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收取!
    绫玫忽然全明白了过来。

    可惜太迟!

    “轰!”

    亿万光芒如最绚烂的烟花,在绫玫眼前绽放,虹光如匹练,如光刃,如夺命长矛,尽数炸在那柄湍急水刀。

    水刀瞬息消散!

    绫玫如遭重击,身姿不正常的骤然凝滞,旋即被漫天光明淹没。

    “大人!”

    “大人!”

    “绫玫大人!”

    玄天族的黑甲战士,齐声尖叫,暂时放下对奥黛丽的攻势,不要命冲杀下来。

    可是也太迟了!

    “安安分分多好?我这一生最不喜欢女人太聪明,最恨女人搅风搅雨,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神主平静道。

    五颗璀璨星团,滚落在漫天光明中,如天雷轰杀凡尘阴魂,一一砸在绫玫身上。

    绫玫身体如被利刃切割,裂开细密繁多的血痕,那些伤口深刻见骨,望之触目惊心。

    “嘭!”

    她身躯坠地,倒入乱石堆中,将一颗颗石头染成血红,睿智明亮的眼眸,快速黯淡无光。

    “咻咻咻!”

    一道道玄天族黑甲战士,黑云般压下来,在绫玫身旁牢牢护着她,以防神主再出激烈攻击。

    神主并没有继续动手。

    他两手负在身后,满脸狂傲冷峻,“要杀也是石岩杀你,我就不越俎代庖了,帮他杀了你,那小子也不会感激我,一样会视我为仇敌。”他抬头看向巴图姆,冷然一笑,突然喝道:“给我滚下来!”

    五道光明流星从他指尖横贯天际,瞬间罩住巴图姆。

    神主猛然一拉,巴图姆身躯轰然一震,那一个个龙卷风如被撕裂摧毁,纷纷炸裂巴图姆的圆滚身子也承受不住,直往下面坠来。

    玄天族那些族人,严神以待,死死看护着绫玫,没敢对神主下杀

    不远处的魅姬,妩媚脸蛋苍白如纸,她嘴角鲜血终于止住,体内力量依然充沛可体内重创还是很严重,那种生命逐渐流逝的无奈,让她恐惧难安。

    奥黛丽则是放松了,眼看神主突下杀手,将绫玫重创,又在石岩本体身旁,一手将巴图姆硬拽了下来,她马上知道这趟争斗将很快就有结果。

    “我不会让你们得逞!你们这些该死的异端!”噬族的甘茯模样急剧衰老,生命气息被抽离,身下那片绿色血水冒出“汩汩”水泡,像是被火焰烧的沸腾起来,一股可怕的气势从她身上轰然传荡开来。

    冥晧每一具分身,都流露出惊骇之色眼见甘茯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冥晧犹豫数秒,倏然间分身一一收敛融合。

    冥晧重新化一伸手一拍,一个衍生的小世界浮现,将特勒迦、法洛妮、耶伯勒挡住,将他们裹在那世界中,令他们暂时不能有别的动作

    他自己则是后撤开来,让出一条路来平淡道:“我也不想和你一起去死,要死你一个人去死。”

    “你怕了!哈哈,我就知道你怕了!”

    甘茯疯狂叫嚷着,越过冥晧,悍不畏死冲向石岩。

    “舅舅!”奥黛丽失声尖叫。

    冥晧无动于衷,像是压根没有听到她的叫喊,并没有帮助石岩拦阻甘茯的最后一击。

    神主冷眼看天,一拳挥出,光明世界绽放,将巴图姆打的身如皮球翻滚,他嗤笑一声,也没有将甘茯的攻击当一回事。

    甘茯携带着腐蚀奥义凝结的本命血水,一往无前冲向石岩,冲向石岩双魂的方位。

    冥晧、神主漠然对待,没有插手拦阻,还露出嘲弄意味。

    绫玫稍稍恢复一些,因甘茯的冲出重围,本来士气一震,一看冥晧、神主的表情,她心底又是一寒,生出一种很不妙感觉。

    奥义符塔上的太初符文,此刻,融合到只剩最后一层,一个个太初符文,往最后一个符文容纳,真正的太初源符就要成形。

    甘茯以腐蚀奥义玉石俱焚冲杀而来,神主先避,冥晧再退,她终于来到石岩灵魂祭台上,要涌入石岩双魂。

    石岩的主魂,展现一个奇异的诡笑,根本不避开,那漆黑如深渊的黑洞,从那奥义层骤然间飞离,涌向了甘茯。

    以本命精血腐蚀力量凝结的绿色腐蚀毒水,没入那黑洞之中,石岩主魂、副魂并没有就此消融,那黑洞依然运转着,如能吞没天地的巨口,贪得无厌。

    甘茯愣在那儿,数秒后,那老朽的神体如木头龟裂,她身体传来啪啪脆响,像是一具干尸被肢解了,渐渐粉碎了开来。

    她灵魂祭台一抖,主魂浮现出惶恐绝望,拼了命的要逃。

    那悬浮的黑洞骤然一吸,将她的灵魂祭台给吞没,那些甘茯残碎的躯体,如断裂的木头一块块从天降落。

    再没有一丝血水。

    “看来噬族的同道根本不知道吞噬奥义意味着什么,不知道吞噬奥义为八大邪力的克星,他们似乎不知吞噬奥义的邪恶可怕,应该是遗忘太久了。”冥晧表情阴冷,刻薄的嘲讽,“以为修炼腐蚀奥义就多了不起,殊不知八大邪力形成的攻势潮流,反而更易被吞噬破掉,明明达到不朽巅峰了,死的还真是冤枉。”

    神主接话,“这虚无域海的人,看来比吞噬奥义的认识,尚且不如我们深刻。修炼八大邪力者,竟敢和修炼吞噬奥义者同归于尽,真是想太多了,不知所谓。”

    事实上,噬族那些族人,的确对吞噬奥义的可怕认知不够深刻。

    因为,他们已经遗失吞噬奥义太久时间,久到他们忘记吞噬奥义才是噬族的根本,是族长才有资格休息的恐怖奥义。

    今天甘茯的死亡,必会提醒噬族,提醒所有虚无域海的生灵吞噬奥义就是八大邪力的克星!

    甘茯陨灭,灵魂被吞没,巴图姆终于崩溃,被神主、冥晧一连串手段弄的没有一丝脾气。

    “我放弃了。”巴图姆突然暴喝,立即抽身而退尽力往外围逃窜。

    神主看也不看他,任由他亡命离开,眼中充满嘲讽。

    冥晧也没有阻拦,他心神变幻间,忽然奥义轰然一改,那幽魂般的身子,浮现无数细密空间裂纹。

    特勒迦、耶伯勒、法洛妮三人,看着那一道道细密裂纹心里面突生不安感。

    然后,就将他们神体裂纹浮现,鲜血溅射出来,骨骼被划碎!

    “空间奥义!”

    “不朽三重天的空间奥义者!”

    “这老怪是谁?”

    特勒迦、耶伯勒、法洛妮尖叫起来,也不敢继续逗留,学着巴图姆亡命而逃。

    玄天族的黑甲侍卫,在巴图姆遁走那一刻,就醒转了过来搀扶着绫玫抽身离开,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不论神主亦或者冥晧,都没有出手阻拦,看着那些人远离,表情坦然从容。

    “舅舅,为什么不拦阻他们为什么让他们逃掉?”奥黛丽不解道。

    下面气息渐渐衰弱的魅姬,身子依靠在一块碎石上,嘴角鲜血流入雪白脖颈眼神渐渐溃散,她目光也看向天际,心神不明。

    “逃掉?”冥晧摇了摇头,“他们逃不掉的。我和布莱恩被困数十年,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出去,他们又岂能轻易离开?此地进来容易,想出去可没那么简单。”

    “那你为什么不杀他们?不怕他们传讯出去?”奥黛丽讶然。

    “谁也无法传讯出去不然先前一个小子传讯的时候,我们早动手了。在这里,空间被锁着,我身为不朽三重天的空间奥义者,都无法裂开一丝空间,他们什么讯息可以射出去?”冥晧哑然失笑。

    “我那刚刚岂非多此一举了?”奥黛丽哼道。

    “没有,你不是趁机将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重创了么?”冥晧微笑。

    奥黛丽臭着脸不讲话了。

    “下面那个丫头,和石岩什么关系?她状态很不妙,生命气息在一点点的流逝着,她过来的时候身上就带着伤,然后伤上加伤,动了生命根本了,如果不及时处理,还真是会比较棘手。”冥晧俯瞰魅姬,皱眉说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关系。”奥黛丽摇头表示不明。

    “他差不多要好了。”就在此刻,神主淡然插话,从石岩本体处冲天而起,和冥晧、奥黛丽并肩站着。

    他根本没多看魅姬一眼,在他心中,魅姬只是无足轻重的人物,死活都和他没有关系。

    冥晧注意力被吸引,也没有多看魅姬,眼睛灼灼望向石岩。

    石岩神识海下面。

    那奥义符塔的所有太初符文融合为一,变成一枚太初源符,那一枚太初源符流转着璀璨七彩光晕,如一轮闪亮初升的旭日,从那奥义符塔顶端冉冉升天,最终顺着石岩的神识海,慢慢的融入那透明的生命奥义圆球。

    生命奥义球中,那太初源符慢慢定格,将庞大生命波动释放出来。

    此刻,石岩身上的生命磁场,旺盛的令冥晧、神主都暗暗妒忌,生出骇然惊悸之色。

    太初源符脱离奥义符塔,那雄阔如山的奥义符塔,奇迹般的一点点缩小,慢慢的往下面收缩。

    神主眼神一动,忽然道:“那什么太初源符已经便宜了你们嗜血一脉,这奥义符塔,就由我来持有吧。”

    “你一直保存实力,让我一人拦阻两个同级者,就是暗存与我争夺奥义符塔的心思吧?”冥晧冷声道。

    “冥晧,你不会想将便宜都占尽吧?”神主脸色难看。

    在他们俩争执时,石岩灵魂祭台突然收缩,如一道投影被收回,瞬间沉落躯体,旋即石岩睁开眼,抬手一抓。

    那逐渐缩小的奥义符塔,忽然就落在他手心,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