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生命澎湃!
    先前的种种战斗,他尽数收入眼底,绫玫的突然针对,特勒迦的痛下毒手,魅姬的反常举动……

    睁开眼,石岩神情有着几分茫然,将那奥义符塔收入始界空间,眉头忽然紧皱。

    那融入奥义内的生命源符,内部有着庞大信息,此刻,如有亿万电流涌动着,那些电流由太初源符发起,贯穿他血肉、筋脉、骨骸、灵魂!

    神识内检,他发现无数太初符文鲜活过来,像是萤火虫从生命圆球内飘离,没入他骨骼血肉、没入他脑海灵魂、没入他筋脉脏腑,他全身涌现狂烈的生命波动,如成了一个生命海洋!

    奥义层,那黑洞如巨口蠕动着,继续进行着消化,消化着甘茯的一切!

    甘茯的腐蚀精气、生命磁场、灵魂祭台都沉没吞噬黑洞,被缓缓的净化着,期间,他脑海浮升诸多场景,那些场景都是甘茯的人生经历,是一段段的记忆,从甘茯出生、成长、修炼都逐渐显现出来。

    吞噬奥义,在进行力量吸收消化的时候,竟然能将记忆剥离出来!

    当然,石岩对甘茯的人生经历并没有什么兴趣,他将精神凝聚在生命圆球中,能看到那太初源符如一个大心脏跳动着,传来勃勃生机,然后他精心体悟,灵魂陡然一震!

    一个终极神通如生命烙印,忽然由模糊变得深刻,化成他奥义的一部分,那神通名叫:生命澎湃!

    和生命澎湃神通一起的,还有一股暖流,那暖流来自于奥义符塔,来自于他的始界!

    此刻,在他灿若星河的始界中,那奥义符塔坐落在一颗荒芜星辰表面,从那奥义符塔顶端,一缕暖流涌来,直达石岩脑海。

    确切的说,是没入石岩的副魂!

    一段尘封亿万年之久的模糊不清记忆,变成一段段排列无序的神秘符号,石岩明明知道了一些什么,认真去想,发现又无法得知。

    然而,他和那奥义符塔之间,却隐隐建立了联系。

    那奥义符塔,俨然和他灵魂互通,那模糊记忆涌入他灵魂深处,

    他那融合荒分魂的副魂,与奥义符塔有了深刻联系,那些模糊记忆,似乎需要等他将太初生灵分魂完全激活,也就是天火全部融合,仿佛才能真正解开。

    “你连奥义符塔都要收走?当真贪得无厌!”神主布莱恩的声音生冷僵硬,一如他那扭曲变形的脸,“小子,你要将好处全部占尽?”

    冥晧也皱着眉头。

    他对那奥义符塔也有兴趣,本做好准备了,要和神主厮杀一场,来夺取那奥义符塔,没料到石岩一醒转过来,就将奥义符塔收入始界中央,令冥晧也有了心结。

    “你们拿奥义符塔没用,我拿,能破开此地,那奥义符塔,为破裂这里的关键,因我得了太初源符,也就只能由我来持有。”石岩坦然道。

    “满口胡言!”神主冷哼,压根不信。

    冥晧也皱着眉头,表情闪烁不定。

    石岩深深看向神主,又看向冥晧,忽然咧嘴一笑,道:“好吧,你们不信也简单,这奥义符塔我给你们试试看,看你们能否解开秘密,能不能破开此地?”

    这般说着,他眼神一变,那奥义符塔从他头顶浮升出来,飘逸在神主、冥晧身前。

    石岩表情坦然,心中则是暗笑,此刻那奥义符塔和他副魂已经有了联系,任凭神主、冥晧手段通天,也难以在奥义符塔上得到任何玄妙。

    他也不管神主、冥晧纷纷打出法决,发出灵魂意识去沟通那奥义符塔,身影一动间,骤然在魅姬身旁落定。

    魅姬娇媚的脸蛋,此时一片惨白,曼妙身姿血迹斑斑,尤其是胸襟处,鲜血更是触目惊心,她无力的侧躺在一块碎石上,眼神略有溃散,体内生机渐渐流逝。

    一般来说,只有神体遭受重创者,生机才会逐渐的流逝,一旦生机流尽,肉身就会陨灭,不存一丝力量。

    譬如那小骷髅的父母,就是因为生机枯竭,才会显得骨骼没有一丝光泽,若非骨族苦修骨骸,那小骷髅父母的骸骨都会腐朽,会一碰就碎。

    如果任由魅姬生命枯竭,她神力会忽然流失掉,肉身陨灭可能连带生命磁场,所谓生命磁场,也是灵魂磁场,为主魂的存在源泉,生命磁场的耗尽,意味着彻底的死亡,不会再有重生可能。

    即便是石岩,如果生命磁场枯竭,也就真正死了。

    “为什么?”石岩沉默数秒,忽然轻声低呼,心情复杂。

    他一直没有将魅姬当成可以信任的朋友,两人间纠葛不清,曾生死搏斗,他也曾深刻羞辱过魅姬,他以为魅姬对他也是恨之入骨。

    在他被特勒迦针对,被绫玫反戈的时候,他以为魅姬会没有意外站在绫玫等人身旁。

    毕竟,奥义符塔对阴魅族来说,同样有着无以伦比的诱惑,绫玫因为此,能割舍图释岐夫妇的嘱托,能狠下心来突下杀手,魅姬又岂能例外?

    他无法想象魅姬竟然会帮他。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就算是要死,也该由我来杀掉,而不能让别人来杀死你!尤其是那绫玫!”魅姬声音虚弱,语气依然坚决,透露着一股不明的怒火,也不知她究竟恼怒谁。

    “那好,我等你以后来杀我。”石岩沉默半响。

    无数太初符文如欢快的生命精灵,从他掌心涌出来,神妙的没入魅姬娇躯,那些太初符文涌动着,带来浓郁之极的勃勃生机,滋养着魅姬的生命磁场,澎湃着她的生机。

    这便是那太初源符烙印的神通——生命澎湃!

    魅姬肌肤神奇的重新透出光泽,苍白脸色渐渐布满健康红晕,体内伤势以惊人速度痊愈,一股暖暖生机裹住她,将她一切损伤都给自愈,令她每一块血肉都健康有力,让她灵魂磁场都震荡不休。

    她明眸异彩涟涟,脸颊红光透亮,嘴唇丰泽,又遍布魅惑众生的绝世风情。

    很快地,魅姬站直身子,浑身沐浴在浓烈生命海洋中,说不出暖和舒泰,眉梢都全部舒展开来。

    也是此刻,石岩收手,那些游离在魅姬体内的一个个太初符文重新没入掌心,如一尾尾的鱼儿,返回那奥义圆球内的太初源符中。

    “我不会感激你,因为我的伤,都是因你而来!”魅姬眼神复杂,忽然哼了一声。

    石岩灿然笑了,“我不用你感激,我希望你恨我,继续恨我,狠狠的恨我!我喜欢女人恨我!”

    “变态!”魅姬嗔骂道。

    “无法建立联系!”

    “肯定被那小子做过手脚了!”

    突地,神主、冥晧颓败骂道,神情都很是无奈,放弃了继续对那奥义符塔的收取。

    无数法决符号,从那奥义符塔外围收回,如星光洒落在神主、冥晧身上,他们尝试了诸多失传的手法,弄出众多神识灵魂意念,试图寻到关键,感受奥义符塔出现一丝联系。

    可惜他们失望了。

    那奥义符塔如一座死城,根本就没有反应,他们无法将奥义符塔收入掌心亦或者幻空戒。

    他们理所当然认为石岩使坏了。

    也的确如此。

    “我就说你们不行了。”石岩哑然一笑,扬手一招,副魂那模糊记忆如海水荡漾,立即和奥义符塔达成联系。

    神主、冥晧无法收取的奥义符塔,如一顶帽子般,忽然落向石岩头顶,然后在他后脑重新消失。

    “尽快解开幕帐,我们要极早脱离此地,被困时间太长了,也不知道荒域情况如何了。”冥晧道。

    “不着急,这束缚一解开,有些鱼儿就会趁势溜掉。”石岩冷笑。

    他看向巴图姆众人逃离的方向,摸了摸嘴角,声音阴沉:“我和你们一样,不知道奥义符塔有多么珍贵,但这虚无域海七族族人知道,如果令他们知道我们得到奥义符塔,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他没有继续多说下去。

    神主、冥晧都能领会他的意思,但并不代表赞同,神主哼道:“知道又如何?奥义符塔在你手中,又不是我们身上,要找也是找你麻烦?再说了,一旦你能破开此地,我们立即以最快速度返回荒域,他们能耐我何?”

    “七族族人,找我们荒域已经找了很长时间。”奥黛丽肩膀的冥鸿忽然插口,“有些事情你们并不知道,不知道他们对一个重创的太初生灵,有着多么强烈的狂热贪婪。石岩说的没错,那些人如果活着,将消息传递出去,他们长辈单单为了奥义符塔,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来追杀我们!在我们达到域门前,可能会被中途堵住,甚至击杀!”

    “你们的意思?”神主皱眉。

    “不留活口。”石岩认真道。

    “那她呢?”神主冷笑,远远看向那边表情极其不自然的魅姬,“她也不是我们荒域的人,你也准备斩杀掉?需要我来帮你忙吗?”

    魅姬心底一寒。

    “她是我女人,自然不算其中,我自当会严加管束,就不劳你操心了。”石岩淡淡道。

    魅姬妩媚脸容,闻言倏地泛出诱人红晕,表情有几分恚怒,但更多的却是羞赧,表情愈发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