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畅快进食!
    随着杀吧的壮大,吧务要处理的东西也就多了,现招聘吧务,想成为杀吧吧务的一员就来吧

    奥义符塔旋转着,如一轮不灭的炎日,释放出夺目虹光。

    头顶光幕处,一道道数百米光柱贯射下来,凝聚在奥义符塔上,那奥义符塔比原先的还要壮大,如巍峨巨山,在那奥义符塔旁边,石岩、冥晧众人都像是一个个小飞蛾,呈一个个灰色光点。

    奥义符塔缓缓坠落,那股庞大到毁灭天地的威慑,那一道道落下来的强光,如流星飞逝!

    所有禁制、结界、阵法如焰火,绽放璀璨光芒,霎那风华,就此湮灭。

    “怎么可能?”

    绫玫痛苦呻吟,脸色变得出奇的难看,体龘内力量如被抽掉,深深的惊惧起来。

    巴图姆也是一呆,眼看那奥义符塔慢慢压迫下来,他神情巨变,突然尖叫道:“撤离!”

    突地,众人纷纷施展力量奥义,以最快速度瞬离此地,生怕被那奥义符塔压迫下来。

    “轰!”

    奥义符塔如巨山坐地,将高低不平的宫殿废墟碾压平整,如山川耸立停滞。

    石岩一呆,禁不住尖叫道:“威武!”

    冥晧和神主露出惊诧之色,看着那奥义符塔坠地,表情也都有些不自然。

    那奥义符塔如能抽取头顶光幕之力,在垂落中瞬间涌现一股灭世般的力量,令冥晧、神主都泛出一股子渺小感。

    两人忽视一眼,都瞧出对方眼中的一抹忌惮不安,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不躲闪,就在那奥义符塔下面真被瞬间压迫下来,恐怕也难逃一死。

    那威力,比天威还要可怕!

    “你怎么做到的?”魅姬美眸异彩涟涟,笑颜满脸,仿佛过年一般咯咯娇笑道:“看那绫玫那狼狈样,跟一条灰狗一样,真是有趣。”

    从奥义符塔下方逃离的绫玫,衣衫上沾满灰尘,蓬头垢面的的确很狼狈,那些玄天族的侍卫,一个个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看着那奥义符塔眼神惊惧不已。

    特勒迦、耶伯勒眼神灰暗也像是被吓到。

    “看来你设置的防御,顶不上用场了,呵呵,还以为你多厉害呢?”魅姬咯咯娇笑,如一条曼妙的美人蛇扭动着迷人身姿,不急不缓走向绫玫,“来好好战一场吧,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胜过我。”

    话落魅姬嘴角沁出冰寒,双眸内寒霜遍布。

    “咔咔咔!”

    在她脚下,一块块石头被冰冻粉碎,冰屑飞溅,她一头长发飞舞着,如一根根冰寒银针那些发丝的舞动,令她增添了几分狂野冷言,从她身上陡然射龘出数万细小冰针。

    率先出手者竟然是她!

    “我急着回家,就不浪费时间了。”神主阔步而来,漫天光明凝结,形成一片多彩的光明大世界,内部璀璨耀目。

    一个如黄金浇筑的星辰光球,从他始界内飞逸出来那光球滚动着,碾压着空间落向特勒迦、耶伯勒、法洛妮的方向,一道道金色巨芒冲射,像是刺猬将尖刺都给抖射龘出来。

    特勒迦、耶伯勒、法洛妮这三名七族翘楚,被金色照耀的如黄金人,身上明黄色光芒耀目。

    “噗哧!”

    特勒迦一口鲜血喷出,身上徒然浮现一个个金色血洞,血水不自禁的流下。

    耶伯勒、法洛妮也没有好多少,也都是浑身流血,被那道道金色光芒冲击的遍体鳞伤,一下子就萎靡下来。

    “噬魂!”

    石岩越过那奥义符塔,走动间轻声低语,从眉心飘逸出黑洞,如巨口张开,遥遥罩向耶伯勒、法洛妮、特勒迦,准备他们一旦灵魂祭台飞出,便一口吞没下去。

    看着那黑洞晃晃悠悠而来,耶伯勒三人都面露绝望,知道想要靠灵魂逃逸都不可能。

    “你们走不掉的。”神主淡然而来,浑身大放光明,一道道圣洁神武的光明波动,如片片利刃切割下来,将耶伯勒三人肉身直接凌迟,将他们变成一片片血肉块。

    法洛妮也是不朽三重天,然而,在神主的手中,竟然如此的乏力。

    肉身粉碎,三人灵魂祭台不离也得离开,从血口快内冒出来,不要命地要逃离。

    黑洞传来一股致命吸扯力,专门针对灵魂祭台,三人的灵魂祭台,如被隐形的绳索紧紧的捆缚着,不论他们如何的努力,都无法挣脱掉,一个接着一个,都被吸入那黑洞中龘央。

    三个祭台进入黑洞,石岩灵魂生出一种畅快进食的感觉,两个灵魂都说不出的满足畅快。

    “你们也都一起上路吧。”

    神主从容不迫,身影变幻间,又在那绫玫身后玄天族的族人旁浮现,一片光明世界裹来,变成一只光明天神的巨手,将那几个玄天族侍卫都紧紧攥住,一个个捏爆了神体。

    石岩那黑洞又顺势飘来,将那些玄天族侍卫灵魂祭台也给吞没掉,愈酸的心情畅快。

    期间,他本体如游鱼灵动变幻位置,和吞噬奥义配合着,将那些人神体精气也给吸纳穴窍,忙的不亦乐乎。

    极短时间内,特勒迦众人和玄天族的侍卫,都被神主一人料理,他神情依然漠然,摇了摇头,颇为遗憾道:“比起玄河、腓烈特来,都要差上一筹,当真不禁打。”

    法洛妮的境界修为,还在不朽三重天,比玄河、腓烈特都要高出一筹,可真正的实力明显要弱上不少。

    当然,也是因为神主经过这漫长时间的休息,失去的力量都逐渐的恢复过来,胆敢和嗜血抗衡者,自然有他强势可怕的一面。

    “你想击杀我,要付出惨痛代价,你信不信?”另一边,巴图姆圆球般的身子,在半空悬浮着。

    一个接着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如灰蒙蒙的巨龙在他身旁摇曳着,那些龙卷风上接着天,下连着地,不断地滚动摇晃着,如冲天的灰色烟雾,如妖魔的舌头,令人心神惊悸。

    在那些龙卷风中龘央,传来一股极为奇异的波动,那波动,令冥晧都是皱着眉头。

    石岩凝神感应,道:“那是暗能!龙卷风中龘央,有一分暗能活动,他毕竟不是域祖,只能运转那么一点暗能,也不能透彻理解暗能真谛,不过应该还是颇有威力。”

    顿了下,石岩提醒道:“他准备搏命!”

    冥晧撇嘴,冷声道:“他和主人当年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区区半吊子的暗能,也以为真能扭转局面了。”

    这般说着,冥晧浑身折射龘出道道光束,在顷刻间,虚空多出一面面巨大的镜子,那些镜子如悬着的山,被冥晧身上光束一照,突然间映射龘出许多不同的世界,衍生数十个幻象,

    冥晧本就分身无数,被那些虚空之镜一折射,只见漫天都是冥晧身影,简直有数万之多。

    天际,都是冥晧!冥晧如充斥在每一个角落,如一片人海将那巴图姆堵在中龘央,如有数万大军冲击巴图姆一个,让巴图姆根本分不出真实,不知道真假。

    石岩深深看了一会儿,放下心来,继续专心吸纳场内的死亡精气。

    御魂、分身、空间三种奇妙结合,冥晧成了世间最巅峰的幻术大师,说不定连域祖强者都会头疼,何况半吊子的巴图姆?

    “酷冷冰暴!”

    另一边,魅姬脸色冰寒,和绫玫对面狂轰滥炸。

    一个个巨大的冰暴场,如冰晶炸裂轰碎,无数冰刃横飞,形成一个个爆炸区,在那绫玫身旁浮现。

    绫玫如处在一个水潭内,水潭内水流涌动着,形成一层层的水幕,来防御着冰爆之威。

    魅姬冷笑着,步步紧逼,在她和绫玫中间,更多的冰爆炸裂,如冰川内部埋藏了无数炸龘药,一下子轰然爆碎,将无数冰棱冰晶激龘射出来,数十米的冰矛冰刺,都狠狠扎向那水潭。

    绫玫在水潭内,脸色苍白,眸中的光泽渐渐消褪。

    “之前你压我压的不是挺狠的么?”魅姬冷声讥讽,“若非我体龘内有伤创,神力只有五成,你绫玫何时胜过我?如今你我差不多水平,你不是只能困在偏隅之地不动?”

    绫玫咬着牙,冷眼不语。

    “悄悄和你说一句。”魅姬走上前来,压低声音,“你知道你最失败的是什么?”

    绫玫如此惘然不明。

    “你应该听图释岐夫妇的话,应该全力交好石岩,这样你就能得到奥义符塔。因为,石岩单人之力,拿了奥义符塔也无法炼制任何源符,只有七族才有这个底蕴,你贪心抢夺,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还要葬身此地,真是可笑至极。你自以为聪明,可惜只是自作聪明而已,所以你注定不如我,也永远不可能胜过我!不论实力,还是心智和判断!”魅姬傲然道。

    “噗噗噗!”

    一根根冰棱冲刺进来,破掉层层水幕,终落在绫玫身上。

    绫玫身躯巨震,腰肢上鲜血溢出,眸中神采愈发黯淡。

    魅姬毫不客气地继续狂攻,将冰之奥义的精妙施展开来,持续冲击着水潭。

    石岩微微眯着眼,看了看绫玫,知道她难逃一死,又望了一眼巴图姆,道:“神主,想早点回去的话,就加把劲,将巴图姆料理掉,别浪费大家时间。”

    神主冷哼一声,沉吟一下,也没入那冥晧形成的奇幻空间。

    不多时,便听到巴图姆的惨叫声传来,看样子也离死不远了。