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等一个人
    破灭海极深之处。

    一座古木茵茵的岛屿如一朵黑色水莲,静静浮在海面上,这座岛屿上树木极为庞大,如山川高耸,如草地般浓密。

    岛上,还竖立着无数五颜六色的旗子,旗子上绘刻着许多冤魂、厉鬼图案,旗子迎风飞舞着,像是诸多魔鬼在狰狞怪啸,好不骇人。

    海岛中央树木茂密的深处,有一间间以枯木修缮而成的屋舍,那些屋舍大多数紧闭着,只有极少屋舍内,隐隐能瞧见人迹。

    此刻,一名魂族的武者,跪伏在一间屋舍门前,以魂族语言道:“师尊,有消息到来了。”

    “进来。”屋合内传来一个极为苍老的男声。

    那名魂族武者,毕恭毕敬的走入屋舍,屋舍极为简陋,墙壁上有着更多的锦旗,锦旗上也全部都是厉鬼、冤魂的模样,一如魂族修炼的奥义,阴森可怖。

    屋舍内的蒲团上,一个面容枯槁,脸上皱纹深深的老者,消瘦如一具干尸,浑身着厚厚黑袍,如随时都将入土沉溺,可他的眼睛,却如黑夜中的寒潭,深邃,阴冷,不近人情。

    “得到确切消息,辛格在龙蜥星葬身,龙蜥老祖与玄天族的图释岐、雅云联手,龙蜥族也向外宣布,正式成为玄天族的依附种族。”境界达到不朽二重天的年青魂族武者,脸色阴厉冰寒,“辛格真是无用之极!借了师尊的炼魂鼎前去,结果竟然还是失败!”

    老者倒是冷静自如像是早就猜测结果,道:“继续说,我要更详细的消息。”

    青年神情肃然,将发生在龙蜥星的战局,详细的说明清楚。

    老者静静听着许久后,才目露异色,“一个融入太初生灵分魂的小武者,倒是有点趣味,如果能将他魂魄融入炼魂鼎,对炼魂鼎的彻底恢复功效定然不弱,不一定就比龙蜥老祖的魂魄差。”

    这般说着,他张口一吐,舌尖上显现一物。

    赫然正是搅得龙蜥星天翻地覆的炼魂鼎!

    从龙蜥星战斗结束后,就悄悄消失的太初神器竟然已经返回他舌尖,他吐了吐,那炼魂鼎飞逸出来瞬间变成巨大无比,悬浮在这座岛屿上。

    炼魂鼎鼎面上无数繁琐玄妙的太初符文,如顿时鲜活,化为一张张阴森诡异的脸庞在那鼎面上扭曲着,吞咽着……

    岛上,一面面锦旗上,忽然飞逸出道道灵魂那些灵魂一旦挪走,旗子上的厉鬼、冤魂图案立即消失,从天际看来,会发现有数千条幽魂厉鬼麻木的涌入炼魂鼎,被炼魂鼎给吸纳掉。

    那鼎面上的太初符文,被厉鬼、冤魂滋养以后,变得愈发神秘奇特,如充盈着庞大力量。

    不多时,岛上那些锦旗内最近一段时间聚集的厉鬼、凶魂都被炼魂鼎吸纳,老者眼中光泽一闪,炼魂鼎重新缩小又被他吞入口中。

    “远远不够。”他嘀咕了一句,沉默半响,突然狠厉看向青年,“塔特!我这趟来破灭海所图什么,你应该清楚明白,你在破灭海经营多年,该知道如何做才能令我满意!”

    魂族青年心底颤票,神情陡然严肃,想也不想道:“师尊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师尊需要战争,需要生灵的灭亡,才能令魂魄可以聚集,我会给师尊筹谋此事!”

    老者满意的咧嘴一笑,笑容说不尽的阴森诡异,“不愧是我的好徒儿,但要在破灭海发动战争,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算是我们魂族,做这种事情也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借口,我希望你能妥善处理,别给其它种族抓在把柄,认为我们魂族破坏规矩。”

    “我们魂族的大统领辛格死了,这将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和借口,我会好好去做。”塔特认真道。

    老者缓缓点头,然后看了一眼身下,视线如能穿过岛屿,落入海底深处,“记住,别惊动底下的老怪,不然将会很麻烦。”

    “闻白。”

    破灭海一个角落处,一个小小的岛屿孤零霉的浮在海面上,这岛屿上风暴终年不散,有着寒冷罡风肆虐。

    这显然不是一个适合生灵存活的岛屿,一般境界略低者,在这岛上十有**都会葬身,除非达到不朽境界者,才能安然无恙在岛上存活。

    岛上一个光秃秃的山尖上,奥黛丽孤身站着,黛眉深锁着,遥遥看向远处。

    她在半年前到达破灭海,来到破灭海以后,她就选择了这么一个偏僻的岛屿暂居,此地修炼环境恶劣,位置也偏僻,很是不引人注目。

    和石岩分开后,她按照图释岐指引的方向,孤身一人往破灭海而来。

    途中,她也经历了一些凶险,遇到一些不怀好意的人,都被她斩杀。

    如今,她境界已经达到始神三重天,并且每一天都在飞快进步着,她手中还有一枚不朽丹,只要时间充裕,过不了多久,她就能冲击不朽境界。

    能有今天的成就,皆因她融入了先辈冥鸿的魂魄,将辛格的七大凶魂——接纳,洞察了魂族的修炼奥义。

    魂族,以修炼灵魂祭台为主的奇异种族,这个种族在灵魂祭台的认知上走出各大种族前方,将那些小种族更是远远抛在后方。

    冥皇族,传言便是荒以魂族为目标蓝图孕育的种族,冥皇族的灵魂和体质和魂族都有相似之处,就连修炼的法决奥义,也有诸多和魂族共通点。

    图释岐夫妇赠送过她魂族的魂魄,辛格又是魂族大统领,这些灵魂炼化以后,奥黛丽对魂族修炼灵魂祭台的奥义有了深刻的理解。

    她的境界得以突飞猛进。

    至于所缺的神力,冥鸿和那一个个凶魂,就是力量之源泉。

    境界的突破,无非是神力的凝结,和奥义的理解,当这两点都不再是问题,奥黛丽的迅速强大也就理所当然。

    心念一动,在奥黛丽的身旁骤然涌现簇簇凶魂厉鬼,粗略一看有数万之多,像是簇簇云团聚集着,极为的壮观吓人。

    其中冥鸿化成的凶魂,成为那些魂魄的主人,凝结成冥鸿生前模样,变成一个冥皇族的老者模样,“域门的方位,就在破灭海的海底的一条支流,极为的偏僻,当年我从域门进来,在破灭海的海底边沿角落迷失,出来后已经在别处了。”

    奥黛丽皱了皱眉头,“在你以后,我们荒域中也有不少人达到不朽境界,那些人也应该通过域门来过虚无域海。那些人,都没有见过虚无域海的生灵,岂非很奇怪?按照你所言,破灭海极为辽阔,有无数生灵出没,他们怎会碰不见?”

    冥鸿苦涩的笑了笑,“因为以前我们都错了,后来的那些家伙,也应该都走错了。”

    奥黛丽露出征询的目光。

    “你可能想象不到,破灭海其实和我们荒域能连通,域门,就在我们域界的最最边缘之地,域门其实就是我们域界壁障和虚无域海的交汇处,域门两边,都是辽阔海洋,我们来虚无域海都会穿过那海洋,然而从我们那边穿过海洋后,会发现又有一条大河,通往一个令人心神颤栗的海洋……”

    冥鸿见他有些不解,伸手以簇簇灵魂构图,先画了一个辽阔大海,然后由以大海为中心,又划出一道道河流,那些河流都朝着大海汇聚。

    “这些河流,也都通向破灭海,严格算起来属于破灭海的一部分。其中一道河流的另外一端,就连接我们域界的域门,域门一边为我们域界的一处海洋,另外一边,就是虚无域海的破灭海的支流,我们穿过域门,并没有沿着河流汇入破灭海,没人进入破灭海的海底深处,因为根本进不去,那海底的水压我们根本没法承受,中途就岔路了,以远离破灭海的方向,走向虚无域海相对安全,却也人迹罕见的区域。”

    “那个区域,属于虚无域海的一个偏僻角落,离破灭海已经很远了,甚少有生灵活动。

    我当年就走到了那边,我想后来进入虚无域海的荒域来人,也大多数如此,都走向了那无人区。只有一个人,可能一进入虚无域海,就走对路了,直接进入破灭海的海底,进而出现在破灭海的海面上。”冥鸿神色古怪道。

    “那是谁?”冥鸿讶然。

    “嗜血,他是唯——个穿破域门后,依然沿着正确轨迹,顺着河流走入破灭海海底的人。因为他的境界修为,他的力量,足以抗衡那海底的恐怖水压,所以他走对路了,一出现就在破灭海海底,来到海面,来到虚无域海一处繁荣热络之地。”

    冥鸿露出敬畏之色,赞叹道:“我也是后来通过辛格的一些寻觅,知道他曾经短暂来过,知道噬族还和他交战过,被他屠杀不岁,他还和玄天族的撼天一战过,并且隐隐胜了,不过辛格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嗜血,虽然一手导致我们冥皇族没有能强威万年,但此人的恐怖实力的确是我们域界之最!”

    奥黛丽也心存敬意。

    “我知道域门的方向,我可以带你离开此地返回荒域,我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但我不知道你还在犹豫什么。在这里,你已经逗留了半年,你在等待什么?“冥鸿不解道。

    “我在等一个人,等他和我一道回去。”奥黛丽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