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天降神威
    随着杀吧的壮大,吧务要处理的东西也就多了,现招聘吧务,想成为杀吧吧务的一员就来吧

    “咚!咚!”

    一团团幽青滚雷,在光幕上爆炸,溅射垩出瑰丽绚烂雷光。

    光幕依然不破。

    特勒迦脸色阴沉,烦躁道:“怎会这样?”

    另外一边,巴图姆像是一条疯狗,将身子化成笔直的剑,连续刺向头顶光幕,撞的他头破血流。

    法洛妮、耶伯勒、绫玫也在一旁,那些玄天族黑甲侍卫抬头看天,神情凝重之极。

    从奥义符塔处逃离开来,一行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分开,而是重新聚集在一块儿,当即就准备冲出这太初遗迹,重返破灭海。

    冥晧、神主的强势,令这些人心有余悸,待到甘茯被石岩吞噬奥义消融,他们全部崩溃了。

    他们终于意识到以他们的这点实力,想要夺取奥义符塔几乎不可能,绫玫、巴图姆都是果断坚决之辈,一见事不可为,马上就改变策略了。

    他们明白,只要冲出这光幕,将这片区域的情况禀报族内先辈,那些真正的巅峰强者,必然会不顾一切而来!

    奥义符塔的传说,在七族流传甚广,然而,至今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够得到完整的奥义符塔。

    为了奥义符塔,那些域祖级别的强者,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出手!

    因为奥义符塔能孕育出太初源符,太初源符内能烙印终极神通,规则之力,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奥义符塔比太初神器还要珍贵!

    “只要脱离此地,将消息释放出去,他们一个走脱不掉。”绫玫冷静道。

    众人暗暗点头。

    巴图姆神力涌动着,身体隐隐呈现透明色,又一次冲击上光幕,两手拽出狂风巨浪,轰击在光幕上。

    光幕依然死死封着。

    绫玫、法洛妮神情渐渐严峻起来,“这样下去不行,如果继续耗下去,对方一旦追击过来,我们会很麻烦。”绫玫说道。

    “你有什么好建议?”法洛妮深深皱眉。

    “我们将洞穿光幕的任务交给巴图姆,但我们也不能闲着,我想他们一定会寻上来。”绫玫俏脸布满冷冽,“和他们肯定有一场血战,我们必须早作准备,嗯,就以此地为中心,我们将能够布置的结界、阵法、禁制都布置出来。”

    深吸一口气,她又道:“如果难以避免,就只能殊死一搏了,早做准备者,往往能先占垩据便宜!”

    法洛妮点头,“不错,我支持你的决定,我们立即动手!”

    “巴图姆,你继续寻找方法破除此地,我们开始行动起来。”绫玫抬头知会一声,就吆喝着,指挥那些玄天族的侍卫,和特勒迦、耶伯勒、法洛妮一并动手,以此地为中心,施加层层叠叠的禁制、结界。

    一圈圈光波,一层层的雷壁,一块块水湖在此地残碎建筑群内闪现出来,绫玫、法洛妮众人游动着,神情肃穆,都在运转着力量,将手中持有的诸多秘宝材料拿出来,暗暗放置在各种要害之地。

    “那边!”一片废墟中,冥晧抬手指向一个方向,阴沉道:“他们在布置各种防御禁制,看来有心与我们拼死一战了。”

    “嗯,应该是发现冲出去无望,知道避不开这一战了,所以干脆拼尽一切,看看能否反杀我们。”神主漠然,眼神嘲弄,“想法不错,手段也不凡,可惜太天真了一点。”

    冥晧、神主纵横天地数万年,手上的鲜血比海洋都广阔,乃是真正的巨魔大枭,有着绝对的霸气和满满自信,譬如神主,不朽三重天境界的时候,就敢和域祖级别嗜血一战,虽然占了嗜血受伤的便宜,他能最终获胜也足以证明此人的可怕。

    御魂魁首冥晧,数万年前化身万千,将各大星域的首领头脑归拢麾下,以一己之力令御魂系大放光明,和神族暗暗抗衡,自己则是神出鬼没,令神族万年也影子都没有摸着,阴险狡诈可见一斑。

    奥黛丽浮沉在宽阔的凶魂莲台上,眼神清冷,嘴角撇着,一副暗暗生气的模样。

    她明眸转动间,时不时瞥向石岩、魅姬,那嘴角,撇的更加厉害,似乎内心的不满也愈发厉害了。

    石岩、魅姬并肩而行,一路窃窃私语,像是要达成某种协议。

    “以你的个人力量,就算是持有奥义符塔,也很难炼制全新的太初源符,因为你无法寻到那么多材料。”魅姬脸上重新溢满笑容,又变得花枝招展起来,“一枚太初源符,可能需要透支一个域界的顶尖强者,你手中的资源无法达成此事,但我们魅影族却可以。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来和我们魅影族合作,你觉得如何?”

    魅姬此时真心感觉畅快。

    她深知奥义符塔的珍贵程度,如果石岩能够和魅影族合作,由魅影族提供材料淬炼太初源符,那魅影族同样能够从中得利,收获巨大的好处。

    毕竟石岩只是来自于荒域,他不可能将荒域亿万生灵用来炼太初源符,只有依仗七大种族如此庞大的势力,才有可能达成此事。

    石岩如今因绫玫的反戈,不管图释岐、雅云原先如何许诺,他打死不可能和玄天族继续合作,除了玄天族以外,石岩又分别和黑魔族、古妖族、魂族、噬族交恶,这么一来,也就只有魅影族和白骨族可选了……

    魅姬打着小算盘,不由眉开眼笑,她相信如果上面知道,她将石岩拉拢向魅影族,还带着一个完整的奥义符塔,那上面会将巴图姆直接抛落九霄云外!

    和奥义符塔相比,巴图姆的价值要少太多,尤其是石岩也洞察暗能,也是稳稳能迈入域祖的强者……

    这种天降横幅的感觉,让魅姬心情舒坦之极,禁不住暗暗媚笑。

    上面,会不会将我当成筹码,充成他的女人?要是那样我该如何办?为了整个魅影族,我就认了吧?

    嗯,都是为了种族,可不是因为我自己看中他,就是这样!

    魅姬暗暗想,忽然觉得浑身轻飘飘的,她下意识看了身旁的石岩一眼,自己脸色泛出妩媚红晕,美眸水汪汪的,如要溢出春水出来。

    “真贱!”不远处,奥黛丽冷着脸观察,见魅姬一脸春情的骚媚模样,终忍不住撇嘴低骂。

    “哎呦?碍着你什么事了?我和我男人谈情说爱,你吃什么醋啊?”魅姬心情愉快,见奥黛丽冷着脸啐骂,明眸一转,回头反讥。

    冥晧、神主的面,说自己是她的女人了,拿出来用一用也算是恰当吧?

    魅姬不知道,当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内心竟然暗暗得意,自己好像也很享受。

    奥黛丽冷着脸哼了一声。

    石岩讶然,他倒是没有料到这两个女人,在这个时候竟然会斗嘴。

    眼神转悠了一下,他很识趣的先行避开,速度骤然一提,化成一溜火光,冲向更前方。

    冥晧突然停下。

    前方一片乱石废墟,一块块硕大石块,如巨大雨点浮在半空,连成一线,如雨帘垂落。

    绫玫众人就在石块雨帘之后,神情出奇的冷静,都凝重的看向他们。

    巴图姆也停下了对光幕的冲刺,他竟第一个走上前,说道:“我们下来的时候,非常轻松容易,尤其是我,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然而,现在要离开了,却发现困难重重,我使尽了所有手段,依然没办法冲破头顶光幕。”

    顿了下,他说道:“我们这一战可以避免,我建议大家将更多精力,用在突破头顶光幕上,等那光幕破掉,然后再决胜负不迟。”

    他的确尝试了种种手段,若非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不会停下来,保存实力决一死战。

    绫玫表情冷静,眼中却浮现一抹深深烦愁,“魅姬、石岩,我们交战根本就是无谓的,这里破不开,谁都出不去,厮杀又何必要?”

    “你们破不开,不代表我们也破不开,绫玫,先前你嘲笑我,说我魅影族的女子不如你,我倒是想看看,你是否真比我强?先前,我受伤,你处于全盛状态,如今你也受伤了,我们倒是可以公平一战了。”魅姬笑颜如花,神色说不出来的轻松。

    “你这该死的贱垩人!你以为你帮他们能得到什么?”巴图姆狞笑,“老子一旦突破域祖,你魅影族会主动将你送来,到时候老子能恣意玩弄你!”

    “恐怕你没那个机会。”石岩平静插话。

    “就凭你?”巴图姆冷笑。

    他先前的一番建议,在魅姬开口说能破开光幕时,他就知道行不通了,无法说动对方。

    他终于明白此战不可避免,几乎一瞬间,他就下了狠心,将一切犹豫抛之脑后,准备殊死一搏了。

    “凭你们要冲破我们的布置,也需要付出点代价!”绫玫咬牙,寒着脸说道:“魅姬,你想与我一战,就放马过来吧!”

    “能付出什么代价?”石岩哑然失笑。

    他双眸中异光闪烁,那奥义符塔重新从他头顶浮现,瞬间变得无比庞大,如一座巨山压迫过来。

    他并不知道奥义符塔和光幕的秘密,但他却知道,两者之间有着密切联系,他知道在这光幕下方,奥义符塔断然不会被那些所谓的禁制、结界、阵法损坏!

    果然,那奥义符塔缓缓坠落时,第一次碰触一处雷圈,在第一道炸雷轰然爆开时,那头顶光幕猛然绽出夺目强光!

    一道道强光从天降落,照射在那片禁制区,在奥义符塔缓缓坠落时,那片区域一时间电闪雷鸣,传来翻天覆地的爆炸。

    所有绫玫众人设置的防御手段,尽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