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炮灰?
    “他一直在我们的后面跟着。”

    特勒迦停了下来,脸sè冷厉,转身看向身后,浑身雷电如巨蟒扭动着,“应该杀了,以免被别的族寻到准确位置。”

    幽暗海洋深处,忽然多出许多绿sè水泡,那些水泡隐隐透明,就在前方静静浮着,并没有往海面上而去。

    法洛妮才准备答话,一眼看到那些绿sè水泡,神情陡然一变。

    那些黑魔族的战士,顺势望去,也都流露出骇然之sè,再也没有多理睬特勒迦,就连特勒迦本人,也是惊住了。

    那一个个绿sè水泡zhōng yāng,都有一具冰冷的尸体,尸体都干瘪如木棍,扭曲的脸上流露出绝望恐惧到极点的神情,如在死前瞧见大恐怖,如被生生折磨至死,他们恐怖的神情让众人看着的时候,也都心底发寒。

    那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就在水泡中间,水泡如棺材将他们干尸包裹住,尸体身上没有战斗的痕迹,也没有任何伤创,可他们那扭曲的神情仿佛具有感染力,连法洛妮、特勒迦都心中冰寒。

    “不对劲!”法洛妮谨慎不安,举手让众人停了下来。

    大家离那一个个绿sè水泡保持一段距离,没有敢立即冒然闯入,法洛妮深深看着那一具具干尸,仔细观察许久,“他们没有进行过战斗,没有一点伤痕,那么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停顿数秒,她低喝道:“都是被瞬间侵入灵魂被某类灵魂邪术击杀,死前应该瞧见了极为恐怖绝望的场景,不然不会过了这么久脸上的扭曲恐惧依然清晰。”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们的脸庞,总觉得很不安。”一名黑魔族的族人轻声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

    “我也是。”

    “好像会下意识的去想想我们也会面临如此后果,会有类似的结局。”

    众人先是各抒己见,旋即忽然都沉默下来,觉得暗中仿佛有一股寒意,能透过海水渗透进来,在悄悄影响着他们的心神念头。

    这让众人都是猛然不安起来。

    法洛妮猛地回头。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簇星光倏然闪现像是悄悄隐匿起来。

    “特勒迦,前面那片区域能否避开?”她沉吟数秒,忽然沉声低喝。

    特勒迦眉头拧在一块儿摇头说道:“好像不能,奇怪了……”

    “奇怪什么?”她立即追问。

    “我击杀那人后,将他的这趟经历记忆都给攫取,我们一路上也是按照正确道路而来。然而,他们并没有见到这诡异的场景,道路应该不错这样的话,只能有一个可能。”特勒迦脸sè微变,“前面那些绿sè水泡,应该就在最近才出现,以前根本就没有。或者说,先前并没有在这一块位置。

    “如果不能避过只能闯一闯,不过我现在感觉很不好,真要往里面闯荡,应该会发生什么不妙的事情。”法洛妮说道。

    “你感觉一向奇准,你说可能有不妙的事情,就一定会有。”特勒迦点了点头,遇到这一类关键情况,他对法洛妮从不缺乏信任,“我有个想法。”他忽然诡笑起来。

    众人都知道他yīn毒狡诈眼睛都是一亮,有些很了解他的人,见他眼神闪烁着,不时的望向身后,立即心中了然,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是说?”法洛妮粗犷如男人的脸庞上,浮现一丝狠厉果断,显然也猜出了他的想法。

    “总要有人探路的。”特勒迦咧嘴,神情狰狞,“自然不能牺牲族人,那家伙鬼祟跟来要主动寻死,不妨成全他。”

    法洛妮点了点头,示意赞同他的想法,“他修炼空间奥义,以你一人的手段很难将他制住,那就只好……”

    一句话没有讲完,她忽然止住,脸sè惊变,“不好!又有人过来了!”

    特勒迦和那些黑魔族男女,神情一紧,暗中运转力量奥义,准备好了交战。

    不多时,耶伯勒的粗豪笑声远远响起,他领着那些古妖族的男子,神情不惧的迎了上来,耶伯勒倏一过来,便大笑道:“本来我们途中还迷路了,方向走错了一截,好在特勒迦你于人战斗,将你独有的气息给遗留下来,我们这才能重新找准方向。”

    特勒迦脸sè难看,“耶伯勒,你也是为遗迹而来?”

    “自然。”耶伯勒笑容自在,“别以为此事就你们知道,哦,对了,有关遗迹一事,那塔特也知道,想来噬族、魂族应该也有留心,嗯,见到你们我一点不意外,我想在别的方向,可能还有几股人,我们应该慢慢都会碰上。”

    此言一出,法洛妮和特勒迦都是脸sè微变,意识到这趟可能要多出太多变数。

    “怎会这样?那些人,我几乎全部杀光了啊?”特勒迦喝道。

    “有一个漏网之鱼,他将发现遗迹的消息卖出了,不过他没有先卖给我,所以我刚刚已经杀了他。他让这趟遗迹的寻找,徒增了许多对手,所以他该死。”耶伯勒淡然笑着,凝神看向前方绿sè水泡,轻咦一声,“那是什么怪东西?”

    “可能是某种禁制。”法洛妮倒是没有隐瞒,她知道隐瞒也没有用,对族人挥挥手,示意大家散开来,容耶伯勒他们靠近一点。

    耶伯勒自然不会客气,带着人主动聚拢而来,眼睛妖异的闪烁着彩sè光晕,盯着那一个个绿sè水泡看了一会儿,神情陡然凝重,“都是被某种灵魂邪力冲击,瞬间惨死,他们脑海如浆糊,祭台一并粉碎。”

    “总要有人闯过。”法洛妮说道。

    “不可避开?”耶伯勒皱眉。

    “暂时没有想到避开的方法。”特勒迦哼了一声,“因为按照位置,那遗迹,应该就在绿sè水泡下面,只有进入当中,往下面追寻才能发现点端倪。”

    耶伯勒讶然,旋即嘿嘿笑了,摊开手说道:“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有个人,不属于你我两方,那个人一路跟了过来,就藏身在……”法洛妮声音拉长,抬手一指,喝道:“就在那里!”

    耶伯勒咧嘴,“就知道你们黑魔族一肚子坏水,原来是准备找个炮灰探路啊,嗯,还好你们没有疯,没有将主意打在我们头上。也好,大家都需要有人前去送死,有个人取代我们自然极妙。”

    他冲身旁一人点头,随意道:“去吧。”

    法洛妮耗费心力指明位置,自然是要他们古妖族来抓人,耶伯勒这一点倒是不推脱,很爽快应承下来。

    一名身高体扩的古妖族巨汉,爆吼一声,如妖兽要吃食,嘴角牙齿竟硬生生冲破唇角,如獠牙一般森森。

    他径直朝着石岩藏身之地而来,吼声中,一股蛮兽般的凶戾气息化为一柄巨大的战刀,那战刀十米长,切开水流,轰然劈向石岩的区域。

    “啪啪啪!”

    战斗所过处,海水传来爆炸声,法洛妮点名的位置,更是如海啸沸腾不休,如滚雷碾压过。

    可人迹,却并没有就此闪现出来,没有惨叫,也没有怒骂。

    那古妖族的巨汉,讶然看向法洛妮,在怀疑她给出的方位是否准确。

    法洛妮沉着脸,眼睛也隐隐浮现怒意,“他修炼空间奥义,不过没料到境界如此jīng湛,竟然能够在海底瞬移挪开。”

    话罢,法洛妮又一次闭上眼,重新搜寻。

    然而,这趟她却明显失算了,“没有,附近区域没有他的气息存在,他知道我们的想法,应该借助于空间奥义的优势,趁机从这一块远离了。”

    “这么说没有炮灰可用了?”耶伯勒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示意那名族人不用白费心机了,他知道法洛妮修炼的奥义神妙,法洛妮说那人不再附近,应该就真的不再附近了,所以不用继续浪费时间。

    水流暴乱之地。

    石岩如隐匿起来,如变成海水的一部分,在一处区域静静悬浮不动。

    运转暗能量玄妙,在那些暗能量流转全身的时候,他骨骸、肉身、筋脉都失去气息,也失去了常人瞧见的正常特征。

    如同嗜血遗骨,能真正的隐形起来,无法触摸,无法瞧见,一般的神识都无法感知。

    那柄战斗带来的凶戾冲击力,其实击中了他,那名古妖族男子的境界只是不朽一重天,神体蜕变程度离他有一截距离,因此,那种程度的攻击,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伤害。

    可他心情依然很糟糕,在暗处,他如同一条毒蛇,yīn冷的看着古妖族的耶伯勒,看着那法洛妮、特勒迦,舔了舔舌尖,一脸压抑着暴戾的狰狞。

    炮灰?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如此对待他,时隔多年,在这破灭海的海底,他又一次遭受如此侮辱,竟然被人当成送死的炮灰。

    他看着古妖族、黑魔族商榷着,准备两族暂时合力,一起去那绿sè水泡zhōng yāng闯荡,他冷笑不迭,默默等候着。

    等候着他们深入,然后做一个狩猎的猎人,将这些自以为高等种族的猎物一个个猎杀,以此来成全自己的力量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