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太初源符!
    如山壮阔宏伟的古建筑,呈塔型,有数百层高,有千万窗口,塔型古建筑的石壁上,有无数太初符文活动着。

    那些太初符文都代表着生命!

    石岩凝神看着前方,转动着灵魂祭台,运转生命奥义。

    “呼!”

    他灵魂祭台倏然从头顶飘逸出来,如一朵巨型云团,往那塔型古建筑顶端浮去。

    石岩本体依然端坐不动,熠熠生辉的眼眸,忽然失去了神光,变得木然呆滞。

    神主布莱恩、冥晧蓦然一动,也纷纷从乱石堆中冒出来,心神一动间,都随着石岩的灵魂祭台升空,留意着任何细微的异常。

    此刻,石岩本体没了祭台的坐镇,变成一具石像般,要是布莱恩心怀异心,可以随手斩杀。

    冥晧暗暗防着布莱恩。

    “别疑神疑鬼的,他对我还有价值,我不会杀他。”布莱恩漠然冷笑,“我还指望他率先融合天火,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更何况,他明显激发了此地异常,我们都要指望他带我们突破此处。”

    冥晧深深看着他,数秒后,忽然放松下来。

    他们的注意力再次凝聚在石岩灵魂祭台上。

    那灵魂祭台如多层的巨大云朵,最底下为神识海洋,为无垠如雾般的阔海,神识海洋上方,为奥义层,在奥义层上有几处奇物。

    有一个漆黑洞穴,那洞穴蠕动着,如一张能吞没一切的巨口,那是吞噬奥义。

    有一片星河,其中繁星点点闪烁,那是星辰奥义。

    有一个透明圆球,内部生命波动动荡不休,自然便是生命奥义。

    有一面奇异的镜子,镜子内折shè诸多不同空间,那是空间奥义。

    有一抹死寂荒冷的灰sè区。浓烈死亡气息聚集着,为死亡奥义。

    这些都是奥义层内的奇观,突破到不朽境界后,那些奥义不知不觉发生蜕变,变成犹如实质的奇异物质,全部在奥义层内存在。

    一簇簇火焰星辰的火海,和奥义层泾渭分明,同处一层。如yīn阳双鱼般奇妙。

    奥义层、天火层上面。为一个微缩亿万倍的辽阔星域,有无垠空间,繁多星辰。星辰上有古木树荫,有山川河流,有无尽死亡。只是没有生灵诞生。

    这是始界层,没有真的抖开前,略显模糊。

    始界层再往上,便是主魂、副魂盘踞之地,如两尊神明悬浮着,垂首俯瞰下面无垠始界,看着始界内的奥义层和更下的神识海洋。

    两尊神明般的灵魂,位置也有讲究,主魂显然站的更高一点。那副魂,稍稍往下,和始界层接壤,如融在一块儿,下面就是天火层。

    猛然看来,那副魂,仿佛就在天火层上面悬浮着。和始界交融在一块儿。

    这是石岩灵魂祭台的全部。

    如今,那灵魂祭台如层层云团,慢慢浮升起来,最终坐落在巨型古塔最顶端。

    那灵魂祭台的最底下神识海洋层面,荡漾起惊人波动。奥义层上代表着生命奥义的透明圆球,闪烁着奇异光泽。透出勃勃生机,令神识海洋如形成一幕幕光晕,往下面巨塔的塔尖罩来。

    神奇莫测的,那巨塔上一个个太初符文蠕动着,由巨塔最底下开始,慢慢融合。

    百层巨塔,最下方的太初符文,正往上一层的太初符文融合,像是蚯蚓蠕动着,涌入一条小蛇的神体内,说不出的诡异神奇。

    布莱恩、冥晧面面相觑,以他们的见识和眼界,都不知道如今在发生着什么。

    他们能够做的就是等,等事情结束,等一个结果,期间,他们还需要尽力保住石岩,让石岩身躯和祭台都能完成这次奇诡的变化。

    “真羡慕这小子,看来他又有了鸿运,上次的时候,他还不过始神境界,数十年后再见,已经突破到不朽了,离我们也越来越近。”冥晧不由感叹。

    布莱恩冷哼一声,“一切都因吞噬奥义的自我霸道,这种无视力量积累的邪术,赋予了他无限的可能xìng。”

    “拥有吞噬奥义,不用担心神力不够凝结,可也是需要对境界的领悟和深研探索,你我都清楚,有时候境界的领悟,比力量的积累更加艰难。他能达到今天这一步,足以证明一点——他天赋同样无以伦比。”冥晧淡然道。

    布莱恩沉默。

    事实摆在眼前,他不得不承认冥晧所言不虚,能在这么短时间突破到如此境界,固然是因为吞噬奥义的神妙霸道,可也不能否认石岩的境界领悟力,以他的自傲和身份,也要承认在这方面石岩不逊sè任何人。

    两人没有继续多言,都只是盯着石岩,等候着事态进一步的发展。

    十天匆匆而过。

    那巨型古塔上面的太初符文,最下面数十层已经没了,底下的太初符文,逐层往更上层融合,被融合后的太初符文,变得愈发闪亮,变得愈发生动,传来令人惊异的生命波动。

    “究竟会发生什么?”冥晧喃喃低语。

    神主也暗暗期待,期待着解开古建筑之谜,期待着冲破此地,重返荒域。

    他是荒域神族的老族长,他深知如今的荒域因为虺的苏醒,必然极其的艰难,他为族人担忧,为荒域担忧,他急着离开。

    忽地,他皱眉看向远方,“有人过来了。”

    冥晧神情一动,旋即眼睛一亮,微微笑了起来。

    三个时辰后。

    一道清冷霜白身影,陡然间显现出来,她倏一出现,俏脸变得极其jīng彩,禁不住叫道:“舅舅!”她看向冥晧,又惊又喜。

    冥晧首次展露笑容,“很好,你也找过来了,听说你还有所……”

    他微笑着,眼睛瞄来瞄去,在搜寻着什么,他忽然看向奥黛丽肩膀上趴伏着的幽影,神情陡然一震,激动的身子摇曳轻颤,深深一礼,“您老人家竟然真的还活着。”

    冥鸿咧嘴怪笑,“时隔万年,你小子竟然达到如此境界,不枉费我当年的看重!”

    严格算起来,冥鸿是冥晧的第一任老师,也是冥晧的族内长辈,自然有资格摆出老资格的架子。

    冥晧恭敬的弯着腰,“您放心,我一定让你脱离凶魂的困扰,给你寻觅一具极佳的冥皇族族人躯体,让你能继续重修。”

    “这些以后再谈。”冥鸿摆摆手,大马金刀的端坐起来,如一个缩小十倍的小人在奥黛丽肩膀上,“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咻!”

    又是一道身影闪过,魅姬那张颠倒众生的容颜,也浮现出来。

    就连冥晧和神主布莱恩,猛然间都目眩神迷,脸上浮现短暂的沉迷失态,不过只是数秒,两人立即恢复正常,将神志间的迷茫硬生生斩断。

    魅姬看了看两人,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可冥晧和神主完全不受她媚术影响的表现,却着实吓了她一跳,让她暗暗心惊。

    她刚刚,刻意施展了媚术,以她魅影族的天赋,以她的境界修为,这媚术全力施展出来,连洞察暗能量的巴图姆都要瞬间中招,绝不可能那么快恢复如初,可布莱恩、冥晧只是一霎竟然就恢复正常。

    据她所知,就连一般突破域祖的家伙,也不见得有此坚韧的心xìng和意志。

    魅姬暗暗心惊。

    “此地绝不容许被打搅,任何我们不熟悉者,都应该立即击杀。”布莱恩语气漠然,冷酷道:“是你出手,还是我出手?”他问冥晧。

    此言一出,魅姬心中一寒,布莱恩那种灭绝人xìng的冷酷,令她脸sè巨变,她立即意识到这陌生人肯定造下过滔天杀孽,根本就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连她动用媚术后,都喊着要击杀她,可见此人多冷血了。

    冥晧没理睬他,疑惑看向奥黛丽,“这美艳女人是谁?如果不熟悉,我们就杀了,免得碍事。”

    冥晧身为嗜血御魂魁首,一样两手沾满血腥,杀人对他来说不但没有心里负担,还有着某种难言的快感。

    “我……我是来找石岩的。”

    魅姬的境界修为,本不比冥晧、布莱恩逊sè,可惜她先前受了重创,暂时没有恢复过来,加上不如布莱恩、冥晧历经万年血腥,手上沾满亿万生灵脓血,所以气势上逊sè不少,让她有种本能的惊惧不安。

    “找石岩的?”冥晧表情古怪,扭头看向巨塔上的灵魂祭台,揶揄道:“狗改不了吃屎,这混小子不论人在何处,总能招惹到漂亮女人,来到这里以后,果然还是那德行。”

    这话本是讥讽石岩,连带着将魅姬牵连,然而,他这番话讲完后,看到他侄女也是脸sè通红,当即讶然了,“你,你也和他?”冥晧看着奥黛丽苦笑起来。

    奥黛丽简直无地自容。

    “奥义符塔!太初源符!”就在此时,蹲在奥黛丽肩膀上的冥鸿,忽然怪叫起来,他猛然飞旋出来,如一只丑陋的蝙蝠,“我想起来!我想起来了!辛格曾经和塔特约定过,说以后会来海底找寻,竟然是真的!”

    他看着那巨型古塔,看着那太初符文,激动兴奋莫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