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不敢迈出那一步……
    神主布莱恩站起,双眸中如流转着rì月星辉,神体内也洒出璀璨光明。

    如光明天神降临。

    他看向身旁冥晧,脸sè淡漠,“你我被困多年,我们的域界处在最艰难时刻,虺可能已经在逐步蚕食域界,你要是不想我们在将来返回的时候,看到无尽的虚无,看到所以种族的覆灭,你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顿了一下,布莱恩深吸一口气,又道:“有件事向来你也清楚,如果我们的域界毁灭破碎,如果荒被虺蚕食灭杀,所有一切由荒创造出来的生灵,所有在荒域诞生的灵魂,都可能瞬间魂飞魄散。”

    “就算是你我,甚至都无法摆脱命运的束缚,除非我们能短时间突破域祖,或许才能有一线生机!”

    散发着冰冷光泽的古建筑,如山壮阔,建筑角落的石堆处,冥晧渺小如蝼蚁,他深深皱着眉头,沉默不言。

    石岩看的出来,冥晧在犹豫,犹豫着要不要采取神主的建议。

    被困数十年,冥晧渐渐明白这一座保存完整的古建筑,可能会是离开的关键,神主布莱恩融合古神大陆本源,融合荒的一份灵魂,能听到呼唤而来,可能的确是破解此地的关键。

    神主的提议也很动人,他要石岩副魂,将蕴含吞噬奥义真妙的主魂放手,令他能真正的将嗜血的传承吸纳。

    要说不动心,那是骗人的,但冥晧还在犹豫。

    石岩为嗜血选定的传承者,如今这一代的新尊主,同样融入古大陆分魂,他。也有资格能解开古建筑玄妙。

    和石岩联手击杀神主。由石岩来破解古建筑,也是一个选择。

    只是这条路很艰难,他深知神主的可怕。在这里他和神主交战多年,已经知道神主的可怕程度,加上一个石岩。他认为依旧没有丝毫成功可能。

    他犹豫着,看看冥晧,又望向石岩。

    突地,他神情一滞,不确定地问道:“不朽了?”

    从被虺甩开,至今过去数十年时间,不足百年,这么短的时间,石岩更进一步。迈入不朽境界,令冥晧很是愕然。

    神主也发现了这一点,脸sè微变。“你竟能这么短突破不朽。看来这次不杀你,以后将再没有机会。”

    他又看向冥晧。“这是我的机会,也是你的机会,错过这一次,你可能真的要终生在他手中服役,真的要如万年前一样,侍奉嗜血一般侍奉他,冥晧,我很了解你,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你还在犹豫什么?”

    “冥晧,我见过冥鸿,他还活着,活在虚无域海,如今和奥黛丽融合为一了。”石岩忽然道。

    冥晧心神一颤,“他老人家还在?”

    “冥晧,击杀了他,得了他的主魂,这些记忆你可以慢慢的搜查!”神主冷漠道。

    “离开这里很难吗?如果那么艰难,我怎么能轻易进来?”石岩突然道。

    冥晧仰头,深深看向他,“你如何进来的?”

    “你不是虺送来的?”这次神主也惊讶起来。

    “我从破灭海进来,从外面光幕下来,在我们上方为破灭海,是虚无域海一处最繁华热闹之地,百族林立。”石岩从容道。

    冥晧、神主全部眼睛一亮。

    “你们知道进入我们域界的域门位置吧?”石岩心中一动。

    “自然知道。”冥晧看着身后那巨型古建筑,又望了望头顶光幕,“如果能离开此地,我能寻到域门返回,你能进来,应该也能离开。可我们俩尝试过,无论如何也无法破开头顶光幕,那光幕的枢纽,可能就在那里面。”

    他指向身前古建筑。

    “那上面写着什么?只是一个太初古文,代表着什么意思?”石岩忽然问。

    “你问他。”冥晧皱眉。

    石岩看向神主,“在我们当中,你天火融合的最多,我在虚无域海走动过,知道了一件事情。如果能全部融合天火,就能将太初生灵的分魂真正解开,知道久远的秘辛,也能看明白太初文字,并且,还能洞彻暗能真谛……”

    “天火全部融合,真就能领悟暗能?”不等他一番话讲完,布莱恩首次激动起来,将他的话截断,暴喝道:“你听谁说的?”

    “虚无域海的七大种族强者,都一致公认的,有人知道我融合太初生灵分魂,对我死缠着不放,想要炼化我的灵魂,来突破域祖境界。”石岩解释。

    “域祖境界?”冥晧、神主面面相觑。

    “不朽之后,便是域祖境界,嗜血……肯定就是域祖,暗能为突破的关键。”

    石岩讶然,这两个在荒域卓绝之辈,最巅峰的存在,竟然也困惑着境界,可见荒域有多么脱离虚无域海,有多么的封闭。

    “这万年来,我将主要jīng力放在嗜血遗骨的深研上,就没有想过全力融合天火,看来一开始就走上了歧途。原来,坦坦大道就在我身上,真是可笑。”布莱恩啼笑皆非,表情变得极其古怪。

    “我来虚无域海多年,从未碰见生灵,以为虚无域海真正是虚无,为什么你一过来,能见着那么多生灵?”冥晧困惑道。

    这一点石岩同样不解,他并不知道冥鸿有着答案,不知道那些先辈所走的道路全部错误,都偏离了虚无域海的中心,不知道远离到何处偏僻旮旯地,自然无法见到那些游离在星海间的高等生灵。

    “我不知道,等你们见着了冥鸿,或许能问问他。”石岩摇头。

    “离天火完全融合,我还差一线,这些年来我始终克制着,不敢迈出那一步。”神主看着眼前的古建筑,看着那些不明的符文,脸sè犹豫。

    “你害怕什么?”石岩道。

    “如果按照你所言,完全融合天火后,我能激活分魂记忆,能洞察暗能,以我的境界程度自然也能突破顺利域祖,能明白太初符文玄妙。只是,我不敢肯定,那时候的我,还会不会是我……”

    “你是说?”冥晧神情微变。

    “和它分魂彻底融合,会不会正是它一直期盼的,会不会变成它的一部分,而失去自我?那时候的我,或许只是它分魂的一部分,它分魂才是主导,谁能知道?这些年,我不敢迈出那一步,就是基于这个考虑,迟迟不敢动。”神主低声喃喃。

    冥晧锁着眉头。

    石岩也沉默起来。

    他能理解神主的担忧。

    事实上,神主的困惑也同样令他迷茫,他也一直担心,担心某一天副魂天火彻底融合,他会在瞬间失去自我,被神恩大陆本源取代,只是他没有神主想的那么远,想的那么深刻。

    “我想问一下,你有几个灵魂?”石岩道。

    “自然只有一个。”神主随口答了一句,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有双魂,你和我们不同,你修炼的吞噬奥义太邪恶可怕,和荒恰是死敌,你如果不dú lì形成副魂,它的分魂,神恩大陆的本源可能直接被吞没。”

    神主眼睛忽然一亮,想到了某事,怦然心动起来。

    他马上知道石岩会说什么。

    果然。

    石岩潇洒笑了起来,“那你怎么杀我?杀了我,便是融合我的分魂,你也还是一个灵魂,你一样害怕,你还是不知道激活分魂本源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取代?你怕,我却不怕,因为我有双魂,我比你多个选择!就算是真如你所言,我顶多失去副魂,我不会就此死去。”

    冥晧也明白过来,看向神主,他说道:“你既然害怕,还真需要他来先一步尝试,让他先和本源真正融合,来看看会发生什么。”

    “等他融合全部天火本源,不知道等多少年,我已经等了一万年了!”神主冷哼。

    “我现在天火只剩最后两股没有融合,我想,不需要等亿万年那么久。”石岩咧嘴笑道。

    神主沉默,许久过后,他重新在石头堆坐下,“或许我还真应该再等等。”

    他依然怕,怕天火全部融合后,会被古神大陆本源取代。

    及早之前,嗜血陨灭时留下的那番话,已经让他知道他只是荒的一枚棋子,是击杀嗜血的一种手段,我无时无刻都能感受荒在暗中影响着他所在的域界。

    因为清醒的知道荒的存在,知道荒的可怕,所以他怕。

    所以他宁愿将万年时间,来耗费在深研嗜血的遗骨上,通过这方法来尝试体悟暗能,也不敢真正迈出最后一步。

    从某种方面来讲,他认为嗜血的路是对的,嗜血陨灭前的那番话,影响了他万年。

    当然,如果他将天火最后全部融合,顺利洞察暗能,从而突破到域祖境界,而事后他还是他,没有变成古神大陆本源,成为荒的一部分,那么另当别论。

    真要那样,嗜血最后一句话就是害他,故意误导他,给他设了一个局,阻挡他了万年时间,将他硬生生卡在不朽巅峰,不让他突破域祖。

    神主自己也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一种情况,只有等石岩融合分魂后,他或许才能真正看明白,知道嗜血当年真正的意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