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你还嫩了点!
    绫玫、甘茯的惊叫,将众人心神全部吸引过来,众人本来就留心石岩,不过先前更多注意力放在他和奥义符塔、太初源符的联系上。

    如今,听到呼叫声的众人,都不由自主看向石岩神识海洋上方,看向那奥义层。

    自然也就看见了那漆黑洞穴!

    此刻,那漆黑洞穴如漆黑深邃的涡旋,诡异的旋动着,透露出说不出的邪恶意味。

    众人恍然大悟,一个个猛然惊醒过来,表情变得极其难看。

    他们都意识到绫玫猜对了!

    他们明白那些太初符文之所以暂时停止融合,甚至显现出分裂的征兆,并非石岩受了重击力量不济。

    而是因为此时石岩运转的奥义,并非生命!那漆黑深邃洞穴的旋动,分明在说此时石岩全力施展的,根本就是吞噬奥义!

    ——那是噬族失传多年的,以能吞噬各种能量著称星海,让各大种族深恶痛绝之的最恐怖的邪恶奥义!

    待到众人发现不妙,纷纷醒悟过来的时候,如要证实绫玫的判断,石岩那先前模糊摇曳的主魂、副魂,由模糊重新凝结,重新变得清晰无比,主魂、副魂依然淡漠从容,仿佛根本不曾受到任何影响。

    事实上,绫玫的确猜的精准,石岩压根没被重创!

    特勒迦的攻击袭来那一霎,石岩果断变幻奥义,暂停生命奥义的融合,流动吞噬玄妙。

    他那神识海洋,本就融合了暗能,那海洋绝非单纯的神识海,而是具有强悍防御力,以强悍神秘暗能构成!

    待到他运转吞噬奥妙,那神识海如形成一个巨大涡旋,被特勒迦力量轰击时那海洋掀起的惊涛骇浪看似可怕,其实对他一点影响没有,在神识海动荡时,那些雷电能量的爆炸慢慢消减,反被他神识海上的黑洞纳入。

    擅长空间奥义的他,稍稍变幻空间奥义,折射出虚幻,就将一切很好的掩饰下去。

    场内众人,只有神主布莱恩、冥觉察到他的小动作,知道他并没有受创。

    也是因为如此,布莱恩安然不动脸上甚至带着一丝冷笑,在甘茯不要命的冲出后,也没有出手拦阻。

    他不拦阻,冥晧就只能全力来干涉,数千万分身涌动间,分出一部分去拦阻甘茯,暂时将甘茯困住。

    石岩没有预料到,那看似和他能达成友好关系的玄天族的绫玫,值此关键时刻,为了奥义符塔能果断抛弃一切下令对他格杀不论。

    绫玫的冷静一个个精准坚决的命令给他造成极大影响。

    此刻,绫玫竟然还能猜测他刻意隐瞒之事看出他精通吞噬奥义,知道他根本没有受伤,这让石岩灵魂震动终于有了深深的不安。

    “给我争取一刻钟!否则,你休想脱离此地!”他的灵魂意识,如一道流泉从天际落来,落向神主布莱恩。

    布莱恩本袖手旁观,看着冥晧以一敌二,终在巴图姆、甘茯的亡命攻势下落在下风,他本想看着冥晧继续被消耗力量,听到石岩的灵魂意识,才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回讯道:“你们嗜血一脉果然各个奸诈,放心吧,该出手的时候,我会出手。不过想让我为你拼命,你想也不想,该为你拼命的应该是冥晧,他若是不行了,我自然插手,你就好好享受吧。”

    “吞噬奥义!竟然是吞噬奥义!”

    甘茯失声尖叫,浑身颤抖着,如得了失心疯一般,她坐在那绿色血水上,肉身缩小三倍,呈一个一米高的侏儒,干尸般没有血色精气,只有一双眼睛充满狂热。

    “嗤嗤嗤!”

    她身下的绿色血水,弥漫出浓郁绿色烟雾,那些烟雾腐蚀气味浓烈之极,仿佛嗅上一口,内脏都会腐烂。

    冥晧那一具具分魂,都颇为忌惮,在那些绿色烟雾冒逸出来后,分魂都暂时撤离开来。

    “特勒迦!你们攻击他的双魂!灵魂一旦真正重创,他就算是有无尽手段,也只能消陨归墟!”绫玫奇快的冷静下来,在这个分秒必争的时候,她瞬间重新找准方向,让众人攻击石岩的主魂、副魂。

    特勒迦、法洛妮、耶伯勒都不傻,听她这么一说,纷纷反应过来,弃下那片动荡诡异的神识海,就要对石岩最顶端的双魂下手。

    “去上面!”奥黛丽果断娇喝。

    一片灰蒙蒙的灵魂莲台,将奥黛丽身躯托着,快速的浮升。

    那灵魂莲台由数万凶魂厉鬼凝结而成,莲台边沿都是一张张狰狞可怖的脸庞,张开獠牙,发出阵阵凄厉咆哮。

    冥鸿在莲台前端,如匍匐在奥黛丽身下的巨大妖魔头颅,吐出一口漆黑烟雾,将那一名试图冲上来的玄天族彪悍男子阻挡在百米开外。

    “玄卫!全力拦截!”绫玫身姿不动,冷声喝道。

    周边所有她带来的玄天族人,都不在管石岩,纷纷掉转方向,将奥黛丽当成目标,一时间寒刀如巨虹,一道银色山脉浮现,轰然往奥黛丽罩来。

    “破!”

    奥黛丽娇喝,两手结出奇妙印记,手心一团光芒耀过。

    无数凶魂厉鬼骤然凝结在那光团内,如一个漆黑心脏跳动澎湃着,根根撞击向那玄卫冲来的寒刀和银色山脉。

    几乎同时,唯一还落在地上的魅姬,也骤然出手。

    她神体快速结冻,凝成一个冰肌晶人,眼眸闪动间,一根根百米长的冰棱巨矛般冲出,全部刺向半空绫玫。

    她嘴角浮现一缕血迹,脸色愈发苍白,这一击显然令她伤势更重了,每当一根冰棱巨矛从她身后刺出,她那完美酮体就重重一颤,如被巨锤轰在胸口,嘴角的血迹也愈发明显。

    待到巨矛更多飞射出来,她娇躯颤抖不休,似乎连站稳都困难了。

    绫玫忽然轻叹,“何苦呢?他值得你如此拼命?真是不明白你们魅影族的女人为什么总是那么让人费解,为什么总干一些蠢事?”这般说着,绫玫玉手一甩,“水动天移!”

    一滴眼泪般的晶莹水滴忽然浮现,瞬间吸水胀大,形成一个清澈透明湖泊。

    湖泊内倒影着绫玫的动人容颜,湖泊表面水波荡漾,波纹每荡漾一圈,便有一根冰棱巨矛炸裂粉碎。

    魅姬捂着高耸胸口,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单膝着地痛苦的承受着反噬之力,感觉心脏都渐渐冰冷,感觉生机渐渐流失……

    “都给我留下!”天际处,无数阴森怪啸从四面八方涌来,无数道冥晧的身影妖魔般胀大,分出一部分又去拦阻特勒迦众人。

    “腐烂!都给我腐烂!”甘茯厉鬼般凄声叫嚷。

    那片绿色血水突然如绿色布片被撕裂,四分五裂化成一片片腐蚀酸水,将飞旋的几个冥晧分身泼溅,那一个个冥晧分身,如被开水浇的冰快速的融化起来。

    冥晧这一击也显然重创了禁不住从每一个分身传来怒吼:“布莱恩!你还要置身事外多久?”

    “你身为御魂魁首以死捍卫尊主理所当然,我自然不用为你们而亡?”神主揶揄讥笑着但终于走向前去,抬手去抓巴图姆。

    五道光明巨芒展现,蕴含五行玄妙如天神之手,去撕扯巴图姆的暴风域场。

    巴图姆极为忌惮神主,一见他突下杀手,虽然感觉那光明力量并非很强,并且还有点古怪,可巴图姆依旧严神以待,不敢有一丝轻视。

    因为神主先前和甘茯一战,将甘茯压的狼狈之极,明显真正的实力恐怖非常。

    巴图姆的紧张防备,令冥晧的压力骤然一松。

    “绫玫你敢!”突地,最低下的魅姬,口喷鲜血的嘶喊起来。

    绫玫表情漠然冷静,趁着最混乱时刻,竟直朝着石岩本体涌去。

    她始终留在下面不动,原来真正的意图,便是寻找一个最佳时机,要将石岩本体轰杀!

    她隐忍多时,看着布莱恩动手了,将魅姬压的无力反抗,指挥特勒迦等人下杀手,引得奥黛丽也离开石岩本体位置,终于寻觅到千载难逢一击,凝结一柄湍急巨大水刀,要将石岩一击斩杀。

    魅姬嘴角鲜血横流叫嚷,奥黛丽花容失色,肩膀上也有血迹浮现,都像是没有预料到此事的突然发生,都吓的魂飞魄散。

    只有冥晧看也不看身下,依然专心对甘茯纠缠着,甚至不惜以分魂消融为代价,来消耗甘茯的本命精血。

    此时,石岩完全将一切交给别人,早已重新运转生命奥义,那生命之球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泽,不断释放着浩瀚生命波动,来吸引那生命源符。

    先前停止融合的太初源符,也早早恢复融合,而且融合速度愈发快捷,比石岩所说一刻钟的时间眼看要快上不少。

    当然,如果本体被瞬间抹杀,自然会立即重创灵魂,就算是得了太初源符,灵魂祭台短时间无法归位,在众人狂击下,也将落得个凄惨陨灭下场。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身上神奇太多,又不愿和我们玄天族一道。怪就怪奥义符塔事关重大,比未来的域祖还要重要,所以,我只能灭掉你,不能给你继续成长的时间和空间……”

    绫玫暗暗遗憾,杀心却坚定不移,凝结着恐怖水刀,一往无前斩来。

    “小丫头心机够阴狠,可惜还是嫩了一点,要是让你得逞了,我们这些活了数万年的家伙,岂不是都白活了?”就在绫玫一刀斩来前,出奇的,本该在头顶云端和巴图姆交战的神主,语气生冷的突兀再现,“很抱歉,你玩的这些手段心机,万年前我们都玩腻了。”

    神主捏拳,如攥着浩淼星海所有光明,那拳头如几个太阳的凝结,轰然砸向那水刀。

    绫玫下意识抬头看天,惊奇的发现神主依然在和巴图姆颤抖,然后只是一霎,那神主就变成冥晧的又一道分身。

    她心中一凉,忽然意识到神主根本不曾离开,而是一直在等她精心图谋的一击,所谓神主和冥晧之间的对话,只是冥晧分身和分身间的骗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