望,我保证让你享受无尽美妙!”

    “对人尽可夫的女人,我向来没什么兴趣。”石岩冷哼,“不过你的态度还算令我满意……”

    “你说谁人尽可夫?!”魅姬妩媚的脸颊布满寒霜,气的浑身一颤,寒声道:“我魅影族的女子虽然天生精通心灵魅惑之术,可都各个洁身自好,要是我能活动开来,我先割了你的舌头!”

    “都落得个如此下场了,还摆什么威风,不可理喻的女人。”石岩冷笑。

    下一刻,魅姬心中陡然一紧,她发现那双粗糙大手,从她背脊游弋着,落向她敏感的腰臀,还在一路萃滑着……

    “你,你干什么?”她咬着牙低呼。

    “怕什么?”身后的石岩,声音揶揄嘲弄,“你垩他妈追老子追那么久,那么的饥渴,既然你又说你洁身自好,老子就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老子就给你面子,解解你这怨妇的饥渴……”

    “你敢!”魅姬明眸一颤,忽然惶恐不安起来。

    她真正修炼的乃是冰寒奥义,那心灵魅惑之术,仅仅只是魅影族女子的天赋,从她挑选的奥义来看就知道真正的她,绝对不是个放荡的人。

    对魅影族的女人来说,魅惑之术只是一种手段,是一种要别人命的手段!而不是要真正取悦男人,就算是要取悦男人,也是对那些忠心耿耿侍奉魅影族的那些“男宾,”对待族内安排的这些一生伴侣。

    真正境界精湛高深的魅影族女人,是绝不会用来牺牲的,她们不会有男人,她们是族内的王牌,是足以引动星海变局的祸水,她们也都洁身自好。

    魅姬,就是这一类人!

    石岩的大手,在她背臀游弋着,在她那丝质绸袍滑落,朝着她股沟方位挪动的动作,令她惊惧异常,令她怒火汹涌澎湃。

    她无法掉头,自然不知道此刻的石岩,脸色冷峻之极,不但没有一丝淫秽之意,相反还眼神凝重,额头竟隐隐有了汗迹。

    他一只手慢慢落在魅姬的身下,在她私密处逗留着,在魅姬颤抖着要愤怒的将最后一丝力量激发来反抗的时候,石岩那只手的掌心,骤然出现一个微型黑洞,黑洞极速旋动着,传来一股诡异之极的吸附力!

    魅姬芳草之地忽然一暖,一股吸力传来,如一道电流在全身激垩射,她体垩内尸毒突被吸引,陡然朝着下身涌去。

    她不自禁的有了尿意,而且没有能抑制住,立即就水流哗哗。

    她全身尸毒,混合在尿液中,以一种极为屈辱不堪的方式,迅速的从私密处流出,淌入石岩掌心,尿液从石岩掌缝流过,那丝丝缕缕的尸毒,却被他掌心黑洞吞没掉。

    就连那一条缠绕在魅姬曼妙身姿上的蟒蛇,也如鲜花枯萎,诡异的干瘪起来。

    如瞬间被抽取了生命养分,被吞掉了维持它存在的能量,由手臂粗细,变得只有指头粗细,并且还在快速的缩小。

    魅姬僵硬麻痹的身子,因为尿液的失禁,竟然神奇的好转,眼看那蟒蛇逐渐缩小魅姬心中又是屈辱,又是觉得匪夷所思,不明不白这尸毒,怎么就被石岩给抽掉了。

    —还是以如此变态的方式抽离!

    她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在噬族都失传的吞噬奥义,就在石岩抵在她私密处的掌心内运转着。

    噬族,吞噬奥义为主,是至尊无上的第一奥义,八大邪力被吞噬奥义约束,所有八大邪力形成的能量,吞噬奥义都能吞没掉,尸毒,腐蚀之毒,死亡之力,甚至黑暗能量,都能被吞噬奥义纳入。

    这也是为何石岩每次吞噬后,以额头印记,能将他体垩内多余能量转化给修炼八大邪力者的原因。

    “嗤嗤!”

    那条蜡蛇,忽然彻底消失,一条由尸体上的白头发编织的绳子,落在地上,没了力量支撑,这秘宝,就这么从魅姬身上垂落。

    魅姬顿时恢复行动。

    她娇躯轻颤,绸缎裙子湿漉漉的,下身也是湿泞一片,她垂头,一眼就看到那一只依然落在她美腿交汇处的手,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羞辱悲愤,恨不得咬牙自绝当场。

    枉她一世艳名,枉她傲视群芳,一切荣耀诸多美誉,都将因为这耻辱付诸一炬。

    被人弄的小便失禁,这打击之大,不下于肉身的重创,让她满腹的悲催酸涩恨意,却又有点无处发泄。

    “看样子你恢复过来了。”

    在她火山爆发前,石岩识趣的抽手,忽然远远推开,等她回过头来,发现石岩摇晃着左手,甩出许多水泽。

    那水泽晶莹闪亮,如在嘲笑着她先前的丑态窘样,让她更是几欲疯狂。

    石岩甩掉手上尿液,当着魅姬的面,脸上显现一丝厌恶,还用那只手在他腰间衣衫上擦拭了几下。

    他旋即又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从容镇定样,淡然道:“那两个噬族的老怪如果不死我们大家都玩完,你现在虽然神力不济,但你毕竟是不朽巅峰之境,嗯,应该不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吧?”

    魅姬立即明白过来。

    石岩助她解开束缚,是要她和两个噬族老怪拼命,是要她以最后的力量,来换取他的存活希望。

    弄清了这一点,魅姬更是恨的牙痒痒,至于石岩通过何种方法将她尸毒吸走,她暂时也不想了,气的浑身发抖,“我现在只剩一成神力,你是准备让我以自爆灵魂祭台为代价,来助你脱离这险境吗?”

    石岩耸肩,“你不会让我过去送死吧?我就算去了,也没办法扭转局面,你多多少少还有点用。”

    他真实的想法,的确是让魅姬过去和两个噬族族人同归于尽,他观察许久,看出魅姬对成为尸奴有着无尽抵触,也看出魅姬先前在绝望平,有了求死心。

    反正你要求死如果能拉一个噬族老怪垫背,那岂非物尽所用?

    —对于这个一心要炼化他魂魄突破域祖的女人,石岩没有一丝怜悯心,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扭转如今的局面!

    “啪啪!”

    此刻,另外一具骨龙也粉碎成碎骨,两名噬族老怪一个在天缔造巨掌纹路施加灵魂压力,另外一人,拿着一个白眼珠子,正在凝结力量,要将小骷髅的骨身给重创。

    突地,巴斯托斯眼睛一抖,他扭头猛然看向这边。

    他终于觉察到不对劲!

    石岩指了指魅姬脚下的白发编织的绳子,“那玩意一旦重新注入尸力,还能衍变蟒蛇,会同样可怕非凡。”

    “该死的!你不早说!”魅姬脸色剧变,将体垩内神力凝结出来,就在那绳子上方形成道道冰棱,一根根刺来,刺在那白绳子上,那白绳子咔咔脆响,可就是没有断裂。

    但巴斯托斯,却是浑身大震,脸色陡然苍白起来。

    “是他性命相修的本命至宝!”石岩暴喝,想也不想,血剑也顺势绽出,一道百米血芒,轰然劈开那白绳子上。

    那根由百族族人尸身的白发编织炼制的白绳子,被血剑全力一砍,终于断裂成两截。

    “噗!”

    巴斯托斯禁不住喷出一口鲜血,精气神瞬间萎靡两分,他突然歇斯底里尖叫起来,咆哮着狂冲而来。

    他将小骷髅都暂时撇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